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马云背后的男人怂了?套现387亿美元后....

京港台:2022-11-20 10:49| 来源:金融八卦女频道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马云背后的男人怂了?套现387亿美元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1月11日,在上半年亏损了2718亿元之后,软银通过抛售自己最引以为豪的阿里股票套现387亿美元止损,终于换来今年三个季度以来首次盈利的消息。

  发布会上,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做了个重要决定,他表示将退出这家科技投资巨头的日常经营,并将主要精力用来推动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的增长。

  一辈子都在强势攻城略地、冲锋陷阵的孙正义,终于要退居幕后了。他表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以这种形式主持财报发布会。

  

  ▲孙正义在最新财季财报会议上,图源软银集团官网

  伴随着他的退居幕后,是昔日世界首富投资策略的彻底改变。

  以前的孙正义豪情万丈:“创业公司的估值仍在飙升,你们的投资还不够激进。”

  如今的孙正义如履薄冰:“我为自己过去贪图暴利而感到羞愧。我们太自信,太好高骛远”、“要放慢投资脚步”……

  

  了解孙正义的人说,这很不孙正义!人们感叹昔日的世界首富、投资教父,从巅峰走向低谷,也不过短短几年……

  1.

  / 一战封神,是运气还是实力? /

  在中国,大家对孙正义的了解,源于孙正义和马云的6分钟神话(电视剧)。

  虽然在此之前,孙正义就因投资成立不到一年、只有十几人团队的雅虎,身价暴增,财富甚至超越比尔·盖茨,当了3天世界首富,而在国际上名声鹊起。

  为了寻找下一个雅虎,孙正义带着他的巨额资金,来到了中国。

  1999 年 10 月,马云在北京见到了摩根士丹利亚洲分公司资深分析师介绍的神秘投资人孙正义,结果讲了不到六分钟,孙正义就决定投资4000万美元,最终马云只要了2000万。

  

  2004年,孙正义再度追加投资阿里6000万美元。

  2014年阿里在纽交所上市时,软银持有的阿里股份价值翻了大约2900倍。孙正义的财富净值涨至166亿美元。这一年,孙正义跻身日本(专题)首富。

  作为孙正义人生中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风投交易之一),孙正义从阿里巴巴身上获得过超过千亿美元的财富,他也因此被称为“日本巴菲特”,但日本网友却对此评价:“孙正义徒有虚名,什么日本巴菲特,就是运气好而已。”

  一语成谶。

  但不管网友评价如何,孙正义却因为投资阿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信,也在一级市场封神,他坚信自己可以再造另一个阿里。

  所以在接下来的投资中,孙正义的软银帝国几乎占有美国75%的计算机产业和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半壁江山,比如我们熟悉的盛大网络、阿里巴巴、雅虎、新浪、网易、当当网、携程旅游网、263集团、人人网、PPTV等,背后都有孙正义的软银。

  只是,他再也没能创造第二个阿里神话。

  最触目惊心的案例,莫过于被称作韩国版阿里巴巴的韩国电商巨头Coupang。

  去年3月,Coupang在纽交所成功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0%。软银作为Coupang的最大股东,一举斩获了245亿美元的账面回报。然而,Coupang的股价上市之后一路走低,今年一季度的跌幅高达惊人的40%,最新市值只有约340亿美元。

  然后是共享办公空间Wework,因无法解释六个月亏损9亿美元而导致IPO失败,估值从470亿跌落至80亿,期间软银还数次出手注资。

  孙正义后来在财报发布会上表示,“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之举是愚蠢的”。

  再就是,大家都熟知或者亲历过的快车大战,背后的操盘手也是软银。

  2018年软银千亿入局接盘Uber,结果2019年上市初创始人大举套现,股价一路下滑,从此软银被套牢。

  而滴滴呢,软银也前后花掉近100亿美金让滴滴忽略利润,抢占市场,直到秘密上市又退市,滴滴账面仍亏损200多亿元。

  而软银的财报也显示,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前三大亏损来自滴滴、Wework、Grab;仅在账面,Coupang和滴滴就分别造成了1.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专题)841亿元)和9千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3亿元)的损失。

  

  ▲软银亏损利润排行榜,滴滴、Wework、Grab位列倒数(图源:软银财报)

  其中,仅仅去年一年,滴滴出行股价跌幅超80%,Wework将近腰斩,东南亚出行巨头Grab下跌80%……

  更有统计显示,这些年孙正义一共投资了800多家互联网、科技企业,成功获利的企业只有40家,赚了1700多亿美元,其中的1600亿来自阿里巴巴。

  

  拥有了更多资金的孙正义,最终没能创造出下一个阿里神话。

  2.

