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柬埔寨也要建防火墙?中国网络监控模式"走向世界"

京港台:2022-1-17 22:05|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柬埔寨也要建防火墙?中国网络监控模式"走向世界"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柬埔寨金边——吉索昆在柬埔寨被捕的那天,四名便衣男子出现在他位于吴哥窟附近的摄影店里,并将他带到了警察局。吉索昆也是一位受欢迎的说唱歌手,在YouTube上发布了两首歌曲。这些人说他们需要知道他为什么要写这些歌曲。

  “他们一直问我:‘你为谁工作?你投票给哪个政党?’”吉索昆说。“我告诉他们,‘我根本就没有投过票,也不受人控制。’”

  这位23岁的艺术家说,他的歌曲是关于柬埔寨的艰难生活。法官裁定他用他的歌词煽动社会动荡,判处其18个月监禁,他被关押在一个人满为患的监狱。他的案件是镇压行动的一部分,数十人因在互联网上发布笑话、诗歌、图片、私人信息和歌曲而被送进监狱。

  加强的审查反映了柬埔寨日益严格的数字环境,一项新法律将允许当局监控该国的所有网络流量。从越南到土耳其,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用中国的威权模式监控互联网,批评人士说,该法令使柬埔寨也进入了这些国家的行列,这将加深网络未来的冲突。

  柬埔寨的国家互联网网关将于2月16日开始运营,所有互联网流量——包括来自国外的流量——将通过政府运营的端口发送。该网关对所有服务提供商都是强制性的,它为国家监管机构提供了手段,“防止和切断影响国民收入、安全、社会秩序、道德、文化、传统和习俗的所有网络连接”。

  柬埔寨的政府监控已经很严格。每个部委都有一个监控互联网的团队。违规内容会被报告给内政部的互联网犯罪部门,该部门是该国强大的安全机构的中心。当事人可能会被控煽动并被送进监狱。

  但人权组织表示,新法律将使当局更容易监控和惩罚人们在网络发布的内容。最近的逮捕旨在进一步恐吓公民进行自我审查,虽然言论自由是柬埔寨宪法载明的一项权利。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雷鸟全球管理学院院长索帕伊说:“中国作为威权国家的榜样,为柬埔寨提供政治掩护、新技术和财政资源,这让当局变得更加胆大妄为。”1975年,红色高棉在柬埔寨夺取政权,索帕伊一家逃离了这个残暴政权的统治。

  “国家互联网网关将柬埔寨互联网分散的控制系统集中化,”他说。“结果将是粉碎所剩无几的网络言论自由。”

  柬埔寨当局捍卫该法令,称其对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并驳斥了关于审查制度的指控,以及任何言论自由受到威胁的说法。“柬埔寨有新闻自由和互联网自由,”政府首席发言人派西潘说。“我们鼓励人们使用互联网,只要它没有用来煽动人民。”

  派西潘指责人权团体“传播无端恐惧”,并将批评该法律的联合国专家描述为“兼职人员”。他说,他为被捕的年轻人感到难过,因为他们不是在为自己发表言论。

  “有了自由,就会有责任,”他说。“我们对他们发出警告。我们对他们训诫,让他们签署文件,然后过了一周他们又发布同样的东西,却不承担维护和平与稳定的责任。”

  首相洪森自1985年以来一直掌权,在公开谴责他的政治对手时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他似乎急于将他的谴责转移到数字时代。

  当一名前僧侣和活动家在首相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布一首关于国家森林减少的贬损诗时,洪森将这种行为描述为“极端主义”,并命令警方追捕该僧侣。他于10月被捕。

  8月,一名前农业学教授因在Facebook上开玩笑说要求鸡戴上防新冠口罩而被判处18个月监禁。他被指控的罪名是煽动和诽谤总理以及农业部长。

  几周后,一名农民因疫情边境禁止出口,同时政府未能兑现对龙眼作物的补贴承诺而感到沮丧,他发布了一段视频,其中显示他每年都要收获的数吨龙眼即将腐烂。他被判处10个月监禁。

  自2020年以来,因数字内容被捕的30多起案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一名16岁自闭症患者,他于去年11月获释。这名少年名叫卡克索万蔡,他因在私人通讯应用Telegram上一个聊天组发表的言论而被判入狱。

  他的父亲是已被取缔的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的高级成员,目前也在狱中。他因在Facebook上批评洪森于2020年入狱。洪森在Facebook上有逾1300万粉丝。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要求当局就该网关提供更明确的信息。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已“与其他利益相关方一道,与柬埔寨政府分享我们对这项新法律的反馈,并表达了我们对自由开放互联网的强烈支持”。

  上周,三名当地记者因在Facebook上发布一篇有关土地纠纷的报道而以煽动为由遭到指控和拘留。

  “距离落地最后期限还有35天,有关当局或私营部门本身都没有发布任何最新情况。这就是说,我们不指望在实施过程中会有任何公开的透明度,”柬埔寨人权促进和捍卫联盟主任纳莉·皮洛尔热本月表示。

  “过去,政府曾试图通过请求私营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删除内容,从而对内容实现屏蔽,但效果好坏参半,”她说。“但国家互联网网关给了他们一个更强大的工具来镇压言论自由和异见。”

  今年9月,柬埔寨首相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对柬埔寨救国党成员的一次网络会议进行“Zoom轰炸”。他在Facebook上解释了这次入侵:“这只是给反政府组织一个警告信息,提醒他们洪森的人无处不在。”

  柬埔寨青年网络的高级倡导官员桑马拉表示,活动人士和维权组织知道这项法令让当局变得更加大胆,他们在网上信息平台已经开始使用暗号交流。

  “作为一个公民社会组织,我们对这个互联网网关法感到担忧,因为我们担心工作会受到监视,谈话会被窃听,又或者他们可以不经邀请或允许就参加我们的网上会议,”28岁的桑马拉说。

  柬埔寨人权中心执行主任索皮乍表示,鉴于即将到来的选举,新法律出台的时机令人不安。

  “国家互联网网关将被用来封锁和审查网上的不同意见,这是一个真正的风险,”她说。“这将阻碍柬埔寨公民在选择他们心目中最适合统治国家的候选人时行使知情决定的能力。”

  说唱歌手吉索昆在狱中服刑12个月后,于去年10月获释。他说,他原定18个月的刑期中有六个月被缓期执行,这是为了让他守规矩,提醒他“在法律上他还没有获得自由”。

  让他被捕的歌曲之一《高棉的土地》(Khmer Land)目前在YouTube上有超过440万的点击量,他已经在筹备下一张专辑。

  “我不愤怒,但我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是不公平的,”他说。“政府以我为例子,吓唬那些谈论社会问题的人。”他说如果他道歉就能够减刑,但他拒绝了。

  “我不会说对不起,”吉索昆说,“我永远也不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16: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