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亨特-拜登与一家中国能源公司数百万美元交易内幕

京港台:2022-3-31 05:21| 来源:法广中文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亨特-拜登与一家中国能源公司数百万美元交易内幕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拜登最新动态!

  “这笔交易酝酿了多年,是建立联系、举办晚宴、往返中国的航班的高潮”。“2017年8月2日,签名很快就被贴上了,一个来自亨特-拜登,另一个来自一位名叫董功文的中国高管”。“几天之内,一个新的银行账户被创建。一周内,数百万美元开始易手”。“在一年内,这一切都将开始崩溃”。

  《华盛顿邮报》3月30日刊出报道说,虽然亨特-拜登与中国华信能源(CEFC)财务安排的许多方面此前已被报道,并被列入2020年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报告中,但《华盛顿邮报》证实了许多关键细节,并发现了显示拜登家族与中国高管互动的其他文件。

  该报说,根据政府记录、法庭文件和新披露的银行对账单,以及据称曾属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硬盘副本中的电子邮件,在14个月的时间里,这家中国能源集团及其高管向亨特-拜登及其叔叔控制的实体支付了480万美元。

  《邮报》说,没有找到证据表明乔-拜登个人从与华信能源的交易中获益或知道这些交易的细节。这些交易发生在他离开副总统职位之后和他宣布打算在2020年竞选白宫之前。

  但这些新文件--其中包括一份签署的100万美元的法律委托书、与电汇有关的电子邮件,以及在新的银行记录和亨特-拜登签署的协议中确认的380万美元的咨询费--说明了乔-拜登的家人是如何他几十年来在公共服务领域建立的关系中获利的。

  该文说,亨特-拜登的海外工作一直是受到高度关注的对象。作为对他的税务调查的一部分,他一直在接受联邦调查。在上个月,大陪审团传唤了证人。据《邮报》此前报道,联邦检察官一直试图确定他是否说明与中国有关的交易收入,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仍是一个焦点。同时,共和党人指出,拜登家族在中国的商业交易,以及亨特-拜登过去在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董事会的成员身份,是潜在的利益冲突。

  据了解,中国华信能源的交易成为亨特-拜登所从事的最有利可图的外国投资项目之一,尽管时间不长。《邮报》的评论部分借鉴了对据称是亨特-拜登在特拉华州一家维修店放下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硬盘的拷贝的分析,据称该电脑从未来取。据《邮报》审查的文件,这台笔记本电脑在2019年12月被移交给联邦调查局,在2020年大选前几个月,鲁迪-朱利安尼和当时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其他顾问获得了该硬盘的副本。

  该报说,在《纽约邮报》于2020年10月开始发表关于笔记本电脑内容的报道后,《华盛顿邮报》多次要求朱利安尼和共和党战略家斯蒂芬-K-班农在选举前提供一份数据副本以供审查,但这些要求被回绝或忽略了。

  2021年6月,活动家杰克-马克西向《邮报》提供了一份在2020年从朱利安尼那里收到了一份副本,当时马克西正与斯蒂芬-K-班农及其 "战争室 "播客合作。

  该报说,拜登的助手和一些前美国情报官员对该设备可能被俄罗斯操纵以干预竞选表示担忧。在国会山,民主党人驳斥了先前有关亨特-拜登在中国工作的报道,认为其缺乏可信度,或是俄罗斯造谣运动的一部分。《邮报》的分析包括两名外部专家的取证工作,他们评估了与华信能源事项有关的大量电子邮件的真实性。此外,《邮报》发现,亨特-拜登所谓的笔记本电脑副本上的财务文件与其他记录中发现的文件和信息相符,包括参议院财政和司法委员会的资深共和党人、爱荷华州的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获得的新披露的银行文件。

  该文说,亨特-拜登与华信能源讨论的潜在能源项目从未取得成果。尽管如此,根据《邮报》审查的银行记录和联合协议,与亨特-拜登有关的账户通过咨询合同从CEFC获得了至少379万美元的付款。

  拜登又收到了100万美元的聘金,这是代表帕特里克-何(Patrick Ho何志平)的协议的一部分,何是华信能源的一名官员,后来在美国被指控涉及贿赂乍得和乌干达领导人的百万美元计划。在一份新发现的文件中,这份聘用协议上有亨特-拜登与何某的签名,何某后来被定罪并被判处三年监禁。

