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揭秘安倍遇刺前的自民党内斗,两任首相斗争激烈?

京港台:2022-7-8 17:45| 来源:凤凰大参考 | 我来说几句


揭秘安倍遇刺前的自民党内斗,两任首相斗争激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关注中日关系,最新动态追踪!

  7月8日,日本(专题)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发表演讲时中枪 。据日媒报道,截止发稿时,安倍已没有生命体征。

  

  安倍遇刺恰逢日本参议院选举前的关键时刻,遇刺前安倍与现任首相岸田文雄的斗争非常激烈。《凤凰大参考》将此前日本政坛的争斗内幕进行总结,以飨读者。

  核心提要

  1.近日,日本自民党内讧加剧。前首相安倍晋三提出要把军费从倍增到GDP的2%以上。现首相岸田文雄则担忧债务和民生问题,拒绝明确具体金额。此举招致安倍不满。二者在军费支出问题上的对立,折射出了深层矛盾。身为积极财政派的安倍力主通过增发国债的方式解决军费来源。岸田等稳健财政派则主张先控制日本政府债务问题再解决军费支出。

  2.在“议员人数就是力量”的日本政坛,自民党内五大派阀的合纵连横正在进行。坐拥党内最大派阀,安倍首先拉拢日本前首相菅义伟,其次拉拢昔日宿敌二阶俊博,日媒形容会见场面“宛如黑帮电影”。再加上支持岸田的三派——“平成研究会”、麻生太郎领衔的“志公会”和岸田主导的“宏池会”内部并非固若金汤,有合适的利益交换,麻生太郎可能随时倒戈。

  3.岸田内阁的前路如何?7月的日本参议院选举和2024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将成为两大关键时刻。6月9日,在野党针对岸田内阁的不信任案并未通过,但如果自民党7月选举表现不佳,将影响岸田继续执政。反岸田势力还可能在占据党内多数后于2024年自民党总裁换届选举前逼宫,让岸田交出政权;或在总裁选举中阻击,凭借党内多数票,让岸田无法出现在党内初选。

  作者丨《凤凰大参考》特约作者 陈诚

  

  2016年11月,时任首相安倍晋三与时任外相岸田文雄在讨论问题

  6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发表主旨演讲,据日媒拿到的演讲稿,其演讲渲染“中国威胁论”,还呼吁“20多国海上合作”以包围中国,为其自身增加军费、提升军力制造借口。

  但实际上,在增加军费这个问题上,岸田文雄已经被自民党内强硬派“包围”了。

  此前,以安倍晋三为代表的自民党党内势力,力主5年内实现日本防卫经费倍增,军费对GDP的比值要达到2%以上,并试图将这一表述明确加入到方针文件当中,然而岸田政府并未就范,两派矛盾不断凸显。近来,安倍在自民党内活动频繁,“岸田包围网”已经初具雏形,岸田内阁的倒台风险一时成为日本舆论热议的话题。

  

  “导火索”——军费倍增计划

  5月下旬日美领导人会晤期间,岸田明确表示将“大幅增加”日本国防支出,“对日本国防实力进行根本性强化”,但并未明确具体的金额和实现时间表。因日本经济停滞不前,日本国防预算近年大致稳定在5万亿日元上下,存在温和上涨趋势,但国防支出对GDP的比值大体保持在1%水平,安倍等人则竭力鼓吹将国防支出对GDP的比值提升至2%以上,5年内实现倍增。

  

  2022年5月23日, 美国总统拜登(专题)(左)在位于东京的迎宾馆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进行双边会谈时握手 图源:美联社

  日本国防支出倍增计划存在内外两方面动力,外部动力主要来自北约,这也是2%这一数字的由来。2014年,鉴于美国压力以及东欧形势变化,北约开始计划将欧洲成员国的国防支出对GDP比提升至2%,当年的平均水平为1.19%,至2019年,这一数字已提高至1.53%。今年以来,随着俄乌战事爆发,如德国等,表态增加国防预算的北约欧洲成员越来越多,预计北约整体的国防支出对GDP比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日本国内有观点认为,如果国防支出达不到北约水准,日本将很难在西方立足。6月4日,安倍晋三在日本京都发表演说时称:“2%已逐渐成为国际标准……日本如果达不到该标准,日美关系会受影响,一旦日本遭到他国攻击,美国可能会认为,日本自己消极对待国防,为什么美国一定要帮助日本?”来自盟友的协同压力,是推动日本倍增其军费支出的重要外部因素。

  

  2021年3月16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北约盟国大幅增加了军事开支,30个盟国中有11个达到了至少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国防的目标 图源:EPA-EFE

