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二十大报道:习近平连任挑战和政治局常委布局

京港台:2022-8-20 09:58|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42 )  | 我来说几句


二十大报道:习近平连任挑战和政治局常委布局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习近平最新动态 追踪报道!

  中共二十大召开在即,总书记习近平在本届党代会上要达成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破例连任,获得自己的第三个任期。他能否如愿?此外,中共权力金字塔尖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将出现怎样的新布局,这些正成为坊间各种猜测和专家严肃讨论的焦点。

  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由七人组成:

  习近平:总书记、国家主席。1953年6月出生,69岁。

  李克强:国务院总理。1955年7月出生,67岁。

  栗战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1950年8月出生,72岁。

  汪洋:全国政协主席。1955年3月出生,67岁。

  王沪宁: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1955年10月出生,即将67岁

  赵乐际:中纪委书记,1957年3月出生,65岁。

  韩正:国务院常务副总理。1954年4月出生,68岁。

  本文列出现任政治局常委成员年龄是因为中共高层目前得以规范他们去留的只有一个不成文的年龄限制规则,即所谓“七上八下”惯例:每届党代会召开时,满68岁的必须离任,67岁的仍可留任。

  根据这一惯例,本届常委中三人年龄已超:习近平(69岁)、栗战书(72岁)和韩正(68岁)。

  但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不会受“七上八下”惯例的约束。他于2018年修改《宪法》,废除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10年)的规定,将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写入《宪法》。去年又通过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将自己与毛泽东、邓小平并列,用《纽约时报》的话说,“巩固习近平作为确保中国崛起必不可少的变革型领导人的地位”。这些都显示他将寻求继续担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

  中国战略集团首席执行官、前中央情报局中国政治分析师张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在亚洲协会网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破例连任是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上要达成的目标之一。“他希望获得第三个任期,以在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继续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

  美国主流媒体和智库的一般研判习近平能够达成目标。

  “我觉得毫无疑问,党内没有反对派真正挑战习近平的权力。”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史宗瀚 (Victor Shih)对美国之音说。

  习近平连任挑战依然重重

  但在临近二十大召开之时,习近平面临的现实却充满挑战:在国内,坚持新冠清零导致中国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失业率高达20%,因封城、烂尾楼、银行欺诈案引起的民怨和抗议加剧;国际上,解放军大规模军演升高台海紧张局势,美中关系持续走向对抗,西方世界对习近平的图谋越来越警觉。

  “我并不认为他的连任机率超过了50%。我认为,他一直在对半开,50%和50%之间游离。”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

  “中国的政治以目前的张力发生重大变化的机率一直在增加,” 夏明指出。“所以,我并不认为习近平今天是可以稳固地进入他的第三个任期。”

  被认为中共历史上权力最小的总理李克强在中共高层领导人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两个多星期后。他8月16日现身深圳,拜谒了邓小平纪念铜像,并呼吁改革开放如长江黄河不会倒流。他还召开了六省长会议敦促保市场稳经济,让外界感到他再度找回了传统中国总理的角色。

  与此同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视察东北,考察辽沈战役纪念馆,强调中共学习红色党史军史的重要性,并继续为疫情防控、共同富裕、从严治党等各方面指明方向。

  两位领导人传达的信息不同,既可解释为分工不同,也可视为立场迥异。不过跟上次对李克强召开十万官员会议的坊间反应有所不同,这次“习下李上”未被再度热炒。

  “中国重要人事的异动还是在按照习近平的意志走,最明显的现在公安部长王小红,名列中央政法委的副书记,”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时政评论家邓聿文说。

  “你可以说习近平一意孤行就这么安排,但也说明他为什么行得通,为什么其他政治局常委阻挡不了?”

