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个华裔富二代血腥史: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狂

京港台:2022-8-1 23:38| 来源:纽约时间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一个华裔富二代血腥史: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狂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目前还不知道吴志达和他的律师是否还会继续提出上诉。单是这个过程就可能双需要六年时间,可能还要花费600万美元。”

  加州最高法院周四维持了对华人移民吴志达(Charles Chitat Ng)死刑的判决。吴志达1960年生于香港,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后移居美国,他被控与其同伙莱纳德·莱克(Leonard Lake)至少残忍折磨并杀害了11人,吴志达因此成为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华裔连环杀手。

  虽然在1985年已经立案,又有犯罪者自己留下的大量录像作为证据,但由于莱克在被抓时已经自杀,吴志达又利用引渡差异和无休止的法律拖延战术,直至1999年才在加州被判死刑,此后他不断上诉,犯案时还年轻的吴志达目前已经61岁,但在自2006年就已经未执行过一次死刑的加州,他还有可能继续提起联邦上诉。

  与此同时,37年过去了,当局也仍在试图辨认一些遇难者的遗体。

  起初当局怀疑吴志达和莱克杀害了多达25人,最后在起诉时,吴志达被判在1984年和1985年杀害六名男子、三名妇女和两名男婴。其中多数在卡拉维拉斯县(Calaveras County),其余在旧金山。

  卡拉维拉斯县中尉格雷格·斯塔克(Greg Stark)说:“这是一个在这个社区代代相传的故事。”杀戮发生时他的父亲也在警察局工作。“有疯狂的估计,也有保守的估计。老实说,考虑到他们处理尸体的方式,我认为没有人会知道。”

  1985年,莱克在旧金山因入店行窃而被警方逮捕,之后用氰化物胶囊自杀,最终使得警方进入他的房产。调查人员发现了成堆烧焦的骨头、血迹斑斑的工具、浅坟和莱克保存的一本250页的日记。他们在整个房产里发现了数千颗被埋在地下的牙齿和骨头碎片,其中至少有4颗牙齿标本属于一名3岁以下的儿童。“数以百计”的骨头碎片被烧毁。调查人员也发现了大量录像带,录像带上记录了两人在谋杀前如何折磨女性。

  但此时吴志达已经逃往加拿大,同年,他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因在商店行窃并打伤一名商店保安而被捕。在加拿大最高法院命令他回国之前,他与引渡斗争了六年。

  在周四的判决中,法官们在一份长达181页的案件详细分析报告中说,吴志达得到了公正的审判。这是当时加州时间最长、费用最高的审判之一,迄今为止已经花费了纳税人2000万美元,部分原因是法院说,吴志达多次试图推迟和干扰审判。

  去年,卡拉维拉斯县的官员从一个墓地的地窖中又挖出了一些骨头和其他人类遗骸,这些遗骸自吴志达被定罪以来一直被保存在那里,他们希望通过现代DNA追踪来揭示他们的身份。

  斯塔克说:“无论是否有11人(被杀)或超过11人,我们都希望对遗骸进行分类,如果可能的话,将它们交还给家属,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和拘留。如果我们发现了更多身份证明,我们肯定会调查他们以及他们与案件的联系。”

  吴志达从香港来到美国后加入了海军陆战队,因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期间盗窃武器而被关押在堪萨斯州的莱文沃斯。

  他和他的辩护律师辩称,他受到了莱克的影响。莱克年纪较大,是一名生存主义者,他们说他策划了这起连环杀人案。吴志达否认参与了其中的许多罪行。

  吴志达的律师当时辩称,吴志达小时候被父亲虐待,因此人格受到了影响。

  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规定,只要他还是州长,就暂停执行死刑,吴志达仍有可能提出其他联邦上诉。

  一次例行出警 

  1985年6月2日,一个雾蒙蒙的早晨,当南旧金山警方的丹尼尔·赖特(Daniel Wright)接到一起发生在南市木材厂的例行入店行窃报警时,他根本不知道会发现什么。他只知道一名销售人员目睹一名亚裔男子偷了一把老虎钳,把它放在一辆棕褐色的1980年本田前奏曲(Honda Prelude)汽车的后备箱里,然后就消失了。

  当他到达现场时,店员和另一个大胡子男人走了过来。店员指了指放在敞篷本田后备箱里的老虎钳。这时,大胡子走近赖特,给他看了一张销售收据。“这是收据,”他说。“我已经付了我朋友的老虎钳钱,不需要警察了。”