  日本国防支出倍增的内部动力,则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日本的战略调整需要。日本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更新3份重要战略文件(日本国内简称“防卫三文书”):《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预计新版“防卫三文书”中,中国将占据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

  今年4月,日本自民党公布了针对“防卫三文书”的修订意见,要点包括五项:1.含东亚地区在内,反对他国凭借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2.国防支出5年内提升至GDP的2%以上水平;3.构建“敌方基地攻击能力”,攻击对象不限于敌导弹发射基地,还应包括司令部等敌指挥控制系统;4.明确中国为“威胁”;5.完善日本核电站的防御机制。

  要点1不言自明,关于要点2,该意见行文中以中、朝、俄的顺序着重介绍了日本的外部威胁,要点3举例说明时,以中国导弹为例,要点4无需多言,从该意见表述中不难看出,扩张军费,应对“中国威胁”,强化对华远程打击能力,应是日本战略调整的重要一环。

  

  日本正在扩大其巡航导弹的射程作为威慑 图源:日本陆上自卫队

  二是日本国内对于“国防支出长期过少”的错误评估。日本防卫研究所(类似我国军事科学院)5月31日发布了2022年度的东亚战略概观,该报告称,2000年日本与中国军费比例大致为1比1,2020年为1比4,日本防卫支出过低,不利于东亚军事平衡。但是通过历史数据寻求合理性十分危险,如果以二战期间的日本军费作为“合理”水平,世界和平显然会遭受重大威胁。此外,中国军费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经济快速成长,绝对数额可能较大,但相对水平并不离谱,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国防支出对GDP的比例约为1.2%,与日本现行水平大体相当。

  

  日本自卫队 图源:视觉中国

  三是受到俄乌冲突刺激的日本民意。日本读卖新闻6月3日-5日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72%的受访日本民众赞成政府强化国防实力,较4月份上升了8个百分点。关于国防支出的增加幅度,34%的受访民众认为增加至GDP的1%-2%较为合理,19%的受访民众认可安倍观点,认为应大幅增加至2%以上。鼓吹军费扩张,甚至大幅扩张,的确得到了相当一部分日本民众支持。

  在军费扩张后的用途方面,尽管详细计划尚未出台,但是综合日媒报道,经费支出很可能会集中于武器装备研发及新式装备采购,采购装备较大可能包括空中加油机,预警机,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巡航导弹,及其他各型导弹,坦克等陆军主战装备应不在此列,鉴于俄乌战争中的战场表现,日本财务省今年4月甚至试图削减自卫队的相关预算。

  

  日本战斗机

  那么,内外压力之下,为什么岸田没有采纳安倍意见,果断将国防支出提高至国内鹰派的期望水平?

  事实上,岸田处境两难,一方面国民对于国防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另一方面民生也是民众极为关注的议题,轻易增加国防支出很可能影响民生,顾此失彼。

  日本神户新闻6月5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针对即将到来的日本参议院选举,外交·安全保障受到的关注度的确最高,但也仅略高于经济·高物价议题,如果综合医疗、育儿、退休金等其他相关民生议题,国防在日本民众中的重要性显然是不及民生的。

  而增加的军费不外乎三种来源:1.增税;2.削减占据日本政府大部预算的社保支出;3.增发国债。前两种无疑会影响民生,进而影响岸田自己的民意支持率,危及长期执政,而增发国债则会加剧日本本已十分严重的政府债务问题。

  

  东京秋叶原区,过往的人们步履匆匆。由于新冠病例数不断上升、俄乌冲突和供应链问题,日本经济在今年前三个月出现萎缩 图源:纽约(专题)时报

  作为自民党内最大派阀领袖,安倍的意见无法完全忽视。在6月3日公布的《经济财政运营与改革的基本方针》草案中,岸田向安倍作出让步,加入了“五年之内”的表述,但并未明确“对GDP比2%”这一倍增目标,仅将上一版草案中脚注部分的“北约成员国计划将国防支出对GDP比提升至2%以上”转移至正文。岸田的让步安倍并不买账,在当天自民党内的研讨会中,批评之声此起彼伏,该版草案未获党内通过。围绕军费倍增计划,安倍岸田日渐对立,与此同时,日媒报道,安倍近来多方拉拢党内反岸田势力,可能会对今后的日本政局产生重大影响。

  

  军费倍增计划折射出的安倍—岸田深层矛盾

  日本军费倍增计划的出台波折,折射了安倍与岸田之间在施政路线和党内角力方面存在的深层矛盾,这些矛盾由 来已 久,但在国防支出问题上进一步激化。

  

