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澳政坛变天!专家:工党执政亲美也寻求与中对话

京港台:2022-5-22 10:13|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18 )  | 我来说几句


澳政坛变天!专家:工党执政亲美也寻求与中对话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澳大利亚联邦大选结果揭晓,在野的工党夺回政权。专家认为,新政府会延续亲美的方针,但在外交策略上会趋于缓和,寻求与中国对话的空间。

  工党将增加与中国的对话

  澳大利亚第47届联邦大选5月21日结果揭晓。这场选举由1720万名合资格的选民选出决定由执政联盟或是在野的工党控制参众两院,以及谁能入主澳大利亚总理府。大选的结果是,在野的工党(Labor Party)夺得执政权。现任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承认败选,结束由自由党-国家党(Liberal-National)所组成的执政联盟近10年的执政。

  由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领导的澳大利亚新政府表示,将继续强硬对抗中国的势力扩张,并加强援助太平洋岛国。

  中国议题在这次澳大利亚国会大选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从选举开跑前,工党和执政联盟就频频指控对方在中国政策上无所作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近年却成了澳大利亚在地缘政治上的劲敌。有分析认为,工党执政可能会使澳大利亚在印太安全和北京问题上极其强硬的立场发生重置。

  悉尼科技大学(UTS)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表示,虽然工党的对中政策比起莫里森政府更有弹性空间,但不会马上有戏剧化的转变。

  他对美国之音说:“工党并不会直接‘重置’ 澳中关系,因为在这不到十年间,世界发生了许多剧烈的变化,澳中关系有受到很大的影响。我认为,工党执政确实带来了一些改善关系的空间,不过从 2016 年以来,澳中关系持续下滑到现在几乎跌到谷底,要在短期内有很显著的改善绩效并非易事。”

  罗震指出,被誉为“影子外交部长”的工党参议员黄英贤(Penny Wong)已表示,若被指认为外交部长,要将“正常外交”恢复到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中心位置,包括与中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Wen-Ti Sung)认为,工党执政,对美中关系的大方向在可见的未来将会维持既有战略方针,只是在战术层次重点上稍有调整。

  他告诉美国之音:“日后的工党政府将会延续亲美的方针。在外交修辞上,工党预期将会比近年的联盟党政府相对缓和,例如面对中国拓展海外存在感,工党未必会时常直指其为‘威胁’,而会相对委婉地表达‘严重关切’,以保留台面下低调外交的交流空间。”

  宋文笛指出,工党的差异在于其内政层次的多元主义论述,将在外交上引领政府将更多资源投注在东南亚以及大洋洲,包括在太平洋岛国中倾注更多的援外发展以及气候变迁预算。

  前台湾驻澳代表林松焕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中国和所罗门群岛签署安全协议,是澳大利亚和美国在太平洋岛国的地缘政治的挫折,对于向来以“南太平洋的副警长” 自居的澳大利亚(Deputy Sheriff)来说,感到脸上无光。今后对南太平洋的外交政策,以及澳中关系的处理,恐怕是未来工党的艰难挑战。

  林松焕说:“澳大利亚工党长期以来都对中国较为友善,但也重视人权。工党政府可能会略为调整对中国的外交作法,加强对话沟通,放软身段,作法柔软,语调和缓些,以争取中国放松对澳大利亚的严厉经济制裁。”

  中国或寻找经济制裁下台阶

  新冠疫情与俄乌战争造成物价上涨,生活费攀升,经济议题成为澳大利亚选民的关注重心。工党执政后,中国是否可能解除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以及对于区域经济组织的影响成为讨论的焦点。

  前台湾驻澳代表林松焕认为,澳大利亚的能源和原物料价格上涨,供应稳定,为世界各国经济发展所需,未来澳大利亚对外经贸前景看好。

  他说:“中国制裁澳大利亚,其实并没有对澳大利亚经济造成影响,反而伤害到中国自己的经济发展,造成中国近年的能源短缺危机、停工停产。因此,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不可能持久,将来必会找台阶下,放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另一方面,中国并非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伙伴。IPEF成立的目的就是在于反制并平衡中国的扩张与威胁。因此,即使澳大利亚工党上台,预料不会对IPEF有实质的影响。”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认为,工党执政有助于中国逐渐减轻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

  他说:“就经济制裁采取行动,是任何澳大利亚政府认真对待北京声称其希望改善关系的最低条件。我认为,指望所有的制裁在一夜之间消失是很不现实的,不过应该会有许多制裁陆续开始被取消,例如获得中国市场认证的肉类加工设施陆续恢复准入。其实在中国取消全部、或是至少大部分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前,中国申请加入 CPTPP不会有任何进展的,因为澳大利亚就是成员国之一。”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表示,中国可能会有意愿改善中澳关系。他说,首当其冲的议题是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多项经贸制裁措施,是否退场的问题。如果中国不停止制裁,其实澳大利亚任何一个政党的领袖都难以有主动对中国示好的下台阶。

  他说:“换句话说,中澳关系的改善,有赖北京首先释出善意,才有可能启动后续正向循环。然而北京有内部政治时间表的考虑,时机上会等候到秋季的二十大过后,才有政治空间改弦易辙。然而届时距离澳大利亚大选已经旷时日久,机会之窗是否依然敞开,有待观察。”

  持续亲美但多元发展

  在野的工党在这次选战开跑时即取得了不错的领先优势,执政联盟的民调则始终落后。在大选前,莫里森亲美的态度遭到强烈批评。

  《金融时报》5月18日报道,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执行主任迈克尔‧富里洛夫(Michael Fullilove)说,如果工党获胜,美国将在国防问题上密切关注。

  前台湾驻澳代表林松焕认为,澳大利亚工党民调领先,说明澳大利亚选民重视内政与经济议题,尤其是疫情是否处理得当,远胜过外交与安全议题,但是莫里森的外交政策与战略安全问题处理得相当成功。

  他说:“这对美中在印太地区的战略竞争意味深长,也就是说,双方的影响力,不仅是在地缘政治、战略部署和军事力量的消长,而应顾及人民的日常生活、经济增长和健康福祉。这也是为什么‘一带一路’到头来很可能是一场宏大的海市蜃楼。”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认为,两大党在印太战略上仅有风格差异,而没有战略差异。澳大利亚在美中关系上会一直面对两种压力的拉扯。

  他说:“一方面,澳大利亚会尝试延续当事事做表率的急先锋,加深自己对于美国和西方阵营的不可或缺性,以巩固后者对澳大利亚的支持,一旦区域局势急转直下,澳大利亚不至于孤立无援。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也会渴望在美中关系之间会寻求微调,探索转型成为双方调人的可能性,从而协助印太区域从两强竞逐的紧张局势,转向‘一超多强’的‘美国为主、多极共治’格局。”

  宋文笛表示,近年中澳关系紧张的小气候、中美二元竞逐的大结构、乃至于“奥英美三边安全机制”(AUKUS)影响澳大利亚一整个世代的实际政策利益,都将决定无论谁来执政,澳大利亚政府都将会延续亲美方针,在印太战略上持续扮演积极角色。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表示,基于工党的多元主义特色,澳大利亚接下来会有更多以澳大利亚为本体,与其他国家加深关系的机会。

  他说:“工党将更倾向于与区域中‘非美国紧密结盟国’建立更密切的伙伴关系,例如澳大利亚和日本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印度尼西亚在澳大利亚外交政策中的地位预料也将会明显上升。这并不是说,工党会减少对美国的支持,但是澳大利亚将更注重按照自己的条件和需求与其他国家接触,而不是以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来保持美国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

相关专题:澳大利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3 05: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