  但赖特又往车里看了看,看到了另一个包,里面好像是……一把手枪。经过仔细检查,他发现了一把上了膛的点22左轮手枪和一个消音器。赖特警官回到他的车里,检查了那辆本田的车牌号,发现这辆本田的注册号“838WFQ”属于一辆别克,注册名是朗尼·邦德。这进一步引起了赖特的疑心,于是要求大胡子出示驾照,结果对方出示了一张名为罗宾·斯泰普利(Robin Stapley)的驾照。这个大胡子白人看起来比驾照上的年龄要老得多。

  赖特拿起枪问那个人:“你不知道携带消音武器是违法的吗?”

  “那不是我的,是朗尼的。我只是用它来射啤酒罐。”

  然后赖特检查了武器的序列号,发现它是注册在罗宾·斯泰普利名下的。

  “你被捕了,”赖特对大胡子说。

  “什么?”

  “拥有非法武器。”

  “我告诉过你,这不是我的。”

  “你说你是斯泰普利,对吗?这把枪是用你的名字注册的。”

  在给这名男子戴上手铐并向他宣读了自己的权利后,赖特警官把他锁在了车的后部,然后回到销售人员那里,询问他对另一名男子的描述,然后他播报了这一情况。“亚裔男性,身材苗条,大约25岁,最后一次露面时穿着派克大衣。”

  在安排把那辆本田车拖到警察扣押场后,赖特开车把他的犯人带到南城警察局,在那里他被安排在一间审讯室里。

  警方在对嫌疑人进行审问的过程中,对本田车上的车辆识别码进行了检查。车管所的一份打印结果显示,这辆车属于旧金山居民保罗·科斯纳(Paul Cosner)。一台电脑反馈的结果说,科斯纳已经失踪了9个月。

  当赖特把发现车辆属于科斯纳的消息告诉大胡子时,这个男人脸色苍白,并要了一支笔、一张纸和一杯水。

  “你要写认罪书吗?”赖特问。

  “没有,”那人回答说,“只是给我妻子的一张便条。”

  

  莱克留给前妻和姐妹的遗言。他的姐妹也曾在年轻时反复遭到他的性侵。

  在要求释放手铐后,这名男子潦草地写了一张纸条,并把它放在他的衬衫口袋里。事后人们发现,他的这张便条写给了前妻克拉拉琳·巴拉兹(Claralyn Balasz),内容是:“我爱你。请原谅我。请告诉妈妈、弗恩和帕蒂,我很抱歉。” (弗恩和帕蒂是莱克的姐妹。)

  这个人接着说:“我没想到一个糟糕的钳子会把我带到这个地步。”

  当赖特让他重复他说过的话时,这个人继续说。“我朋友的名字叫Charlie Chitat Ng, Chitat的发音是Cheetah, Ng的发音是Ing。”

  然后他告诉赖特,他的真名是莱纳德·莱克,是一名被FBI通缉的逃犯。随后莱克从衬衫翻领上拿起什么东西放进嘴里。几秒钟后,他开始抽搐,眼睛往后翻。赖特呼救并检查了囚犯的脉搏。他还活着,但奄奄一息。警方后来发现莱克在他的衬衫翻领下面粘了两颗氰化物胶囊。

  当医护人员把莱克抬上救护车,送他去医院时,赖特想知道为什么一个人会为了一辆偷来的车而自杀;他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两个失踪者 

  没过多久,南旧金山警方就知道这不仅仅是一起简单的商店行窃案件,尤其是当他们发现本田前排副驾驶座位上有血迹,遮阳板上方有一个弹孔,座位下有两个用过的弹壳。39岁的保罗·科斯纳是这辆本田的原车主,也是一名二手车贸易商。1984年11月2日,他告诉女友他要去见一个“长相怪异的人”,让他看车,之后他就失踪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此外,警方在汽车储物箱里发现了几张银行和信用卡,以及其他以罗宾·斯泰普利的名字命名的文件。与圣地亚哥警方的核对显示,斯泰普利也已被报失踪。6月3日,警方先拜访了莱克的前妻巴拉兹,随后又从巴拉兹口中获得了莱克位于卡拉维拉斯县的住址,并拿到了搜查令。