  邓聿文认为,“除非在20大之前两个多月过程中某种特别的意外情况出现,否则的话我是看不到习近平不连任的机会的。”

  但曾是李克强77届北大校友的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认为,李克强在深圳的举动和言论很不寻常,“这说明过去16天中共高层开会,习近平想统一思想但没有统一成。”

  “七上八下”的来龙去脉

  “七上八下”作为中共政治局常委成员年龄限制的规定并未见诸于任何中共的正式文件。有关它的来历,《江泽民的权力之路》一书作者高新在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的专栏中说,“至于‘七上八上’,当然不是一项有红头文件向下传达的‘明文规定’,而是在当年讨论十六大人事换届时由江泽民和胡锦涛共商出的‘原则上掌握’的‘入局’和‘入常’(包括继任)的年龄限制。”

  2002年,第十五届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七名成员,除胡锦涛进入第十六届常委外,其他全部离任。其中年龄最小的是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李瑞环,68岁。“七上八下”惯例可视为从那时开始实施。

  中国战略集团首席执行长张克斯认为,这个不成文惯例的来历本身有中共领导人个人意志的随意性,“它源于江泽民权力政治的纯粹表现”。

  张克斯在亚洲协会由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 (Kevin Rudd) 主持的“揭秘中共二十大”讨论会上说,在中共十五大时,江泽民为了让常委排名第三、73岁的乔石出局,定出“70岁封顶”的规矩。但这一规矩却并未适用于当时已经71岁的江泽民自己。

  张克斯说,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76岁的江不仅保住了中央军委主席的职位,“而且他把年龄限制降低到现在的‘七上八下’,去掉了另一名对手李瑞环,他是江的另一个长期眼中钉。如果按照70岁规则李应该可以留下。”

  张克斯认为,这次习近平也可以轻易改变规则。“如果他(习近平)把年龄降低一岁,到66岁,那么李克强就要走人,汪洋和王沪宁也要走人。因此,除了两个空缺外,你还可以有更多盟友来填补空缺。”

  但维也纳大学专攻中国政治的专家李玲博士不认为习近平会做出这种改变。“年龄限制是结束政治局常委任期的唯一退出机制。它非常客观,易于公平执行。所以要抛弃这一规则,那他以后将很难规范政治局常委的退出。”

  李玲说,“仅就政治局常委而言,在20多年里适用这一年龄限制规则的案例有28例,这是一个相当明显的趋势。”

  邓聿文认为,扩充常委会对习近平来说有利有弊。“有利的地方是把自己的两个亲信拉进来对他有帮助,但我认为增加到九个会遭到常委的反对,认为把常委搞得过于庞大。”

  此外,邓聿文也认为,“如果习近平有权力把现在七个变成九个,那恰恰也说明现在在不扩充的情况下他也能够在七个常委中把他的权力贯彻下去,因为我权力很大,(因此)常委里多一个少一个亲信无所谓嘛,反正大家都听我的。”

  谁将入常?

  如果年龄限制的惯例只适用于总书记之外的常委,那么栗战书(72岁)和韩正(68岁)会出局。舆论对填补这两个空缺的人选,较多猜测集中在现任政治局委员的副总理胡春华(61岁)、中办主任丁薛祥(60岁)、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62岁)和上海市委书记李强(63岁)。

  其中胡春华被认为入常机会最高,并有可能成为下任中国总理的有力竞争者。

  “中办主任丁薛祥比其他习近平的亲信跟习近平的关系更亲密,”邓聿文分析。“栗战书不就是做过中办主任吗?他也进入了常委。从这个角度看,把他提拔到常委然后做中纪委主任的可能性非常大,搞反腐,让他接这个位子,从这个角度看是有可能的。”

  但邓聿文不看好李强入常。“上海疫情搞成这样,要李强入常习近平就得向党内交代,”他说, “他不但没法说服外界,也没法说服他的亲信。如果仅仅只有两个名额的话,李强入常的机会不大。”

  对于习近平忠实追随者的地方大员陈敏尔,张克斯则认为,他虽有潜力上位,但如果只有两个空缺,入常机会也不大。

  谁任总理?

