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迟到二十年的判决:重温劳荣枝案那些骇人听闻细节

京港台:2022-8-22 13:59| 来源:非虚构故事 | 评论( 19 )  | 我来说几句


迟到二十年的判决:重温劳荣枝案那些骇人听闻细节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非虚构故事按:8月18日上午9时30分到20日18时23分,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上诉一案。20日,庭审全部结束,法官宣布择日宣判。二审中,劳荣枝几乎推翻了此前所有的供述。她否认与法子英合谋,否认参与杀害7名死者,否认在法子英作案过程中帮助捆绑受害人,否认带领受害人回出租屋是将其作为下手对象。

  今天分享的这个故事我认为上写劳荣枝和法子英最好的一篇,透着90年代初那种粗粝的气质,纪录片般的质感。整个故事像一部精彩的写实电影。

  

  雌雄:劳荣枝案,迟到二十年的判决

  作者 | 荐叔

  讲个故事。

  合肥市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是附近所有居民的一个梦魇。即使过去好多年,有次从一户人家传出了刺鼻的臭鸡蛋味,人们不约而同做出了同样的反应:报警。事后发现那的确只是由一篮臭鸡蛋带来的虚惊。

  但相似的恐怖气味,很容易把人们带回1999年发生在209室的恐怖一幕。这个房间发生的事,成为四个人人生的终途。

  1

  这一年的7月15日,合肥三九天都夜总会来了一位叫沈凌秋的小姐。她前前后后只在夜总会干了6天。陪歌,陪舞,陪酒,但绝不接陪睡的活。尽管如此,这位出挑又灵巧的小姐在夜总会还是相当醒目。从下场第一天起,就没做过冷板凳。

  她有位对她一见钟情的客人。第一天就看上了她。每天去都要点名叫她。几天的眉来眼去,推杯换盏下,沈凌秋知道这个男人叫殷建华。

  这个有点油腻的中年人本来过着四平八稳的人生。国企下海,南下深圳创业,赚了点本钱后回到合肥开了一家小公司。有个对他不错的老婆。

  夜总会和沈凌秋就成了殷建华中年沉闷生活里的激流。他在沈凌秋带有几分风尘和野生的美色里享受着欲望的失重感。

  算不上多有钱的殷建华表现得阔绰又大方。他在昏暗的夜总会里一包一包往外甩软中华。还常带着几分醉意口出豪言:“我钱不知道怎么花了”。

  沈凌秋深情地注视着他。这目光,殷建华从中看到了爱慕和崇拜。沈凌秋看到的是,猎物。双方都在等待时机。

  小姐沈凌秋的真名叫劳荣枝。她的身后还有一个致命的男人,名叫法子英。

  2

  他们都是当年公安部上榜的头号通缉犯。一对亡命鸳鸯。

  三年前,两人用色诱的方式,绑票了南昌一家空调销售公司的总经理熊启义。他们杀死了熊启义的妻子和三岁女儿,把一大一小两具无辜的尸体泡在卫生间浴缸里,上面盖了一层棉被,减少尸体腐烂味道的扩散。

  熊启义的尸体被肢解了。一部分塞在一个旅行包里,就扔在他妻女的尸体边上。还有主要的头颅、躯干被丢弃在劳荣枝和法子英临时居住的一间出租屋里。这家人的劳力士金表、金项链和全部金银首饰被洗劫一空。

  当警方先后发现这两个骇人听闻的现场时,法劳二人已经不翼而飞。自此隐遁江湖。

  美剧《冰血暴》刚完结的第四季把犯罪者分为“罪犯”和“不法之徒”。前者把犯罪作为建立另一种规则的途径;后者则根本上拒绝组织,拒绝规则。对他们来说,犯罪就是自由。

  这可能是把法子英和劳荣枝从江湖路人吸引到一起的气息。

  这两人的人生本该是上世纪8、90年代江西九江那些大包大揽的国有企业的一部分。出生、上学、就业在一条既定的轨道上。和他们大家庭里的那些其他成员们一样。

  可有6个在九江政府部门和国企上班的哥哥姐姐的法子英上来就离经叛道。17岁入户抢劫,被判了10年。

  出狱后,他在九江市发电厂谋到了一份挺安稳的工作,结了婚,生了个女儿。不过,好像现世越安稳,他内心越不安。直到他在朋友的一场婚宴上遇到了九江石油公司子弟小学一名19岁的语文老师:劳荣枝。

