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955年换回钱学森的11名美军间谍,在哪抓到的

京港台:2021-12-4 06:27| 来源:历史逆时针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1955年换回钱学森的11名美军间谍,在哪抓到的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墙内自媒体历史逆时针文章:  1955年10月8日,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历经重重阻碍,终于回到了自己魂牵梦绕的祖国。

  众人欢庆之余,不禁心生疑惑,此前美国态度十分强硬,将钱学森非法扣留长达5年之久,如今为何转变态度?

  60年后,随着相关档案解密,揭开了当年中美博弈的始末。

  B-29坠落在鸭绿江畔

  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国空军除了对志愿军一线部队和后方目标狂轰滥炸外,还疯狂发动宣传攻势,妄图削弱志愿军高昂的士气和斗志。

  这当中,就有鲜为人知的心理战。

  1951年5月,第五次战役激战正酣,美军在三八线附近春川地区的狭小地带,短短5分钟内,竟然向志愿军阵地空投了154万份传单。美军甚至煞费苦心,调来一批懂汉语的女播音员,进行空中喊话。

  除了传单,从空中飘落的,还有包装精美的水果糖和点心,以及夹着的漫画、图片和所谓的“投诚路条”等。

  据美军自己的不完全统计,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总共投放了2.4亿份宣传品,把它们堆积起来,可筑成一条长达150公里的纸墙。

  空投宣传品时,美军飞机视天气和地面防空火力情况,通常在5000-7500米高度投下宣传弹,宣传弹内的引信出舱时被点燃,然后在距离地面300-600米的高度炸裂,撒出宣传品。这样,既可以保证投放的精度,避免传单在高空被气流卷走,不知去向,同时也避免飞机在低空投放,成为我军高射火力的靶子。

  

  一位美军士兵正在将成捆的传单装入一枚M16A1型宣传弹内

  但是,事与愿违。这些漫天飞舞的传单,除了成为老百姓的引火纸外,收效甚微。

  美国空军将领认为,宣传战是中情局的一厢情愿,得不偿失。他们担心,在志愿军空军的米格-15战机投入战斗后,美军心理战飞机再深入后方空投传单,冒的风险太大。

  美军有意取消空投,中情局(CIA)一把手艾伦·杜勒斯却站了出来,强烈反对取消心理战。

  

  图:艾伦·杜勒斯

  艾伦·杜勒斯认为,心理战持续下去,一定会取得预期效果。

  为此,他甚至通过哥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约翰·杜勒斯,游说高层,对军方施加压力。

  胳膊拧不过大腿。无奈之下,美国空军只得继续空投新宣传品,但减少了频次,并且把空投时间改为夜间,以避开我军战机和防空火力的打击。

  为谨慎起见,美军调来空军第581空中补给和通讯联队,承担这项心战任务。

  581联队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飞鹰中队”。它与亚洲的“飞虎队”齐名,二战期间,“飞鹰中队”飞行员以志愿人员身份,参与欧洲的对德空战,取得令人瞩目的战绩。

  二战之后,“飞鹰中队”于1951年2月23日正式加入美国空军,驻扎爱达荷州的芒廷霍姆空军基地,1952年底升级成第13航空队第581空中补给和通讯联队。

  按照美军远东司令部的行动计划3-52,581联队的任务是进行前沿侦察,除了实施心理战之外,还要对“铁幕”之后的渗透破坏活动提供各种支援,包括空投间谍和器材。

  581联队下辖的12架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专门改装成RB-29侦察机,机身进行了特殊处理,全机被涂成黑色,以便在夜间渗透时可以和夜空融为一体,降低被地面防空火力发现的概率。

  

  RB-29的机身下半部被涂成无反光的全黑色

  同时,为了尽可能地增加空投载重量,并提升航程,以便更深入后方区域,这批B-29轰炸机还拆除了绝大部分武器,只保留一门尾炮。

  581联队的4架RB-29驻扎在日本(专题)横田空军基地,每60天进行一次任务轮换。

  每架RB-29的机组成员里,都安插了一名中情局秘密特工,称为“跳伞指导官”。这些人的身份严格保密,即使是联队指挥官阿诺德上校,也不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此外,581联队还有一名中情局的联络员乔治·皮特曼中校,只有极少数美军将领才知道他的底细。

