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担忧无法适应中国“鸡娃”环境 留学渐渐恢复

京港台:2021-12-13 03:35|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18 )  | 我来说几句


担忧无法适应中国“鸡娃”环境 留学渐渐恢复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留学生最新动态

  在经历了疫情暴发之初的恐慌和混乱后,2021年留学市场慢慢“复苏”。被疫情打乱节奏的中国留学家庭又重新运转起来。

  今年年初,叮当妈妈带着4岁的儿子前往迪拜。如果不是突来的疫情,她的儿子3岁时就能在迪拜的幼儿园开始学习,疫情使她们的出国计划一推再推,叮当错过了迪拜的早教,只能直接进入基础教育。

  其实,这不是叮当第一次在国外学习,因为叮当爸爸工作外派的关系,在叮当5个月的时候,就在韩国生活了一年,和国内很多妈妈一样,当时叮当妈妈在韩国给叮当报了早教班。而这次在迪拜是叮当正式接受国外教育,感受不同国家特色教育和文化,叮当妈妈很珍惜这样的短期留学。

  事实上,在疫情之前,“微留学”在国内已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想体验国外学校的特色课程、当地文化,让孩子有个浸入式英文环境,家长便让孩子到海外正规学校插班上课,实现短期留学体验。

  语言成“小留学生(专题)”融入新环境的挑战

  走出国门接受教育,承载的是家长希望孩子开阔眼界、接受优质教育的期望。但出国学习毕竟不是参观旅游,事先还是要做很多准备。叮当妈妈说起孩子在国外学习要适应的地方,首先提到了语言。刚到迪拜时,叮当只会简单的英文单词,在和老师及同学们沟通中会存在障碍,自己会感觉有点难以融入新环境。“在三个月后,语言有所提高,这样的感受才慢慢消失。”

  到迪拜前,为了让叮当能快速的适应学校生活,在国内幼儿园叮当也上过半年。现在叮当在上FS2(英制学制)年级,相当于国内幼儿园大班。

  虽说现在来迪拜学习没多久,说到教育氛围的差异,叮当妈妈感觉国内幼儿老师重点会放在课堂管理上,如小朋友上课要坐端正,老师讲话要认真听,按时进食睡觉等。而与此相比,迪拜的课堂学习就相对自由,上课随性的席地而坐,老师讲课时孩子们想发言可以直接说,想上厕所自己直接走出教室就可以。

  教学区别上,在迪拜,幼儿园课程设置更像国内的小学,会有不同的任课老师根据课程授课,如体育、音乐、阿拉伯课、游泳等,班主任会教一些知识,比如简单的数学加减法和英语拼读。

  在国外很少看到隔代抚养

  两年的国外生活,让叮当妈妈看到了不同的育儿方式。其中她感触最深的是,不管在韩国还是迪拜,她很少看到隔代照顾小孩。但在国内“隔代抚养”已成为目前主要的育儿形式之一。在年轻人工作越来越忙碌的时候,家庭育儿很多时候都处于两代人齐上。

  “在国内,工作日很少看到父母接送孩子或者带孩子玩,而在韩国和迪拜,基本都是父母自己带着两三个孩子出门。”在迪拜,FS(英制幼儿园)年级上学时间是7:40-12:40,高年级放学相对晚一点,在15点之前。叮当妈妈观察到,迪拜的学生基本都是父母亲自接送。叮当妈妈了解到,在迪拜很多全职妈妈不上班,政府会给予补贴和支持。她好奇的是,那些上班的妈妈,也经常看到她们接送孩子。

  在小朋友成长中,叮当妈妈发现,国外家长注重让孩子在自我摸索中成长。“不会像国内的小朋友,在长辈的细心呵护下成长,像温室里的花朵,缺少自己跌跌撞撞自己爬起来成长的机会。就如,在现在小区的爬高游玩设施前,很多比叮当小的外国小朋友,他们会自己努力想办法爬上去,但叮当和她所认识的中国小朋友不同,他们会第一时间寻求家长帮助。”