  第二天,旧金山失踪人口局的两名警探,汤姆·艾森曼和艾琳·布伦,与卡拉维拉斯副警长瓦兰共同搜查了莱克住扯。

  这间小屋由两间卧室、一间厨房和一间浴室组成。布伦走进房间,首先注意到的是客厅天花板上的一团红色污渍。一面墙上画着一幅森林场景的壁画,场景中间有一个小口径的弹孔。走进厨房,布伦在地板上发现了另一个类似的弹孔。主卧室里有一张四柱床,床上的每根柱子上都绑着电线。床的每个角落都用螺栓固定在地板上,床头上方的墙上固定着一盏250瓦的照明灯。

  床的一边是一个梳妆台,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女士内衣,很多都有深红色的污渍。布伦走到床前,掀开床垫的一角。下面是第二块床垫,上面也沾满了大量的类似干涸的血迹的东西。回到前屋,瓦兰副警长向她展示了一台电视机和两套音频复制设备。所有的序列号都被抹去了。布伦后来发现,这些音频设备属于旧金山居民哈维·杜布斯(Harvey Dubs),他和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子于1984年7月24日失踪。哈维·达布斯在当地报纸上刊登了出售设备的广告,当时有邻居看到,这家人跟两个好像来询问设备的男人说话,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这一家三口。

  随后,调查人员在院子的另一个角落看到了一个有厚厚的防火墙的焚烧炉,它能够承受极端的温度。他们意识到,小屋之前的居住者在某种程度上与几人的失踪有关,因此他们决定优先对整个区域进行仔细检查,包括焚化炉和神秘的混凝土掩体。

  50磅遗骸

  

  吴志达手下可能的遇害者

  案子显然是越来越大了。更多警员和平民加入进来,搜索整个房产。

  特里·帕克(Terry Parker)是搜查小组的一员,他在不经营该地区仅有的两间停尸房的时候,充当了民选验尸官的角色。

  “当我们开始挖掘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但越来越多的证据不断出现,这里有一块骨头,那里有一只鞋,沟里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你可能会想:‘我现在是不是走在别人的遗体上了?每块石头下可能还有更多。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帕克回忆说。

  在警犬的帮助下,他们挖出了大约50磅重的人类骨骼、碎骨、牙齿和失踪男女儿童的部分遗骸。他们发现了珠宝、腐烂的衣服和几张驾照。讽刺的是,就在发现这些骨骼的当天晚上8点,凯撒永久医院的医生关掉了莱克的生命支持系统——他在几秒钟内就死了。

  在房间里,搜索人员也发现了更多的密室和证据。在一间密室里,他们发现了一张双人床,一张边桌,一些书和一盏台灯。一面墙上挂着一块木制匾,上面刻着“米兰达行动”的字样。

  

  1985年,警方挖掘莱克的住所

  警方后来才知道,这个名字来自一本名为《收藏家》的书。这本书讲述了一个蝴蝶收藏家绑架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并把她锁在他的地窖里,女人最终死在那里的故事。房间里还有军事装备,包括制服、靴子和大量武器,包括突击步枪、霰弹枪和机枪。

  还有录像带:他们用从杜布斯一家抢走的录像设备拍下了折磨黛比·杜布斯和其他女性的录像带。在办案期间,资深凶杀案警察在听到受害者被强奸和鸡奸的惨叫时,会畏缩不前。背景中孩子的哭声让久经沙场的警员们也感到特别痛苦。

  其中一段性爱录像显示,33岁的黛比受到严重的性侵,根本无法生存。

  在同一盘录像带中,莱克和吴志达在强暴布伦达·奥康纳。布伦达、她的丈夫朗尼和他们1岁的儿子不幸是莱克最近的邻居。布伦达不信任莱克,她告诉附近的人,她看见他在树林里埋了一具尸体。但朗尼没有通知警察,而是邀请了一个名叫罗宾·斯泰普里的朋友和他们住在一起,以加强保护。这四人自1985年5月以来就没有人见过他们了。

  画面显示布伦达询问有关她孩子的信息。莱克告诉她:“你的宝宝睡得很熟,像块石头。”吴志达对受害者说:“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哭,但这对你没有好处,我们铁石心肠。”接着画面显示吴志达撕下布伦达的T恤和胸罩。最终,当不断的嘲讽和威胁打破了她的决心,布兰达同意配合。在录音的后面,可以听到她和两名男子一起洗澡的声音,还有一段画面显示她的丈夫、儿子、朋友斯泰普里和其他人惊恐地看着她被莱克和吴志达强奸。