  安倍与岸田的分歧由来已久

  国内方面,安倍与岸田在财政政策领域的分歧日益明显。日本国内的财政路线主要分为两派,积极财政派与稳健财政派,安倍属于前者,岸田与背后掌舵人麻生则为稳健财政派

  如前所述,军费倍增计划难产的主要原因在于财源问题难以解决,安倍力主通过增发国债的方式解决军费来源,日本的政府债务问题不足为惧。他在去年7月就公开宣称,日本央行是政府的子公司,印刷日元万元大钞的成本仅为20日元,央行开足马力印钞,政府放心大胆举债,纸张和油墨可以解决日本的政府债务。这一论调令舆论一时哗然,安倍的学历问题也沦为舆论调侃的对象。

  岸田等稳健财政派则主张平衡政府收支,在日本政府债务问题得到控制后,另行解决军费等新增支出,在政府收入难以大幅增加的情况下,避免对军费倍增作出明确承诺。

  

  2022年,日元汇率再创新低 图源:视觉中国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日本的政府债务问题确已十分严重,是日本各界最为关注的日本经济风险点位,岸田的观点更为合理也更为主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日本政府债务对GDP的比值已高达263%,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委内瑞拉。

  在日本国内能够解决日本政府融资需求的情况下,如安倍设想的一般,继续增发本币债务不会触发危机,但日本老龄化日趋严重,经济造血能力下降,如果今后的日本被迫举借外币债务,情况则完全不同,日本政府无法操纵外币贬值,债务累计到一定程度便会触发主权债务危机,后果如同今日的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不稳定的经济形势引发持续动乱 图源:视觉中国

  对外方面,岸田鹰派成色不足,明显不及安倍预期。在国家事务的优先级上,岸田并没有像对外强硬的安倍一般,将军费倍增计划放到需要“孤注一掷”的位置。事实上安倍-岸田之间的成色差异已多次显现。

  以一度甚嚣尘上的日美“核共享”为例,今年2月,安倍公开宣扬日美核共享,称日本应以乌克兰(专题)为鉴,深入探讨核共享的具体措施,但几天之后,岸田在接受参议院质询时,以日本政府的非核三原则为由,简单否定了安倍的观点。对华政策方面,尽管5月日美领导人会晤期间,日本多次作出对华消极表态,但岸田还是在会晤后公开强调,必须维持同中国的建设性关系。

  安倍对华则更为强硬,上月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安倍甚至背弃西方主流舆论,谴责乌克兰引发俄乌冲突,称日本必须减轻北向压力,要集中力量应对西南方向中国带来的威胁。而在举世瞩目的日本修宪问题上,据日媒报道,岸田也远不如安倍热心,岸田所在派系拥有显著的“护宪基因”。

  

  安倍近期对华表态越发强硬,与岸田多次出现不同调的情况

  第三,围绕军费倍增计划产生的龃龉,说明对于安倍而言,岸田并不听话,长此以往,安倍有丧失党内影响力之虞。自民党内部现有五大派阀,岸田的执政根基在于“宏池会”、“平成研究会”、“志公会”三派联合,并不包括安倍的“清和会”。在自民党内部,所属议员人数决定了各派在诸如总裁选举等关键事务上的发言权,也是衡量派系实力的指标。三派联合中的任何一派,实力均不及安倍,但三派联合能够在自民党内占据主流,这也为岸田提供了抵制安倍的资本。

  日媒分析指出,安倍对岸田内阁说三道四,也反映了安倍对自身派阀被边缘化的焦虑,他需要通过让岸田“听话”来展示影响力和存在感,这是维系派阀的重要因素。

  

  2021年9月,岸田文雄赢得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选举 图源:路透社

  然而,岸田对安倍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尊重”,去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在最后关头决定支持岸田,为其当选提供了关键支撑,但在岸田论功行赏,敲定党政要职人选时,安倍垂涎的自民党干事长、内阁官房长官等重要位置,岸田并没有安插安倍亲信,安倍对此颇为不快。

  

  “宛如黑帮电影”的自民党内斗

  施政路线差异,以及党内派阀争权,为外界解释了近期安倍频频接触党内各方势力的动机。自五月下旬以来,自民党内波涛暗涌,安倍想拉岸田下马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如果运作得力,岸田内阁最多只能维系到2024年。

  

  2016年12月,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左)和时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举行的议会下院会议上交谈。图:美联社

