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有一群在美国读博的中国留学生连工作都找不到

京港台:2021-11-9 05:00|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 评论( 27 )  | 我来说几句


有一群在美国读博的中国留学生连工作都找不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留学生最新动态

  前不久英国《卫报》报道了一位英国留学生曾在读博期间穷到只能住帐篷,毕业后也找不到工作的情况。

  事实上,在赴美留学的中国博士生中,有这么一群留美博士,他们在学术研究的苦海中挣扎多年,好不容易拿到能让爹妈在亲戚朋友面前吹爆的博士学位,毕业后才发现不仅工作难找,即使好不容易找到最后拿到手的薪水,除了填饱肚子啥都干不了。

  搞学术的博士生为啥找工作这么难?好不容易拿到正式职称,为何生活依然拮据?

  笔者联系到身边几位面临着这样困境的中国留美博士生,从他们的个人经历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博士也会穷到只能住帐篷

  像许多毕业的博士一样,艾米勒(Aimée Lê)需要一份时薪工作来维持生计。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为工作发愁。

  艾米勒是一位越南裔美国作家,当她还在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攻读文学专业的博士学位的时候,她曾有过一份在学校做英语讲师的工作,但她的学生从未想过,在给学生上课的那两年里,她一直住在帐篷里。

  在读博期间,艾米勒虽然获得了为期三年每年1.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3.8万元)的奖学金,但作为一名国际学生,她必须每年向大学支付8000英镑(约合人民币6.9万元)的费用,只能靠1.2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0万元)度过一年。

  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第三年,艾米勒的房租急剧上涨,她意识到自己无法负担住房开销,也无法靠研究和教学收入支付所有费用。于是,艾米勒决定在户外居住。

  她对《卫报》记者回忆道:“冬天露营真的很冷。我住的是一个小型的单人帐篷,有几天,我一觉醒来,发现帐篷被雪包围。当我不用写博士论文或做其他工作时,我在学习如何劈柴或生火。”

  毕业后,艾米勒本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着高学历找到一份好工作。但她却依旧要兼职辅导中小学学生,并在植物园工作以维持生计。后来她在埃克塞特大学获得了两年的固定期限合同,但现在合同到期了,没有固定的薪水,她只能和父母住在一起,并且又要重新开始找工作。

  艾米勒的列子并不罕见,根据英国大学学院工会(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本月公布的研究发现,在剑桥大学著名的本科生辅导课程中,有近一半是由没有正式合同的、就业不稳定的留校博士担任的(注:在英国和美国教职人员通常需要获得博士学位才能在四年制大学任教)。剑桥大学说,这种现象在英国普遍存在。

  事实上不只在英国,在美国有许多从事学术研究的博士生也普遍存在找工作难,收入低的问题。

  今年10月份,美国国家科学与工程统计中心(NCSES)公布了一份数据,展现了2020届美国博士毕业生们的各项情况,其中也包括了中国留学生在内的海外留学生。

  统计显示,2020年在美国成功获得博士学位的学生共有55283人,其中有18482名博士为海外留学生(包括国籍不明的学生),他们中有一半的人会选择留在美国。同时,留美发展的博士生中又有超过一半的人选择留校继续深造或者在校就职,这类学生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类似于艾米勒这样的留校博士。

  

  

  NCSES相关表格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统计显示,2020年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18482名海外留学生中,中国学生人数是最多的,他们中有80.1%的人选择留在美国。

  

  

  NCSES相关表格截图

  据笔者了解,这些选择留在美国学校任教或继续从事学术研究的不少中国留学生,也都面临着和艾米勒类似的求职困境。

  找一份称心的工作越来越难

  在美国从事学术研究的中国博士生毕业后,绝大多数会因为研究需要而选择留校任职。

  今年29岁的湖南妹子筱雨,是美国某大学经济系毕业的博士生。她说,“每年就业市场都会有些波动,但大体上留校的难度越来越高。”

  以她角度来看,博士生研究的领域很窄,如果博士毕业的留学生想要留美工作的话,直接进入学校系统工作有一定难度。因为许多美国大学的教授职位都是终身教职制(Tenure track),除非美国开办更多大学,否则博士们毕业后正好遇上职位空缺的可能性不高。

  筱雨说:“这就像一个萝卜一个坑。”而且最终能否被录用,还得看个人和学校职位需求的匹配度。相比于国内大学对顶级期刊发表的要求,美国大学更看重博士毕业生的研究方向是否能满足学校的学科建设。

  筱雨解释道,“在博士阶段内学习的过程,其实已经指明了你未来会走的路。大部分博士生毕业前后所从事的工作差不多,你需要做出一些科研成果才能毕业,而日后也是继续为相同的课题尽心尽力。”

  但选择回国工作就会好找很多了。

  筱雨告诉笔者:“在博士生中,具有事业心的、水平顶尖、或水平较平的博士生会回国,水平中上程度会选择留在美国工作的人较多。但不同的专业面临的情况不一样,工科的工作大多还是很好找,更能实现留美的目标。”