  录像带中确认的六名女性最终被发现还活着。至今仍有15人失踪。莱克和吴志达的模式看来是只为少许钱财就绑架并虐杀男性,女性在地堡中被他们反复性虐待,而这些被害者的丈夫和幼子则被杀害后掩埋、火化或喂鸡。

  随着搜寻工作的结束,7名男子、3名妇女、2名男婴的尸体和50磅的骨头碎片被找到,还有大量属于死者的财产。总的来说,警方发现的证据表明,多达25名此前被报告失踪的人可能是在这处房产内或周围被谋杀的,但大多数尸体在现场被肢解、焚烧和分散,这使得身份识别极其困难。

  与此同时,联邦调查局已经确定吴志达以Mike Kimoto的名字从旧金山飞往芝加哥,但他们无法确定他从那里去了哪里。在对他的背景进行调查后,他们发现他来自香港,在多伦多和卡尔加里有姐妹,在英国约克郡有叔叔,在夏威夷有一些以前在海军陆战队服役的朋友。他们知道,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和几天的提前时间,吴志达可能会出现在四个地点中的任何一个。为了协助搜寻,他们联系了国际刑警组织和苏格兰场。

  追踪一个杀手 

  当搜索小组每天工作12个小时,挖掘地下深藏的可怕秘密时,联邦调查局正在收集有关吴志达的更多信息。

  他们得知吴志达于1961年12月24日出生在香港。作为一个富商的儿子,他得到了生活所能提供的一切机会,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叛逆的性格,而父亲对此的教育方式是责打。

  

  童年时期的吴志达

  1999年,他的父母曾在法庭上作证,当时69岁的肯尼思·吴(Kenneth Ng)用结结巴的英语说,他在吴志达小时候曾殴打他,他想让儿子成材,这有时意味着把他绑起来,用棍子抽打他。“我打他,”肯尼思说,“就连我的妻子和我的岳母都试图阻止我。”

  “媒体到处都在把查尔斯描述成一个怪物,”父亲说。“当然,我们家感觉很糟糕……我们家感到非常羞耻,我们感到非常抱歉。”这位父亲直到此时,仍然希望儿子能免于一死。

  吴志达曾在著名学府圣若瑟书院接受初中教育,但因企图纵火烧校内的礼拜堂而被开除。他的父亲把他送到了英国约克郡的一所寄宿学校,在那里,他的叔叔是学校的一名教师,但在新学校待了没多久,他就因为偷了其他学生的东西并在当地一家百货商店里偷窃,再次被开除。

  随后,他回到香港,直到1978年时,他获得了赴美留学的学生签证,就读于加州贝尔蒙特的圣母大学。显然,学生生活对他没有吸引力,他只上了一个学期就退学了。1979年10月,吴志达因肇事逃逸被起诉。他后来被判有罪,并被要求支付损害赔偿金。不久之后,他加入了海军陆战队,尽管他不是美国公民,但他在填出生地时,写了印第安纳州的布卢姆菲尔德,居然这样也通过了检查。

  1981年,吴志达被提升为一等兵。然而不久之后,他因偷窃军火而被革职。在他被监禁的几天内,他逃跑了,并前往加州,在那里他遇到了莱克并一见如故。

  1982年,吴志达因盗窃军火被监禁

  联邦调查局还整理了一份莱纳德·莱克的档案,莱克显然没有像吴志达那样享受优越的成长环境。1945年10月29日他出生在旧金山,据称,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鼓励他拍摄妹妹和其他青春期女孩的裸照,甚至与妹妹发生性关系。

  1966年,伦纳德加入海军陆战队,在越南岘港担任雷达操作员。在彭德尔顿营接受了两年的精神治疗后,他于1971年出院,最终在他的邻居中赢得了生存主义者和古怪的性怪癖的名声。

  他的日记里充斥着性幻想,他计划在一场核浩劫之后把性奴隶关在自己的地堡里。他写道:“上帝认为女人是用来做饭、打扫房间和做爱的。不用的时候,应该把她们锁起来。”

  一次简单的盗窃 

  

  警方发布的通缉令

  警方认为,考虑到加拿大高密度的亚裔人口,吴志达可能会潜逃到该国。1985年夏天,加拿大各地贴满了数百张海报,没过多久,加拿大当局就通知联邦调查局,在安大略省查塔姆的一个公交车站洗手间发现了一名长得像吴志达的男子。一位目击者说,他看到吴志达剃掉了他的鬓角和眉毛。