  安倍的第一个拉拢对象,是前首相菅义伟。5月31日,安倍在东京的一家法式餐厅宴请了菅义伟,双方夫人列席,以示亲密。菅义伟目前游离于自民党五大派阀之外,尽管没有党内职务,也未在政府任职,但菅在年轻议员中颇有人望,计划年内成立自己的派系。菅义伟对派阀政治长期持批判态度,他所成立的派系较传统派阀而言较为松散,名称也非派阀而是“学习会”,名义上致力于碳中和以及政府结构改革政策研究。日媒报道称,菅义伟试图转型幕后,推举未来的首相人选,而非自己走上前台。自民党内消息人士透露,菅派议员规模将达到70人左右。

  

  日本自民党主要派系示意图。由于近半年不断出现人员流动情况,具体派系人数以文章数据为准 图源:日媒

  70名国会议员构成的派系将在自民党内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现有五大派阀中,安倍的“清和会”为96人,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的“平成研究会”54人,麻生太郎的“志公会”50人,岸田领衔的“宏池会”45人,前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志帅会”43人,而自民党总计只有375名国会参众两院议员。此外,自民党内派阀之间,近年人员流动倾向日益浮现,部分议员不再忠于单一派阀,转投其他组织以追求趋同的政治理念或更好的政治前途。例如麻生太郎门下的参议员佐藤勉,就在今年2月份脱离了麻生的“志公会”,转投菅义伟,有分析认为,菅派势力有望扩张到80人。

  日本政界有句名言,“数字就是力量”。从规模上看,菅派是自民党内一支无法忽视的新兴力量,是安倍拉拢筹划岸田包围网的必然选择。同时,菅义伟与岸田之间积怨已久,安倍拉拢的确可能奏效。

  

  2021年9月,取得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胜利的岸田文雄与即将卸任的日本时任首相菅义伟的合照 图源:路透社

  菅义伟与岸田文雄本来同属自民党派阀宏池会,但个人出身、性格差异较大,素来不睦。菅义伟出身农家,凭借个人努力一路摸爬滚打跻身日本权力中枢,但岸田家为议员世家,发展路径要比菅义伟轻松。性格方面,菅义伟敢于直言犯上,这在等级观念浓厚的日本社会比较另类,岸田则刚好相反,对于上级极为顺从。原宏池会会长古贺诚曾对媒体表示,菅义伟“不听话,但能办事”,菅与岸田同处宏池会期间,关系的确不好,可以明显感受到二者之间的距离,菅义伟也曾多次私下贬低过岸田。

  这种恩怨延续至今,并与政治角力相互交织。在菅义伟策动成立自身派系后不久,日本政界有传言称,菅义伟身体状况不佳,患有重病,言下之意,选择追随菅义伟的人需要长远考虑个人前途,三思而后行。菅本人在接受日媒周刊现代采访时称,自己身体状况良好,同时他很清楚是谁在散布这些谣言。菅义伟的亲信则向媒体透露,散布谣言的正是岸田一方。

  

  2020年9月14日,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举行的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当选为该党新任党魁。

  2020年,因安倍引咎辞去自民党总裁职务,菅义伟,岸田文雄,石破茂三人竞争总裁之位,菅义伟胜选,碾压岸田近300票,外界一度认为岸田今生已与首相之位无缘,但是岸田很快时来运转,2021年的新冠疫情,菅义伟处置不利民意支持率暴跌,当年9月,适逢三年一次的自民党总裁换届选举,岸田落井下石,多方运作,扬言只要菅不下台,自民党2022年参议院选举必败。党内各方势力担心被菅的糟糕民意连累,尽管菅义伟公开表明有意参选总裁,但安倍与岸田之间达成利益交换,岸田承诺除掉安倍宿敌——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最终安倍选择支持岸田,菅义伟甚至未能参加党内初选,岸田则如愿成为首相。时至今日,两人同时出现在公开场合时,仍视对方如无物。

  

  2020年9月14日,新当选的日本自民党领导人菅义伟(右)向当时即将离任的首相安倍晋三(左)赠送鲜花 图源:视觉中国

  据日本媒体报道,5月31日席间,安倍积极鼓动菅义伟成立新派阀,称菅派可以迅速做大。6月4日,安倍在京都发表演说时,对菅义伟更是夸赞有加,列举了菅义伟从政期间的种种政绩,如数家珍。

  

  日本历代任期最长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 图源:路透社

  安倍拉拢的另一个党内重镇,是自己的宿敌——自民党前干事长二阶俊博。 二阶领衔的“志帅会”同为党内五大派阀之一,二阶本人作为对华友好人士,在中国也具备较高知名度,同时跟日本产业界关系非凡,长期把持自民党党务运营,在党内与安倍分庭抗礼。岸田得以上台,正是因为其承诺帮助安倍做掉政敌,设立干事长任期制,打破了二阶俊博长期掌控党务运营的局面。

