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阿里程序员辞职进工厂:拥有博士学历 35岁是道坎

京港台:2021-12-23 13:35| 来源:九派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阿里程序员辞职进工厂:拥有博士学历 35岁是道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 马云相关新闻汇总

  互联网大厂和工厂,正发生着一场化学反应。

  被年轻人抛弃的工厂,被大厂的程序员看重,他们试图用科技、互联网思维改变老旧的行业。

  人才流动呈现出两种趋势:一方面,年轻工人正加速逃离,他们大多成了外卖员、快递员,也有的干起了电商或主播;另一方面,高学历、大厂出身的科技人才,把目光转向了工厂、矿场。

  互联网大厂的一系列争议,比如行业内卷、996、程序员的“35岁红线”,使“逃离大厂的年轻人”之类的文章不时出现。在Boss直聘发布的《2020年Q3人才吸引力报告》中,互联网行业对人才吸引已退居第二,已呈流出状态。

  离开了大厂舒适沙发的互联网人,能适应工厂吗?35岁的这道坎,会在工厂消失或推迟吗?九派新闻就此对话了一位从大厂去工厂的程序员。

  林巧从浙江大学光电学院博士毕业后,进入事业单位,2017年以后在阿里巴巴菜鸟网络ET实验室担任无人物流车硬件负责人。在大厂带领技术团队,本是程序员最好的发展之路。但随着工作深入,他发现自己陷入怪圈:明明很有前景的想法和技术,却难以落地。

  2019年,他辞掉了阿里的工作,加入矿山无人驾驶初创公司易控智驾,成了矿场上为数不多的拥有博士学历、大厂经历的“工人”。

  

  在矿区行驶的矿车/甲子光年

  对话林巧

  【1】从办公室沙发到矿场

  九派新闻:你为什么会从互联网大厂投身工业、常驻矿场?

  林巧:在之前的公司,我看了各个方向的自动驾驶的大体情况,有做港口的、干线物流、末端物流、城市配送,也有做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每一个产品我都会关注,因为有大平台的3D视角看行业,在看完这些行业之后,我认识到一个是矿山更有刚性需求,有落地的可能性。

  第二点就是在大企业虽然我是一个管理层,但不是一个完全决策者,很多时候大企业有自己的运转机制和逻辑,它的顶层架构还是互联网,很多事都会希望半年就见到非常好的效果,这个是行业本身决定的,它能形成这种有效的运作机制,能快速的迭代。

  但是做产业就没法这样了,半年见不到效果就换方向,对整个团队是有伤害的。有时候就需要“打钉子”的精神,一直把钉子敲下去,一直敲得很深,不做透的话这个事就成不了。在矿场,我能更快看到自己的想法落地,在创业公司和大公司还是不太一样。

  九派新闻:会有不适应吗?

  林巧:刚开始会有不适应。我原来的工作会跟工厂打交道,毕竟工作跟车有关,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办公室,日常就喜欢喝喝咖啡聊工作,午餐是在干净的食堂,鸡腿、鱼虾随便挑,饭后还有水果小甜点。整个工作氛围比较轻松,很少去艰苦的地方。

  因为疫情原因,我是直接去矿山入职现在这家公司的。当时从杭州坐飞机来内蒙古,下了飞机到酒店打车花了三个半小时,酒店离矿山还有1小时车程。

  矿山是没有办公室的,采矿车后面有个长条形座椅,我们每天都抱着电脑在车里办公,车动起来就不方便工作了。鄂尔多斯很干燥、粉尘大,老师傅告诉我们要带N95口罩,要不然久了会得尘肺。

  九派新闻:饮食方面会不会不习惯?

  林巧:吃的方面有个适应过程,我是浙江人不怎么吃辣,在内蒙古有点吃不惯。

  我去的第一个矿场周围10公里是没有外卖的,刚开始是在食堂吃,因为食堂卫生做得非常不好,看了之后就没食欲了。我们就带自发热的盒饭,把车上的齿轮条当饭桌。后来就在车上备些零食,晚上回去再吃一顿,好多人都变胖了。

  原来去的是一个小煤矿,现在我们进入了一个大型露天煤矿,年产量是之前的七八十倍,规模大了之后管理就很规范了,食堂卫生做得还不错。

  九派新闻:跟工人们有什么交流上的障碍吗?

