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外部舆论捧杀导致胡春华被习近平清理出局

京港台:2022-11-5 10:31| 来源:自由亚洲 | 评论( 32 )  | 我来说几句


外部舆论捧杀导致胡春华被习近平清理出局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习近平最新动态 追踪报道!

  五年前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闭幕之后,中共新华社播发了《领航新时代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笔者在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的近五年时间里,已经几次引述过这篇“纪实”中的如下关键一段内容:“大家认为,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也不是‘铁椅子’‘铁帽子’,符合年龄的也不一定当然继续提名,主要根据人选政治表现、廉洁情况和事业需要,能留能转、能上能下。”

  如今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闭幕后,中共新华社又播发了《领航新时代新征程新辉煌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文中又有如下一段:“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不是‘铁椅子’,符合年龄的也不一定当然继续提名,要坚持事业为上,根据工作需要、人选条件、廉洁情况和形象口碑,能留能转、能上能下,树立新时代鲜明用人导向。”

  于是,在这个所谓“新时代鲜明用人导向”的规范下,“符合年龄”的李克强、汪洋,以及与他们两个同龄的陈全国下了,正值年富力强,甚至比新“当选”的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所有成员都年轻的胡春华居然也被“转”了。

  这里说的“转”,是指胡春华显然是被计划好了从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转”为非政治局委员的副国级。因为毕竟还是被继续“当选”了二十届中央委员,所以相信他胡春华没有多大可能在明年三月份本届副总理届满之后不被安排新的职务,而是已经在二十大召开之前的“通盘考虑”过程中,在被内定“出局”的同时,也已经被安排好了“局外”副国级的具体去向,比如和五年前的张春贤以及刘奇葆一样,不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就是全国政协副主席。

  当然,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正如我们本专栏上周一的文章《习近平有可能会把对胡锦涛的恼怒 直接发泄到胡春华身》一文中所说,对胡春华日后的安排也不排队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因为前总书记胡锦涛对胡春华的出局向习近平表示了不满,导致习近平干脆一不做二休,将胡春华彻底的闲置。甚至不排除对胡春华进一步打击报复。

  五年前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闭幕后的2017年12月25日,笔者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是否会把胡春华“贬”为国家副主席》一文,文中引述一家境外网站上署名“吉哥的博客”的文章内容,文中猜测当时已经被李希接替了广东省委书记职务,回到北京待命的胡春华估计将接掌国家副主席。文中评论说国家副主席这个位置曾庆红、习近平曾经担任。国家副主席是接班人的概率较大,但也不是一定,如李源潮就是例子。

  而笔者当时的观点是:李源潮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被从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和中组部长的实权位置上转换至徒有虚名的国家副主席任上,绝对是贬不是升。虽然眼下还难以断定胡春华的准确去向,但如果是已经被习近平内定为国家副主席接班人的话,那他可就真是步李源潮的后尘了。 

  而此文发表的3个月之后,胡春华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上被宣布为国务院副总理。从那以后直到上月下旬的二十届一中全会召开前夜,胡春华就一直被外界舆论普遍看好为李克强的国务院总理接班人,至少也是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

  两年前的2020年11月2日,笔者又在本专栏发表了《孙政才入狱后习近平给胡春华的政治思想鉴定是“识大体,顾大局”》。文中分析说:“若论成为省委书记之前的政府行政系统的工作经历,李强至少是可以与现任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之间论短长的。” “单从这个角度分析,虽然胡春华在进入中央工作之前的地方行政领导经历既短少更不完整,但若论‘我们的干部来自五湖四海’,当今中共高层政坛里就属他胡春华的履历颇为丰富了。大学毕业后直奔西藏,在当年分别担任过宣传干部,饭店负责人,地方行署副专员和专员,省级团委负责人,以及自治区副职领导人。日后在担任了两年时间的团中央一把手后,又先后转战河北,内蒙和广东……。特别是他在进入中央政治局并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广东省委书记之前的几年里,从2005 年从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升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开始,这个职务只过度了一年时间,即又历任了两年时间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一年时间的河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三年时间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兼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然后就在胡锦涛向习近平交班的同时,进入中央政治局……。晋升速度之快,令党内党外为之咋舌!