  / 投资滑铁卢,孙正义的“三大疯狂” /

  在外界看来,孙正义是个疯狂的投资人,他的成功源自他的疯狂,他的滑铁卢也源于疯狂。

  对于这种言论,孙正义并不以为然。因为他最著名的言论就是:聪明人比不过疯子。

  疯狂押注科技股

  孙正义对科技股的关注,源于十六岁那年,他被市面上的一本畅销书——《犹太人经商法》深深打动,便想方设法见到了这本书的作者,也就是当时的日本麦当劳董事长藤田田。

  藤田田没有轻视这么一个还在读书的年轻人,跟他面聊了15分钟,并告诉他:不要看过去的工业,而是要关注未来的行业。计算机应该是你进军的方向。

  认为言之有理的孙正义,从此在科技股领域一发不可收拾。

  1975年,孙正义在美国校园里贩卖从日本引进的电子游戏,赚到人生第一桶金。

  1976年,孙正义又捣鼓出可以发声的多国语言翻译机,并将专利卖给夏普公司,成功挣到100万美元。

  1981年,从美国回到日本的孙正义创立软银,并在站稳脚跟后彻底走上“科技兴企”之路,先后投资初出茅庐的雅虎与阿里巴巴,站在队伍的最前头吃下了第一波互联网红利。

  初期疯狂投资的成功,给了他无比的自信。

  尽管过往数十年的投资成功率只有5%,但他仍旧愿意承担大起大落的风险,相信直觉广泛下注,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想法,架构自己想要的企业生态。

  对待近年业内趋之若鹜的投资风潮,他同样是这么一个“先投再说”的态度。

  但热潮过去,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击。

  由于WeWork等估值下滑的影响,2019财年软银亏损约126亿美元,愿景基金亏177亿美元。这是当年软银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年度亏损。

  2019年11月,孙正义在东京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鞠躬致歉:“我对这些投资的判断在许多方面都不正确,对此我感到很遗憾。”

  而这还只是开始……

  疯狂的时光穿梭机理论失灵了

  孙正义之所以这么疯狂,一方面源于投资雅虎、阿里的成功,另一方面则源于他坚信的“时光穿梭机理论”,即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发展中国家会走;而发展中国家走过的路,落后国家会走。

  所以在雅虎上初尝成功之后,他带着巨额资金,还有雅虎初试成功的攻城策略:“免费才能吸引到流量”,寻找到了雅虎的替身阿里巴巴。

  

  如今,从雅虎结束收费,开始烧钱换流量的那一刻起,这一策略几乎成了互联网后起企业崛起的标配。

  只是为了寻找第二个阿里巴巴,疯狂投资让他付出了巨额代价,从WeWork到被称作韩国版阿里巴巴的韩国电商巨头Coupang……

  孙正义为何会接连栽跟头?一直以来的说法不一。有人认为他是为了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或是已经投入了太多资金,只能以赌徒的心态继续下注。

  “十赌九输,久赌必输”,这是几千年来国人总结出来的深刻教训。古诗《十字令》早已告诫人们赌博的恶果,“一心赢钱,两眼熬红,三餐无味,四肢无力,五业荒废,六亲不认,七窍生烟,八方借债,九陷泥潭,十成灾难。”

  疯狂的“一出手,必重仓”

  有了赌徒的心态,抱着宁可投错不能错过,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几乎重仓了所有互联网独角兽企业。

  他常常以超乎常理的价格出资,短时间内迅速拉高创业公司的估值,然后砸钱给被投企业做护城河,催熟企业快速抢占市场份额,成为龙头快速上市催熟估值,从而获得高额回报率。

  为了抢占市场,甚至连标的的对家都收到了软银的橄榄枝,比如Uber、滴滴都是他的“裙下之臣”,但这种方式并不是什么聪明的投资策略,和买断彩票坐等中奖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说到底,还是赌。

  而他的投资方法也极具侵略性。孙正义通常会开出高于公司融资估值数倍的金额,如果对方不同意便威胁转投竞争对手。

  2017年,滴滴已经完成16轮融资,并不缺钱,但孙正义找到程维,只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接受我的投资,要么我去投资你的竞争对手。”

