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战火下的孤雏:美国各界营救乌克兰孤儿

京港台:2022-3-21 00:07|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24 )  | 我来说几句


战火下的孤雏:美国各界营救乌克兰孤儿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乌俄战争正式开打!最新动态

  据美国之音报道,乌克兰战事动荡,波及百万无辜平民,其中许多是尚未成年的儿童。联合国人道主义组织表示,几乎每秒就有一个乌克兰儿童成为战争难民。而对那些本来就无父无母的乌克兰孤儿们来说,更是前路艰险。一些慈善机构和美国人纷纷向这些孤儿伸出援手。

  得而复失的儿子

  自从乌克兰战争打响,在美国乔治亚州的安·克拉克(Ann Clark)一家就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即将成为家庭成员的小A(化名,为保护孩子安全)。

  去年12月,7岁的乌克兰孤儿小A来到克拉克家寄宿。安说,从第一天起,小A便融入了这个家庭。

  她说:“当他来的时候,我们都对他一下子就如此融洽地融入了我们的家庭感到非常惊讶。”

  在一个月的相处中,他们感情不断增进,一直想要领养孩子的克拉克一家认定,小A就是家里一直缺少的那个家庭成员。

  11岁的二女儿艾默生·克拉克(Emersyn Clark)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他就是我们的弟弟,他总逗我们笑,他很有意思,我喜欢他在这。”

  安和丈夫立即开始了领养程序,如果一切顺利,他们本希望能够在今年圣诞节前完成领养,正式把小A接回家。

  但是,突如其来的乌克兰战争打乱了一切计划。

  在二月初收到一个小A的视频后,克拉克一家再也没看到听到小A。他们多次试图给小A邮寄包裹,但都失败了,只知道小A跟随孤儿院的员工一起逃到了邻国。

  安说:“我们希望能收到他的照片,我们只想知道他过的好,他能得到需要的一切,这能让我们感到安慰。”

  在通讯中断的情况下,克拉克一家只能通过慈善机构给乌克兰的孤儿院捐款,希望能帮助那些孤儿。

  乌克兰是儿童受社会慈善机构照料的人数比例最高的欧洲国家之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称,大约有10万名儿童生活在孤儿院或孤儿寄宿学校等机构,占乌克兰儿童人口的1.3%。

  在欧洲新闻台获得的一份声明中,救助儿童会东欧主任萨戈扬(Irina Saghoyan)说:“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已导致100万儿童逃离,但大多数接受慈善机构照料的儿童仍被困在乌克兰。”

  这些孩子的安全牵动了远在千里之外的许多美国人的心。

  为寻找女儿 他们前往战乱之地

  2月25日,俄罗斯进攻乌克兰的第二天,家住阿拉巴马州的特伦特·哈兹菲尔德(Trent Hartsfield)接到了一个号码奇怪的电话。当他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女孩叫他的名字,他立刻意识到,那是他正在申请领养的9岁乌克兰女孩安吉丽娜(Angelina)。

  特伦特也是在去年圣诞节时通过寄宿项目认识安吉丽娜。在那通电话后,特伦特和儿子西姆(Sim)做了一个决定,他们三月初辗转到了与乌克兰交界的罗马尼亚边境城镇锡雷特,希望能找到安吉丽娜并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特伦特说:“我不能坐视不管。。。她爱我们。我们爱她。我们建立了关系,她想和我们在一起。我认为任何父母或任何要成为父母的人都会为他们的孩子做任何事。”

  一个多星期的找寻没有任何消息。由于战火,当地网络信号受到干扰,安吉丽娜社媒帐号的最后在线时间停留在2月25日。特伦特只知道安吉丽娜跟另外10个孩子滞留在基辅东部的某个地方。

  特伦特和西姆一边寻找安吉丽娜的下落,一边跟其他志愿者和当地家庭帮助逃到当地的乌克兰难民。

  17岁的西姆今年是高中最后一年,他主动要求从学校请假,跟爸爸一起来罗马尼亚。

  特伦特说:“西姆干了许多重活,搬运东西,分发东西。绝对的,他会记住这段经历,这很可能永远改变他的生命。”