  这一信息将一名芝加哥男子的报警电话联系起来,这名男子声称,他曾开车将一名符合吴志达描述的搭车者从芝加哥送到安大略省查塔姆的一家汽车旅馆。在报纸上看到这位乘客成为全球通缉的对象后,这名好心人震惊无比,发誓再也不随便载人了。

  吴志达的盗窃癖最终让他自食其果。1985年7月6日,哈德逊湾百货公司的保安发现他把一瓶苏打水塞在外套里。当他们试图逮捕他时,吴志达用一把点38口径的眼镜蛇手枪打断了保安的手指。卡尔加里警方赶到并制服了这名商店扒手。加州的驾照显示,这名盗窃狂名叫吴志达。对犯罪史上最残忍的杀手之一的追捕结束了。后来警方发现,吴志达在卡尔加里最南端一块20万英亩的荒地上的一处板房藏身,他的财产只剩下一把笔刀,十美元和一把手枪。

  美国当局对这个残忍的杀手被拘留感到高兴。他立即被安置在卡尔加里还押中心,面对证据,他把一切都归咎于他死去的搭档。

  把他从加拿大送回美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根据1976年两国之间的一项条约,反对死刑的加拿大没有义务将杀人犯嫌疑人交给美国。加拿大人指控吴志达犯有严重攻击、抢劫和在百货公司事件中非法使用枪支的罪行。他被判处四年半监禁。加州将不得不等待。

  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讨价还价持续了六年之后,加拿大最高法院终于在1991年9月允许吴志达以谋杀罪被引渡。

  一场代价高昂的努力 

  吴志达被释放几分钟后,就被空运到麦克莱伦空军基地,在那里他被转移到萨克拉门托的福尔松监狱等待审判。接下来发生的是美国犯罪史上最漫长、代价最高的刑事诉讼,甚至超过了臭名昭著的辛普森案。吴志达和他的一系列律师动用了所有的法律条文来拖延对他的审判程序。

  庭审地点原定在圣安德烈亚斯,但吴志达不断对加州政府提起诉讼,提出了各种正式投诉,包括恶劣的待遇和变质的食物,以及在前往法院的50英里路程中被迫服用晕车药物,他声称,这让他昏昏欲睡,无法参加审前程序。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解雇自己的律师,这进一步拖延了时间。后来,他以律师失职为由起诉他们,要求赔偿100万美元。在审判过程中,吴志达请了10位律师,最终奥兰治县高等法院法官罗伯特·菲茨杰拉德允许吴为自己辩护。他的决定把审判又推迟了一年,因为他要温习法律。甚至在真正的审判开始之前,吴志达就已经在六名不同的法官面前出庭,该案积累了超过六吨的证据和其他法律文件。

  1998年10月,经过13年的拖延和漫长的法律辩论,对吴志达的审判开始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陪审团、媒体以及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都听到了州检察官沙琳·霍纳卡(Sharlene Honnaka)讲述了莱克和吴志达如何选择并绑架了受害者,然后对他们进行虐待、强奸和谋杀。

  辩方反驳说,莱克要对这些谋杀案负责,而吴志达只是参与了一些性犯罪。在诉讼接近尾声的时候,吴志达坚持出庭作证,这其实影响了他自己的案子,因为他的这一举动使检察官能够提供更多的证据,包括吴志达在牢房里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墙上有他身后的定罪漫画,旁边有一句格言:“不杀人,不刺激——不持枪,不好玩。”

  当吴志达的判决被宣读时,他只是低头看着桌子,面无表情。

  最后,经过长达八个月的审判,陪审团认为吴志达谋杀了六名男性,三名女性和两名男婴。谋杀第七名男子保罗·科斯纳的指控此前因证据不足而被撤销。

  法官瑞安随后听从了陪审团的建议,判处吴志达死刑,尽管他可以选择判处他终身监禁。

  目前还不知道,吴志达和他的律师是否还会继续提出上诉。单是这个过程就可能双需要六年时间,可能还要花费600万美元。

  警方发言人说,真正的不公正是司法系统允许长达数年的引渡差异、复杂的安全措施、解雇和重新聘用的律师、以及在诸如吴志达眼镜的硬度、食物的温度以及他在牢房里进行折纸的权利等现实问题上无休止的法律争论和拖延。

  在吴志达被执行死刑之前,通过上诉以及未来多年将他关在死囚牢房的费用,司法费用肯定会上升。正如一名检察官指出的那样:“美国的司法系统已经失控了。”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土豪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2 23: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