  那场宴会结束,法子英骑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聊天里,法子英说自己坐过牢。真诚的骄傲。后座的小学教师无疑是被车上这个精瘦又匪气的已婚男人身上那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和力量吸引了。

  那是个未知和危险的世界。他们彼此吸引。自由放浪的诱惑,在向他们招手。让未经世事的劳荣枝和困于现实的法子英都欲罢不能。

  从婚宴,到劳家,只有短短4公里。成了两人亡命天涯的开始。

  这是1993年。不能掉头。

  两年后,男人邀请女人跟他一起去深圳。小学老师立马办了停薪留职。

  

  · 劳荣枝和法子英刚刚闯荡江湖时的一张合影。

  3

  南昌那场灭门惨案后,全国范围的通缉加上严打形势,都让法子英和劳荣枝随时处于行踪暴露的风险中。

  两人只是沉寂了大半年。他们在安徽芜湖和重庆有两处“安全屋”,平日深居简出。很难策划像南昌那样需要长时间谋划和设局的案子。

  1997年的10月,两人流窜到了温州。在这里,他们制造了一起即兴杀戮。

  他们原本想向一名在夜总会工作的女人租房子。结果见第一面,就动了杀心。因为这个女人看上去挺有钱。

  他们在大白天闯进女人的家里,绑架了她,让她给自己的一位闺蜜打电话。不明就里的闺蜜匆匆忙忙赶过来,刚一进门,就被控制了。随后,两个人都被残忍地勒死。

  从这两名夜总会小姐身上和家里,法子英和劳荣枝抢到了两块手表,一部手机,一部传呼机,还搜出了一张2.5万元的存折。劳荣枝拿死者身份证去银行取出了这笔钱。

  这样的受害人都是城市里的外来流动人口。社会关系查无可查。如果不是后来法子英落网,自己供出了这两条人命旧债。这桩旧案可能还在死胡同里。

  即便如此,警方很长时间也无法明白,为什么法子英当时要再拉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来送死?想也能想到,从一个仓促出门的女人身上得不到什么。

  而对法子英来说,一条人命,和两条人命没什么区别。多拉一个人送命,不过相当于多下了一个赌注:一次杀两个的收益,总比杀一个要高。

  只是这样的即兴作案,缺乏“艺术感”。也不是二人的风格。温州之后,是将近两年的蛰伏。

  重出江湖,势在必得。1999年,世纪之末,他们来到合肥。租下了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

  三九天都夜总会是他们的猎场。殷建华是那个猎物。

  4

  7月20日,在“沈凌秋”几天的半推半就里五迷三道的殷建华,终于提出要包夜,要带劳荣枝开房。

  时机到了。

  劳荣枝拒绝了,还表现得很生气。这是最后的欲擒故纵。殷建华火了,在三九天都跟“沈凌秋”和夜总会领班大吵了一架。被拿的死死的。

  殷建华接下来两天没去夜总会。脑子里却无时无刻不是“沈凌秋”那张深入内心令人难忘的面孔。

  7月22日下午,殷建华本来要去合肥医院看望一位住院的朋友。那位朋友跟他说自已马上就出院了,让他别来了。一空下来,殷建华第一个想到的,又是那位“沈凌秋”。

  他拨通了劳荣枝的绝命电话。这个安徽小商人最终把自己送入了命运的虎口。

  来吧。劳荣枝给了殷建华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的地址。对殷建华来说,这就是地狱之门。

