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纳粹军官和犹太女囚相爱 地狱里的禁忌之恋

京港台:2021-11-8 02:18|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纳粹军官和犹太女囚相爱 地狱里的禁忌之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几年前,一位研究二战犹太人大屠杀的学者,在幸存者的资料库里发现了一张奇怪的照片:照片里的犹太女孩穿着集中营特有的囚徒服,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不到任何集中营囚徒脸上常有的麻木和绝望…

  这照片一直令学者困惑不已,他甚至一度以为这是造假摆拍的。

  然而,在私下走访调查之后,他解开了背后的秘密:

  女孩名叫Helena Citronova,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囚徒。拍照的时候,她虽身处地狱,却正经历着幸福的时刻。

  因为给她拍照片的那个人,是集中营的纳粹党卫军看守Franz Wunsch,也是Citronova当时深爱的恋人…

  是的,这张照片的背后,是一段尘封半个世纪的禁忌之恋。

  它始于战乱流离,却最终跨越了所有,拯救了爱情中的彼此,引导他们一起走向光明。

  最近,一部名为《从未爱过》(Love It Was Not)的纪录片在北美上映,讲述这张奇特照片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死囚的歌

  1942年,纳粹德国席卷欧洲,希特勒开始有计划地对犹太人进行大清洗。纳粹党卫军在欧洲各地搜捕犹太人,抓进集中营里进行种族灭绝式的大屠杀。

  当年3月,斯洛伐克小镇19岁的犹太姑娘Helena Citronova和其他1000多位犹太同胞一起被党卫军抓住,押上了开往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火车。

  对集中营早有耳闻的Citronova清楚,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死亡。

  不过,进集中营的头几天,纳粹似乎没打算立刻杀掉他们,Citronova被分配去做苦役,负责拆毁一些废弃建筑。

  然而,她很快发现,花式屠杀已经开始了:

  在即将倒塌的一座旧墙前,纳粹看守们命令最前面一排姑娘不许动,任凭砖墙倒下砸到她们身上。

  Citronova一个好闺蜜就这样眼睁睁惨死在她面前。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类似的屠杀每一天都在上演。

  Citronova和女孩们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她们不知道明天醒来时,被赶到墙下的人是不是自己…

  为了逃脱被砖墙砸死的命运,Citronova想尽办法打听活路。终于,她从一个老乡那里得知,有个名叫“小加拿大”的营地管理相对宽松,不用每天担心被杀,有时候还能得到一些额外的食物和衣服。

  于是,Citronova决定想方设法混进“小加拿大”,她找人弄了一身“小加拿大”营地的囚服,穿着偷溜去了那边。

  万万没想到的是,Citronova刚混进去没多久,就被一个细心的看守发现了,纳粹看守勃然大怒,决定立刻将她送去毒气室。

  有人意外来通报的一条消息救了Citronova的命,消息说,集中营某个高层司令官正在庆祝生日,要这个营区出人去表演节目。

  Citronova在旁边听到,立马毫不迟疑地举手说她会唱歌,想这个天赐良机留住性命。

  于是,Citronova被看守送去司令官的生日宴会,路上的Citronova心里开始打鼓,因为她虽然略懂声乐,嗓子也不错,但是会唱的德国歌曲不多。思来想去,她唯一能唱好的竟然是一首关于名叫《从未爱过》(Love It Was Not)的歌,这首歌讲了一个被爱所伤的故事。

  Citronova担心,万一司令官觉得这歌煞风景,她很可能再次小命不保。

  然而现在命在旦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Citronova想:

  “我宁可唱着歌死去,也不要进毒气室…”

  站到舞台上的Citronova调整呼吸,开始缓缓歌唱,一遍唱,眼泪一边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出人意料的是,一曲唱罢,纳粹军官们被她的嗓音折服,全员鼓起掌来。

  表演完毕,Citronova暂免一死,正要送回原来的营区,这时候,一位年轻军官从背后赶上来叫住了Citronova:

  “您好,您的声音真美,刚才那首歌能再为我单独唱一遍吗?”

  Citronova停下脚步回头,她发现这位年轻军官眼里充满了温情,没有其他纳粹常有的那种冷漠血腥,言谈举止也很礼貌。

  纳粹军官名叫Franz Wunsch,20出头的年纪,奥地利人,和那些来自德国的纳粹不同,Wunsch一直厌恶集中营的所作所为,却又因为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委曲求全。

  那一刻,Citronova内心深处有一种直觉:

  这个纳粹军官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不是一个杀人恶魔…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Citronova为这位纳粹军官单独唱了一遍《从未爱过》。唱完之后,她飞快告别,留下呆在原地的Wunsch。

  她为他唱了一遍《从未爱过》,他却在那一刻爱上了她…

  禁忌之恋

  Citronova回到营地没几天就收到了惊喜:

  她被正式调去“小加拿大”营地!

