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弃美投俄 北京正紧锣密鼓做这件事

京港台:2022-6-25 10:09| 来源:华尔街日报 | 评论( 55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弃美投俄 北京正紧锣密鼓做这件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乌俄战争正式开打!最新动态

  去年的这个时候,中国正紧锣密鼓地从美国购买尽可能多的天然气。而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专题)后,中国几乎停止了购买美国天然气,转而增加来自俄罗斯的采购量。

  尽管美中关系摩擦不断,然而直到最近,能源贸易一直都是双方关系不断加深的领域。在川普(Donald Trump)政府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大规模能源销售是重头戏。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液化天然气进口提供了一个具体事例,可以显示出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如何帮助美国创造就业机会。

  但俄乌战争已令上述美中能源贸易陷入停顿。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欧洲的响应是承诺将削减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随着欧洲国家争相寻找其他进口来源以填补俄气缺口,美国的液化天然气成为屈指可数的替代选择之一,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至历史最高点。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放缓,抑制了能源需求,这是中国对美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减少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则是中国可以从俄罗斯获得更便宜的天然气,在俄乌战争爆发后的几周内,中国买家以低于市场价的水平大肆采购俄罗斯液化天然气。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月至4月期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同比大降了95%,而与此同时,中国对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的购买量增加了50%。5月份的数据显示,中国对美国液化天然气的需求温和回升,但仍远远低于上年同期的水平。

  这些变化并不仅限于天然气市场。中国5月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同比激增55%,俄罗斯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国。由于一些国家因俄乌战争而削减了俄能源进口,俄罗斯一直在大幅折价销售石油。

  俄乌战争正以种种形式重塑全球能源流动,其中最重要的或许是,这场战争迫使俄罗斯在被西方日益孤立的情况下,更多地依赖中国提供经济支持。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全球能源政策中心(Center on Global Energy Policy)的高级研究学者Erica Downs表示,这显然是在推动普京(Vladimir Putin)更多地向中国靠拢。

  4月份,俄罗斯总统普京指示俄能源公司“逐步将我们的出口转向快速增长的南方和东方市场”。上周,俄罗斯大幅削减了通过北溪(Nord Stream)管道输送到德国的天然气数量,恐将导致整个欧洲大陆的工厂和家庭在冬季来临之前陷入困境。

  尽管中国的进口量下降,但眼下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商因欧洲需求充足暂时高枕无忧。不过,接下来俄罗斯对中国市场的争夺可能会使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耗资数十亿美元计的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项目遇到大麻烦,因为这些投资假定中国在未来多年将是美国天然气的大买家。

  中国不会完全停止从美国购买液化天然气。到目前为止,中国大多是通过现货市场购买美国液化天然气。今后,更多采购将是通过刚刚兴起的固定合同。即使是乌克兰战火纷飞之际,一些中国公司也在继续与美国生产商洽谈此类交易。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和普京6月中旬的通话中,中国加强了与俄罗斯的伙伴关系。中国在俄乌冲突方面措辞谨慎,既不批评也不赞同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俄罗斯的天然气战略一度长期侧重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通过管道向欧洲输送燃料。转向亚洲的步伐已在过去十年里加快,从两个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可以看到这种转变,一个位于北极,另一个位于俄罗斯的远东地区。

  

  在北极圈,亚马尔液化天然气(Yamal LNG)项目由俄罗斯第二大天然气公司诺瓦泰克(PAO Novatek)拥有多数股权,中国的丝路基金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也持有该项目的股份。当诺瓦泰克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被禁止进行美元融资时,其设法从中国的银行机构获得了相当于120亿美元的贷款。

  另一项转向亚洲的努力是萨哈林2号(Sakhalin-2),这是一个油气项目,包括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液化天然气生产。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不久,壳牌(Shell PLC, SHEL)表示将出售在该项目中持有的27.5%股份,这是其完全退出俄罗斯计划中的一步。

  中国从俄罗斯的进口在几周内就开始回升,标普全球大宗商品(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的分析师将此归因于萨哈林2号的两大批供应。根据中国能源咨询公司金联创(Jinlianchuang)对海关数据的分析,中国买家在现货价格上获得了大幅折扣。

  亚马尔和Sakhalin Energy的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Sakhalin Energy负责运营萨哈林2号项目。

  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也屡屡起伏。两国之间长达2,700英里(4,345公里)的陆地边界是几个世纪以来冲突的根源。这种不信任感在苏联时期一直存在。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两国关系有所回暖。虽然中国在经济上的影响力要大得多,甚至已经大步迈进俄罗斯在中亚的传统势力范围,但两国一直在寻求共通点,以抗衡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与此同时,中国颇为谨慎,不希望在能源供应方面过于依赖俄罗斯或任何一个国家。一位中国政府顾问表示,欧洲陷入了一个大坑,中国肯定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正如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对中国来说,拥有多个供应来源才算理想。”

  俄罗斯和中国在2014年曾加深两国间的能源关系,达成了一项期待已久的协议,建造一条连接俄罗斯东部气田和中国的管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当时称,按照该协议,未来30年期间每年将向中国出售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总价值4,000亿美元。

  普京今年访华期间,中国同意每年再从俄罗斯购买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即便如此,中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量仍远不及欧盟的购买水平,欧盟2021年从俄罗斯购买了1,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占到欧盟整体天然气消耗量的40%。

  俄罗斯计划能通过正在谈判的第二条管道每年向中国再进一步输送最多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俄罗斯需要把重心转向亚洲,这可能会使其在这些谈判中处于弱势。

  美国生产商面临的一个风险则是,虽然欧洲现在愿意支付高价来尽可能的获取所有的液化天然气供应,但随着欧洲比中国更快的过渡到使用非化石能源,欧盟对天然气的需求将逐渐减少。一些行业分析师想要知道从长远来看,今天的高价格是否最终会削弱中国的需求。

  “我认为美国生产商不可能完全转向欧洲,尽管现在那里有钱赚,”牛津能源研究所的Michal Meidan说。“未来的增长在亚洲。”

  中国的旺盛需求对路易斯安那州莱克查尔斯等地至关重要,总部设在达拉斯的Energy Transfer LP在那里开发一个新的大型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已有一段时间。

  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Energy Transfer已宣布与中国买家达成了两笔交易,每年供应340万吨液化天然气。中国约占莱克查尔斯项目迄今为止签约的液化天然气总量的60%。

  Energy Transfer未同意让高管接受采访。该公司在一份书面答复中说,最近在欧洲发生的事件凸显了美国液化天然气的重要性,并称该公司致力于中国市场。

 

相关专题:俄罗斯,北京,俄乌冲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8 08: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