  而拥有法律学位的亨特-拜登没有被指控在该计划中犯有不法行为,而且似乎在联邦案件中代表何某的作用不大。何通过他在该案中的律师拒绝发表评论。

  亨特-拜登和他的律师没有回应过去一周里留下的许多信息。白宫拒绝公开回应,但指出以前的声明,即乔-拜登 "甚至从未考虑过与他的家人一起参与商业活动,也没有参与任何海外业务"。

  多年在中国寻求业务

  该报说,根据法庭文件和亨特-拜登的陈述,亨特-拜登与华信能源的关系是在其家庭经济紧张和动荡的时期建立的。2015年5月,亨特的哥哥博的死亡让拜登夫妇心力交瘁,亨特也在为吸毒而挣扎。

  亨特在去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当时正处于毒瘾的折磨之中。

  在与妻子凯瑟琳的离婚程序中,一份法庭文件描述了"令人震惊和不堪重负的未偿债务",这对夫妇的信用卡被刷爆,他们拥有的两处房产都有双重抵押贷款,并有313,970美元的税款。根据2017年2月提交给华盛顿特区高等法院的文件,他们给管家的三张支票已经跳票,而且他们还欠医疗机构和治疗师的钱。

  根据外部专家为《邮报》审查的一份据称是笔记本硬盘拷贝的经核实的电子邮件,华信能源的一名中间人最初在2015年12月联系了亨特-拜登,以安排这位当时美国副总统的儿子和该中国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叶简明会面。

  最近担任联合国大会主席的塞尔维亚政治家武克-杰里米奇(Vuk Jeremic)当年给年轻的小拜登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说他要在华盛顿与被他称为"十大最富有的中国商人之一 "的叶简明举办一个小型私人晚宴,并希望亨特能参加。

  杰里米奇在2015年12月1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他年轻而有活力,在他的国家拥有顶级的关系。"

  但亨特-拜登未能出席那场晚宴,杰里米奇在给《邮报》的电子邮件中说,虽然他认识这两个人,但他"没有参与给他们相互介绍儿认识",而是从媒体的报道中发现两人最终有了联系。

  据研究该公司的人士称,华信能源是一家成立于2002年的大型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它从政府开发银行融资,并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有联系。叶简明的官方传记说,他曾是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副秘书长,2011年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称该组织是人民解放军的"幌子"。

  虽然华信能源表面上是一间私营企业,但中国经济专家表示,它不可能独立于政府运作。

  中国驻美大使馆拒绝就华信能源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或亨特-拜登与该公司的关系,发表评论。

  邮报这篇报道说,在乔-拜登离开美国副总统职位后不久,亨特-拜登和叶简明在迈阿密吃饭时相遇。

  据《纽约客》2019年7月的一篇报道,根据对亨特-拜登的广泛采访,两人讨论了华信能源在美国的商业机会,包括一个价值4000万美元的合资企业,在路易斯安那州生产液化天然气。

  那次交易失败了。但据《纽约客》报道,叶简明对他与亨特-拜登的初次会面非常满意,晚餐后,他将一颗2.8克拉的钻石送到亨特-拜登的酒店房间,并附上一张卡片,感谢他的谈话。

  后来在离婚诉讼中,亨特的妻子声称这颗钻石价值8万美元。但亨特-拜登告诉《纽约客》,它价值接近1万美元,他说自己把这个钻石给了同事,并不知道他们用它做什么。

  2017年夏天,亨特-拜登收到叶某的请求,这预示着华信能源后来的问题。叶某说,华信能源的一名高管何志平可能正在受到美国执法部门的调查,他向亨特-拜登寻求帮助。亨特-拜登告诉《纽约客》,他同意代表何志平,并试图弄清他是否受到执法部门的审查。

  亨特-拜登在2017年8月与中国这家能源集团的高管董功文签署了一份协议,共同寻求投资。该协议包括提供给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R-Iowa)的银行记录,其中指出,亨特-拜登将一次性获得50万美元的聘金,然后每月获得10万美元的津贴,其叔叔詹姆斯-拜登每月获得6.5万美元。(Courtesy of Office of Sen. Charles Grassley)

  2017年8月初,亨特-拜登和华信能源之间最大的一次咨询磋商的执行工作迅速进行。

  在据称是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硬盘上发现了一份未签署的协议副本。一份签署的副本包括在提供给格拉斯利的银行记录中。根据这份26页的协议,他们同意在一家名为哈德逊西部III(Hudson West III) LLC的公司下共同进行投资。

  根据在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副本上发现的文件,以及格拉斯利办公室从国泰银行获得的亨特-拜登和华信能源高管共同持有的账户的相同银行对账单所证实,这些钱几乎立即开始流动,第一笔500万美元的电汇于2017年8月8日到达。

