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3岁女孩遭强迫卖淫被嫖客救:记不清去过多少酒店

京港台:2021-12-9 13:23| 来源:极目新闻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13岁女孩遭强迫卖淫被嫖客救:记不清去过多少酒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2021年12月5日凌晨3时30分许,我局小寨路派出所接报案人李某军称其女儿李某被强迫卖淫。接报警后,分局立即组织警力开展工作,于当晚20时30分许先后将近期流窜至我市的犯罪嫌疑人康某杰、刘某婷等七人全部抓获。12月7日媒体对该案有关情况进行了报道。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12月7日,就有媒体报道称,读初中的13岁女孩小爱(化名)办理了休学在Z市打工,11月,她被人骗到西安并强迫“接客”。12月4日,一名嫖客得知小爱未成年且被强迫时,对她产生了同情心,让小爱用他的电话联系家人,并偷偷带她离开了宾馆,于是家长报警。

  上面说的,其实是一件事。

  嫖客解救了一名未成年人少女,令人五味杂陈。然而,其中的一个细节却令人反思。报道中小爱说,“我记不清出去多少次,去了多少宾馆酒店。”小爱也是被嫖客从宾馆偷偷带离的。

  这里必须强调,未成年人入住宾馆,是有严格规定的。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于2021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公安部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围绕旅馆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查验登记、入住询问、可疑情况报告等重点环节提出“五必须”要求。

  这“五必须”即:必须查验入住未成年人身份,并如实登记报送相关信息;必须询问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并记录备查;必须询问同住人员身份关系等情况,并记录备查;必须加强安全巡查和访客管理,预防针对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必须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可疑情况,并及时联系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同时采取相应安全保护措施。

  “五必须”的规定非常细致严格,里面就特别强调“必须加强访客管理”。如果小爱是以访客身份进入房间,那么宾馆管理是不是也存在漏洞?也要看到,按小爱的话说,涉及的不是一家,是很多家宾馆,这就值得高度重视了。

  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是一环套一环,任何一环失守都会产生严重后果。宾馆在这方面,必须守牢底线,尽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才能织密这张保护未成年人的大网,以免他们受到侵害。

  当前,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涉事宾馆是否存在不作为,也应该要调查一番。

  案件详情:

  13岁女生遭强迫卖淫 嫖客将其救出:得知被强迫很心疼

  父亲:凌晨,孩子在陌生人的帮助下,打电话向我求救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通凌晨打来的陌生电话,竟是女儿在求救。

  朱泽(化名)家住陕西Z市,常年在西安与Z市间做生意。朱泽说,今年下半年,上初中的13岁女儿小爱(化名)因学习压力大办理了休学。休学后,孩子说想走进社会体验一下生活,便在Z市打工。

  “孩子有个闺蜜,因为以前经常去闺蜜家住,所以有时没回家,我们也没起疑心。”朱泽说,11月中旬,小爱虽然一直没回家,但时常会用电话给她妈妈“报平安”。11月24日,他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接通后发现是小爱打来的,“孩子说心情不好,想要500元钱,我担心她拿着钱乱跑,就没给。”之后他感觉不对劲,多次回拨电话,但均没能打通。

  朱泽说,11月25日,他和爱人向Z市的辖区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现场拨打了这个号码,“电话打通了,孩子说和朋友在西安玩。她朋友还给我们说,过两天就回去了。”此后,虽然小爱妈妈有时打不通电话,但每隔一两天,总能收到小爱“报平安”的消息,“前些日子,孩子自称已经离开西安了。”

  12月5日凌晨2时许,朱泽正巧人在西安,这时,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连续给他拨打了5次电话,接通后他听到了小爱的声音,“爸爸救救我。”不一会儿,一位男子将孩子送到了我的面前。“孩子说,半个多月前,她被人诱骗到西安,并强迫她‘接客’。送孩子过来的那个男人叫大海(化名),是团伙给女儿安排的‘客人’,他发现孩子是被强迫的,便救了她。”