  林巧:是会有一些障碍,有时候说话不在一个频道上,工人们更关注的是日常的一些东西,比如说他会直接一上来,聊一会儿就问你薪资是多少,但是我们作为研发人员会更关注我做的事情带来的价值是什么。

  九派新闻:你是怎么与他们磨合的?

  林巧:人与人之间熟悉之后,就会更了解。另外彼此还是需要有共同的想法,共同的语言去促进一件事,比如我在做自动驾驶,我必须了解车的特性,而司机天天开这个车,对车很熟悉,通过聊车的一些细节的点,逐步地聊出共同语言,大家会逐步熟悉的,熟悉完之后他也会学习我们在做的东西。

  我们的车上会上面装ipad做交互,会显示自动驾驶的车的运行情况,这些技术术语司机也会说了,接触三四个月之后,这车控制或网络有问题,他会提这些了。

  九派新闻:你每个月会有多少天在工厂?

  林巧:看业务情况,刚来的时候一年在工厂待了5个月左右,现在一年待3个月左右。具体还是要看工作岗位,有一些人必须大量时间在现场,我们有同事是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在现场的。

  九派新闻: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怎么样的?

  林巧:我去矿山现场和不在矿山现场,工作时间分配是不太一样的,不在矿山的话,在北京或者上海我会有大量的时间去开会,跟各个业务线做技术的交流,这方面会耗费比较多的时间,因为我是一个方向负责人,和直接研发还是不太一样的。

  

  九派新闻:你现在工作需要996吗?

  林巧:说实话我们更惨。因为我们是工业加人工智能,要快速迭代,要把事情做好,所以我们节奏上会更长一点,当然我们不强制周六加班,我们更多的是叫业务目标驱动,大家看到自己手上有很多事情就会加班,没有事情,也不会花很多时间在工作上。

  九派新闻:现在能够比较好地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吗?

  林巧:工作和生活是没法完全平衡的,你在在在哪投入多了,另一边还是会有各种矛盾的。我只能说回家不会浪费时间在刷短视频等娱乐上,更多的是想高效率陪伴家人。但肯定还是会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就像我老婆经常跟我抱怨,说小孩子上学什么我都帮不了忙。

  【2】在大厂的挑战:35岁的这道坎

  九派新闻:对于大厂程序员来说,更直接的瓶颈是个体成为螺丝钉,你有过这样的感受吗?

  林巧:还好,不同的大厂运转机制不一样。我之前的公司很强调个人能力的全面性,所以反而不会成为螺丝钉。此外,与我的角色可能也有关系,作为管理层,本身需要考虑得比较全面。有一些公司,分工会很细,这种岗位很多人会认为自己会成为螺丝钉。

  我最早的一份工作在航天系统,也是螺丝钉。航天系统算事业单位,那个岗位可以做一辈子,比如说控制工程师或者电控工程师。

  九派新闻:你之前作为大厂的管理层,有看到下属工作久了之后,成为螺丝钉吗?

  林巧:公司本身是快速迭代的、业务是多变的,很多人你想成为螺丝钉也成为不了,业务在变化,人的能力需要完全的跟上,快速适应,To C(面向消费者)和To B(面向企业)的逻辑是不一样的,你的思维要快速转换。

  我们原来的自动驾驶团队,有一些人是转岗过来的,他需要快速的转变,不会把人完全限定到某一个角色,有时候会陷入一个问题:“我的精力有限,我干到35岁以后干不动了”。

  这个可能是在互联网大厂最大的挑战,人的精力本身确实是有限,很多人到一定年龄快速学习能力可能会变差,很多人想在这里待一辈子,但是很多时候很难,特别是一些互联网大厂变化很多。

  九派新闻:很多人说35岁是程序员职业的一道坎,你怎么看?

  林巧:我认为这在于你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我是不是要逼自己一把?是不是要迈过这道坎?

  像做开发工作,有很多人成为顶尖的专家,他可以一直做开发工作,一直专注到这里面,但大部分的人可能专注不下来,想继续的以原有的方式工作,但是因为精力跟不上,所以在很多互联网大厂就待不住了。

  原来我在航天系统可以干一辈子的原因,主要是随着你的年龄增加,会让你的工作强度降低,但对于大厂来说它不会去变,对你的要求是一样的。所以你要思考好,跨过35岁之前要不要进入管理岗?要做管理岗,你必须要有所准备。

  晋升不是水到渠成之事,是你干了原来管理者的工作并且具备这一能力,才会晋升,而不是说先有晋升再给你这份工作。

  九派新闻:你在事业单位,有感受到大家的年龄焦虑吗?

