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上海配送员:住过桥洞 一天能吃一顿已经很好了

京港台:2022-5-10 12:52| 来源:上观新闻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上海配送员:住过桥洞 一天能吃一顿已经很好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上海情况不妙,疫情最新动态!

    

资料图

  173位外卖员在浦东新区三林镇一处待开发的空地上过夜,这是截至5月8日晚9点35分的数据。

  这里本是一块项目的工程用地。从5月1日起,它临时变成了专门留宿外卖工作者的驿站。空地上一共摆放着100顶帐篷,极限可以容纳200个人居住。

  三林镇的公安和城管部门在此前一次又一次的巡逻和排摸中发现,许多“小哥”为了在白天保障这座城市的物资递运,已经长达半月之久住在桥洞下、车厢里,或是路边随手搭设的床铺。镇里决定建设临时的驿站,将小哥们接走。

  驿站从选址到建成,花了仅仅24小时。而后,三林镇的外卖员们终于有了一个有床铺,有热水,有插座的,临时的家。

  

  资料图

  白天搬了四五百斤货

  晚上只想伸直了腿睡一觉

  四川籍小哥曾召兵是5月1日住进来的。在此之前,他在这座城市里“飘荡”了一个半月。

  没错,白天的8点到晚上的9点,他可以穿过半个上海,给40公里外的居民小区送蔬菜。到了晚上,他在未被封控的朋友家住过,在桥洞里住过,在同行的车里睡过一阵,车身的长度让他一整夜伸不开腿。

  疫情期间的配送工作,变得更加辛苦。曾召兵供职在“饿了么”平台已有多年,他的任务是“帮买”,类似同城闪送服务。这一个半月来,曾召兵的接单量比往常翻了一番,但任务难度却可能是数倍。

  一次往两公里外的地方送货,路封了三处,他最后绕了十公里。更多时候他需要扛住“不能承受之重”——每一包货物都少则十几公斤。还有一次,他接了500斤物资的“大单”,尽管运送距离只有600米,却来回折腾了半天。

  曾召兵决定在疫情期间出来跑业务时,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么苦。”他说。每天,除了常规工作,一次核酸、两次抗原,也是工作任务的一部分。“现在出去找一个做核酸的地方很难,有些流动摊位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不好找。”

  吃饭是更大的艰苦。“商家都做线上的生意,我们经常是人在店里,就是买不着。一日三餐?怎么可能,一天能吃到一顿已经很好了。”

  曾召兵和另外两个小哥朋友“搭伙”,当天谁能买到吃的,就带回来一起吃。但即便众人拾柴,也有扑空的时候。“前天就一直饿到下午4点多,直到驿站发给我们每人两个自热米饭,可算吃了顿饱的。”

  住进驿站后,三林镇政府以及其他一些单位陆续送来了一定量的物资。前两天曾召兵还拿到过矿泉水、面包,还有火腿。“算是帮我们解决了几顿。”

  最大的改变是睡眠。曾召兵说,真正称得上睡觉的日子,要从住进驿站开始。“以前只能叫打盹、凑合。现在有一张自己的床,腿想怎么放怎么放。”

  对于住在驿站的日子,曾召兵觉得自己的满足感已经接近顶端。“如果说还缺点儿什么,那就是能不能有人来给我剪个头发。太长了,快忍不了了。”

  

  曾召兵曾睡过的后备箱

  杭州来支援的“夫妻档”

  终于搬离雨天渗水的“路边摊”

  皇金今年只有23岁,却已是“美团”的经验骑手。她不是小哥,而是一位小姐姐。她也不是本地人,而是和丈夫一起,从杭州奔赴上海支援外送一线的。

  但皇金他们来得有些“不是时候”。“4月初到了上海,公司说住宿实在安排不过来。我们就在御桥路支了一顶帐篷。”

  中间遇到几次下雨。帐篷外大雨,里面小雨,地面还总是渗水。直到5月2日搬进驿站,皇金两口子有了一顶独立的、足够大的、不再渗水的帐篷。

  与此同时,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夫妻档”和女骑手的个人隐私,驿站尽量将他们安排在生活区边缘,较安静的区域。

  皇金觉得不该叫它驿站,显得很临时。“我们都叫它‘招待所’。从杭州来的7个人,现在都住招待所。”

  皇金每天要外出跑200多单。期间,电瓶车的充电,手机的充电,都要跑回外卖公司的站点。洗澡?洗头?那就别想了。被问及疫情后最想做的事,皇金不假思索:好好洗个澡,好好吃个饭,好好睡个觉。

  

  资料图

  17个“红马甲”为驿站护航

  总想为小哥做点儿什么

  驿站是三林镇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队负责建立并运营的。来自城管的5名工作人员,以及12名特保人员,身穿红马甲,分三班为驿站的运转保驾护航。

  5月8日这晚,机动队队长徐丹毅在驿站值班。10点,他和同事将抗原送进一个个帐篷里,顺便“点名”。

  “小哥不是固定的。每天都有人进来,也有人出去。当然,出去大都是因为公司给他们安排了住处,条件得到进一步改善。”徐丹毅说。

  而为了让驿站的管理更有秩序,人员进出登记、场地消杀、抗原情况统计,都必须有工作人员及时跟进。这是徐丹毅他们值班的意义。

  

  资料图

  驿站的条件受空地环境所限,除了24小时热水和接入每个帐篷的电源以外,排水设施和可供电瓶车的充电设备都不具备安装条件。“我们也为此动了很多脑筋,总还是想为外卖小哥多做点什么,他们太辛苦了。”

  而令徐丹毅感动的是,尽管外卖小哥在这里还是洗不到澡,且只能用简易的方便马桶,但他们依然心怀感恩、遵守规则。

  “为了不影响大家休息,我们要求小哥们尽可能在晚上10点前回来。他们很多人都非常自觉地为他人着想。他们付出了很多,我们和这座城市都记得。”徐丹毅说。

  

  资料图

相关专题: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1 08: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