  文件显示,在扣除开支和人事费用后,大部分资金,约480万美元,在14个月内被转到与亨特-拜登有关的一个账户,每笔通常以16.5万美元为单位。根据《邮报》查阅的其他政府记录,在此期间,大约140万美元从亨特的账户转到了詹姆斯-拜登经营的咨询公司狮子厅集团。而詹姆斯-拜登在通过手机被问及CEFC的交易时说"无可奉告"。

  更多的红旗

  2017年秋天,亨特-拜登与CEFC的高管们开展业务的几周后,他要求改变他在瑞典之家租用的五楼办公场所,这是乔治敦的一栋通风的大楼,是瑞典大使馆和其他办公室的所在地。

  2017年9月21日,亨特-拜登写信给这个大楼的物业经理,要求提供新的办公室标牌,以反映一个新家族企业和新业务关系。"拜登基金会和哈德逊西部(CEFC- US)"。

  他还为他的新办公室伙伴申请了钥匙给他的父亲乔、他的母亲吉尔、他的叔叔詹姆斯和中国高管董功文。

  作为请求的一部分,他提供了他所说的他父亲的手机号码,说一个办公室代表可以用它来联系他的新办公室伙伴。

  亨特-拜登将华信能源的董事长叶某称为 "我的合作伙伴",并将董功文描述为"叶董事长华信能源公司的使者"。

  讨论亨特-拜登开设拜登-CEFC办公室计划的电子邮件往来包括在他的硬盘副本中,并通过瑞典政府向邮报公布的公共记录得到证实。这些记录的内容首先由瑞典报纸《Dagens Nyheter》报道。

  这位经理给亨特-拜登回信说,"我们非常兴奋和荣幸地欢迎你的新同事!"

  但参与设立办公室等细节工作最多的拜登基金会董事会成员杰弗里-佩克(Jeffrey Peck)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地点。

  佩克说,"我记得关于其他可能的空间的讨论,所谓的瑞典之家从未在任何名单上,"。"从来没有考虑过那个建筑。"

  负责监管该房产的瑞典当局一位女发言人说,按照要求提供了四把钥匙,但亨特-拜登从未拿过。她说,门上的标志牌并没有改变。

  在亨特-拜登要求改变其办公场所的前后,他与物业经理的电子邮件交流越来越紧张—物业提醒亨特-拜登不要继续违反办公室政策,将访客从侧门带入,而是应该在前台签到,因为他们要通过金属探测器。

  亨特-拜登愤怒地回应说,其中一位是他可以担保的无家可归的妇女--并指责办公室管理人员有种族歧视,因为该妇女是黑人。他写道,另一位客人是伦登-罗伯茨女士,他称,这位女士是 "我小女儿的篮球导师"。

  然后,在一年之内,罗伯茨女士将生产一个孩子,亨特否认是他的,直到她提出亲子鉴定诉讼,DNA测试证实是他的。他们于2020年3月达成和解,法庭文件显示,他正在支付一笔数额不详的儿童抚养费。

  罗伯茨女士的律师,克林特-兰卡斯特说,他的当事人在瑞典之家事件发生时曾为拜登工作。他说,2月中旬,罗伯茨被传唤到德克萨斯州威尔明顿市的一个大陪审团面前作证数小时,这表明对亨特-拜登的联邦调查仍在进行。兰卡斯特律师拒绝对她的证词的性质发表评论。美国司法部和特拉华州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也拒绝发表评论。

  亨特-拜登证实自己正在接受联邦调查

  记录显示,在华信能源活动期间,资金从亨特-拜登转移到他叔叔那里。根据格拉斯利和同为共和党的参议员的2020年报告,总共有近140万美元从亨特的公司转移到詹姆斯-拜登控制的公司。

  根据《邮报》审查的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一份报告,这些交易被认定为潜在的犯罪活动,这一名称旨在标示潜在的洗钱、政治腐败或其他金融犯罪。

  根据《邮报》查阅的记录,当詹姆斯-拜登和萨拉-拜登的银行就这些交易与他们联系时,他们不愿意提供证明文件来解释这些活动,并关闭了该账户。

  詹姆斯-拜登没有对有关金融交易的详细问题清单作出回应。

  与此同时,华信能源的高管们担心美国司法部对与该公司有关联的官员进行调查。正如后来的法庭记录所显示的那样,联邦调查人员已经获得了对何的外国情报监视令,并正在监视其通信。

