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湖南永兴妇幼保健院原院长跳河自杀背后:涉婚外情

京港台:2022-6-27 20:00| 来源:上游新闻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湖南永兴妇幼保健院原院长跳河自杀背后:涉婚外情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19年11月18日8时许,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工农兵桥河面发现一具尸体。死者系1974年生的永兴县妇幼保健医院院长罗某生,初步判断为溺毙。

  罗某生在遗书中称自己无法忍受癌症折磨而自杀。但自杀结论并没有被罗某生妻子、姐姐等家属认可,他们认为罗某生是被逼死的。逼迫罗某生的,是原永兴县烟草公司洋塘乡烟草站站长刘某文及其妻李某英。家属联名上书警方,要求严惩凶手。

  因涉嫌敲诈勒索罪,2019年12月3日,永兴县公安局将刘某文、李某英夫妻刑事拘留,次年1月10日执行逮捕。司法文书显示,除自杀的罗某生外,刘某文夫妻涉嫌敲诈的对象,还包括时任永兴县人民医院ICU主任李某珍。

  检方指控,2019年10月-11月,李某英以被罗某生、李某珍强奸为由,刘某文以需要安置好或赔偿李某英为由,共同或单独多次采取谈判、到两人所在单位打闹、威胁会出人命、向纪委告发等方式相要挟,分别向罗某生、李某珍索要60万元、40万元,均未果。

  2021年2月1日,永兴县法院判决刘某文、李某英犯敲诈勒索罪,两人均获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万元,后经上诉撤销原判发回重审。6月8日,永兴县法院重审判决,李某英被判有期徒刑6年、罚金1万元,刘某文获刑3年、罚金1万元。法院审理过程中,刘某文、李某英均称自己系受害者,无罪。目前,二人均已提起上诉。

  这桩进入司法程序两年有余、涉及两家公立医院干部的涉嫌被敲诈勒索案,揭开了在永兴当地传播已久的“桃色往事”内幕。

  

  ▲两名被告人刘某文及其妻子李某英。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全职太太称被妇幼保健院院长强奸

  1988年9月出生的李某英,郴州市永兴县人,在家中排行老大。

  “姐姐从小就爱和比自己年纪大的人玩,后来喜欢喝酒、打牌。”6月24日,李某英的弟弟李某志向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介绍,李某英在19岁时便跟了比自己大的时任永兴县烟草公司洋塘乡烟草站站长刘某文。在与刘某文结婚后,2015年,两人育有一子,李某英当起了全职太太,刘某文周一至周五则外出上班。

  司法文书披露,李某英在案发后交代,自己在2018年通过打麻将认识时任永兴县妇幼保健医院院长罗某生。2018年,他们还只是认识而已,到2019年接触渐渐多了。

  李某英说,自己与罗某生认识时,双方说话并不多。“因为我之前一直住在永兴带小孩,平日里没事就喜欢打麻将,打麻将时就认识一个叫王某(化名)的女子。我经常打麻将的地方,王某也经常在里面玩,而且她跟老板比较熟。在那里玩麻将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医院里的人。”

  据了解,王某,女,1986年出生,系永兴县人民医院职工。

  “最开始我去玩的时候,王某还只是一个普通打麻将的人,后来听说她在麻将馆有股份,她拉人打牌越来越积极,跟我套近乎,主动要了我微信和电话。”李某英说,她与罗某生的第一次见面,正是在这家麻将馆。“那时候,我们都不熟,打完麻将就各自走了。”

  李某英交代,王某会把她和罗某生的聊天情况告诉自己,“总是在罗某生面前讲我好,脾气、性格好。经常也会把我作为诱饵,喊罗某生来打麻将。有很多次,王某都是故意让我去喊罗某生来打麻将。王某还经常介绍我的家庭情况,说我单纯,没见过世面,一直在家带小孩子。之后还总是给罗某生推荐我的微信。”