  总理李克强已在3月人大闭幕记者会上宣布这是他“担任总理的最后一年”。鉴于中国的总理都有担任副总理的资历,以及胡春华入常的可能性很高,因此,胡春华和现任常委兼副总理的汪洋成为最有可能担任下届总理的人选。

  “在我看来,胡春华会被视为比汪洋更强,” 前澳大利亚总理、主持“揭秘中共二十大”的陆克文说。

  胡春华更强条件包括,他不仅有副总理、省委书记的经历,而且年龄优势显著(59岁),还有接班人“备胎”的地位,加上最近在《人民日报》发表大篇幅赞扬习近平“三农政策”的文章,文中52次提到“习近平总书记”,被认为已成习近平的“准亲信”。

  “胡春华的优点是他年轻,但这也可能是他的弱点,” 邓聿文说。“大家认为你年轻,进政治局常委的机会有的是。”

  而胡春华的那篇文章,邓聿文认为 “完全不说明什么问题”。“他作为主管三农工作的写一篇歌颂习近平三农工作的文章,这个完全符合中共内部作业的标准程序。”邓聿文说。

  邓聿文认为,如果胡春华做总理,会出现明显问题,“现在的政协主席汪洋做什么?” 相反, 邓聿文认为汪洋做总理的可能较大,“胡春华做常务副总理,接替韩正的角色,或者接替汪洋做政协主席的可能性挺大的。”

  邓聿文说,如果胡春华做总理,在常委中排名第二或第三,把比他资历深的常委甩到后面 ,这在讲究论资排辈的中共高层怕行不通。

  李克强会“裸退”吗?

  现任总理李克强并未到退休年龄,按惯例应可留任,他已宣布不再任总理,外界猜测他会循前中国总理李鹏离任后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先例。但他是否会因为其他原因跟前总理温家宝一样在即将到来的中共二十大上宣布彻底退休、即所谓“裸退“呢?

  李克强一直被传健康状况不太好。他在2019年3月全国人大做政府工作报告时,不时擦拭脸上汗水的镜头令人印象深刻。

  研究中共高层人事的专家高新2018年在自由亚洲电台的专栏中写道,李克强在继任第二届总理时就有中途隐退的念头,“笔者从李克强夫人程虹的亲友处得知,程虹和女儿对李克强身体状况的担忧早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其次,习近平高度集权改变了中共高层的政治环境,李克强失去了作为经济政策制定者的角色,“如果他认为在习近平手下心灰意懒,干得没意思,那确实有可能就不做了。” 邓聿文说。

  但前中央情报局中国政治分析师张克斯认为,李克强的去留决定权在习近平手里。“习近平是否将他视为某种问题、威胁或挑战?如果不是——我认为他不是——那为什么不留任另一个职位?”

  本届中国政府早期曾被称为“习李体制”,那时“李克强曾被认为是习最高职位的竞争对手”,“如果你是习近平,现在想连任永远称霸做第二个毛泽东,你会让一个曾经被人视为你的对手的人仍坐在最高领导层里吗?我不确定你会。” 张克斯补充说。

  无论未来谁任总理,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在习近平格局下中国总理已经失去了“议行合一”体制下的重要性。

  “自从习近平建立了所谓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体制,强化了国家主席的权力,他以委员会制把大权全部独揽以后,总理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价值了,今天的总理某种程度上成了一种装饰,一个避雷针,最高元首推卸责任的替罪羊,”夏明教授说。

  无可奈何的选择

  中共这种黑箱作业的政治体制每到领导人换届或交接班,外界对其葫芦里卖的药究竟为何总会展开一场场接力“猜谜赛”。

  “‘七上八下’惯例本身是非常荒唐的东西,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证明68岁就不如67岁,无论从健康还是从其它方面。” 邓聿文说。

  这种易于执行的一刀切惯例的实行可能跟中共官员权力的高“含金量”且无需接受选民监督有关。

  “中共体制中没有领导人愿意自动退休,权力的春药作用和腐蚀性太强了,” 夏明教授说,“中国没有选举机制,没办法通过选举政治来淘汰……‘七上八下’ 就变成一个制度化没法进行的无可奈何的选择。习近平把它玩得荒诞起来,他私心膨胀,把任何制度、规范和先例只对自己有利才用,对自己任何不利的就废除。”

  一位匿名的法学博士说:“如果中国的政治制度不改变,如果最高领导人可以破例不遵守规则,那么无论中共的人事如何变动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

 

相关专题:习近平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21 16: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