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最糟糕的新冠变种”出现?多国实行旅行禁令

京港台:2021-11-26 20:17| 来源:新京报外事儿 | 评论( 33 )  | 我来说几句


“最糟糕的新冠变种”出现?多国实行旅行禁令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一种带有大量突变的新冠新变种引发关注。

  当地时间11月25日,世卫组织官员称正在关注这种名为B.1.1.529的新变种。“该变种已知信息很少。目前掌握的是,该变种有大量的突变,令人担忧。”世卫组织官员称。

  目前的研究表明,B.1.1.529总共有50个突变,其中刺突蛋白突变有30多个,是迄今为止发现的突变最多的新冠病毒变种。有国外科学家形容该变种可能是“最糟糕的变种”,带有“不同寻常的突变群”,“数量惊人的刺突蛋白突变”,据此猜测该变种可能具有“高传染性”,“能有效躲避人体的免疫”等特性。

  香港(专题)大学病毒学教授金冬雁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知的该新变种感染病例少,情况不明朗,有关其传染性、免疫逃逸等特性均为猜测,尚无定论,不必过分担心,更不必惊慌。

  金冬雁表示,新冠疫情流行至今,已经出现了很多变种,但真正能大范围传播的变种不多。即便出现最坏的情况,目前人类也有能力应对,在短期内开发出针对性的疫苗。

  非洲发现新变种,多国禁止相关航班入境

  据英国《独立报》11月25日报道,B.1.1.529变种最早于11月11日发现于非洲中南部国家博茨瓦纳,该国记录了3例感染该变种的病例。

  随后,与博茨瓦纳相邻的南非于11月14日发现第一例感染B.1.1.529变种的病例。

  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11月25日发表声明称,通过与私人实验室以及南非基因组监测网络(NGS-SA)成员的合作,目前已在南非的22例阳性病例中检测到B.1.1.529变种。该声明还称,随着更多基因测序结果的公布,南非基因组监测网络实验室正在确认更多有关病例。

  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代理执行主任阿德里安·普伦表示,“目前掌握的数据有限,我们的专家正在加班工作,以了解新变种及其可能的影响”。

  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公共卫生监测和应对司司长米歇尔·格鲁姆表示,尽管出现新的变种,非药物干预的重要性保持不变,“每个人都应该接种疫苗,佩戴口罩,保持手部卫生,保持社交距离”。

  11月25日,世卫组织召开发布会称,B.1.1.529变种已经在南非豪登省迅速传播,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位于该省。该组织将举行特别会议讨论新变种对现有的疫苗和治疗意味着什么。

  “该变种已知信息很少。目前掌握的是,该变种有大量的突变,令人担忧”,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技术负责人玛丽亚·范·克霍夫说。

  在世卫组织11月25日发布会仅几小时后,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大臣贾维德宣布,从当地时间11月26日起,禁止来自包括南非、博茨瓦纳在内的六个非洲国家的航班入境。

  之后,新加坡、以色列和欧盟部分国家相继宣布暂停相关航班和旅客入境。

  此外,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香港卫生署11月25日晚间发布称,基因组测序证实,香港的2例阳性病例感染了B.1.1.529变种。其中一例为日前从南非入境香港,另一例为在酒店隔离期间交叉感染。另据香港橙新闻报道,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已安排酒店相关人员进行检疫,暂时没有发现更多的相关确诊病例。

  《独立报》称,B.1.1.529变种有可能会被世卫组织以第十三个希腊字母“Nu”来命名,不过这仍在讨论中。

  金冬雁表示,对于新变种,现在还没有定论,有人提出“断航”,只是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做出的预防性措施。

  “刺突蛋白突变的数量惊人”

  据BBC报道,南非流行病应对与创新中心主任图里奥•德奥利韦拉表示,B.1.1.529存在“不同寻常的突变群”,与其他变种“非常不同”。

  德奥利韦拉表示,B.1.1.529总共有50个突变,其中刺突蛋白突变有30多个。刺突蛋白是病毒用来打开人体细胞“大门”的“钥匙”。

  BBC称,在病毒的受体结合区域(病毒与人体细胞首先接触的部分),B.1.1.529有10个突变,而席卷全球的Delta变种在该区域仅有2个突变。一位科学家称这是他见过的“最糟糕的变种”。

  “该变体让我们大吃一惊,它在进化上有一个巨大的飞跃,而且比我们预期的有更多的突变。”德奥利韦拉说。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病毒学家汤姆·皮科克指出,B.1.1.529变种的“刺突蛋白突变的数量惊人”,“这是一个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

  “刺突蛋白突变的数量多是新变种引发关注的重要原因,新变体有30多个,相比之下Delta只有十几个。”金冬雁说。

  BBC称,B.1.1.529变体与最初的新冠病毒已经“截然不同”。但是,“突变多”不一定意味着“坏”,关键是需要了解这些突变的具体作用。

  金冬雁表示,从病毒学角度来看,相比于流感、SARS等病毒,新冠病毒的进化速度比较慢,新变种的突变数量多也只是相对于其他新冠病毒变种来说。“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突变的实际作用,科学家只是从生物学上来分析和推测它们的作用。”

  据《独立报》报道,科学家对B.1.1.529变体部分突变的作用的推测包括,E484A、K417N和N440K等突变有可能使得该变种更容易躲避抗体;另一个突变N501Y,有可能增强该病毒进入细胞的能力,使其更具传染性。

  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教授理查德·莱斯赛尔说:“研究结果让我们担心,这种病毒可能增强了人际传播能力,也可能具备绕过部分免疫系统的能力。”

  金冬雁表示,“如果做最坏的假设,对新变种所有的猜测都是真的,也不必过分担心,从技术上来说,科学家可以在几天至几周内开发出针对性的疫苗,只是到时候看有没有这种必要。”

  可能来自于有免疫缺陷的病人

  《独立报》称,科学家的一种猜测认为,B.1.1.529的刺突蛋白突变比其他任何变种都要多,这表明该变体最初可能来自于有免疫缺陷的人,很可能是艾滋病患者或艾滋病毒携带者。BBC也称,这种程度的突变很可能来自于一个无法战胜病毒的病人。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的遗传学研究所主任弗朗索瓦•巴洛克斯表示,该变体的突变“不同寻常”,可能是在“在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比如未接受治疗的艾滋病患者)的长期感染”中进化而来。

  对于新变种“猜测很多,但明确的答案很少”,BBC的健康与科学通讯记者詹姆斯·加拉格尔表示。

  詹姆斯·加拉格尔表示,“有很多病毒变种在纸面上看起来很可怕,但现实中并不是那样。在今年年初,人们最担心的是Beta变种,因为它最容易逃脱免疫系统的防御,但实际上是传播速度更快的Delta变种席卷了全世界。”

  “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次有关变种病毒的假警报,有些变种在刚被发现时,有科学家认为它很可怕,最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反而是一开始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Delta变种出现了大范围传播。”金冬雁说。

  “虽然实验室里的科学研究将给出更明确的答案”,詹姆斯·加拉格尔表示,“但我们需要密切关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因为新冠疫情的教训就是不能总等到有了所有的答案再采取行动。”

  金冬雁表示,除了实验室对新变种的研究外,科学家也在现实中观察研究新变种,比如说,如果南非新增的病例多数和新变种有关,那将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一情况。

相关专题:旅游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0: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