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纠纷发酵!武汉抗疫医生质疑爱尔眼科行贿

京港台:2022-1-9 09:5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纠纷发酵!武汉抗疫医生质疑爱尔眼科行贿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新冠病毒最新动态

  一位曾在武汉抗疫前线的女医生与总市值超过2000亿元的A股民营眼科巨头爱尔眼科(300015.SZ)的医疗纠纷,在漫长的一年多时间之后,仍在发酵。

  1月6日以来至1月8日,认证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的艾芬在名为“急诊向日葵艾芬”的微博上先后贴出了三份名单,名单包括“国家公职人员姓名、转介人职务、联系人、金额、开户行、卡号、患者姓名、手术日期、病种、手术费”等内容,艾芬质疑爱尔眼科存在行贿医生的行为,甚至用了“行贿中国”的字眼。

  查询这三份名单,部分名单的抬头为2017年和2019年的借支季节性工资台账,其中患者的病种包括飞秒波差、白内障、全飞等等,手术日期集中在2017年-2019年之间,转介人职务涉及鼓楼人民医院、宿城区人民医院、沭阳中医院等多家医院的医生、员工,也有个别是乡长、街道部长等等。

  而从金额来看,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第一份名单涉及金额10万元左右,第二份名单涉及(标注为借款金额)金额8.1万元左右,第三份名单涉及金额5.5万元,合计金额达到23.6万元。

  在微博中,艾芬质疑爱尔眼科,“如此大的金额,如此众多的人群,是否构成行贿罪?”

  旷日持久的争端

  有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艾芬披露的相关信息应该是支付给相关人员介绍患者来爱尔眼科医院就诊的“好处费“,即回扣。

  据上游(电视剧)新闻报道称,明细中的3人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拿回扣一事属实。2019年被人举报后,相关部门已处理,他们已退还回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获悉,艾芬此次披露名单的涉事医院为宿迁科以康爱尔五官医院,该医院已更名为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爱尔眼科2021年中报显示,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尚不是爱尔眼科参控子公司。

  医生艾芬与眼科医院爱尔眼科的矛盾,始于一场白内障手术。

  2020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一篇《再见2020》的文章中提到:“年头侥幸躲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最让我难受的是,因为这个疾病不能用力,以后都不能抱二宝了”,自述“2020年5月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右眼白内障手术,植入了人工晶体,花费2.9万元。到10月份,右眼视网膜脱落,而今几乎失明”。

  艾芬认为术前医生未仔细检查眼底,事后多次复查也不规范,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2020年12月31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声明称,患者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该患者的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双方争执的焦点在于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前,医院是否对艾芬的眼底进行仔细检查。

  此后双方仍然各执一词,纠纷持续发酵。

  直到2021年1月,爱尔眼科公布了赴武汉紧急开展的自查报告,声称“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在此事件上存在医疗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责任心不强的问题。”

  但是,报告坚持认为,患者右眼视网膜脱落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同时列出了艾芬的眼部照片,称“右眼角膜疤痕具有特征性”,意指不存在“调换照片”一说。

  不过,这一回复,显然没有得到艾芬的认可。

  随后,2021年2月9日,艾芬又在其个人微博发文称,已经向武汉市卫健委医证医管部门递交了“实名举报湖北爱尔眼科总院医疗行为违法违规问题”的举报信。

  时至今日,艾芬仍然在微博上对爱尔眼科的多方面行为进行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爱尔眼科成立于2003年,2009年登陆A股市场,通过收购不断扩张,目前在全国拥有超过600家眼科医院及视光中心,仅在中国内地的年门诊量就超过1000万人次。

  值得一提的是,艾芬接受的白内障手术,一直是爱尔眼科的主要业务之一,2020年爱尔眼科年报显示,白内障项目收入占比16.46%,排名第三,收入在此之前的分别是屈光项目和视光服务项目,收入占比分别为36.51%和20.60%。

  爱尔眼科还在2020年年报中提及,“报告期内白内障项目服务收入同比增长 11.41%,主要受经营规模的扩大影响。近两年,白内障项目受医保政策的控制,手术量的增速阶段性放缓,随着消费转型,白内障业务呈现复明性白内障向屈光性白内障升级的态势,更好地满足了多层次白内障患者的手术需求,确保了该项目的稳定增长”。

  市值较历史高点蒸发近半

  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爱尔眼科目前并未回应这一事件,但这三份名单,似乎揭开了爱尔眼科模式的一角。

  作为一家迅速扩张的民营医院,上市十余年时间,爱尔眼科总营收从2009年的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9亿元,增幅19倍,归母净利润也一路攀升,从2009年的0.9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7.2亿元,增幅18倍。

  不过,在大量招聘眼科医师、以工业流水线式的手术为主的发展模式背后,爱尔眼科是否存在较大的风险和隐患?这也许是艾芬质疑的,也是市场亟需了解的。

  时至今日,与其说爱尔眼科是一家提供眼科医疗服务的集团,不如说其是眼科医院孵化和并购整合方。长期以来,爱尔眼科采取的是体外培育眼科医院、待成熟后装入上市公司的扩张方式,公司通过设立的几大并购基金来收购眼科医院,这种模式可以避免新建医院盈利爬坡期对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的影响。

  就在2021年最后一个月,爱尔眼科抛出一份大手笔并购公告,拟分别从亮视长银、亮视长星、芜湖远翔天祐、天津爱信手中收购14家医院的部分股权,这些医院是分布在义乌、沅江、盖州、佳木斯、贺州、重庆北碚、固原、凉山、赣州、抚顺、铁岭、齐齐哈尔、葫芦岛、营口这14个地区的爱尔眼科医院,此次并购约耗资5.01亿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2021年,爱尔眼科先后并购了近30家眼科医院。整体来看,并购模式下,爱尔医院在眼科医院数量方面“冠绝”同行。

  从爱尔眼科以往的并购来看,这些置入上市公司体系内的眼科医院普遍业绩成长性不错。作为民营医院,要想在短期内实现业绩快速增长,类似宿迁爱尔眼科医院的“好处费”现象恐怕或非孤例。

  与疯狂扩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爱尔眼科研发投入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公司定期报告显示,2018年—2021年9月,爱尔眼科研发支出占比分别为1.22%、1.53%、1.38%、1.36%。

  爱尔眼科在A股的稀缺性和其并购模式使得公司有了A股“眼茅”之称,引得机构疯狂追捧,重仓公司的不乏A股知名基金经理旗下产品,例如“医药女神”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就位列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数据截至2021年三季报)。

  不过,公司现今股价较历史高点下跌近半,这显示出,至少在市场上已有相当资金开始看空其模式,不认可其估值。

  艾芬与爱尔眼科旷日持久的纠纷亦开始凸显公司快速扩张带来的企业管理风险,一经发酵,极易酿成声誉风险。而另一方面,众多民营眼科医院陆续登陆资本市场,爱尔眼科标的稀缺性将大打折扣。除了已经在A股上市的光正眼科外,普瑞眼科、何氏眼科、华夏眼科的创业板IPO均已成功过会,只待注册通过即可上市,这三家公司分别在华东、东北、西南区域深耕多年,属于区域性布局的民营眼科医院。“”

  有券商分析师指出,眼科服务可复制性强,通过专科连锁的模式可实现快速扩张,随着众多机构和社会资本进入这一领域,加之部分民营眼科医院登陆资本市场获得资本加持扩张,可以预见,未来行业竞争将愈发激烈。

相关专题:武汉,医生,新冠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19: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