  2017年9月18日,亨特-拜登签署了一份两页的律师委托书,代表何志平,并被支付了100万美元的聘金。该协议规定,亨特-拜登要提供"与美国法律有关的事项的咨询,以及与任何美国律师事务所或律师的聘用和法律分析有关的建议"。四天后,即2017年9月22日,何某在该文件上签了字。

  这份两页的协议的签名副本包含在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驱动器的所谓副本中,作为电子邮件的附件存储,其中没有足够的数据供《邮报》的外部专家核实。但格拉斯利获得的银行记录显示,100万美元最终被存入与亨特-拜登有关的一个账户,其中有一个说明,将这笔款项描述为对何志平案的"代理"。

  11月18日,在亨特-拜登签署代理何某的协议几周后,他的客户在肯尼迪机场被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逮捕。下午2点,他被宣读了米兰达权利;根据警方记录,9分钟后,他给詹姆斯-拜登打了电话。

  詹姆斯-拜登在2018年告诉《纽约时报》,他认为何志平是在找亨特-拜登,他传来了自己侄子的联系方式。

  根据经核实的电子邮件,几乎在何被捕后,Krieger Kim律师事务所的律师Edward Y. Kim就被邀请代表何。金与何都拒绝发表评论的请求。

  在审判期间,检察官称,何曾贿赂乍得和乌干达的领导人,目的是为华信能源获得石油许可证。他们还说,何氏曾提供以华信能源作为资源,帮助伊朗逃避石油制裁。

  崩溃

  事情很快就败露了。何志平在监狱里等待审判。华信能源的负责人叶简明于2018年2月中旬在中国被拘留,此后一直没有消息。逮捕的原因尚不清楚,尽管路透社报道说这与涉嫌经济犯罪有关。

  华盛顿邮报说,无法联系到叶某进行评论,中国大使馆拒绝对叶某的被捕进行评论。

  到2018年3月,亨特-拜登的叔叔正在寻求获得被拖欠的100万美元的何氏代理费。詹姆斯-拜登于2018年3月21日写信给华信能源的官员,提供了"汇款指示",以及如何转账到与亨特-拜登有关的账户的地址和路线号码。

  华信能源的官员之一Mervyn Yan在一封经过核实的电子邮件中回信称:"收到,并将尽快处理此事"。

  第二天早上9点43分,电汇通过了,并按照詹姆斯-拜登的指示存入账户,根据银行记录,他邮件中的路由号码与银行收到的路由号码一致。

  然后,华盛顿邮报写道,亨特-拜登开始与其余高管交换敌意信息,包括董和Yan这位。他们两人曾对亨特-拜登的几笔商业开支提出过质疑,要求提供收据以证明这些费用。

  其中Yan在一封经过核实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被要求报销的一些费用似乎与中国能源公司的业务无关。他写道,包括"在瑞典的房子"。

  拜登则威胁要起诉董和Yan,因为他们拒绝付款。拜登声称他们无权质疑自己的开支—并解释说,瑞典宫是他在华盛顿的办公室。

  他在2018年3月14日写道:"我将在特拉华州的大法官法庭提起诉讼--如你所知,这是我的家乡,我有幸与大法官法庭的每一位法官共事并认识他们"。

  根据一封经过核实的电子邮件,董在回复中写道:"你不能起诉我们不支付不正确的费用"。

  董和Yan都没有对华盛顿邮报提出的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该报说,与亨特-拜登在华信能源业务上密切合作的助理Jia Qi Bao在2018年3月26日的电邮中写道,该公司正在解散,她将失去工作--但亨特-拜登应该"拿任何能拿的钱,只要钱能领"。她写道:"尽可能多地拿走,或者想办法为自己的利益花掉它们。

  Bao没有对许多电话和电子邮件信息作出回应。

  华盛顿邮报说,根据银行记录,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近140万美元被转到了亨特-拜登的账户。

  但麻烦也随之而来。亨特-拜登继续与毒瘾问题作斗争,这在他的家庭中造成了压力,他的父亲乔拜登开始支付他的一些账单。该报说,小拜登的问题对他父亲竞选总统的决定产生了很大影响,乔-拜登后来在2019年4月正式宣布竞选总统的决定。

  亨特-拜登的个人争斗将继续下去。但华信能源的商业传奇很快就会结束。

  2018年11月2日,Yan签署了一份文件,解散了将拜登夫妇与华信能源联系起来的哈德逊西部第三有限责任公司。Yan 在位于德克萨斯州多佛市的办公室提交了这份文件。该办公室距离拜登家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

 

相关专题:拜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08: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