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普京圣彼得堡经济论坛讲话:把东方大国往沟里带

京港台:2022-6-19 12:29| 来源:历史文化评论 | 评论( 20 )  | 我来说几句


普京圣彼得堡经济论坛讲话:把东方大国往沟里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乌俄战争正式开打!最新动态

  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第二大城市,被称为俄“北方首都”。波罗的海边的圣彼得堡,是两个世纪的俄罗斯帝国首都,现在仍然是俄罗斯的文化中心。它以其世界级的芭蕾舞和歌剧,以及许多桥梁和巨大的艺术博物馆而闻名。

  一、圣彼得堡往事

  1703年,为了给俄罗斯大陆获得波罗的海出海口,彼得大帝率军北上,在涅瓦河口的兔子岛上建造了强固的彼得保罗要塞。经过血腥战争,在从瑞典人手中夺得这片土地后,俄国人立即着手经营,1712年,作为俄罗斯的新首都,这座初具规模的城市易名圣彼得堡。

  几个世纪以来,圣彼得堡作为俄罗斯了望欧洲的窗口,俄国人在城市建设上倾注了大量心血,该市的的建筑横跨了三个世纪,从18世纪到20世纪,即使在斯大林时期,建筑风格都做到了整齐划一。

  1941年至1943年,这座城市经历了地狱般的围城,德国人意图用炮火和饥饿征服人们,但俄罗斯军民藏身在坚固的建筑和工事中,吃纸屑和锯末做成的面包,以死亡90万人的代价,挺过了噩梦一般的三年。在这些饿毙的列宁格勒市民中,就有普金的哥哥,三岁的维克多,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普金的母亲也只剩一口气了,被埋尸队当作尸体扔到了大车上,就在大车即将去往埋尸场的时候,此前一直躲在乡下的普金父亲——那位脾气暴躁的残疾军人正好回来,一见老婆要被活埋,大怒咆哮,抡起拐杖就要打架,埋尸队不敢得罪残疾军人,只好退让,于是这个男人用一口汤把普金母亲救活。

  战后的1952年10月7日,普金在这里出生。

  普金在圣彼得堡的青少年时代,颜色是铅灰的,除了要忍受酒鬼父亲的暴力和辱骂,一年四季,全家6口人挤在20平米的筒子楼中,直到有一天,普金母亲带着他去杂货店买东西,店主没有零钱找,就给了她一张彩票,然而,这张彩票中了大奖,由此,普金家的生活才得以改善。

  

  

  900天围城中有90万人饿毙(有研究称150万人)

  此后的故事就简单多了,普金上了本地的大学,结婚生女,进了克格勃,1990年,失去了所有上级部门和一切指示的普金中尉没有了归属,只好回到了这座城市,最初过得很落魄,眼看就要被时代的尘土所埋没,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大学老师举荐到市政府,从此开始步入政界。

  穷人家的孩子普金,善于察言观色,做事为人恰到好处,又善于在复杂的利益关系中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到后来,因为将灰色物资的买卖弄得有生有色,使得各方有利又有面子,所以他在圣彼得堡的黑白两道中威信越来越高。

  直到有一天,有魄力、讲义气、有分寸的普金被克宫的叶老师相中,仰天大笑出门去,从此搭上了开挂的政坛电梯。

  

  伫立在父母墓前的普金

  二、搭台唱戏: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的表白

  当地时间6月17日,回到家乡的普金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会议上发表长篇讲话。

  很显然,普金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来到这样一座跟彼得大帝紧密联系在一起(电视剧)的敏感城市,其意并非止于经济,毕竟,除了出售西伯利亚冻土下的石油天然气,这个国家很难说有什么“经济“。

  在普金冗长的讲话中,作为拥有最终解释权的活动举办方,他对“特别军事行动”作了最新的解释。

  他对此作出二点阐述:

  一、俄罗斯在乌克兰(专题)的特别行动是一个主权国家基于捍卫自身安全权利作出的决定。

  二、俄罗斯在乌特别军事行动的所有任务都将完成。

  他说,“我们战士的勇气和英雄气概就是保证。”

  其实,在为入侵辩解的同时,在此他已经暗示了战争的前景:

  一、他不可能吐出已经吃到嘴里的赫尔松、扎波罗热、马里乌波尔等1/5乌克兰国土。

  二、等俄军拿下全部顿巴斯地区,“所有任务”就完成了。

  这一切凭什么?没有法律,没有公道,也没有解释。凭的是:“我们战士的勇气和英雄气概。”

  换句直白的话来说,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

  随后,他猛烈地批评了西方主导的“单极世界”、打压中东、非洲的委内瑞拉“不公平竞争”。

  他说:“尽管所有西方既得利益者,都试图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单极世界,但是,单极世界已经走到了尽头。西方精英生活在一个梦幻世界中,拒绝看到全球变化的发生。”

  美国在冷战中宣布胜利后,标榜其利益神圣不可侵犯,商业和地缘政治游戏正按照美国制定的单一规则进行,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不可能稳定向前。

  西方世界似乎没有注意到,在过去的十年,这个星球上已经形成了美国单极以外新的强大力量,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这些新的多强力量都在发展自己的政治制度、自己的经济增长模式,当然有力量保护自己的国家主权。“

  在这里,他所指的“全球变化”、“新的强大力量“,无疑是指新兴大国的崛起。很显然,从来不甘人后的俄国人此时如此谦虚,不过是想靠几句一文不值的吹捧,就把别人推到前面,不但为他的军事冒险背书,还想让新兴大国替他顶雷罢了。