  在李某英看来,这是王某在故意“撮合”他们,“在此期间,罗某生也主动加了我几次微信,之前我都没有通过验证。后来,王某跟我说:‘这也是个院领导,在永兴多个朋友也是多条路。’这样总跟我做工作,后来我感觉也有道理,就通过了(罗某生)验证。”

  李某英交代,自从添加罗某生微信后,他就每天清早发信息、打电话、发语音,一直吵到晚上还在联系。罗某生跟她说得最多的,就是让她要独立一点,不能总是把希望寄托在老公身上。在罗某生向她灌输这种思想时,王某也经常向她灌输相似思想。

  李某英交代,直到2019年二三月份时,王某约其吃饭,罗某生也会到场,自己慢慢放下对罗某生的戒心。有一天晚上,罗某生单独电话约她出来吃饭,吃饭时两人都喝了些啤酒,喝完酒之后她就迷迷糊糊,四肢无力。大概是在凌晨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酒店,身上只剩下内衣。

  觉察自己被侵犯的李某英大骂罗某生。李某英说,罗某生说自己是肺癌晚期,像他这种情况不会坐牢。“如果你老公知道这个事那肯定不会要你了,你要做个独立女人,可以帮忙一个稳定工作。”

  就这样,当天晚上,李某英离开房间回家了。

  

  ▲穿条纹衣服男子为罗某生,站立女子为李某英。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丈夫自称不是武大郎要离婚

  有了第一次之后,罗某生变得更大胆大了。

  在案材料显示,李某英称,由于老公刘某文周一至周五不在家,罗某生总是约她出去开房,“我当时不愿意去,他见我不愿意,就威胁要告诉我老公这件事,还跟我说,如果我告他强奸也没有证据了,有时候还喊王某跑到我家里去找我。”

  李某英说,她被罗某生威胁着一次次跟着他去开房,她每次都会将两人的聊天记录删除,很怕老公发现问题。罗某生跟她说:“万一你老公真发现我们,要跟你离婚,我就也离婚,娶了你。”

  李某英同时坦诚,自己和罗某生待久了也有了感情,所以罗某生约她出去开房她也会答应。

  两人的交往持续到2019年10月12日。得知真相的刘某文气得暴跳如雷。

  刘某文说,当天晚上,老婆李某英说,她和罗某生有不正当关系。此前自己拿她的手机充电,整个过程李某英非常紧张,就知道她心里有鬼。“李某英想向我拿回手机,开始跟我吵,甚至威胁我要离婚。”

  在刘某文不断追问下,李某英终于向丈夫刘某文道出实情。当天晚上,刘某文便通过王某找到罗某生,并在县城南大桥保险公司的广场见面。

  刘某文说,一开始罗某生不承认与李某英有男女关系,后来他准备打电话开免提两方对质,罗某生就承认了。“我提出我要和李某英离婚,罗某生说他和李某英是有感情的。如果我和李某英离婚,那他会和他老婆离婚,再娶了李某英。”

  “当晚我回到家后,就打了李某英提出要离婚,李某英开始要死要活,并拿脑袋撞地板。看到这样情况,我打电话给罗某生,说李某英在家闹,可能会出事。次日凌晨2点左右,罗某生来到我家。”刘某文说。

  此后,李某英、刘某文、罗某生三方展开“谈判”。起初是罗某生的姐夫夏某新,通过刘某文的同事找到刘某文,提出能不能用钱解决问题。

  2019年11月8日,刘某文与罗某生通电话。通话录音显示,刘某文多次提到自己要离婚,“我是一天都不想看到她,现在每天看到她,比X还臭”,要罗某生赶快把她(李某英)“弄走”。

  刘某文对罗某生说:“你是典型的西门庆,把我当作武大郎,这样搞下去也许把我毒死都不一定。所以你们看《水浒传》,看了上集,没看下集。也许我不止是武大郎,也许我就是武松。”