  在美国,不仅像筱雨这样的应届毕业生要为找工作发愁,26岁的江苏姑娘米娅虽然还没有毕业,但她依然要像大部分在校博士生一样,需要找一份给本科生上课的工作来积累经验的同时赚取生活费

  米娅出生在一个学术之家,她一直十分热爱自己所学的专业,也经常和朋友分享她的学习感悟,她的愿望是可以在研究机构当一个“专家”。可她说,亚洲史相关项目的工作,因疫情等相关因素的影响,岗位数量大大降低。

  米娅经常调侃:“人文艺术专业里都是我的难兄难弟。”

  米娅表示,她知道的学习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的学生在毕业后,或许还有几十上百的职位可投简历一试,但她在这个秋天只看到了9个可以留校的教职职位。在米娅和筱雨认识的人里,学习历史、教育等专业的博士生都回到了国内。

  米娅对此有些愤概:“我就没见过‘几十’个工作可投这种情况。”

  找到工作也难以养家糊口

  对于大部分来自海外并打算长远留在美国的留校博士来说,找工作还不是最难的。如果决定留在美国并且有了自己的家庭,即使拥有一份心仪的工作,工资低到难以养活一家人才是最大的问题。

  根据NCES统计,2020年找到工作的博士毕业生的基本年薪中位数是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37188元),留校博士的年薪中位数是6.55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1.92万元)。2020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约为6.75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18万元)。

  在美国生活了6年的土耳其籍网友VolSapiens在社交论坛Reddit上吐槽了他的遭遇。VolSapiens是一名生物医学科学家,目前正在哈佛攻读自己的第二个博士后。他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也在学术上有一定追求。

  VolSapiens介绍说他来哈佛只是为了加入一个很好的神经科学项目,他相信这会让自己更有竞争力,但现在他和他的妻子都为住房、医疗保险和孩子教育开销而感到头疼。

  据笔者了解,在像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一家四口的年花费约4.85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04万元),其中不含房租。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的情况下,留校博士们必须要维持稳定的任职状态,才够养得起自己的家人。

  而在美国,博士后的薪水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决定的,美国几乎所有机构都遵循NIH的基本标准,第一年的薪水是52704美元(约合人民币337263元)。而近两年因为新冠疫情,不少高等教育机构财政上吃紧,不得不通过调薪或裁员的方式来应对财务危机。

  今年3月,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对全美的教育机构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2020至21学年美国大学有近60%的机构在去年冻结或削减了工资,约30%的机构减少或取消了退休储蓄账户的缴费等福利。此外,全职教师的实际工资剔除通胀因素后下降了近0.4%,这是近十年来教师的实际工资首次下降,博士研究机构的工资则下降了0.8%。

  调查还显示,2020至21学年美国全职教师的职位数量减少了0.3%。在所有机构中,超过20%的机构终止或不续签非终身教职制的合同。

  基于这样的就业环境,VolSapiens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定居在一个更安全、更便宜、经济压力更小的的国家,他计划最迟在明年初申请美国以外的神经生物学领域的助理教授职位。

  无论离开还是留下,不要让高学历困住了你

  VolSapiens之所以想去其它国家工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去年他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提交的国家利益豁免移民第二类优先(EB-2/NIW)的绿卡申请至今还没有通过。由于美国签证限制,导致他在申请新工作甚至外出旅行时经常会遇到困难。

  对于留美的中国博士生来说,绿卡同样也是他们找工作路上的障碍之一。

  在美国已经博士毕业的中国留学生罗昊对外国身份难找工作这件事同样有体会。

  他说:“各大厂家招中国人的可能性比较少,他们普遍希望你有绿卡。而且这些厂家研究开放的项目可能比较机密,不会让外国人随便参与。除非是某个公司正好想拓展在华业务,但这种机会显然可遇不可求。”

  罗昊所学的是化学专业,虽然化工和材料这样化学周边学科比较好找工作,因为和工业比较对口,可以去的公司比较多,但纯化学专业可选择的路没有那么多。

  他抱怨说,“在我的专业里,对绿卡的要求卡得太死了。很多厂家一看到你是外国人,就会拒绝你,我投的很多简历都杳无音讯。”

  身边的人也建议过他继续留校做研究。但罗昊无奈地摇摇头表示,对他来说留校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困难”。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刚入学的激情澎湃,剩下的只有自我怀疑。

  他说,实验过程中,或许有时能够从中获得满足感,觉得自己的工作对于科研领域是有积极作用的。不过科研意味着不断试错,消耗了人力物力却无法达到最好的效果,这一事实往往会让人消沉。

  当罗昊还在为工作奔波苦恼时,筱雨已经为自己找到了出路。

  筱雨告诉笔者,她其实很早就已经想清楚了:“如果留在美国学校工作压力太大,不妨回国来,进入国内的高校研究。如果过了一段时间你依旧感觉这里不适合你,你还可以去别的地方。世界如此宽阔,你永远都有别的机会。人生有很多成就自己的方式,不要让高学历困住了你。”

 

相关专题:留学生,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学术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11: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