  “我孩子还没过14岁生日。”朱泽说,12月5日凌晨2时30分许,他向救了孩子的男子表示感谢,随后拨打110报案。目前警方已立案调查。

  孩子:为了控制我,他们打我,给我拍了裸照

  

  在朱泽的车里,记者见到小爱,她蜷缩在后排,靠着右侧车门。小爱的状态很差,反应有些慢,和记者交流时声音很小。尽管泪水不时顺着她的脸颊滑下,但她始终没有擦。

  小爱对记者说,在Z市打工仅一周左右,一位曾经的同学找人打了她。为报仇,她找朋友叫人,和对方打了一场群架。第二天,Z市警方将涉事的人都带走了,只留下她和两个男的,“那两个人是我朋友的朋友,所以我没有怀疑他们会对我不好。”

  “因为没有地方可去,他们两个人就提议带着我去西安做陪酒,并称工资会很高。”小爱说,那天晚上,她跟着两人坐火车来到了西安。但第二天,两人却直言让她“接客”,“他们说我做不了陪酒,让我接客,然后给我洗脑,我没同意。他们就要带我去中贸广场那边,称有人能给我钱,不让我回家。”

  小爱说,到达中贸广场附近的房子后,她发现里面有十多个人。其中有两个女的把她带进里屋,然后对她进行殴打,“她们让我跪在地上,然后一直在打我,我也不知道被打了多久。”第二天,那伙人见小爱还想跑,就用热水壶砸她的头,并给她拍了裸照,“如果我跑了,他们就把裸照散播出去,我很害怕。”

  “当时特别害怕,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小爱说,她来西安时,手机被这伙人弄丢了,他们为了不让自己家里人报警,便时不时让她用他们的手机给家里报平安,“后面添加了我妈的微信,他们盯着我,让我给家里打电话、发报平安的视频、语音……”

  “是否被胁迫过”,小爱默默地点了点头。她低声说,他们会在晚上把她送到酒店,然后第二天6点接她回去,“他们胁迫我、殴打我。我记不清出去多少次,去了多少酒店。起初,我给客人说自己是被胁迫的,只有十三四岁,但他们没有停手……”

  小爱说,12月5日凌晨,她被人送到了凤城一路的一家酒店,“进门后,那人问我是不是被胁迫的,我说是的,于是他救了我。”凌晨2时许,她见到了爸爸朱泽,“当时特别害怕,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小爱拨开她的头发,头皮上的伤口虽然不大,但已经结痂;她的脸有些肿;膝盖泛青……

  在她衣服的袖口、衣角处,有少量血迹。小爱说,“身上的伤是他们打的,衣服上的血迹是另一个女孩被打后,穿她衣服留下的。”

  12月5日下午3时许,小爱走下车,在派出所大门突然失声痛哭,她的妈妈紧紧抱着她。随后,他们一家人走进了派出所。

  10余名涉案人员陆续被带到派出所

  12月5日下午5时许,朱泽告诉记者,长安路派出所带他们去了中贸广场,按照小爱的指引找到了这伙人前些天住过的地方,那是一间民宿,但人已经转移。随后,根据小爱的印象,找到了位于西安小寨附近的另一处住所,“那也是间民宿,当时房间里一片狼藉。”朱泽提供的照片显示,房间非常乱,里面饮料、啤酒、食品袋扔得随处都是,地上还有一些沾满血的卫生纸。朱泽说,小爱告诉民警,现场沾血的卫生纸,是他们12月4日打另一位女孩时留下的,“孩子说,当时是另一个女孩不听话,那伙人就用热水壶狠狠砸她的头,现场流了不少血。我老婆看到这一幕,一下子就哭了,我不敢想象孩子这些日子经历了什么。”

  下午6时左右,长安路派出所把他们移交到了小寨路派出所。5日晚10时左右,10余名涉案人员陆续被带到了派出所,其中有几名是未成年人,当中就有把他女儿带到西安的人。

  复杂的人性:他说自己也是孩子的父亲,救下小爱后曾收到威胁短信

  12月6日中午,记者见到了救下孩子的大海,他是12月5日晚10时左右到达小寨路派出所的,第二天凌晨5时许才做完笔录。

  大海称,12月4日,自己和朋友喝了些酒,在回酒店途中,出租车司机给自己了一个联系方式,并称可以“花钱买服务”。回酒店后,趁着醉意,大海拨通了电话,按照其要求,向指定账户支付了1000元钱。