  笔者曾经在《习近平考察“接班人”的首要条件》一文中就已经分析过:自从胡锦涛称赞江泽民把中共政权的“香火传递”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了之后,担任过省级行政和党的一把手,特别是担任过党的省级一把手,是进入政治局的必由之路。而在众多历届党代会的党代表眼里,均会认为他胡春华当初年纪轻轻就享受正省部级待遇,沾的就是共青团干部必须有年龄限制所以必须被突击提拔、所以被称之为“直升飞机干部”的光,与其他从县乡一级领导人干起,在基层数十年摸爬滚打,一步一个脚印递升至省委书记的干部相比,根本就不是公平竞争。

  所以,在“推荐”、“比选”的所谓“党内征求意见”的过程中,被“征求意见”的那些从基层一步步爬升上来的省委书记们大都不看好胡春华是很有可能的。

  关于五年多前孙政才在习近平主导的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为何倒台,如何倒台的内幕分析,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参阅笔者先后在本专栏发表过的《孙政才的罪孽到底有多深重?》,《每任总书记都要把至少一个在位政治局委员送进监狱》,《拔出萝卜带起泥,给王珉罗织罪状咬出孙政才?》,《广东省委上上下下都在为胡春华捏着一把汗!》, 以及《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等多篇文章。其中《拔出萝卜带起泥,给王珉罗织罪状咬出孙政才?》一文中已经介绍过:孙政才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当天重庆日报评论员文章以“坚决拥护中央决定 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为标题,给人的印象是孙政才都官至中央政治局委员了居然还是一个“政治上的糊涂人”,所以才遭受到习近平总书记这个“党中央的领导核心”的毫不留情的政治清算。重庆日报的这篇文章文章特别强调重庆全市上下都要“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作为第一位的政治要求“,足以说明孙政才在拥戴“习核心”的“大是大非”问题上被习近平认为“态度很不明朗”的传闻或许为真。孙政才栽就栽在了没有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当成他自己和重庆市委的“第一位的政治要求”。

  孙政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的主要部分都是中纪委在吉林省追查王珉经济问题时”拔出萝卜带起泥“,当地曾经给王珉书记巨额贿赂的私企老板在中纪委专案组的威逼之下,供出王珉的同时也把孙政才给供了出来, 令习近平如获至宝。当然也不排队王珉为了减少刑期主动供出了孙政才的可能。王珉被起诉书里提到的他2009年月11月利用担任吉林省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100万人民币用于支付个人费用。但事实上王珉就是在2009年月11月与孙政才交接的。所以提供如上消息的人士分析,这一百万很可能就是孙政才以新任省委书记名义慷国家之慨,赠送给王珉的“搬家费”。曾有网友给笔者的文章留言说:“其实他孙政才只有两宗罪,一是屁股不干净,二是站错队。鉴定完毕。”此话当然没错。但问题是,当今共产党的干部们屁股上有干净的吗?所以说到底还是他孙政才政治上“站错队”才导致中纪委奉命把他脱光示众。

  在《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这篇文章里,笔者的分析是:所以,五年多前的习近平正在为十九大上如何打发孙政才和胡春华这两个前朝元老硬塞给他的“党政接班人培养对象”犯思量的时候,王珉的“戴罪立功”的交待内容被“简报”到习府的时候,习近平最可能脱口而出的就是那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先拿下一个孙政才,此后即使找不出胡春华的把柄,他胡春华也已经是势孤力单,孤掌难鸣。中国古人早有“唇亡齿寒”一说,而把孙政才和胡春华在十年前的中共十八大上共同进入中央政治局之后的关系形容成唇齿相依并不夸张。虽然在那之前他们二人似乎并未有政治结盟之嫌,但一经把他们两人同时敲定为党、政一把手接替人培养对象,他们两个就是一损俱损,一荣共荣的关系了。

