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几乎中国亿万富翁都有个美国梦 如今却成“梦魇”

京港台:2022-6-15 11:05| 来源:ABC中文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几乎中国亿万富翁都有个美国梦 如今却成“梦魇”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14年,马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首次亮相,这一幕感觉就像在昨天。

  这位中国亿万富翁邀请八位阿里巴巴的客户和员工敲响了传统意义上标志着每天开盘和收盘的钟声,以表示对其公司一线工人和客户的感谢。

  这些敲钟者身穿同款T恤,胸前印有马云的一句话,“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马云在美国股市上市的美国梦近几十年来已被中国企业家广泛认同。

  目前,有261家中国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其资本总额约为1.9万亿澳元。

  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即将失去这个梦想。

  5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包括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和视频平台Bilibili在内的80多家公司都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此前,从科技领头羊百度到快餐连锁店百胜中国,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上了这份名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除非它们在未来两年内遵守新的审计标准,否则将在2024年被驱逐出美国资本市场。

  墨尔本大学专门研究国际金融的安德鲁·沃尔特(Andrew Walter)教授说:“这里面的更大背景是美国对中国公司在美业务的担忧。”

  虽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警告是拜登政府在正在进行的美中金融战争中的最新行动,但此举可以追溯到20年前开始的一段金融传奇。

  华尔街宠儿的陨落

  2001年,一桩丑闻令能源巨头和华尔街宠儿安然公司(Enron Corp)倒台,震惊金融圈。安然公司当时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最大最有创意的公司之一。

  在安然公司被曝光使用创造性的会计方法掩盖公司的欺诈和腐败之后,该公司申请了破产,股东损失110亿美元。

  作为回应,美国在2002年出台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要求所有国内和国际的上市公司允许美国监管机构检查其审计工作。

  然而,多年来,中国和香港都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要求,这使得监管工作几十年来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虽然特朗普政府和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推动美国当局解决这个问题,但压垮骆驼的稻草是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的欺诈行为。

  该连锁店成立于2017年,两年内在中国各地推出了近2400家咖啡馆,并于2019年开始在纳斯达克交易,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筹集了6.45亿美元。

  这是当年中国大陆公司在美国最大的上市项目之一。作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它看起来将与星巴克和Costa等公司竞争。

  但很快瑞幸咖啡就被指控夸大收入。2020年,一项内部调查显示其领导层在前一年伪造了3.1亿美元的销售额。

  该公司现在已被纳斯达克退市,并在上个月走完了破产程序。然而,它的倒下引起了美国监管机构的警觉,他们开始对中国公司进行审查。

  2020年底,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如果中国公司拒绝遵守美国的审计程序,就不能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拜登政府还任命盖瑞·甘斯勒(Gary Gensler)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沃尔塔教授将此称为“可能是拜登政府最重要的任命之一”。

  甘斯勒因承诺提高报告透明度而广为人知,他提议对上市公司进行强制性气候风险披露。

  “甘斯勒可能会说,‘我们所做的其实只是想为美国投资者增加报告的透明度’,”沃尔特教授说。

  “[而这些措施将]减少人们对中国公司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向投资者隐瞒信息的担忧,这些信息可能给美国投资者带来市场波动和不好的结果。”

  中国的亿万富翁现在面临两难境地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非常驻研究员、前《华尔街日报》记者杰里米·马克(Jeremy Mark)表示,许多中国公司实际上可能愿意遵守美国的标准。

  他说:“大多数中国公司对他们的账目被审计持相当开放的态度。他们希望成为在美国有良好声誉的上市公司,主要是为了获得资本。”

  马克先生说,中国企业家对美国资本的追捧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当时的经济改革和国有企业私有化为寻找资金增长点的中国投资者打开了闸门。

  由于国内市场缺乏资本流动,中国政府甚至鼓励企业向外国投资伸出手。

  今天,尽管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中国企业家仍将华尔街视为他们获得全球声誉和更灵活资本准入的梦想之地。

  “[许多中国企业]不想只成为大型中国企业,他们想成为大型全球企业,”资深金融分析师、《金融冷战》(Financial Cold War)一书作者霍炳光(James Fok)说。

  霍先生说,一些中国企业家也对他们的私有产权和国内市场提供的保护感到担忧,这促使他们选择在海外而不是在中国上市。

  然而,中国政府已经开始为“共同富裕”打击亿万富翁和科技巨头,并瞄准那些它无法追踪到的海外上市企业。

  中国还担心,允许美国审计中国公司的材料可能会在中美贸易战的下一阶段被用来对付北京。

  2021年7月,在与北京官员会面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取消了在美国上市的计划。监管机构曾要求该公司“专注于数据安全风险”。

  “因此,出于所有这些原因,中国[当局]更愿意看到这些公司在国内市场上市,”霍先生说。

  “这不一定是某个生意人的选择,但这是国家的愿望。”

  到目前为止,北京的反应是什么?

  人们可以期待北京在这个问题上对美国采取坚定的立场,但这还没有发生。

  在过去几周里,中国的金融监管机构表示,它愿意改变阻止美国监管机构检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的保密法。

  它宣布,外国监管机构可以要求“调查”或“检查”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及其审计人员。

  然而,大西洋理事会的杰里米·马克说,中国给予美国监管机构的准入程度仍有疑问,因为它还示意,希望一些中国公司退市,而不是开放审计文书。

  北京还鼓励中国公司转向香港而不是美国以获得外国资本。

  上周,被称为中国优步的滴滴出行宣布将从美国退市,并在香港重新上市,这距离它在纽约的首次亮相仅一年。

  曾在香港交易所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担任九年高级主管的霍先生说,香港可以让中国公司获得与纽约相同的外国资本,同时使它们免受在美国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

  然而,沃尔特教授表示,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可能会引起国际投资者对该城市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未来的怀疑。

  他说:“我认为,非中国的全球公司今天可能认为香港的吸引力远不如五年前。

  “但中国公司没有很多选择。”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国际事务办公室主任费舍(YJ Fisher)在5月的国际证券协会理事会的一次演讲中强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中国和香港公司的审计文件的检查“并未提起国家安全问题”。

  费舍尔女士还强调了解决与中国和香港的审计问题的必要性,以保护对中国市场越来越感兴趣的美国投资者。

  她还说,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补充说:“即使[美国监管机构]和中国当局就继续进行检查和调查达成协议,我们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澳大利亚从中能学到什么

  虽然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也是中国公司寻求外国投资的热门选择,但多年来却出现了大幅下降,从2017年有55家中国公司在澳交所上市到今年只有15家。

  一位发言人说,在过去的八年里,澳交所收紧了其准入规则,被退市或拒绝的公司数量“表明澳交所在采取措施以确保保持高标准”。

  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说:“在澳交所上市的每家公司,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包括来自新兴市场,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中国,都必须满足澳交所的准入要求,并满足持续的合规义务。”

  J Capital公司联合创始人蒂姆·穆雷(Tim Murray)称,中美审计争端是包括澳大利亚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投资者应该注意的新现实。

  他说:“在中国经济增长的全盛时期,每个人都愿意在遵守正常的报告标准和透明度标准方面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因为一切都在增长。

  “现在不是这样了。”

 

 

 

相关专题:美国,土豪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16 23: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