  1953年1月12日夜,第581联队指挥官阿诺德上校、第91战略侦察中队飞行教官威廉·鲍墨少校、机长韦迪上尉,和其余11名机组成员一起,登上了一架呼号“星尘40”的RB-29侦察机(美国空军序列号44-62217)。

  这是581联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第一次出任务,事关重大,阿诺德上校亲自坐镇指挥。

  按照原定的计划,这只是一次常规的夜间空投传单任务。

  RB-29奉命在博川、龟城、北镇、宣川、东林驿和铁山等六个地区投下传单,耗时约28分钟。然后,RB-29掉转航向飞向公海,折回日本横田基地。

  

  图:581联队指挥官约翰·阿诺德上校

  从横田基地起飞后,RB-29侦察机完全无视我方的防空力量,一路大摇大摆,招摇(电视剧)过市。

  顺利完成对前5个目标的空投后,RB-29接近最后一个空投点,也就是铁山郡,此时飞行高度约22000英尺(6705米)。

  

  图:可以看到,铁山距离丹东(安东)非常近

  在抵达鸭绿江以南约15公里的铁山郡上空时,突然从地面上射出了十数道粗大而雪亮的防空探照灯光柱!

  光柱在夜空中搜索,迅速向RB-29侦察机的方位汇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机组成员大吃一惊,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样。

  他们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趁着夜幕掩护入室盗窃的小偷,突然被十几道手电筒光罩住一样。

  实际上,隶属苏联空军第64航空军的雷达部队,早就发现了RB-29的动向,一直紧紧咬着它的航线。

  当RB-29飞临宣川上空时,驻安东(辽宁省丹东市的旧称)浪头机场的苏联空军第535歼击机团奉命起飞,12架米格-15前往拦截RB-29。

  

  图:参加抗美援朝的苏军飞行员

  苏军战机分成3个4机编队,向这架孤军深入的侦察机包抄过来。

  为了防止敌机逃脱,一个中队截断了RB-29逃往公海的通道,另外一个中队则堵住了RB-29南逃的路线。

  当RB-29飞到铁山上空时,535团第1中队的米格-15已经靠近了它,但是由于夜色太黑,又没有月光,飞行员们很难目视发现在夜空中飞行的侦察机。

  这时,按照雷达指示的信号,地面的苏军第10独立探照灯团突然打开探照灯,灯柱很快就汇聚在RB-29的机身上。

  飞行员布朗·华莱士中尉操纵着机身庞大的侦察机,拼命机动飞行,试图摆脱灯柱,但未能得逞。

  灯柱死死地咬住了侦察机,第1中队的米格一拥而上,展开了猛烈攻击。

  在规避攻击的慌乱之中,RB-29逐渐偏离了原定的航线,径直向安东飞来。

  因为之前拆掉了大部分的武器,RB-29只能靠着尾炮手阿尔文·戴尔操纵机尾的双联装机炮,拼命地向米格-15射击,试图挡住一轮比一轮更加凶猛的攻击。

  22时16分,苏军哈贝耶夫上尉驾驶的米格-15连续命中敌机,RB-29的4个引擎有3个被击中起火,飞机开始失去控制。

  见势不妙的飞行员华莱士中尉,发出最后的求救信号“Mayday”。

  阿诺德上校下达弃机的命令,机组成员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机舱。

  阿诺德是最后一个跳出飞机的,在跳伞前,他还特意查看了一下尾炮塔,发觉炮手阿尔文倒在血泊之中,在米格大口径机关炮的集火射击下,他早已中弹身亡。

  降落伞飘落在安东

  1月12日深夜,正值三九隆冬,天寒地冻,失去控制的RB-29侦察机拖着浓烟和火舌,摇晃着栽在安东的五龙背地区,一朵朵降落伞在夜空中徐徐飘落。

  安东市公安局干警吕令勇正走行回家,目睹了RB-29坠落的场景,他立即跑步返回局里,报告敌情。

  五龙背区(现五龙背镇)区长王春荣刚刚开完会,一迈出会议室,忽然听到头顶传来的飞机轰鸣声,目击到一架飞机呼啸着向五龙背方向坠落。

  王春荣立即同区公安股长于心田等3名干警和7名区干部,徒步朝飞机坠落方向追去。

  在酷寒和暗夜中,他们心急如焚,一路小跑十余华里后,赶到与五龙背交界的凤城县边门区(现汤山城乡)榆树林村,发现村南的山沟里火光冲天,便直扑过去。

  侦察机已经被摔成了一堆残骸,还在熊熊燃烧(电视剧)。

  