  最后,软银注资约120亿美元,得到滴滴20%的股份,程维仅有7%。

  这样的投资风格,给风险投资领域带来的几乎是排他性的冲击——

  一旦孙正义进入,其他投资人便难以再参与。

  对于自己看中的赛道,迷信资本的力量的孙正义甚至不看创始人的品性,就像赌博不看赌友品行一样。比如因创始人接连不断的丑闻而“天下大乱”的Uber,比如尚未上市就大举套现、热衷于购买豪宅的WeWork,都被他看上。

  这些创始人,最后都给了孙正义狠狠的教训,尽管最后在创始人与资本的这场大战之中,孙正义几乎总是能赢,但他都赢得心力交瘁。

  为了让WeWork的创始人走人,他支付了总计17亿美元。

  后来,孙正义也承认,自己高估了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好的一面,而对此人坏的一面“视而不见”,当初“应该多了解一点的”。

  他坦言,要为在市场高点买进初创公司的决定负责,同时承诺削减开支以重回正轨。

  然而就在去年,他还在会议中指责团队员工:“创业公司的估值仍在飙升,你们投的还不够激进!”

  可惜话音落下没多久,以前奏效的高估值打法,已悄悄把软银一步步拖进深渊。

  3.

  / 亏损之王,造化弄人还是理论失效? /

  因为伴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以及疫情的影响,孙正义前几年不管不顾的疯狂投资的恶果,正在一步步显现。

  2019财年,软银集团净亏损7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68亿元),创下上市15年来最大亏损。

  2020财年,软银集团净利润4.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75亿元),创下日企上市公司最高盈利纪录。

  好景不长。2021财年,软银集团净亏损1.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93亿元),旗下愿景基金净亏损2.6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87亿元),创下全球风投史上最大亏损。

  

  ▲软银官网截图

  2022上半年,软银旗下愿景基金亏损了2900亿元,创造了全球风险投资的反向神话……

  上市最大亏损,日企最高盈利,全球风投公司最大亏损,全球风球投资反向神话……作为一位经历过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风险投资家,眼前这样过山车似的景象对孙正义并不陌生:

  就像当年因为投资的雅虎上市,在当了三天世界首富后,他就亲眼见证了互联网泡沫的破裂,软银股价随之下跌超90%,孙正义的净资产瞬间蒸发约700亿美元。

  如今历史再现,只是相对以前,他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面对巨额亏损,如今的孙正义不仅采取了防御措施,还一改从前为初创企业不吝重金、鼓励被投企业快速扩张的激进打法,强调公司需专注创造现金流,还提出企业应该在“实现盈利、现金流充足且可持续”的情况下上市。

  也许接连的重创,已经让孙正义愈发意识到,以无节制的砸钱来抢占市场份额,然后上市套利的互联网烧钱时代已经落幕;以往披上互联网“金衣”,就能获得高估值、高额风投、并且不断有后续投资人击鼓传花的模式失灵;互联网行业也最终回归与实体经济同样的估值模型,并将注意力放在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锻造。

  因为如今各国政府对互联网企业的监管态度也在发生转变,尤其是反垄断监管力度持续增强,二选一、排他性竞争、低价倾销乃至烧钱模式都不再被容忍。

  向来喜欢进攻的孙正义,也意识到自己不再适合软银,所以他选择了退出。

  他说:“后藤芳光比我更适合打防守。我有些咄咄逼人,而不是一个防守的人。

  与此同时的是,作为世界上最激进的科技投资者,如今软银几乎已经停止了新的投资,转而专注于其资产负债表。

  而他则把退休后的主要精力,放在了他的最后一张底牌上——推动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的增长上,孙正义更是放言,“ARM上市将是芯片业史上最重要的IPO”。

  但对于孙正义的乐观,前软银总裁阿罗拉这样评价,“他非常乐观。一旦他乐观起来,有时会得意忘形,失去理智。与他人共事的一部分就是,有时候要控制一下自己的那种狂热情绪。”

  在井上笃夫写的《信仰(电视剧)·孙正义传》的结尾,孙正义说:“位居三流,含恨而死,我讨厌这样的结果。我要成为第一,而且遥遥领先。”

  在孙正义的“孙孙兵法”哲学中,有一条叫做“一流攻守群” :只有成为压倒性的第一名,你才能感受这一地位存在的本质意义。

  这样强势的攻击性伴随了孙正义过去三十多年的投资生涯。当他乐观地确信某一件事时,他便会不惜一切代价,赌上一切。

  只是,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作为孙正义的最后一张底牌ARM能否在2023年如期上市,充满了不确定性。即便是上市,ARM上市后定价是否能达到孙正义的目标更要打一个问号。

相关专题:马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13 22: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