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悲剧!钱塘江上这一幕太揪心,这次真的出事了

京港台:2021-11-7 19:03| 来源:环球网资讯 | 评论( 26 )  | 我来说几句


悲剧!钱塘江上这一幕太揪心,这次真的出事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天一早,钱江晚报小时新闻热线接到热心市民许先生报料:“你们之前报道过的大江东那边二十工段江堤下,好像发生了意外,有人下去抢潮头鱼,没上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随即赶往现场了解到情况。

  

  上午9点多,小时新闻记者赶到了报料所说的位置,杭州钱塘江边江东区块二十工段附近江堤。

  在江堤入口中,一名现场执勤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过往的人群。“前方在救援,暂时不能靠近。”工作人员说。

  

  小时新闻记者问:前方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位工作人员边摇头边叹气:“说了多少遍了,不要下堤。他们还是铤而走险,哎……”这位工作人员还说,事情发生在今天凌晨,有四五个人(不是本地人)结伴到这里抢潮头鱼,结果有人没上来。

  “我们凌晨2点多接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公安和消防都来了,人刚刚在找到,但是……哎!”工作人员又叹了口气说,这已经不是这里第一次因为抢潮头鱼而发生的意外事件了。

  “估计是抢潮头鱼的时候,没来得及逃开,被潮水卷走了。”

  小时新闻记者了解到,事情大概发生在今天凌晨2点前后,目前事发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

  

  随后,小时新闻记者也联系到了参与搜救的救援人员。“我们是凌晨3点左右接到的搜救任务。一到现场,我们就使用探照灯、无人机等设备,沿着在二十工段的滩涂和芦苇丛进行搜索,一直到早上8点多,才找到人。”

  

  

  这两天是农历十月初三,属于月初的大潮汛。“潮水还挺大的,这么冷的天,为啥还要下江去抢潮头鱼,真的想不通。”

  

  今年8月底,正值“鬼王潮”期间,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曾来到这处二十工段的江堤采访过抢潮头鱼的情况。“新闻报道过后,抢潮头鱼的人少了一阵子,可后来又慢慢多起来了。”一位负责该段江堤喊潮的志愿者告诉小时新闻记者。

  就在这起意外发生前,昨天下午,喊潮志愿者在这里遇到过几个抢潮头鱼的人。

  “昨天下午潮水来的时候,就6个人来抢潮头鱼,我们怎么喊,他们就是不肯上来。”喊潮志愿者很无奈。

  据了解,在二十工段附近江堤下有一片滩涂和芦苇荡。“因为这里处于钱塘江的一个拐角处,潮水来的时候,有不少鱼会被潮水冲上滩涂,因此有人就会冒险到滩涂上‘抢鱼’。”志愿者说,看起来很平坦的滩涂和芦苇荡里其实危机四伏。“人如果一旦不小心陷在滩涂泥沙里,潮水来了,根本逃不掉的。”

  小时新闻记者了解到,该处江堤,每天潮水来之前一小时至潮水过后的一小时里,都会有喊潮志愿者劝导、看护。可即便是每天都有人在这里提醒,为了抢鱼铤而走险的人依旧不少。“特别是晚上,人翻下江堤,往芦苇荡里一藏,肉眼根本发现不了。”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谢春晖

  此前报道

  凌晨钱塘江上一幕太揪心!志愿者急了:被赶上,只有死路一条!有人因此丧命

  前几天,钱塘江“鬼王潮”的壮观景象,吸引了不少慕名前往的游客。

  众所周知,钱塘江大潮的威力是人无法估量的。因此,在大潮到来前后,杭州的江堤边都会有喊潮员、志愿者维持秩序,劝导观潮游客切勿下江堤。

  就在上周二(8月24日)傍晚,杭州双浦一带,一名男子涉险在江边拍摄大潮时被潮水卷走,不幸遇难。

  尽管关于观潮的安全提醒不绝于耳,但无视安全提醒,无视志愿者劝导的现象,在杭州的一些江堤边仍有存在。

  日前,有市民向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报料:最近每天凌晨的钱塘江早潮时段,在杭州钱塘区最东面的二十工段江堤一带,总有人涉险下江堤抢潮头鱼,喊潮员怎么叫都叫不起来,还惊动了当地派出所。

  

  今天凌晨,小时新闻记者跟随钱塘区的喊潮志愿者,赶赴现场了解情况。

  早潮来临前20分钟

  江滩上出现点点灯光

  

