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维权储户亲历被“维稳”:“完全颠覆我认知”

京港台:2022-7-25 21:03| 来源:Matters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维权储户亲历被“维稳”:“完全颠覆我认知”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她被四个人围住,一人揪她头发,一人从身后锁她脖子,另外两人向后扳着她的胳膊。她大喊:“我是孕妇,你们不要拉我,我可以自己走!”

  ——题记

  白衣维稳人员冲向抗议人群时,冯恬钰还愣在原地。

  她被四个人围住,一人揪她头发,一人从身后锁她脖子,另外两人向后扳着她的胳膊。她大喊:“我是孕妇,你们不要拉我,我可以自己走!”

  “我很害怕,感觉自己特别弱小,特别无助。”冯恬钰接受采访说。

  31岁的冯恬钰在河南村镇银行中存入了111万元,这是她和丈夫的全部积蓄,以及她父亲的养老钱。但2022年4月17日,她发现存款无法取出。

  她和数百名河南村镇银行维权储户,从全国各地赶来郑州,于2022年7月10日凌晨在人民银行郑州支行门口和平示威。超过10位现场抗议者对记者称,约11时20分,数百名警察和便衣维稳人员突然向抗议者发起冲击,对其拳打脚踢、暴力拖拽上大巴,带去10余个临时关押点。除部分被送医外,大部分抗议者于当晚被遣送回原籍,但仍有数十人失联。

  “我们只是想要回自己的钱,但政府殴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难道我们存钱还存出错了吗?”冯恬钰说。

  

  维权现场(来源:受访者提供)

  冲突发生后的第二天,河南银保监局称将垫付五万以下的客户资金,五万以上的陆续垫付,并于一周后补充称垫付公告与“群访事件”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官方唯一一次间接承认抗议活动发生,但未对官方的暴力做出任何说明。虽然微博等社交平台大量删除抗议和暴力冲突相关视频照片,但相关话题的浏览量仍累计过亿。

  这次维权行动源于2022年4月中旬,禹州新民生、上蔡惠民、柘城黄淮、开封新东方四家河南村镇银行突然无法在线取款和转账,引发大量储户恐慌。储户大多来自全国各地,通过互联网第三方存款产品把钱存入村镇银行,以获得高于国有四大行约1.6%的年利率。去年一月,第三方网络平台存款业务被叫停,但银行联系储户称可以通过自营微信小程序继续存款。今年四月,这些小程序突然无法使用,村镇银行拒绝告知存款如何提现。

  河南村镇银行涉嫌违法的迹象并非是突然出现。河南开封祥符区公安局官微曾于2020年7月通报,居民朱某伟在微信群“臆造散布新东方村镇银行不实消息”。区长王彦涛在官媒视频中称,该谣言引发储户集中提取存款,但“请广大储户放心,大家的存款在村镇银行是安全的,要避免盲目支取存款造成个人利益损失”。

  受访者称,两个月里,他们找银行、找银保监、找市政府,被推诿踢皮球;他们上访、发动了三次小规模抗议、还联系了国内外媒体,但效果甚微,甚至遭到警方威胁。6月14日,多名准备去郑州维权的储户被“精准赋红码”,河南村镇银行事件才引发社会热议。四天后,河南银保监局和许昌公安局首次回应,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以吕奕为首的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

  然而,官方从未将储户的钱定性为“存款”,而将其称为“账外业务客户本金”等。许多受害者担忧,如果丢失的资金被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标的,把钱要回来的难度将大大增加。

  “银行不把钱还我们、政府派人揍我们,我对这个国家的信念整个崩塌了”,冯恬钰说。她和许多维权储户对记者说,自己一直爱国、信任政府、相信警察,如今“人格被踩在地下践踏”。

  

  维权现场(来源:受访者提供)

  “还钱!还钱!”

  7月10日凌晨五点,冯恬钰赶到人民银行门口时,那里已聚集了几百个储户。北方的夏日天亮得早,蓝色的晨光里,人们并排坐在台阶上,有人拉起了横幅,“反对河南省政府联合黑社会暴力殴打储户”、“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

  这不是冯恬钰第一次来郑州维权。5月23日,她第一次从哈尔滨赶来郑州,试图要回自己的111万存款。她被身穿黑衣和白衣的维稳人员暴力扭送至本地疗养院“青龙山庄”,遭到训诫和短暂关押。