  

  随着矛盾加剧,加之新冠疫情态势好转,日本自民党各派系领导人晚间频繁聚餐 图源:日媒

  6月1日,安倍在东京的一家宾馆宴请了二阶俊博,一同列席的还包括各自派阀的“大管家”事务总长,以及各自心腹,稻田朋美和林干雄,日本媒体称,场面“宛如黑帮电影”,这次会面也成为日本政界近期热议的话题。为拉岸田下马,安倍甚至主动接近二阶,可见其决心之大。

  

  4月10日,岸田文雄与安倍晋三聚餐 图源:日媒

  事实上,针对岸田的包围网也并非完全由安倍单方策动,今年以来,菅义伟亲信频繁接触党内已被边缘化的石破茂等人,在反岸田议题上,自民党内除执政的三派联合外,其他各方势力正在形成合力。

  

  岸田内阁倒台的可能路径

  如果这张包围网顺利成型,将对岸田意味着什么?

  日本首相历来由执政党党首出任,而作为长期的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通过投票选举产生,投票时分为议员票和党员票,其中议员票最为关键,去年的总裁选举中,议员票得票最多的岸田不过146票。

  尽管菅义伟的新派系组织相对松散,关键议题上未必会全员支持菅义伟,如果安倍与菅义伟实现联手,仍能大致决定总裁人选等关键事务走向,如果二阶俊博不计前嫌,加入安倍一方,局面更将产生决定性转变,“人数就是力量”,而掌权的三派联合本身也存在弱点,岸田本就不是麻生太郎最为中意的首相人选,麻生去年力推的是前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同时安倍麻生素来交好,如果麻生与反岸田势力之间达成利益交换,对于岸田而言,局面更是急转直下。

  

  现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麻生太郎,曾担任日本内阁副首相兼财务大臣 图:AFP

  岸田内阁目前的民意支持率维持在60%以上的超高水平,然而颇为讽刺的是,随着自民党内派系角力的发展,岸田政权夭折的可能性正在与日俱增。

  那么,如果岸田内阁倒台,会有哪些可能的路径?

  

  在超过2%的物价涨幅下,日本民众的购买力正在下降

  第一种可能来自7月的日本参议院换届选举。 菅义伟的亲信曾向日本时事通讯社透露,“如果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陷入苦战,菅派将发动党内攻势,拉岸田下马”。一旦自民党在选举中失利或者惨胜,岸田会被反对自己的派系联合追究责任,被迫辞去总裁职务。安倍本人就有类似经历,2007年参议院选举,自民党输给民主党后,安倍被迫称病下台。

  第二种可能是反岸田势力携手占据党内多数后,静待时机,只要岸田施政有误,导致民意大幅下滑,便在党内逼宫,迫使岸田在2024年总裁换届选举前交出政权。 这种可能性最高,要在未来两年内不出现失误,除了如履薄冰的谨慎态度,岸田还需要绝佳的运气。菅义伟内阁成立时,没有人能料到政权会如此短命,但新冠病毒变种偏偏成全了岸田。

  第三种可能是在2024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阻击岸田。反岸田势力可以凭借党内多数票,让岸田甚至无法出现在党内初选 ,如同去年9月的菅义伟一般。这种路径对反岸田势力而言,具有较高的时间成本,夜长梦多,但如果反岸田势力能够维系到2024年,这也是效果更为切实的路径。

  

  结语

  

  

  围绕日本军费倍增计划,安倍与岸田之间的矛盾日趋凸显,尽管岸田拥有极高的民意支持率,但随着自民党内斗的逐步发展,岸田内阁的倒台已日渐具有现实意义。

  关于岸田广泛的民意基础 ,日本政治学者岩田温撰文指出,这种高支持率很可能只是暂时的,岸田组阁以来并没有重大政策出台,日本民众对于新政权的期待,还没有转化成失望的机会。

  

  岸田文雄

  岩田称,岸田文雄类似日俄战争中的东乡平八郎,都属于运气极好的类型,目前的日本在野党是近年最不成器的一批,诸如奉劝乌克兰迅速投降等,各种奇谈怪论不堪入目,同时,如今的新冠病毒也不同于去年,岸田无为而治坐享其成。不知本次自民党内斗,岸田是否还能保持自己的好运气。

相关专题:日本,揭秘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8 17: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