  大海说,12月5日0时许,小爱来到了他的房间。大海称看到小爱后发现异常,便问她是不是被人强迫的。起初,小爱说她是自愿的,但当大海说“如果你是被强迫的,哥哥可以帮你,你要相信哥哥”后,小爱便开始哭诉,称她是被强迫的,希望大海能带她逃出去。“当时小爱哭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大海说。

  大海犹豫之后下定决心,凌晨2时许,大海让小爱用他的电话联系父亲朱泽,在确保周围无人盯梢后,带她离开酒店。2时30分许,大海将小爱送到了朱泽的住处。

  朱泽向大海表示了感谢,并带小爱报案。凌晨三点,大海拨打了“服务”电话,称小爱趁自己买烟的功夫,自行离开了酒店。

  12月5日下午5时22分,大海收到了短信,“如果人是你们扣了,你们就把人往回送,知道吧。但凡今天找不到人,我们这边破罐子破摔也要找到她……”“我跟她家里也联系了,人送不回来我这就打电话报警了,谁也跑不了……”

  大海称自己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得知小爱是未成年的孩子,且被强迫时,很心疼。

  受难的女孩:另一名14岁的女孩子多次逃跑失败,3天被打5次

  12月6日下午6时许,记者见到了另一名14岁的孩子——小雨。

  小雨告诉记者,她在西安学美甲,11月中旬,她收到了一名男子的微信好友申请,通过后对方很快就约她出去玩,“我们先后一起出去了两次,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所以对他放松了警惕。”12月初,那名男子再次约她出去玩,在长安路中贸广场附近,对方以天气太冷为由,让她去家里坐坐,“当时他带了好几个男的,连拉带扯把我带到了屋里,之后两个女的出现,拿走了我的手机。”

  小雨说,刚开始他们扇自己耳光,让听话。第二天,她出逃后,在拦车时被发现并抓了回去,“那天,他们扇我,还用热水壶砸我。当时我被打晕了,他们就用凉水把我浇醒,然后将我头按进洗手台冲水,之后还给我拍了裸照。”

  “他们让我‘接客’,给他们赚钱。”小雨说,这群人有十多个,最有话语权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人,对方为了让她听话,给小雨说了3个多小时。“他说,如果我再不配合,后果就很严重。”小雨说,因为自己三番两次逃跑失败,这些人在3天内对自己进行了5次殴打,“12月3日,我头被打破了5个口子,左手被打骨折了,他们还用烟头烫我的胳膊。”

  “为了不被打,我被他们两次送进了酒店。”小雨说,那几天她是例假,但还是被两名女的送到了酒店,“听说那个客人是老顾客,小爱也被他们送到他这里过。”

  小雨说,12月5日晚9时许,她因逃跑未遂,正担心被打,就在此时,警方赶到了。“短短四五天,我几乎绝望,看到民警那一刻,我特别激动,终于得救了。”

  小雨的小姨说,12月5日晚9时40分许,小雨的微信给她发来了消息,称小雨刚刚被救出来,让她赶快过去,“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全身都是血迹,我心疼。孩子脸上、头上、胸口、手臂都是伤痕,嘴唇都破了。”

  小雨的小姨说,她把情况第一时间反馈给了家住Z 市的小雨爸妈,二人连夜赶到了西安,“他们到了后,我第一时间没敢让他们见孩子。等孩子睡着后,他们平静一些了,我才敢让看孩子。”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小雨今年14岁,诊断“ 多发伤,左手第四掌骨骨折,头皮下软组织损伤”,时间为“2021-12-06”。小雨的小姨说,被调查的十余人里,其中一名20多岁,两名十六七岁。

相关专题:嫖娼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4 22: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