  

  图:在榆树林村发现的飞机残骸

  王春荣等上前记下了飞机的型号和编号——B29型、44-62217,步量了机翼的尺寸,随后撤离了现场。

  几乎同时,五龙背区的民兵接到了区武装部的电话,得知美机坠落的情况,民兵立即投入搜捕战斗,控制路口,排查可疑人员。

  1月13日凌晨5时许,五龙背山脚下的新康村民兵曾英范正在搜山,突然听到村里的另外一个民兵何连贵大喊:“抓特务!”他急忙朝空中开了3枪,通知全村民兵和群众出来围捕特务。

  何连贵告诉他,有一个美军飞行员躲在他家的柴火垛子里,正在烤火取暖,被他老婆发现了。

  那名美军飞行员,被曾英范当场抓获。

  这时,曾英范又听见了枪声。

  天还未亮,弹道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显得特别醒目,他立即蹲下观察情况,发现枪声来自距离他家后面约200米的山坡上。

  不一会,在东坡,北坡和河沟边,也陆续传来枪声,他立即判断,这是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试图相互联络。

  他立即大喊:“抓特务!快出来抓特务!”

  在东山坡一处沟沿,民兵排长王吉生看到一名腿部负伤的飞行员,降落伞堆在身后的一片小松林里。他带领20多名民兵绕到对方身后,干净利落地将其俘虏。

  生产队长王风山,带领村民分几路往山顶方向搜寻,行至一处山沟,发现一柴草垛微微颤动。他和村民们警觉起来,扒开几捆柴草,发现一个美军躲在柴垛里,冻得瑟瑟发抖。

  这名美军呜哩哇啦说了一通,谁也没听懂,又磕头求饶。

  就在押着美军往回走的路上,王风山又发现一具白色的降落伞,挂在一棵大树上,只见伞未见人。

  他赶紧和几个村民到山脚下搜索,在附近草丛里又抓到一名美军。

  

  图:王风山老人

  8时许,安东市公安局派出9名干警和1名翻译,赶往新康村,将4名俘虏押回五龙背区。

  在审讯中,俘虏承认,12日被击落的飞机中有14人,13人已跳伞。

  安东市公安局迅速调整部署,调集各地民兵4300人,赶往新康村方圆大约10公里的区域,布下天罗地网。

  上午11时,我公安人员抵达坠机现场,布置了警戒线,并将机舱内和树上发现的2具美军尸体也看护起来。

  随着天色大亮,搜捕工作进展顺利:荒沟村民兵捕获美军3人、老古沟村民兵也捕获2名美军,并且发现1具飞行员的尸体。

  到下午3时左右,五龙背区里已经先后拘押10名美军,俘虏供称,指挥官阿诺德上校尚未被抓。

  下午4时,老古沟村民兵队长蔡喜厚带着4名民兵,搜索到村北的窑沟地带,民兵于振权突然发现,在一颗松树下,蹲着一个身材魁梧、穿着飞行皮服的美军——无需多说,此人正是阿诺德上校!

  

  图:阿诺德被俘时的照片

  民兵们毫不迟疑、立刻猛扑过去。蔡喜厚抢先拦腰抱住阿诺德,但是身高体壮的美国人拼命挣扎,差点把他摔到沟里。

  其他几个民兵一拥而上,奋力死死抱住阿诺德,下了他的枪,这最后一名俘虏才乖乖就范。

  至此,除1人机上中弹身亡、1人坠亡、1人伤痛和酷寒难忍自尽外,其余11名美军全部被抓获。

  1月13日下午6点,11名美军和他们携带的14支武器、3部大小电台、8张绢质地图、13具降落伞等物品,被一并移交给驻安东空军司令部。

  

  是战俘还是间谍?