  林巧:人的体力实际上是会有所下降,但在35岁之前,不成为管理者,在技术上是否有深挖,在行业内是否有一定影响力,这是需要去思考的。

  很多人抱着打工的心态,想在大厂一直待下去是比较难的。互联网大厂有一套机制,是让每个人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事情,像绩效考核和薪资都是与之挂钩的,对于事业单位来说,很多时候我表现好与一般,差异是不大的。

  

  九派新闻:在你看来,工业会有35岁这道坎吗?

  林巧:我觉得比较难说,我们经常说的三力,心力、脑力、体力,其实拼到最后都是体力,所谓的35岁这道坎,你能否在此之前保持一个充沛的体力,或者说打持久战的能力,这是很重要的。

  所以工业互联网跟纯互联网不太一样,你对场景是要有理解的,当你深入到现场累积经验,这部分经验对你开展工作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认为在工业互联网,这道坎会往后一点,因为行业经验对这份工作会更重要,很多时候要通过不停的实战锻炼,才能形成认知。

  【3】在工业扎根:打持久战

  九派新闻:你的同学大都选择了什么行业?

  林巧:我读的是理工科,2008-2011年期间,大部分同学毕业都去了金融行业,金融行业收入比较不错。去互联网行业的也比较多,选择工业的并不多。

  2003-2007年,大家第一选择是外企;2012-2019年,大家认为互联网公司是最优选择;我认为,现在那个“最优选择”呈分化的趋势。

  九派新闻:工业是一个可以扎根的地方吗?

  林巧:进入工业之后,很多时候你对这个行业掌握的知识可以应用起来,所以会看的更久,另外工业本身的行业特性,它的周期会拉得更长。但是工业的话会打持久战,这个产业也许一干就5年10年,所以从职业发展上可能会考虑更久一些了。

  九派新闻:你如何在工业领域发挥自己互联网背景的优势?

  林巧:工业跟互联网从技术角度有结合点,但从思考的维度,做事的维度还是不太一样,互联网人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就是我要推动这个事,想把这个事做成,不会考虑领导感受怎么样,我觉得也是中国现在发展的一个趋势,越来越简单化。

  互联网的很多价值观、做事方式跟工业是可以结合在一块,包括我们现在内部提倡简单专注,做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这就是互联网背景的人天生的一种特质。

  第二个就是在流程体系的建设上,也会按互联网的更加高效的方式,一些工业企业的审批流程很多,现在互联网的运作模式都是数字化在线化,审批很快,举个简单例子,我们合同可以一天内都可以批完,效率更高。

  九派新闻:你所在企业与传统工厂相比,在吸引人才方面有什么优势?

  林巧:作为无人驾驶公司,我们是互联网与传统工厂的融合体。优秀人才加入一家公司,主要看几点,一个是薪资待遇,我们是脑力劳动者,薪酬还是不错的。第二个我在这个平台是否能成长,因为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全新产业,作为开发者可以学到新的东西。

  九派新闻:你认为工厂为何会用工荒?

  林巧:一是整个产业发展的规律,重复性劳动占比必然越来越少,会有更多有创造性工作。上个世纪工厂很多人都在做重复性工作,永远在一个工位,像钉子一样,那个年代就是用这种分工方式提高生产力。进入到21世纪,很多工作可以用机器去替代人,重复性工作越多,你得到的报酬会越少,这个工种本身门槛会变低。

  再就是很多工厂需要24小时作业,工人们需要三班倒,一些人不愿意去。工厂要解决招工难,可以用智能化的东西替代重复性劳动,替换了之后还要保证效率。

  九派新闻:你认为,未来的工厂是不是会对年轻人提出更高的要求?

  林巧:这方面的要求确实变了,一个产业互联网进去之后,很多工厂,比如无人驾驶车,怎么操作这些无人驾驶车辆,调度无人驾驶车辆,它在作业的时候出问题了,怎么去解决?他就有更多的知识要去学习。

  但我觉得这也不是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随着人工智能发展,工厂里的智能化自动化的设备越来越多,你需要理解自动化的设备,智能化设备是怎么去运转,运转里面出现的故障是怎么样的。很多时候工人没有经过基础知识学习就比较难了,所以这方面的要求肯定会提高的。

相关专题:马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4 23: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