  随后,他炒作了西方国家的高通胀,他挑拨道:“欧盟政界人士对乌克兰援助武器的行为,招致了我们的被迫回应,能源对欧美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引发了高通胀,仅今年一年,制裁的代价就会达到约4000亿美元,这些措施将成为普通民众的负担。“

  他甚至用很奇怪的异国风味的行文将此一问题大加引申:

  无论如何,单极世界秩序的时代已经结束,尽管喜欢单极时代的“它们”尝试了各种手段试图保住它,但滚滚前进的历史车轮,谁都无法阻挡。

  不幸的是,”我们的西方合作伙伴,出于不可告人的雄心壮志,以维护过时的地缘政治幻想为名,故意破坏了经济全球化正常运行的根本基础。 今天,我将详细介绍我对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今天我想表达的核心内容,将是俄罗斯如何在这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砥砺前行、继续发展。“

  他强调,问题的根源,在于“西方国家故意破坏国际秩序的基础,以满足其地缘政治幻觉。“

  也不知是天马行空,还是在讲话时的即席发挥,他突然指责美国盗窃:“西方的行为损害了商业和货币的信誉,美国可以为了利益而窃取任何个人、团体或州的资金。”

  笔者认为,联想到正在乌克兰发生的那些事,文件起草人员是不会将如此明显的火苗引向俄罗斯自身的。

  就在圣彼得堡峰会召开的同时,在滨海的乌克兰南部沦陷区海岸公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俄罗斯车队正在把从占领区弄来的粮食运往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港。等待启运全世界各地的买家仓库。

  

  三、雷鸣般的掌声——民族主义是普金的灵丹妙药

  普金重点谈到了对俄制裁问题,炮火首先对准欧盟,普金形容这样的决定“疯狂”且“考虑不周”。他说:“欧盟的目标是一次性摧毁俄罗斯经济,但他们未能实现这一目标。”

  随后,他惊人地推出了新的政策立场:“俄方从未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加入欧盟对乌克兰是好是坏那是乌克兰自己的事。”

  众所周知,就在圣彼得堡会议的同时,西方正在紧锣密鼓地协调此事,并因一些国家或明或暗的阻挠吵得不可开交。在这个时候,他主动抛出这一全新的态度,一方面,是在明知乌克兰不可能很快加入欧盟的情况下,一脚把球踢给了欧洲,让乌克兰人对欧洲心生怨恨,从而达到挑拨对手关系的目的。

  他谈论西方的制裁行动时说:“狩猎”正在进行中,他们禁止俄罗斯参加奥林匹克运动,甚至禁止俄罗斯文化的艺术杰作,他们对俄罗斯已经产生精神恐惧。所以他们下意识的制裁,疯狂且不经思考——这让人不禁产生一种轻蔑的感觉:他们怕了。

  普金把这场斗法称为经济战争,他说,在“经济战争“中,充斥着“俄罗斯经济总崩溃”、“200卢布兑换1美元”之类的恶毒咒语,甚至俄罗斯知识分子也屈服于这种外部压力,现在我们知道了!事实胜于雄辩——这些只不过是西方势力信息战的工具,而且被别有用心的夸大了。

  他在讲话中不断用民族主义来为他的合法性背书,而且每隔一阵就来一次,比如,他声情并茂地说:“我们,是坚强的俄罗斯人,我们可以应对任何挑战,解决任何问题,我们国家整个的千年历史都在证明这一点。“

  事实上,作为一条准则,或政治家的秘籍,在民族主义或任何其他意识形态盛行的土壤,如果你想赢,那就顺从这里的人。

  他谈到俄罗斯的经济已经站稳,并列出数据称:我们已经抑制了峰值高达17.8%的通货膨胀,现在通胀率为16.7%并继续下降,经济形势已经企稳。根据今年前五个月的结果,俄罗斯联邦预算盈余1.5万亿卢布。因此,预计俄罗斯2022年预算总盈余将达到3万亿卢布。

  当他讲到这里,全场爆发了雷鸣般掌声。

  当然,他没有提到,目前的俄罗斯,公民既不可以兑换美元,而且所有的外汇不准流往国外。而卢布的存款利率已经达到20%。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后记    俄罗斯经济的真相

  本次圣彼得堡经济论坛还有一个主题会议,叫做《国际合作的新形势:如何付款?》这一会议主要讨论俄罗斯退出全球SWIFT支付系统后,用卢布结算能源出口的举措。除了东道主俄罗斯,同样面临类似困境的古巴和委内瑞拉、土耳其、埃及,也发表了演讲。

  截止发稿前,笔者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俄罗斯央行强行用卢布支付美元债务的利息,构成了百年以来俄罗斯国家的首次实质性违约。

  在昨天的商务早餐会上,俄罗斯储蓄银行行长格列夫向西方记者私下表示,俄罗斯的GDP可能需要10年才能恢复到2021年的水平。因为总统在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西方史无前例的制裁严重打击了俄罗斯的经济。

  2021年,俄罗斯的GDP是1.7万亿美元。而就在7年前,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前夜,那个人第一次露出野兽獠牙的前一年,该国的GDP是2.1万亿美元。

  同是斯拉夫主义者,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里,关于“具体”的告诫至关重要——要爱具体的人,而不是虚无缥缈的人类。今天,我们宁爱不完美的人,不造乌托邦的神,唯有如此,才能对神坛上的雕像祛魅。

  在圣彼得堡讲坛上高呼公正的那个人,在梦中,当你遇见乌东平原上每日死去的人们,你将如何面对。

  

  俄罗斯储蓄银行行长格列夫

相关专题:普京,俄罗斯,俄乌冲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军事动态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7 09: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