  根据市民报料,抢潮头鱼的地点位于钱塘区最东面的二十工段江边,属于江边的围垦地带,对岸就是海宁的观潮点。

  “潮水在这里会拐弯,江堤下有一片滩涂,江里的鱼会因为潮水的缘故被冲上滩涂。有的鱼直接被潮水拍昏在滩涂上,有的鱼则在滩涂上搁浅了。”喊潮志愿者郑建江解释什么叫“潮头鱼”。

  

  

  江滩上,抢潮头鱼的点点灯光

  为了这些鱼,即便是凌晨,一些人还是会悄悄地翻下江堤,跑到距离江堤七八百米外的滩涂尽头,在潮头铤而走险。

  今天的早潮过境时间大概是凌晨2点半左右。潮水来临前20分左右,江堤下突然出现了电筒的灯光。“这些就是来抢潮头鱼的。”郑建江说。

  小时新闻记者第一时间拍下照片。

  尽管这一带严禁下江堤,且在潮前一小时,喊潮志愿者们就已到岗巡逻了。但是,抢潮头鱼的人总是有办法躲过喊潮志愿者的眼睛,借着夜色翻下江堤。“有的人在我们到岗前,就已经下了江堤,然后躲在滩涂上的芦苇丛中。”

  

  喊潮志愿者呼喊人员快上岸

  发现江堤下的人后,喊潮志愿者立即使用手电筒照射并使用扩音喇叭向抢潮头鱼的人喊话。“潮水马上来了,赶快上来。”

  但是,江堤下的人非但没有返回的意思,甚至关闭了随身的手电筒,在夜幕中隐藏了起来。

  无奈之下,喊潮志愿者只能继续向江堤下喊话,并拨打了“110”求助。

  江边,江风呼呼呼地吹着。

  最近一周,天天有人下江堤

  最多时有40多人

  透过喊潮志愿者郑建江随身携带的热成像仪,大家看到江堤下大概有七八个人在活动。

  

  凌晨2点半左右,潮水如期过境。潮水到来前,没有一个人听从喊潮志愿者的劝导返回江堤。

  “今天的潮比前两天要小一些,但还是非常危险。待会儿还有回头潮,回头潮会更大一些。”郑建江说,下去抢潮头鱼的人,要在回头潮到来前跑回江堤上。不然,就很危险了。

  

  喊潮人员拿着热成像仪查看江滩下的情况

  

  另一位喊潮志愿者说,最近一周,每晚都有人下江堤去抢潮头鱼。“本地人、外地人都有,但外地人居多。

  这周是“鬼王潮”大汛期,压力真的很大,生怕出事。

  “几乎天天晚上通宵,但还是管不住。农历七月十八‘鬼王潮’那天凌晨,江堤下有40多个人在抢潮头鱼。”

  

  抢潮头鱼的人

  

  凌晨3点多,两个从江滩上抢完潮头鱼返回的人被喊潮志愿者发现。

  可能是怕被江堤上的巡防队员和喊潮志愿者“为难”,两人躲进了江堤边的一处角落,直到喊潮志愿者翻下江堤才把两人劝上来。

  两人“忙活”了一晚上,抢到了一条大概10来斤重的胖头鱼。

  回到江堤上后,面对大家的口头质询,两人一言不发,丢下胖头鱼,一前一后“逃”走了。

  对于这些抢潮头鱼的人,郑建江显得很无奈。“管都管不住啊。”有时好不容易把人从江堤下劝上来,还会遭受到白眼和谩骂。“说我们多管闲事。”即便是派出所的民警或巡防队员来了,也只能口头警告教育这些人。

  “对他们来说,好像不痛不痒的。”

  有人因此殒命

  潮头鱼真的不要再抢了

  那么,抢潮头鱼到底有多危险?

  

  从小在江边长大的郑建江说,几十年前,抢潮头鱼是江边人谋生的一种行当。“没有经验的人是根本不敢去的,一旦被潮水追上只有死路一条。”

  正因为容易发生意外,有不少人因为抢潮头鱼丧命,这一江边人谋生的行当已被禁止多年。

  即便如此,仍有少数人铤而走险要去尝试。这些人大多是不熟悉水性、图新鲜、图刺激的外地人。

  喊潮志愿者们说,偌大的钱塘江上,几乎每年都会有人因为抢潮头鱼遇难的。

  在此,小时新闻呼吁:钱塘江潮水变幻莫测、江堤下危险重重,切勿随意下堤玩水,更不要为了图新鲜、图刺激去抢潮头鱼了。

  那么,抢潮头鱼的人是啥心态?凌晨,江堤上喊潮有多艰难和无奈?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8: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