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普京对乌克兰说:要么从了我,要么去死

京港台:2022-1-20 00:29|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评论( 23 )  | 我来说几句


普京对乌克兰说:要么从了我,要么去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乌俄战争正式开打!最新动态

  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之后,普京为何威胁还要在乌克兰分一杯羹?这个问题并不简单,因为普京就像在演一出心理独角戏,他对美国有严重的自卑情结,这让他对全世界都不依不饶,身上背负着巨大的负担,大到能穿过一扇门不被卡住都是奇迹。

  这么说吧:普京是要为俄罗斯祖国母亲重拾荣光的当代彼得大帝。他是拒绝结束任务的克格勃退役特工,仍不放过任何线索,在任何一块石头、任意一个敌人背后都能看到中情局的影子。他就是美国的魔鬼前男友,让我们无法忽视,去和别的国家——比如中国——约会,因为他总会用我们的关系来衡量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地位。他还是努力确保自己赢下(或操纵)俄罗斯2025年大选并成为终身总统的政治家,因为当你像普京那样吸走了那么多卢布,你永远不能保证你的继任者不会把你投入监狱,再把钱全拿走。对他而言,要么统治,要么灭亡。

  普京打算对乌克兰做什么,答案就在所有这些身份和神经错乱的平衡之中。

  如果我是犬儒主义者,我会告诉他继续前进,夺取基辅,将之变成他的喀布尔,他的阿富汗——但人命的代价是我无法承受的。除此之外,我的态度非常明确:如果他想从将他困住的树上下来,那他就得往下跳,或者给自己搭好梯子。此次危机完全出于他的一手策划,所以我们不应该让步。中国正在关注我们对弗拉德的任何回应,而台湾更是无比紧张。

  这又把我们带回了最核心的问题:弗拉德,你怎么就被困在那棵树上了呢?

  首先,不用在乌克兰身上寻找答案。如果普京真决定在乌克兰再分一杯羹,首当其冲的理由就是普京认为,这么做能增加他在俄罗斯继续掌权的机会,这对他来说始终是最重要的。

  要理解再次入侵乌克兰如何能达到这一目的,我们必须回顾一下普京在过去十年的转变:他从向俄罗斯人民吹嘘自己是在后冷战时代带领他们摆脱物质贫乏的领导人,变成了在后冷战时代带领他们摆脱尊严贫乏的领导人。

  这是我听莱昂·阿隆说的,这位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俄罗斯专家著有《叶利钦:革命的人生》(Yeltsin: A Revolutionary Life)一书,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普京领导下俄罗斯的未来的作品。按照阿隆的说法,当普京在1999年末掌权时,鲍里斯·叶利钦对俄罗斯经济进行的重组改革让他受益匪浅,这包括了重大外商投资;石油、天然气和矿产价格上涨;以及政治稳定性的改善。

  阿隆表示,俄罗斯人将普京的前两届任期——也就是2000年至2008年——“与俄罗斯现代史上前所未有的财富累积联系到了一起”。

  但从2011年开始一直到2019年,俄罗斯的经济停滞不前,原因包括能源价格下降,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即阻碍增长的制度性障碍:普京倾向于开发俄罗斯的自然资源,而不是人才资源。他不要什么硅谷——网络黑客除外。建设硅谷需要真正的法治、财产权利保障以及人才潜力的释放,而这些人才往往会提很多问题,比如,“弗拉德,你的钱是从哪来的?”