  也就是这天,法子英在合肥白水坝一家电焊门市部订制了一只长宽1米、高70厘米的钢筋笼。他和门市部的伙计说,自己是用来关狗。

  殷建华刚迈进这个他原本以为的销魂地,就被手持尖刀的法子英用刀顶住了后背。他朝思夜想的“沈凌秋”和眼前这个凶恶的男人一起把他手脚绑了起来,锁进了巨大的钢筋笼里。

  殷建华根本没有他看上去的那么有钱。他也没觉得眼前两个人有多么可怕。这可能就是个糟透了的玩笑。他还想和那个男人套套近乎。

  这让法子英很恼火。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这只猴明白自己的处境。法子英要出门找只可怜的“鸡”来。他在合肥六安路看到了正在趴活的安徽长丰县木匠陆中明。

  陆中明只以有是木工活可做。毫无戒备地跟着法子英进了209这个屠场。

  笼子里的殷建华在他生命的最后时间目睹了一场前所未见的冷血和残暴。陆中明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活活捅死了。法子英还现场“表演”了肢解尸体。鲜血流了满地,刺鼻的腥和恐惧一样挥发在空气里,渗入毛孔。

  殷建华彻底吓傻了。筛糠一样给法子英和劳荣枝写下家里的住址。颤抖着给老婆打了电话,说自己被绑架了,有生命危险,让她20分钟内到合肥长江饭店门前面见绑匪。救命。

  这是夜里9点。惊恐无比的妻子二话不说赶到长江饭店,没有看到任何人。丈夫再次打来电话,让她先回家,等绑匪通知。

  第二天,23日,见面地点约在了殷建华家。殷建华按照法子英的意思写了两张字条,一张是要妻子交钱赎人;一张是证明法子英离开时,殷建华还活着。

  上午8点左右,法子英带了把自制手枪和殷建华的亲笔字条,离开了209,前往殷家。

  这里面就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关键版本,都出自后来法子英的口供。一个是:殷建华写完那两张字条,就被他杀死了,也就是,法出门前,其实已经撕票;另一个是:他出门前和劳荣枝约定,如果自己12点没回来,就杀了殷建华,替自己报仇——这两个版本是决定劳荣枝有没有直接参与杀人的关键。

  殷家的简陋让法子英大失所望。和他原本期待的一个有钱人的家形成了巨大的落差。这让法子英气昏了头,竟然同意让殷建华妻子出门去筹钱。

  殷建华的妻子于是逃过一死。她出门就报警了。

  接下来那幕著名的包围,对话和枪战,你们都看到了。

  警方劝法子英放下枪,不要以生命为代价对抗。

  法子英说:“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其实你的生命跟我的生命是一样的。”

  “对,都很珍贵的。”

  “珍贵什么呀,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拿那一点工资。”

  这是法子英的信仰。也是这个不法之徒的哲学。

  12点,法子英没有如约回到209。劳荣枝开始了她长达20年的逃亡。

  为了给劳荣枝争取逃亡时间,被捕后的法子英和警方兜了7天的圈子。他先是说自己其实是专业杀手,雇凶杀人而已。又说人质早已经被押解到了河南固始县。

  

  枪战同时,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究竟发生了什么?劳荣枝有没有亲自大开杀戒?已经不得而知。209室被警方最终发现,不是法子英的招供,而是臭鸡蛋般的尸味惊动了整条巷子的居民。胆大上前的人看到门缝流出了恶臭的黑色污水和蛆。

  赶来的警方破门而入。

  钢筋笼里殷建华的尸体已经溃烂,红色手柄的老虎钳拧着铁丝缠绕着他的颈部,老虎钳还挂在那里。这是一个匆忙又残暴的施刑现场。

  不远处的冷柜里是无辜的木匠陆中明四散的残骸。

  逃亡中的劳荣枝用了“Sherry”的化名。她的微信签名是“财富本为主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23 02: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