  由于阿诺德等人是在中国境内被俘的,因此他们没有被送往碧潼郡战俘营,而是被押往沈阳。

  

  图:被俘人员

  半年之后,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中国开始遣返美军战俘。除了21人主动要求留下来,其余5600余人都及时遣返了。

  但是,581联队的11人却是例外。

  志愿军在审讯过程中得知,他们不是普通的美国空军人员,而是专门从事心理战、空投特工和器材的特殊任务成员,每架飞机上都有一名中情局特工。因此,他们不能算作战俘,应定性为间谍。

  而间谍是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

  1954年10月9日,11名RB-29机组乘员在京被提起公诉,罪名是侵入中国境内,从事间谍侦察活动。

  1954年11月23日,阿诺德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鲍墨被判有期徒刑8年,其余人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5年、4年。

  12月10日,在美国的操纵下,联合国大会通过提案,让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出面,“采取决定性行动,使11名官兵尽快获得释放”。

  中方答复,美国间谍案与战俘问题无关,但为了缓和局势,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允许家属来华探视。

  换回钱学森的关键筹码

  1955年,这11人的命运发生了转变。

  当时,美国扣留了一批侨民,中美在这个问题上交涉多时,双方针锋相对,互不让步。

  从两国解密的外交档案来看,美方竭尽全力施压,想使中方释放在华的美国间谍,而火箭专家钱学森的回国问题,成为当时中美博弈的焦点。

  谈判异常艰苦,双方针锋相对,互不让步。由于美方缺乏诚意,会谈成效甚微。

  早在1950年,钱学森一家准备坐船回国时,就被美国移民(专题)局逮捕,关进特米那岛上14天,移民局还没收了他的行李,包括800公斤书籍和笔记本,甚至抄了他的家。直到加州(专题)理工学院交纳1.5万美元巨额保释金后,钱学森才被释放,但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准离开美国。

  美国海军次长丹尼·金布尔声称:钱学森抵得上3至5个海军陆战师的兵力,我宁可把他击毙在美国,也不能让他离开。

  为了打破僵局,1955年7月30日,中方表示,因为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将在适当时候提前释放11名美军间谍。

  之前态度强硬的美国国务卿约翰·杜勒斯,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压力,在钱学森放与不放之间难以抉择。

  面对被俘人员家属的多次上门哀求,中情局负责人艾伦·杜勒斯最先顶不住了,便向哥哥约翰·杜勒斯提出:“放钱学森回国的风险已经降低,要采取任何可能的步骤,寻求在华军事人员获释,没有什么比这更紧迫了。”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美有了达成协议的意向。

  1955年7月31日,在中美新一轮会谈即将举行之际,阿诺德等11人被提前释放。

  上午,狱方特意安排犯人们洗澡、理发。他们预感到,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

  当法官宣布,他们提前获释时,11人顿时欢呼起来,有的痛哭流涕,有的连连伸出大拇指,表示感谢。

  当晚10点50分,在8名干警的押解下,阿诺德等一行人登上汽车,前往北京前门火车站。

  从那里,他们搭乘火车前往广东。

  1955年8月4日中午,火车抵达深圳。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我方将他们带到罗湖桥头,转交给等候在那里的美国空军联络官德雷克·辛普森中校。

  

  图:RB-29机组人员被释放后拍的合照,其中左一站立者阿诺德上校。

  上图中,前排左三的下蹲者是哈里,1998年3月,他临终之际,向阿诺德坦白了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CIA安插在581联队的内线。

  中国释放11名美军的举动,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曾参与斡旋的印缅等国,都对中方为缓和远东紧张局势作出的努力表示高度赞赏。

  8月1日,中美会谈正式举行。中方代表王炳南直截了当地向美国代表约翰逊提出,立即释放被美方扣押的钱学森,并且出示了钱学森亲笔写的要求回国的信件。

  在铁证面前,约翰逊无言以对。再加上中方主动释放美军飞行员的举动,使得美方在谈判中极为被动。

  最终,在11名美军飞行员抵达香港(专题)的当天——也就是1955年8月4日,美国移民局通知钱学森一家,允许他们离境。

  

  图:钱学森一家乘船回国

  9月17日,钱学森一家从洛杉矶(专题)登上“克利夫兰号”轮船,踏上了回归祖国的旅途。

  1960年4月18日~27日,全国民兵代表大会在京召开。安东市五龙背公社老古沟大队民兵队长蔡喜厚、新康大队民兵队长王吉生,因抓捕美军间谍有功,获邀出席大会,还各自获奖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枪。

  

  回顾历史,在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中,坚如磐石的军民团结,凝聚了无往不胜的伟力。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相关专题:美军,军事动态,间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08: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