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上海一老人20㎡老房子补偿400万:没结婚是独居

京港台:2022-1-27 09:45| 来源:上观新闻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上海一老人20㎡老房子补偿400万:没结婚是独居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上海情况不妙,疫情最新动态!

  曹飞宝今年74岁,从6岁起他便与家人蜗居在天津路上一处仅17.9平方米的老房,门外是繁华的南京路,门内是连抽水马桶都没有的破旧房子,这是许多蜗居黄浦老房居民的生活缩影。

  

  旧改,承载了居民几十年的生活、大半辈子的期盼。为了帮他们圆梦,旧改干部历经艰辛,默默承担与付出。

  老居民拒绝签约,闭门不出,年轻征收员屡屡碰壁却不言放弃;独居老人无人依靠,居委干部担心他上当受骗,操碎了心……这样的故事在黄浦旧改基地中并不罕见。

  旧改是一项与人打交道的工作,当中的人情冷暖,亲身参与的征收员和居委干部感受最深。

  从吃闭门羹到与居民交心

  黄浦第四征收服务事务所的经办人韩欣今年28岁,虽然已经入行6年,但在老居民眼中还是个男孩子

  北京东路495号的一户居民,韩欣刚接手就吃了“闭门羹”。承租人是60多岁的老江,刚开始韩欣数次上门,老江家的门怎么敲都没人应,打电话也没人接。“当时我还没有跟他见过面,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拒绝联系,我只能耐心守候。”

  终于有一天,隔壁邻居打电话来,说老江回来了。韩欣一听,立即赶到老江家。第一次上门聊得很不顺利,老江的态度比较抵触,也不肯说明原因。“他对征收政策不理解,对我也不信任,怕我骗他。”但韩欣没有放弃,在后续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他经常去找老江聊天。

  经过多次沟通,韩欣逐渐了解到老江家的情况。老江早年和妻子离婚后,只剩他和女儿的户口在这里,但女儿常年在国外,老江平时都是一个人在上海生活,和女儿很少联系。韩欣耐心地给他介绍政策,帮他计算补偿款。本以为做通了老江的工作,但到了选房的时候,老江又“失联”了。

  韩欣上门找到他,再三询问,才知老江的“心结”。“他从小就在这里生活,不想搬离自己熟悉的环境,同时又觉得自己一个人住,担心没有人帮他搬家。”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韩欣陪着他在附近看房,终于在签约之前,找到了一套距离老房子不到3公里的二手房。“老江可以拿到400万元补偿款,除去二手房的房价300多万元,还剩下100万元自己养老。”

  

  韩欣在和居民解释政策。

  从刚开始的抵触和“失联”,到现在两人“称兄道弟”,韩欣说这个过程很有获得感。“我们家以前也是动迁过来的,我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做经办人,每天跟不同的人打交道,有烦恼也有暖心的时候。”这份工作经常早出晚归,他戏称自己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完成了福建路地块的动迁后,现在的他又开始忙碌着新的旧改基地评估工作。“能够帮这些老居民过上新生活,就是这份工作的意义。”

  独居老人:“我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

  居委干部怕其被骗操碎了心

  在138、139街坊的居民中,有很多是弱势群体家庭。南京东路街道龙泉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陆顺凤告诉记者:“居委很多年轻干部没有经历过旧改,刚开始,我们对于旧改中的13项特殊对象帮困补助申请都是第一次听说。”

  在一张“特殊对象认定和补贴办法”上,13种特殊对象的认定范围与补贴标准详细列明,并附上了每一种对象的认定流程、所需材料和办理指南。这是在动迁启动前,居委会用了两个月时间仔细梳理出的一套针对特殊对象的工作方法。

  “基地里很多居民都涉及特殊对象认定,但是实际申请流程,一般人都不了解。”陆顺凤说,比如大病认定这一项,就包括恶性肿瘤、尿毒症、精神病等不同种类,“本市户籍的居民需要有大病回执和出院小结,而有的居民大病回执遗失了,该去哪里补办,有的居民是外地回沪,应如何跨地办理大病结账报销单和大病处方,涉及情况很多。我们针对不同情况,整理成一本‘攻略’,发到居民手上。”

  有一次,旧改基地里突然有人大吵起来。“那是一位患有抑郁症的居民,但是他的精神问题还没到大病的级别,医院没有给他开出大病证明。他在基地里坐着不走,扬言要自杀。”陆顺凤走过去,蹲下来跟他交流:“我理解你,医院出不了证明,你现在很不开心,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几番劝说,那位居民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

  

  陆顺凤在入户走访居民。

  旧改基地的特殊对象中,还包括很多独居老人。老杨年轻时在新疆插队落户,回上海后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父母早年过世,唯一照顾他的妹妹也在几年前因病离世,只剩下他一个人生活。

  “老人家在面对动迁时,一个人没有主意,没人商量,会十分慌乱。”陆顺凤说,在整个旧改过程中,从启动旧改签约,到与其侄女交流款项分配方案,到最后找房子、搬家,居民区党组织的成员都全程陪同和参与,“我们想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孤立无援的。”

  2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最后拿了400多万元补偿款,老杨说:“我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老人一个人住,陆顺凤担心他被跟踪,又担心他上当受骗,隔几天就要上门看看。

  “他搬走以后,我们还留了当地居民区的联系电话。马上过年了,我们准备去给他送点年货……”

相关专题:婚姻,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7 08: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