  7月10日前,储户们已发起过三次抗议,被他们称为“5.23维权”、“6.13维权“和”6.28“维权,均被官方镇压。多名储户对记者解释,全国的储户原本建了很多群,但大多被封禁了。后来按地区建了一些小群,100-300人不等,但组织前往郑州维权还需要靠口耳相传通知,有人响应,就会有更多人一起来。“7.10”维权起因于官方四月曾承诺在90天内出台处理方案。然而,眼看期限将至,政府仍没有任何回应,许多人着急,便一起赶来郑州抗议。

  抗议者称,这次来郑州的储户至少有三个满员微信群,共1500人。储户们原定7月9日去河南银保监门口抗议,但意识到计划或被网警发现,临时决定改期,于第二天凌晨去人民银行抗议。

  

  维权现场(来源:受访者提供)

  此次再来郑州维权时,冯恬钰已经怀孕了两个月。“没有这些钱,我怎么做产检,怎么生孩子,怎么养女儿?”她说。

  现场视频显示,清晨六点至九点,上百名警察和身穿白色衬衫或便衣的维稳人员陆续来到现场,列阵包围抗议储户。抗议者高喊:“黑社会!黑社会!”

  抗议者们手持国旗、唱起了国歌,有人把毛泽东画像贴在柱子上。除了“河南银行,还我存款”、“银行犯法,储户无罪”等表达维权诉求的口号,还有“习大大查河南“、”李克强(专题)查河南”等寄希望中央政府问责的口号。

  抗议者称,双方对峙期间并未发生大规模冲突,但包围圈越缩越小,导致他们无法去附近公厕,有人便在草坪上用布围成一个四方形,作为大家的临时厕所。有位女士要去取药,被白衣维稳人员挡住,冯恬钰和其他储户上去争辩。”(我说)你们脱了警服也是人民,你们没有妻儿老小吗,出了人命怎么办?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对得起谁吗?”她补充道,“他们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冯恬钰说,很多储户去得早,没有吃早饭,有抗议者给大家送早餐、送水,“我觉得大家特别团结,我很安心”。根据现场视频和多位抗议者的叙述,9时40分左右,河南银保监局局长秦汉锋、副局长杨华军来到现场,和储户对话,称只要存款是合法的,就会保护。储户们对这个重复过多次的承诺表示不满。“难道我们的存款还能不合法吗?”许多储户对记者说。

  随后,现场开来一辆信号车,用大喇叭播放《集会游行示威法》。在受访者提供的现场视频中,信号车喇叭一直播放“集会、游行、示威过程中,破坏公私财物或者侵害他人身体造成伤亡的,依照刑法……处罚”,而储户在另一边喊河南省省长的名字:“楼阳生,滚出来!”

  对峙期间,河南信访局长李刚向抗议者喊话,让储户们不要非法聚集,有诉求应在网上申报。许多抗议者对此不满。“政府给我们扣帽子,说我们人多,聚众闹事、寻衅滋事。但政府一直不解决问题,才导致我们越来越多人表达诉求的。”现场抗议者张夏说,“我们手无寸铁,没有破坏任何财物,没有打人,星期天也没有影响谁上班,怎么就成了政府口中的’聚众闹事的不法者’了呢?”

  根据现场视频,大约11时20分,大喇叭宣布,聚集者应在10分钟内离开。但抗议者对记者称,他们还没来得及撤离,白衣人就冲了过来。

  暴力清场

  清场发生得太快,储户们无法离开警察包围圈,被维稳人员围住拳打脚踢。

  现场抗议者张夏说,她被白衣人四手四脚抬起,一个男子朝她肚子狠狠踢了一脚,另一个抬她的人说,“你要合法维权!”她声嘶力竭地大喊,“难道你踢我就合法了吗?”

  另一名现场抗议者王晓萍被抬上大巴时,拽着扶手不肯上去。她说,一个黑衣人见她挣扎,一肘子打在她的下巴上,嘴里立刻全是血。她感到钻心的疼,坐在大巴车的过道上哭起来。之后的八个小时,她一口水都没喝,一口饭都吃不了。

  还有人眼睛被打伤了。同样从哈尔滨赶来的余先生说,当他被人抬起时,一个人用脚踢他眼睛,他的左眼便看不清了。他向记者展示的医院CT诊断报告显示,“左眼视考虑神经损伤,左眼球后考虑损伤,左眼睑、颌面周围软组织挫伤”。他想做伤情鉴定,但多次打电话给110,警方一直不出警。