  Citronova初到“小加拿大”,便听到了周围人的传言,说管这营区的军官Wunsch看上了她,动用关系将她调了过来。

  这样的传言令Citronova非常害怕,于是刚来的那几天,Citronova一直躲着Wunsch。

  然而,有些事终究是藏不住的。Citronova干活时,就感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可当她望向Wunsch的时候,又发现他已经别过脸了脸去。

  一个犹太囚犯,一个纳粹军官,他们近在咫尺,却隔着无尽的山海。

  第一个试图跨越山海的人是Wunsch,他私底下给Citronova和室友偷偷送了一些的食物,甚至还夹带了一些饼干,在食物里,Wunsch偷偷塞了一张纸条:

  “不要听信那些谣言,也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

  那一刻,Citronova的戒心开始放下,她相信Wunsch的善良和温情不是装出来的,他真的跟其他纳粹不一样,或者说,他对待自己不一样。

  不知不觉间,两人开始逐渐走近。

  Wunsch会找机会跟Citronova说说话,Citronova有时候会唱起那首《从未爱过》,Wunsch远远地听着,心领神会。

  两人暗生情愫没有逃过周遭人的眼睛,Citronova的室友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在她们看来,一个犹太女孩竟然喜欢迫害自己族群的纳粹军官,简直不知廉耻。

  而Wunsch的行为也引起了同僚的警觉,一些人明里暗里警告他:

  身为一个党卫军军官,要注意言行,绝不能对“低劣”的犹太人产生感情…

  然而无论怎样克制,两人总是藏不住心里的爱意,地狱般的集中营,两个被迫不共戴天的人之间,竟然悄然开出了爱情的花朵。

  这样的隐忍没能坚持太久,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禁忌之恋变成了公开的秘密。

  942年12月,Citronova被人传染了伤寒,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这种病几乎等于绝症。

  Wunsch再也坐不住了,他不顾同僚的阻拦,不顾党卫军的“天职”。在“小加拿大”的一个仓库顶楼辟出一张床,将Citronova转移到那里,自己亲自去照顾她。

  为了治好Citronova,他还偷偷从母亲那里弄来药物和被单,只为拯救Citronova的性命。

  在Wunsch的照料下,Citronova的伤寒奇迹般地痊愈,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可两人的特殊关系却再也瞒不住了…

  1943年10月,经人告发,Wunsch遭到逮捕后严刑拷打,持续了整整五天,Citronova也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关押,被其他纳粹威胁要枪毙她。

  然而,两人都对这段恋情守口如瓶,遍体鳞伤也没有出卖对方。

  最终,Wunsch被军事法庭释放,Citronova也回到了曾经的营地,从那以后,两人依然继续着地下恋情,但是比过去更加小心谨慎了。

  让Citronova无可救药彻底爱上Wunsch的,是又一场生死营救。

  Citronova有一天意外得知,她的妹妹Roza也被送来了集中营,马上就要进毒气室了。

  Citronova和妹妹

  Citronova找了过去,在向押送的司令官请求自己替换妹妹无效后,Citronova当即表示愿意和妹妹Roza一同赴死,司令官满足了她的要求。

  就在这时候,Wunsch突然出现了,他冲进走向毒气室的队伍里,将Citronova拉出来就是一顿打,一边打一边在她耳边小声问:

  “快说,你妹妹叫什么名字?!”

  Citronova回答之后,Wunsch又从队伍里一把将Roza拽出,对这两人又抽了一顿鞭子,然后转头对司令官请求,说自己的营地需要这两个“废物”做手工活。

  司令官答应了Wunsch,Wunsch就这样凭着一场痛打恋人的表演,再一次虎口拔牙,救下了Citronova和她妹妹的性命。

  Citronova和妹妹回到营地的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彻底爱上了Wunsch:

  “他几次为我甘冒生命危险,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了他…”

  一生所爱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杀戮还在继续,地狱般的日子依然看不到头,此刻的Wunsch基本放弃了带Citronova出逃的想法。