  此次谈话,双方不欢而散。

  “因为李某英不肯离婚,在家里闹,要死要活,我怕李某英出事,这才去找罗某生,让罗某生安抚好李某英。我好把婚离掉,大家相安无事。”刘某文事后交代说。

  

  ▲2022年6月8日,永兴县法院经重审后判决,李某英和刘某文仍因敲诈勒索罪获刑。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一审法院两次判夫妻俩敲诈勒索罪

  反复谈判未果,最终等来了罗某生自尽的消息。

  2019年11月18日8时许,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公安局城关中心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称,在县城工农兵桥河面发现一具尸体。警方赶至现场初查发现,死者系永兴县妇幼保健医院院长罗某生,初步判断为溺毙。

  经查,罗某生在事发当天留下的遗书称:“由于我的癌症疼痛难忍,整夜无法入睡,思前想后,为不拖累家人,彻底解脱,选择以这种方式走了。你们不要过度悲伤,保持克制,好好活着。”

  病历资料显示,罗某生在2018年7月30日由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诊断为右下肺腺癌。在死前的2019年11月4日,罗某生被诊断为可能有中度抑郁及焦虑症状。

  案发后,刘某文、李某英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李某英还称,2019年7月的一天,时任永兴县人民医院ICU主任李某珍送醉酒的自己回家时,强奸了她。

  “我把她送到家里之后就离开了,待了不到几分钟。”对于被指强奸李某英说法,李某珍事后称,自己是清白的,与李某英是普通朋友关系,“她就是诽谤我强奸过她。”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公诉机关指控称,自2018年底开始,李某英在日常生活中先后认识被害人罗某生、李某珍等人,并多次在一起吃饭喝酒。期间,李某珍送给醉酒的李某英回家过一次。在交往过程中,李某英与罗某生逐步发展成不正当男女关系,后被其丈夫刘某文于2019年10月发现并欲离婚,但李某英不愿离婚,为此两人多次发生冲突。2019年10-11月,李某英以被罗某生、李某珍强奸为由,刘某文则以需要安置或赔偿李某英为由,共同或单独多次采取谈判、到两人所在单位打闹、威胁出人命、向纪委告发等方式相要挟,分别向罗某生、李某珍索要60万元、40万元,均未果。

  庭审中,刘某文与李某英均称,公诉机关的指控并非事实,且自己才是受害人。刘某文还提到,自己没有敲诈勒索钱财,从没有主动找过被害人。

  2021年2月1日,郴州市永兴县法院一审判决刘某文、李某英犯敲诈勒索罪,两人均获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万元,后两被告人不服上诉,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22年6月8日,永兴县法院经重审后判决,李某英犯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罚金1万元;刘某文犯敲诈勒索罪,获刑3年、罚金1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李某英、刘某文不服,双双提起上诉。

  刘某文在上诉状中提到,罗某生在患癌症期间,给自己戴了6个月“绿帽子”,自己从来没有向罗某生或李某珍索要财物。罗某生自杀,与自己并无直接关联。

  李某英则上诉称,自己是受害者,不构成犯罪。“我与罗某生不当关系被丈夫刘某文知道,刘某文每天打我,我生不如死。之后我确实找过罗某生吵闹,都是想要他给我一个家。他也答应卖掉国土局的房子得60万元,再买房做我与他的新房。所以我不是敲诈勒索罗某生的钱财,是要求他对我造成的伤害负责。”

  “我不认为姐姐有罪。”李某英的弟弟李某志对记者说,姐姐的生活阅历简单,想法比较单纯,容易上当受骗。“她一直以来只在镇上药房干过几个月的活,以后就没有再做过其他工作。”他认为,这件事就是一个男人破坏别人家庭后,承诺用金钱对此事负责以及做出补偿,现在被害人一方却因敲诈未遂获刑,实在让人费解。

相关专题:婚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30 15: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