  多位抗议者称,大巴车内站着身穿制服的警察,很多人把警号撕了,窗帘拉上,边骂边打储户。“如果你是男的,刚想开口说句话,大嘴巴子就抽过来了。”冯恬钰说。

  抗议者被带至金沙小学、河南技师学院、青龙山庄等地暂时羁押,大部分当晚被遣送回原籍。受伤严重的抗议者,在哀求警察后才被送往医院。

  冯恬钰说,她被押上车上后,肚子疼,担心胎儿有问题,要求打120,警察拒绝,对她说:“如果流产了,就共产党负责。”在她一再要求下,她终于被送到郑州第一医院。她说,她被送去医院前,有官员承诺医药费由政府负担,但医院称没拿到钱,把她扔在医院大厅。

  “我相信国家的牌照和存款保险制度,没想到这还能骗人”

  储户们不明白,自己把钱存进银行,怎么就成了非法资金。

  4月18日起,储户发现四家河南村镇银行无法在线取款和转账时,以为是银行资不抵债,发生“暴雷”。直到河南银保监局和许昌公安两个月后第一次发布公告,储户才知道“吕奕”和“河南新财富集团”,以“关联持股、交叉持股、增资扩股、操控银行高管等方式,实际控制村镇银行,利用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和自营平台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以虚构贷款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

  据《第一财经》报道,村镇银行的存款产品在“度小满”等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宣传时,均标明是“存款项目”。当互联网存款被叫停,银行联系储户继续存款时,也声称是“存款”的性质。

  令储户们气愤的是,他们以存款的方式把钱存进银行,这笔钱之后被人非法操控和转移,他们毫不知情,也从未参与,但政府不承认这是他们的存款,也不按存款保险制度赔偿。大规模抗议冲突后,政府发布通告,把资金定性为“账外业务客户本金”,众多储户表示不满,“银行的帐内账外业务,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当时存款,就看了两点,一它是银行,二它有50万存款保险。如果不是这两点,我就不可能去存这个村镇银行。这是一个国家信用问题,我相信国家的牌照和存款保险制度,没想到这还能骗人。”参加抗议的储户孙参接受采访说。

  她早前投资P2P,2020年P2P受监管清退后,她便寻找新的理财方式。她在360门户网站和京东APP看到存款理财广告,信任银行存款风险低,有50万存款保险,且利率比国有四大行高出约1.6%,又不用去线下办理,就把40万元存了进去。

  

  互联网存款项目(来源:第一财经)

  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专攻经济犯罪案件的黄磊律师接受媒体采访称,储户在村镇银行的存款是合法的。他认为,储户把钱打到合法的银行账户上,风险就转移了,银行和外部勾连非法转移资金,是银行的字责任;此外,有的储户存在’贴息’等违规行为,不应获得其收益,但存款本金仍受到法律保护。

  他称,自己作为中立的法律人,认为这是合法的储蓄,但另一方巴不得把它定性为非法或其他性质的资金,不想承担责任。他补充,官方多次说如果储户有非法的行为,就不赔付,但他认为这些威胁在法律上都不成立。

  他认为,如果国家不出面托底,储户很难最终拿回所有存款。2015年《存款保险条例》出台后,国家已经放弃托底义务,而是通过法定的存款保险制度,每户50万限额托底。如果这些村镇银行没有交存款保险费,本身也没有太多资产,储户仍有很大风险拿不回全部存款。

  记者采访的储户中,有人存了四五十万,也有人存了上百万,超出50万的部分并不属于法定的存款保险保障范围。而更令储户焦虑的是,官方目前并未按照存款保险的方式进行赔付,而是通过新财富集团被查封的资金来“垫付”,且目前限于存款五万以下的储户,仅占受害者很少一部分。

  “存款五万以上的现在一分不给(赔付),你让我们怎么生活?现在经济大环境都不好,大家都挣不到钱”,孙参。

  取不出的存款是许多储户的养家钱。孙参的女儿在上小学,正是开销大的时候,母亲有乳腺癌和心脏病,需要存钱预备手术和化疗;张夏只能靠借贷去还房贷和车贷,这让她的生活“一下跌倒了谷底”;冯恬钰在准备生二胎,父亲也指着这笔钱养老。

  7月10日晚,冯恬钰从医院回到酒店,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她想留在郑州把钱要回来,但被殴打经历让她“毁了三观”。

  “我大学就入党了,但我没想过有的(白衣)人戴着党徽,能对老弱病残孕大打出手,我也不知道被警察殴打该去找谁说理。他们哪是为人民服务啊?他们是在揍我。”冯恬钰说。

  “我即将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不知道怎么给他们建立信仰,去拥护这个党,去爱国。”她说完,哭了。

  注:抗议现场的维权储户均向记者提供了真实姓名,但因其面临安全威胁,受访者姓名均以同音字呈现。(本文作者:NGOCN,原题目《河南村镇银行抗议储户:“政府殴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

相关专题:维权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26 08: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