  “普京对这种经济停滞及其带来的政治危机的反应是,将他掌权的合法性基础从经济发展——也是普京在前两届任期内如此受欢迎的原因——转变为普京就是被西方包围的祖国的捍卫者,”阿隆告诉我。“普京最终认为,如果他想做终身总统,那就必须做一个战时终身总统。”

  阿隆在《国会山》发表的文章中引用了俄罗斯反对派专栏作家谢尔盖·梅德韦杰夫最近的观察:“普京打造了一个战争国家,它严阵以待,从坦克瞭望口里观察这个世界。……俄罗斯今日的军事-爱国疯狂情绪让人想起了上世纪30年代的苏联,那是属于运动员游行、坦克模型和飞艇的时代。”

  这是典型的“尾摇狗”(wag-the-dog)政治。普京是个无赖,但他也是个秉信俄罗斯文化正统的无赖,这让他与他的人民有了共鸣。他对苏联的执着,以及对苏联给他和他那一代俄罗斯人带来的权力、荣耀和尊严的怀念已经根深蒂固。他在2005年宣称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并非夸大其词。

  而且,因为乌克兰及其首都基辅很久以前曾在俄罗斯历史上扮演重要角色,因为乌克兰在苏联鼎盛时期成为了它的屏障和粮仓,也因为至今还有大约800万俄罗斯裔生活在总人口4300万的乌克兰,普京才宣称,统一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他的“使命”。他全然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乌克兰有自己的语言、历史和后苏联时代的一代人民,而这些人认为,让乌克兰保持独立是他们这一代的使命。

  保加利亚索菲亚的自由战略中心主席、政治学家伊万·克拉斯捷夫表示,在普京看来,失去乌克兰“就和断手断脚一样”。“普京将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视为俄罗斯文明和文化空间的一部分。他认为乌克兰的国家状态根本是不自然的,而乌克兰的民族主义则是非正统的。”

  普京之所以加速对乌克兰的施压——在我看来就和“不跟我结婚我就杀了你”的威胁一样——是因为他知道,在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的领导下,这个国家乌克兰化的进程正在加快,学校正在放弃教授俄语,俄罗斯电视节目也被逐出了媒体空间。

  克拉斯捷夫说:“普京知道,十年后乌克兰的年轻一代将不再说俄语,也会对俄罗斯文化失去认同。”普京心想,在乌克兰军队更加强大、训练和装备都变得更好之前——也趁着欧洲和美国因新冠疫情陷入混乱,没有心思打仗之际——或许现在就是采取行动的最佳时机。

  此外,还有一些更原始的地缘政治动机。克拉斯捷夫表示,通过在乌克兰周围制造危机,“普京是在邀请西方各国参加后冷战秩序的葬礼。”

  对普京而言,后冷战秩序是西方趁俄罗斯虚弱之际,强加给俄罗斯和鲍里斯·叶利钦的东西。这种秩序不仅推动了北约进入东欧国家——它们曾属于华沙条约组织,那是苏联自己的“北约”——而且还让北约和欧盟的影响力渗透进前苏联帝国本身,例如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

  普京集结军队是在告诉西方:要么我们谈判出一个新的后冷战秩序,否则我将开启一场后冷战之后的对抗。

  长期阅读本专栏的读者都知道,我强烈反对北约在冷战后的扩张。那是我们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之一,即将注意力集中在波兰和匈牙利的“北约化”之上,而不是在俄罗斯推动一场了不起的非暴力民主革命,将其牢牢固定在西方势力范畴。培育俄罗斯革命的果实并非易事,但北约扩张的推进导致了像普京这样的民族主义专制者很容易大权在握,因为他告诉俄罗斯人民,只有他才能阻止北约和西方国家在军事上、文化上和宗教上毁灭俄罗斯。

  话虽这么说,但我不会为普京伤感。他是俄罗斯最古老寓言之一的真人化身:一位俄罗斯农民在看到比他条件更好的邻居刚得到一头奶牛之后,向上帝祈求帮助。上帝问农民希望得到什么帮助,农民说:“杀了我邻居的牛吧。”

  普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乌克兰加入欧盟,国民和经济发展均能超越普京那国力不振的专制俄罗斯。他希望乌克兰失败,希望欧盟分裂,希望特朗普成为美国的终身总统,这样我们就将陷入永久的混乱。

  普京宁愿看到我们的牛死去,也不愿自己努力养出一头健康的牛。他总是在错误的地方寻找尊严。他很可悲——但同时也全副武装,极其危险。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4 07: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