  这里以“树倒胡、孙散,唇亡齿难全”为标题,“树”还不仅仅指退休不久即被帕金森症所困扰、中共内部已经有传闻说他的健康状况还不如江泽民的胡锦涛,更包括十年前在十八大时未能进入政治局常委,从那以后就被习近平政治边缘化,五年多前召开的十九大上更是被迫提前退休的李源潮……。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胡、孙”被习近平强行拆散之后,随着孙被打入天牢,胡春华凭着习近平的一句“识大体,顾大局”的“政治思想鉴定”,虽然未能如此前胡锦涛向习近平交班时所设计的,十八大上进政治局,十九大上进常委会,但毕竟还是被在十九大上留任了政治局委员。胡锦涛十年多前在交班习近平时所规划的,是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分别会有总书记接班人选胡春华和总理接班人选孙政才,但在孙政才倒台和王沪宁等人对习近平长期执政的“热烈拥戴”的前提下,他胡春华五年前也未能因为被内定转岗国务院而在党内晋升政治局常委,因此也就令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选一直存疑到二十届一中全会公报的面世。当年的习近平之所以能够被清华大学接收为“工农兵学员”,是因为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审查之后认为他习近平可以不再被继续被划归“黑五类”,应该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之列。而从五年多前孙政才垮台至今,胡春华的政治境遇就相当于文革年代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时时刻刻都不忘夹着尾巴做人。

  就在中共二十大闭幕并对外公布新一届中央委员名单的前一天,笔者又在本专栏发表了《三个总理"候选人",谁的可能性最大?》一文,文中分析说“假如韩正最终会成为李克强接班人的话,胡春华入常并接替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职务也并非唯一可能。其他可能包括不被安排入常同时也不再连任政治局委员,只是在连任中央委员的前提下等待明年三月出任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包括虽然如愿入常但离开国务院系统,比如担任全国政协主席职务?”

  日后发生的事实虽然总理接班人不是韩正,而是韩正当年上海市委书记职务的继任者李强上位,但胡春华的下场却是被笔者不幸言中:“不被安排入常同时也不再连任政治局委员”。

  一周之前,中共二十届一中公报一经发出,华尔街日报随即发表《中国自由派旗手胡春华落选政治局委员会》一文,说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巩固主导权不仅体现在他提拔哪些人进入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也体现在哪些人被他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中国四位现任副总理之一、曾被认为有望接替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胡春华在周日落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标志着一颗曾经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黯然落幕。

  该文中说:一些政治分析人士之前认为,59岁的胡春华非常有机会进入政治局常委会这一中共最高决策机构,并出任中国下一任总理。但在中共宣布的新一届政治局委员会名单中没有胡春华的名字,而是挤满了习近平的盟友和拥护者。本届政治局委员会共有24名成员,较之前少了一个席位。作为离任的政治局委员会中最年轻的官员,胡春华的离任年龄也远低于最近几届党代会上成为惯例的68岁的退休门槛。(该门槛在今年党代会上实际已打破)。

  该文章中还说:胡春华在分析人士和海外高管中颇受好评,他们认为胡春华主张相对自由的经济政策,这与习近平倡导的政府主导型发展模式形成对比。尽管胡春华在习近平消除农村贫困的行动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但外界并不认为他是习近平圈子里的一员,他是在其他政治大佬的帮助下升上去的。胡春华还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担任过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一些政治观察人士由此认为,他是所谓“团派”(共青团派)、即一个松散的官员集团的主要人物,“团派”曾被视为对习近平阵营起到制衡作用的一支力量。

  不知道华尔街日报这篇评论的作者是否意识到,恰恰是胡春华本人,正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愿意,甚至是最惧怕外部世界给他如此“好评”的人。外部世界对他胡春华的所有好评以及曾经寄予的期望,都及时提醒了习近平:绝不能让胡春华成为“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专题:习近平,胡春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13 12: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