  回国后如何适应“鸡娃”环境

  实际上,在叮当妈妈身边,像她这样因工作需要,孩子跟随到国外上学的家庭不少。在国外,学校很少留课后作业,放学后孩子们大部分都是在玩。国外学生很少有在校外补课的,大多数时间他们会选择游泳、网球之类的兴趣班。假期当中,老师会网上布置一些本学期内学过的内容,让家长帮助孩子复习,并不强制。

  叮当妈妈很多国内朋友的孩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就要开始学习各类知识,思维、英语、识字、看图写作、拼音,还有五花八门的兴趣班,每个孩子都是“负重”前行。外派结束后,回到国内是否能跟上国内体制内教育,是很多短期留学家长担扰的问题。

  现在叮当已经能用英文和老师同学们正常交流,也正在体验和国内不同的教育内容和教学方式。再过一年,叮当就到了国内小学报名的时间了,是回国还是在迪拜继续接受教育,叮当妈妈现在还没想好。  

  2021年11月25日,英国内政部发布了最新版的《英国学生签证统计报告》,回顾了截至今年9月英国学生签证的发放情况。

  

  数据显示,在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中,英国内政部一共发放了超过42万份学生签证(sponsored study visas),包括签证申请人及其家属。

  该数据同比2020年(252327份)增长143%,也比疫情前2019年9月(152,077)增长55%。

  这也意味着,2021年成为有记录以来,英国发放学生签证数最多的一年。

  在留学生来源国方面,中国(32%)再次成为英国第一大留学生输送国,高于印度(专题)、尼日利亚、美国、巴基斯坦等国家。

  与此同时,印度仍然是英国学生签证获得量第二多的国家,中印两国留学生占据了英国留学生群体的半壁江山(53%)。

  除了得出上述结论,这份报告还提供了不少留学相关的数据。下面,我们就来详细看看这个报告。

  1. 学生签证暴涨,创历史最高

  在截止到2021年9月的一年中,英国内政部共发放了428428份担保学生签证,同比2020年(252327份)增长143%,也比疫情前2019年9月(152,077)增长55%。

  在超过42万份签证中,有51684份(12%)属于T4学生签证,大多数(88%)属于2020年10月5日开始取代T4实行的 “Student” 和 “Child Student” 签证。

  下图反映了过去十年(2010-2021年)中,英国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的变化情况。

  

  可以看出,内政部的学生签证发放数量最初在2010年6月达到峰值,随后在2012年到2017年期间较为平稳,在2018和2019年有明显增加,2020年则由于疫情急剧下降,并在2021年强劲回升。

  2. 学生签证暴涨的原因

  对于今年学生签证“急剧增长”的现象,英国内政部也在这份报告中给出了几个可能的原因:

  1)欧盟学生签证政策变化

  受脱欧影响,从2021年1月1日起,欧盟和瑞士(不包括爱尔兰)公民须持有学生签证才能来英国学习。

  在2021年前三个季度,欧盟和瑞士共获得20,774份学习签证,占同期总数的6%。其中,法国学生(3872人)、德国学生(3500人)和西班牙学生(3183人)最多,加起来占到欧盟学生签证一半以上(51%)。

  不过,英国内政部也指出,欧盟的学生签证要比工作签证少得多。同期,欧盟和瑞士公民获得了22485个工作签证,占该时段工作签证总数的13%。

  2)疫情导致延期入学

  下图是过去三年(2019-2021年)中,英国学生签证发放数量的每月分布图。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不少留学生的入学时间延迟了数月甚至半年,导致签证发放高峰从原本的7月至9月,延迟到了10月至12月。

  相比之下,2021年9月发放学生签证的数量已经强势恢复,甚至远远超过疫情前。

  报告分析称,今年学生签证人数的反弹,主要是因为两大群体人数的激增:

  一方面,2020年上网课的学生今年恢复线下授课;另一方面,原计划2020年入学的学生延期到今年入学。

  3)毕业生签证的利好政策

  除了脱欧和疫情以外,英国今年推出的毕业生签证(Graduate Route)(又叫PSW)也吸引了不少留学生。

  2021年3月,英国内政部推出全新的移民(专题)规则,简化了国际学生的移民程序。其中,最受瞩目的政策就是毕业生签证,也是我们常说的PSW签证。

  

  根据移民局官方,在英国正规大学里根据要求完成学业,并且拥有良好移民记录的本科及以上留学生,不限专业,无须先拿到工作Offer,都可以通过这个毕业生签证留在英国找工作。

  该项政策对在英国全境读书的留学生都适用。本科和硕士毕业生可以申请留英2年,博士毕业生可以拿到3年。

  3. 留学生来源国排名:中国排第一

  在这份报告中,英国内政部还根据留学生人数,对留学生来源国进行了排名。

  在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中,英国向中国公民发放的学生签证数量最多(135457份),比疫情前同期(截至2019年9月)增长了13%。

  这一比例占英国今年学生签证发放总数的32%,但略低于截至2019年9月年度的43%的峰值。

  换句话说,每三个到英国留学的人中,就有一个中国留学生。

  英国内政部指出,从2020年1月起,中国早早地实施了疫情限制措施,并且采取了严格的航班熔断制度,影响了2020年中国学生获得签证的数量。

  而在那之前,自2009年以来,中国公民获得学生签证的比例一直稳步上升。

  除了中国,印度、尼日利亚、美国、巴基斯坦也是过去三年英国最重要的“生源国”。

  

  例如,印度仍然是英国签证获得量第二多的国家,中国和印度两国占英国学生签证申请量的一半以上(53%)。

  与2020年9月相比,印度公民获得学生签证的数量增加了102%,达到90669份,比截至2019年9月的一年高出197%,涨幅比中国更大。

  另值得注意的是,在英国5大留学生来源国中,有3国的学生签证数比疫情前同期增长了三位数,分别是印度(197%)、尼日利亚(368%)和巴基斯坦(225%)。

  4. 英国大学留学生最多

  最后,英国内政部在报告中统计了录取确认函(CAS)的发放情况。

  根据英国边境署(UKBA)的规定,所有准备留学生在申请学生签证时,必须提供由英国担保方(Sponsor,通常是各大院校)出具的学生录取确认函(CAS)。

  

  报告指出,在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中,英国各大院校CAS的申请总数为356559,比2019年增加38%。

  其中,绝大多数(91%)的CAS提供给了申请入选英国大学的留学生,其他院校的具体比例如下:

  私立学校(4%)继续教育(3%)英语语言学校(2%)其他(1%)

  

  如下图所示,虽然CAS发放数量整体大幅上涨,但不同教育机构从疫情中恢复的速度有所区别:

  

  例如,疫情后入读英语语言学校的人数大幅下降,2021年9月才恢复到疫情前的七成。

  从2021年前三个季度总体看,英国私校接受的留学生数量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2021年第三季度(7月至9月)的学生签证发放量仍略低于疫情前。

  大学方面,罗素集团和非罗素集团留学生人数均有所回升,明显高于疫情前水平。其中,罗素集团大学下签人数比疫情前同期增长33%,非罗素集团大学下签人数比疫情前同期增长58%。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

  今天,我们借着英国内政部的《英国学生签证统计报告》,回顾了英国2021年在留学领域的表现。

  在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中,英国各大院校向全球各国的留学生发放了超过42万份学生签证,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新高。

  在留学生来源国方面,中国和印度分别捍卫了英国第一、第二大留学生输送国的地位,两国留学生更是占据了英国总留学生的一半以上。

  至于留学生人数暴涨的原因,主要跟欧盟学生签证的改革、疫情导致入学推迟以及毕业生签证的回归有关。

  展望未来,在经历疫情和脱欧带来的暴涨后,英国留学生人数势必将会回归平稳,后续这一数字能否继续上升,主要就要看英国会不会推出更多利好留学生的签证政策了。 

 

相关专题:留学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学术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10: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