  他们每天去商店购买鞋子、衣服、食物、水、手机卡、牙刷等生活必需品,将这些物品分装好,再带到难民住的临时帐篷或边境上分发给过路的难民。

  特伦特说:“有两个小女孩,我们把东西打包在袋子里,给了她们一套衣服、袜子和鞋子,她们微笑着跑了出去,然后跑回来给我们看她们刚换上的那些新衣服,好像在说,‘嘿,看看我的新衣服。’她们只是微笑着。那时候你就意识到这就是生活的意义所在,就是帮助他人,帮助这些需要帮助的孩子。”

  战火中 孤儿受身心双重打击

  哈兹菲尔德一家是通过阿拉巴马州一个叫做信仰之桥国际儿童基金(Bridges of Faith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Fund)的慈善机构认识安吉丽娜的。还有另外两个通过该机构认识了乌克兰孤儿,并正在办理领养的家长在波兰与乌克兰边界寻找他们要领养的孤儿并志愿帮助难民。

  信仰之桥国际儿童基金的主席汤姆·本茨(Tom Benz)告诉美国之音:“一般情况下,孤儿院孩子们会与拥有其监护权的孤儿院院长一起撤离。但并非所有人都撤离。有些人选择就地避难。”

  对许多孩子来说,战争是一个很难理解的概念。

  本茨说:“很明显,孩子有自己的需求,他们理解事情的方式与成年人不同。对年纪很小的孩子,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经常告诉他们,他们听到的炮火声是雷声。 大一点的孩子明白那不是雷声。”

  逃难中,许多孩子躲在地下室里,大人们忙于寻找食物和生活必需品,保护孩子的安全,很少能顾及孩子的思想活动。

  本茨说他每天都跟乌克兰的慈善机构和孤儿院孩子们联络,其中包括一个14岁的女孩。

  “她让她14岁非常活跃的头脑不闲着的方式之一,是在一天结束时告诉我那天空袭警报响了多少次。那是让你的思想保持忙碌的一种消极方式,但同时,孩子们还能怎么做呢?”本茨说。

  慈善机构143项目(Project 143)创始人塔米·加农(Tammy Cannon)认为,除了日常必需品之外,孤儿们最急需的救援是心理创伤护理。

  “这些孩子受到了可怕的创伤。当然,大多数孩子失去父母,你可以想象他们已经经历了创伤。现在要从他们所知道的唯一安全的地方,孤儿院,转移到酒店或一个未知的设施,对他们来说非常困难。所以创伤护理非常重要。”

  加农说,她的机构正在想办法帮助孤儿们寻找创伤辅导人员,帮助孩子们度过心理难关。

  领养程序中断 美国家庭急盼与养子女团聚

  救助儿童会东欧主任萨戈扬说,乌克兰孤儿是“乌克兰最弱势的群体之一,面临着更高的被贩运、虐待和其他形式剥削的风险。”

  为了防止孤儿被贩运,从乌克兰收养的程序目前处于中断状态。这使像克拉克和哈兹菲尔德这样已经开始领养程序的家庭非常着急,他们担心这样的拖延会使他们超过规定的时间限制而失去领养资格。

  本茨说:“我的电话就算不是一天 24 小时在响,也差不多了,经常会有父母哭着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有多接近完成收养,现在他们与孩子失去了联系。”

  孤儿们即使逃离乌克兰,到了相对安全的环境中,也不会马上有永久的安身之所,而是被安排在一些临时的寄宿家庭或设施里。

  一些人希望,乌克兰和美国政府能考虑一种方法,使已经进入领养程序的孤儿能够来美国到他们未来的领养家庭避难。

  领养律师凯利·登普西(Kelly Dempsey)说:“我希望看到美国国务院在这里发挥领导作用,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让这些孩子来美国接受已经进入收养程序的美国家庭的照料和监护。”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4 15: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