  在他看来,既然恋人身处地狱,那么他甘愿在这里守护她,一直到光明来临。

  一天,趁着同僚们不注意,Wunsch偷偷给Citronova拍下了一张照片,这便是那张Citronova穿着囚服,却笑得一脸灿烂的奇怪照片…

  

  有时候,光明比想象的来得还要快。

  1945年,纳粹德国兵败如山倒,苏联红军摧枯拉朽般席卷德占区,奥斯维辛集中营也闻到了苏军逼近的风声。

  纳粹德国兵力吃紧,集中营里负责搞种族清洗的党卫军们也被抽调去了前线,Wunsch不得不和深爱的恋人告别。

  临行前依依惜别,Wunsch和Citronova两年来第一次拥抱亲吻。

  时间匆忙,Citronova抱着Wunsch泪流满面,说出了此生对Wunsch讲的最后一段话:

  “我恳求你,Franz Wunsch,不要忘了我…”

  Wunsch眼含泪水拼命地点头,之后转身上了党卫军的卡车,奔赴前线…

  二战接近尾声,生离死别的场面依旧每天都在上演。奥斯维辛一别,这对恋人不知何日才能再见。

  又是一段时间的颠沛流离,两人居然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Citronova作为大屠杀幸存者被苏联红军解救,之后又加入了犹太人复国主义团体,一年以后跟一位激进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结了婚。

  作为激进犹太人的妻子,Citronova理所当然将爱上纳粹恋人的“黑历史”彻底尘封,从此不再提起。

  而Wunsch在战败以后回到了家乡奥地利,开始了寻找恋人的漫漫长路。

  他给Citronova的老家斯洛伐克写信,给一切有可能找到Citronova的政府机构写信,然而这些信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被Citronova阅后即焚,再无回音…

  Wunsch一直契而不舍地找了两年,才终于停了下来。

  而Citronova呢,几年后为了不让Wunsch知道自己的行踪,她以最快的速度跟丈夫搬去了以色列,彻底断决了Wunsch找回自己的可能,因为纳粹不允许踏入以色列国土…

  此后的岁月里,两人各自都成了家,有了子女,那段集中营里的禁忌之恋,似乎要永远淹没在和平的岁月里了…

  然而,一段真爱,无论尘封多久,一旦有机会唤醒,曾经的恋人总会意识到,爱永远都在那里。

  1972年,世事变迁,清算昔日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纳粹分子的审判也开始了,Wunsch作为曾经在集中营任职的党卫军军官,理所当然地被送上了维也纳法庭的审判席。

  尽管他极力替自己辩护:

  说自己从未打死过任何一名囚犯,也没有干过把囚犯领去毒气室送死的事儿,他的良知让他始终守住了最后的底线。

  

  但法官和检方依然不相信他的辩护,就在Wunsch一筹莫展的时候,证人席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Wunsch抬眼望去,泪水瞬间在他眼眶里打转。

  那个女人,不正是他魂牵梦绕,曾苦苦寻觅了两年多的昔日恋人Citronova吗!?

  Citronova出庭作证,从始至终没有向被告席上看一眼,她回答了法官和检察官的全部提问,郑重告诉法庭:

  这个名叫Wunsch的前纳粹军官,对自己和其他囚犯一直都很好,还救下了不少犹太人,他不是一个杀人犯。

  几句简短的证词,让Wunsch得以免除全部指控,那一刻,Wunsch的心里满是感激。

  但Wunsch并不知道,当时的Citronova不远万里来维也纳出庭救他,其实也冒了极大的生命危险。

  国内的犹太极端分子因为听说Citronova要帮助一个集中营的前纳粹军官脱罪,甚至放言找人暗杀她。

  

  Wunsch得以无罪释放,Citronova也回到了以色列,她余生再没有提起过Wunsch这个名字。

  时光飞逝,到了2003年,在一次家庭聚会上,早已须发皆白的Wunsch老爷子,对子女们谈起他的过去,Wunsch毫不掩饰地说: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我曾爱过一个女孩,她叫Helena Citronova。”

  老人停顿了一下,眼含热泪说到:

  “我这一生,从未像1945年离开那个女孩时那样,深切地感受一段真爱…”

  

  Wunsch在2009年去世,那个叫Citronova的女孩,曾是他一生所爱。

  那么,Citronova又是怎么想的呢?

  她本人在2005年去世,去世之前,她在不经意间对子女说:

  “再不会有一个人,像他那样令我深爱…”

  只是放在时代背景下,这段爱,也只能让两人在临终前,才敢大胆的说出来了。

相关专题:恋爱,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