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天雷滚滚 辽宁省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被查

京港台:2022-5-19 22:10| 来源:深蓝才叫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天雷滚滚 辽宁省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被查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银保监会日前披露的数据令人惊愕:2021年以来,辽宁地区有63名中小银行的“一把手”被采取留置和刑事强制措施。

  截至目前,辽宁地区一共才有76家中小银行,此次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被采取措施,意味着辽宁地区83%的中小银行均出现了问题。

  1

  高风险中小行数量偏多

  早就被央行点名

  具体来看,辽宁地区的76家中小银行,由16家城商行、1家民营银行、2家市级农商行、28家县级农商行以及30家县级信用社构成。

  但因为公司治理体系不够完善,监督检查审计和问责力度不到位等,很多中小银行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安全”。

  以最近炸响银行业的河南为例,近日多家权威媒体报道称,从4月18日起,有为数众多的储户在河南多家银行的存款,突然无法提现,甚至连余额都不能查询。暴雷的几点银行,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部为村镇级别的中小银行。

  

  其实早在2021年二季度,央行已经在一份评级结果中发出警示,全国高风险银行以中小银行数据居多,有400家左右,在区域上就比较集中于辽宁、河南、甘肃、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7个省份。

  央行在今年3月发布的《2021年四季度央行金融机构评级结果》,虽然表示存量高风险机构主要集中在四个省份,但并没有点出它们具体的名字。网民联想2021年二季度信息,猜测辽宁一定占有一席之地。

  理由很简单,因为截至2021年10月末,全国20个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地区中,辽宁发行规模居前,仅次于河南。而地区专项债发行规模又与各地中小银行的信用情况有关,说明辽宁中小机构风险偏大、注资需求更高。

  一个数据或许可以佐证上述观点。中国债券信息网4月披露的数据显示,辽宁省财政厅拟于4月14日发行135亿元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募集后,将通过辽宁金控注入丹东银行、营口银行、阜新银行、朝阳银行、葫芦岛银行,20亿元、30亿元、30亿元、25亿元、30亿元,用于补充资本。

  从属性看,这5家银行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城商行,现在它们都需要巨额财政资金救助,试问,其他的中小行还能好吗?

  2

  15家城商行良莠不齐

  4/5的小银行都将被合并

  划去上面5家城商行的名字,辽宁地区目前还拥有盛京银行、锦州银行、鞍山银行、本溪银行、抚顺银行、辽阳银行、盘锦银行、铁岭银行、营口沿海银行和大连银行12家城商行。其中,盛京银行、锦州银行是2家港股上市银行。

  2021年底,盛京银行总资产为1.01万亿,锦州银行总资产为0.85万亿,从体量看,盛京银行优于锦州银行,但从盈利能力上较量,锦州银行已经远远反超盛京银行。数据显示,2021年,锦州银行以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14.55%的速度问鼎17家内地港股上市银行(剔除A+H股);盛京银行则在同比下滑66.61%的情况下垫底,规模过万亿,全年盈利仅4亿元,并且也是不良率最高、唯一总资产规模在下滑的上市银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锦州银行虽然以盈利增长速度取胜,其不过是在“矮子里面拔将军”,参与角逐的17家银行都是清一色的小银行。

  

  大连银行是辽宁规模仅次于盛京银行、锦州银行的第三大银行,资产总额为4557亿元,但其业绩表现一直差强人意。2017年-2021年,大连银行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16.3亿元、12.5亿元、10.04亿元、8.02亿元,盈利能力连续5年下滑。与2013年的历史峰值23.17亿元相比,去年净利润堪称“膝盖斩”。

  股东方面,截至2021年末,大连银行前10大股东中有7位存在股权质押,其中3位股东存在股权被冻结状况且均已被列为“老赖”。

  除去这3家银行,辽宁地区剩余城商行普遍规模较小,总资产通常在千亿左右,多家银行资产甚至低于千亿,其客群、经营区域也基本局限在各地市。从主要财务指标来看,它们的资质较差,且存在最新财报数据披露不及时等问题。

  鞍山银行是当中的典型代表,其年报自2020年开始“难产”,至今仍停更于2020年三季报。至少从这份财报来说,鞍山银行的业绩不太理想,营收、净利双双呈较大幅度下滑,同比降幅分别达到32.15%、63.31%。

  好在2021年1月,辽宁开启了新一轮银行大洗牌。12家小银行的最终命运,就是被新设立的辽沈银行吸收合并。

  在阵容上,辽沈银行8家发起股东全部为国资股东,其首任董事长王默涵是一名在招行摸爬滚打长达20年的“老将”,曾先后任招行哈尔滨分行行长、沈阳分行行长。在他掌舵招行哈尔滨分行期间,该行不良率保持较低水平,就连当时还没落马的招行行长田惠宇都忍不住夸赞一句“哈尔滨分行是一家有品质的分行”。

  不过,由于辽沈银行设立时间尚短,历史包袱较重,去年该行未能盈利,营业收入-4.74亿元、归母净利润-11.9亿元,且年末不良贷款率超6%。

  鉴于此,官方已经明确表态,辽沈银行对城商行的合并需要一步一步来,先期合并2家城商行,剩下10家逐步推进。等合并完成,辽沈银行的总资产将超过1.22万亿。

  3

  辽宁城商行

  下一波重点反腐对象!

  其实,了解完辽宁地区的城商行,就不必赘言辽宁市、县城两级的农商行或信用社,因为整个农信系统在数量多达60家的基础上,总资产也不过1万亿元,仅盛京银行一家就可与它们匹敌,经营状况可想而知。

  再结合前文的分析,辽宁作为当前高风险金融机构数量靠前的省份,2021年以来共63名中小银行“一把手”的信息,也就显得平淡无奇了。

  除了吸收合并资历较差的中小行,辽宁金融业近两年的反腐风暴仍在持续进行。据不完全统计,辽宁金融系统年内已有至少11位银行高管和监管官员落马,涉及到的本地金融机构包括鞍山银行、本溪银行、阜新农村商业银行、省农信社、台安县农信社。

  1月,抚顺市顺城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原主任胡福利、原副主任洪常海,被双开并被移送至司法机关;

  1月10日,鞍山银行国际业务部原总经理冯庆利,被双开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1月27日,台安县农信社桑林信用社原主人王德宝、原信贷员李永德,被调查;

  2月28日,本溪银行原党委委员、行长宋佳镭,被双开并被移送至检察机关;

  3月2日,阜新农村商业银行原行长牛继良,正接受监察调查;

  3月3日,辽宁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波,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人曾在辽宁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有4年要职工作经历;

  ……

  被带走官员中,一些人曾在葫芦岛银行、锦州银行、丹东银行等风险较高的城商行所在地工作过,其中包括已退休三年的东北财经大学原党委书记、葫芦岛原市委书记、市长都本伟。履历显示,都本伟曾担任辽宁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首任党委书记兼理事长。

  据财新报道,这起反腐风暴还将可能在辽宁城商行方面,关注一些尚未合并的多家城商行,继续摸清底数、肃清流毒。

  这预示着,至今仍深藏于辽宁金融系统的“内鬼”、“大佬”接下来无所遁形,落马银行高管或官员的数字大概会持续增加。

 

相关专题:被带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1 12: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