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山西整顿政法队伍 被查警官疑遭报复 家属焦虑

京港台:2022-3-10 01:52| 来源:自由亚洲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山西整顿政法队伍 被查警官疑遭报复 家属焦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曾任山西闻喜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的张社教

  中国政府在2021年进行了全国性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国官媒称之为“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但最近山西省运城市一起查处公安队伍的案例却揭示出这场所谓革命中可能存在的不公。

  家住运城市的李政霞这个春节期间过得分外焦虑。

  春节前夕,她就收到了运城市检察院1月29日发出的对她丈夫张社教实施刑事拘留的通知书,涉嫌罪名是“滥用职权罪”。眼看元宵节快到的时候,她又收到了内容相似的逮捕通知书。

  

  左图:张社教刑事拘留通知书 右图:张社教逮捕通知书 (受访者提供)

  案中案

  被捕前,张社教曾担任运城市闻喜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去年底才被免职。

  对于张社教的被捕,李政霞毫不犹豫地质疑其公正性,“他们查不出什么东西!而且我有底气,张社教无论什么职务,从来没收过别人一分钱,所以说,他们在工作上找不到他什么问题。”

  但她非常担心张社教的身体,“张社教有肾病综合症,很严重,我就提出取保候审,但检察院现在干预,不让取保候审。”

  本台调查得知,张社教因为参与侦办本地商人邓元福涉嫌合同诈骗案和“6·03”涉黑专案,才被运城市检察院以涉嫌“滥用职权罪”逮捕。因为同样的原因同时被调查的,还有闻喜县公安局三位副局长张金鹿、段林辉和樊广美,以及其他骨干民警。为此,山西省纪委、检察院去年就组成专案组,从全省、尤其是运城各县市纪委和检察院调集人员对该案进行调查。

  了解张社教一案详情的山西省公安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匿名告诉本台,以这两起案件为理由调查和逮捕张社教都存在不公之处。

  他介绍说,邓元福一案于2020年4月14日由闻喜县公安局立案,并经过省公安厅、市公安局审核批准,于7月下旬对邓元福实施了刑事拘留。

  这位匿名人士强调,闻喜县检察院于立案后提前介入该案,也认为邓元福涉嫌犯罪,“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局才申请逮捕(邓元福),但报捕之后,检察院因为上级(省检察机关)的原因,没有批准逮捕,并强行撤案。”

  他分析说,上级检察机关主动插手下级的案件,这是违反规定的。

  据大陆媒体大白新闻报道,2020年12月11日,闻喜县检察院下达撤案通知书,认定邓元福并不存在合同诈骗。公安局因此撤销了案件。

  张社教当时就此案回应媒体时称,“民警在侦办过程中依法办案、全面取证,并经过省市公安机关审核批准,我们现在依然坚持邓元福构成犯罪的事实。”

  据本台查证,大白新闻是由共青团中央主管,中国产经新闻报社旗下的网络媒体,目前已停止运营。相关报道已从“大白新闻”的微信公众号上删除,仅有腾讯网转载。

  本台获得的闻喜县桐城镇桃园村以全体村民的名义于2021年7月18日给公安部门的举报信举报了邓元福诈骗、强买强卖、非法霸占侵吞村民财产等行为,信后签有172位村民的姓名并盖有红指印。同时,还有闻喜县桃园新城小区全体业主联名向公安机关举报邓元福诈骗、涉黑涉恶、非法经营和挪用资金等行为的举报材料,信后同样附有多位业主签名和红指印。

  

  闻喜县桃园村全体村民给公安部门的邓元福诈骗举报信及签名手印(受访者提供)

  前述那位公安系统的匿名人士向本台介绍说,到了2021年,闻喜县公安局又以涉嫌寻衅滋事、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挪用资金犯罪等罪名先后两次刑事拘留邓元福,但均被省检察院强制撤案并停止侦查。

  本台记者就此向运城市司法系统一位了解张社教案以及邓元福案详情的工作人员求证,他匿名向本台分析说,“类似的合同诈骗案,运城市以前遇到过很多。我认为,如果邓元福这个案子不构成合同诈骗案的话,我们以前办的类似案件就都办错了。”

  对于检察院撤案的决定,他表示困惑,“就是说,如果检察机关错了怎么办?该捕的没捕,该诉的没诉,不该撤的撤了,这种情况谁来监督?这个情况我们一直也很困惑,就是检察机关的权力有时候无限大,他们想捕就捕,不想捕就不捕。”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运城市检察院前检察长崔峰,但他以已经卸任为由,拒绝谈及张社教一案。公开资料显示,崔峰从2016年开始担任运城市检察院检察长,今年一月因年龄原因辞去检察长一职。张社教一案的调查是从去年九月份就开始了,是在崔峰任职期间。

  “6·03”专案是铁案

  张社教案牵涉的还有“6·03”涉黑专案。这起案件是2016年至2018年,由山西省公安厅侦破的横行闻喜县十余年的侯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涉及的犯罪行为以盗墓为主。案件侦破后,被媒体誉为打响了山西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枪”。办理此案的专案组被中国公安部记集体一等功。

  但这次张社教局长及几位副局长被查的重点之一,就是他们在“6·03”专案中的行为。前述那位匿名的公安警员指出,这种调查本来就不合规,“他们现在大面积倒查就是想找问题,尽管他们现在并没有找到问题。6·03案件是习近平总书记批示的扫黑案件,而且当年被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最高法评为经典案件,其中的事实和证据都很扎实。”

  山西省纪委、检察院组成的专案组对闻喜公安局张社教等人的调查,核心问题是这些民警在查办以上两个案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据前述那位运城市司法系统的消息人士称,目前确实没有查出相关问题,“当时是市公安局报上来的,他们查过,查了以后他们说没有问题。”

  虽然没有查出问题,但专案组在去年以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为由,认定闻喜公安局对抗监督、有严重政治问题,并于11月12日将闻喜公安局局长张社教以及三名副局长免职调离。

  此后调查依然在继续。张社教的妻子李政霞告诉本台,检察院的调查很疯狂,她和家人的生活现在都受到严重骚扰,“折腾得我筋疲力尽,我都快崩溃了。老人是这样,孩子也是这样。孩子都不想上班了,检察院三番五次过去,去我女婿的部队,还去我女儿那儿,三番五次的。本来女儿今年是备孕的,现在把身体也搞得不好。”

  “出于报复”

  前述那位匿名的公安警员坦言,张社教等人因邓元福案被查很可能是因为6·03专案背后牵动的势力正在实施报复。

  据大白新闻去年七月报道,6·03专案组成员在侦办该案过程中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并不时要提防报复反扑,包括来自内部的冷枪。

  文章最后以暗示性的口吻说,“扫黑除恶集中行动告一段落后,某些经过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同意、检察机关提前介入、联合督查的案件,甚至也有可能成为暗处冷箭点射的目标、打击报复民警的借口。”

  本台了解到,包括张社教等在内的闻喜县公安局大批警员因为邓元福案和6·03案被上级检察机关调查,期间被查人士不断向上级司法机关写申诉信,但并没有得到什么积极的回应。前述那位匿名的公安警员说,可能是邓元福保护伞比较强大。对这个说法,本台尚未从第三方获得证实。

相关专题:被带走,山西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05: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