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丰县“八孩女”宣判 可铁链女被真正解救了吗?

京港台:2023-4-8 00:08| 来源:基本常识/政在发声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丰县“八孩女”宣判 可铁链女被真正解救了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时隔一年多,丰县铁链女一案终于等到了一部分的正义。据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

  认定董志民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认定被告人时立忠、桑合妞、谭爱庆、霍永渠、霍福得犯拐卖妇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十年、十三年、八年六个月和八年,并处罚金。

  公众号: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董志民虐待、非法拘禁案和时立忠、谭爱庆等人拐卖妇女案一审宣判

  

  董志民被判有期徒刑九年

  将小花梅从云南拐卖出来的人贩子,将她锁起来生育8个孩子的董志民,都受到了法律的惩处。对公众来说,这是大家持续不懈追问所得到的一部分正义结果。是的,正义来了,但并不完整。

  判决公布后,有评论认为量刑太轻,9年都不够生育8个孩子;也有观点认为定罪不合理,因为虐待罪是家庭成员之间适用的,而拐卖和伪造资料形成的婚姻本不应成立。这些质疑都有一定道理,但没有抓住关键问题。

  与其关注坏人受到多重的惩罚,我更想追问的是受害者有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救。

  小花梅的铁链没了,但并未收获自由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多,但小花梅脖子上的铁链仍然沉重地压在每个关心她的人心头,也仍然在切切实实地捆绑着小花梅这一生悲惨的命运。

  

  小花梅上一次被大家看到的消息,是某些官媒在精神卫生医疗机构“采访”发出的报道。之所以给采访加上引号,是因为那本质上属于官方发布而不是媒体调查。作为掌握最多核心事实的受害者,小花梅本可以在健康允许范围内向公众讲述其遭遇,但在报道里,她没有任何声音。

  今天,新华社再次报道了小花梅的现状,仍然是由大儿子董某港来介绍。

  

  是因为小花梅没有语言表达能力吗?显然不是。尽管口音难懂,尽管存在精神障碍,但她还是能够说话的。是因为要保护她作为受害者的隐私吗?显然也不是。央视都拿镜头怼着脸拍了,也没打码就发出来,哪还有什么隐私可言……

  根本原因在于,小花梅被另一根无形的铁链以保护和救助的名义锁住了。

  在结束了二十年被当成生育工具的悲惨遭遇之后,小花梅又被当成了严密管控的维稳对象,可能永远失去了回归正常社会的机会。

  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当然大快人心,但更能抚慰人心的是受害者得到真正的关爱与帮助,能够沐浴自由的阳光。

  补充科普一点知识:

  精神分裂症患者经过科学救治,仍然有回归正常生活的可能性,在病情稳定阶段自残或伤害他人的概率并不高,不应该被一直关起来封闭治疗。而且,被剥夺社会接触也不利于患者的康复。

  父亲和母亲都没了,8个孩子怎么办?

  父亲是收买和虐待妇女的混蛋,被判刑了,母亲是被迫生育的精神障碍患者,被管控了,对8个无辜的孩子,这般命运的剧烈转折还真的很难说是好是坏……

  

  往好的方面说,他们终于可以摆脱这样一个极度扭曲的家庭,不用在这样一个与现代文明严重脱钩的环境里成长,或许能够得到更好的营养保障,或许能有更健康的心理。

  往坏的方面说,舆论事件的余波仍然没有平息,甚至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真正平息,这些孩子带着铁链女的标签想必成长会格外艰难。由当地政府介入指定的监管和救助也不晓得能维持多久……

  据新华社4月7日报道,小花梅的8个孩子现在仍然留在董家村,弟弟、妹妹都在上学和上幼儿园,村里“爱心妈妈”经常到家里来帮助洗衣、做饭。由此可见,孩子们并没有被收养,也没有进入儿童福利机构。

  如果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里,这些孩子的救助其实是有相对更理想解决方案的:

  由专业的儿童救助机构接手,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带孩子脱离原来的环境,时机成熟时托付给符合条件的爱心家庭抚养,既能最大限度为孩子提供健康成长环境,也能相对远离舆论事件对孩子的不良影响。

  很可惜,这条路是不被允许的。正如铁链女事件发生一年多后,丰县欢口镇董家村的路口仍然有人日夜把守,不允许任何陌生人进入。

  铁链女的案子判了,其他被拐妇女呢?

  更让我牵挂,让我义愤难平的,是铁链女的案子止步于个案,没能真正推动当地更多被拐卖妇女的解救。

  小花梅于1998年被拐卖至丰县,经多手转卖,最终被董志民收买,整个拐卖链条触目惊心。打死我都不相信,参与其中的人贩子在这么多年里就只做了这么一桩拐卖妇女的恶行,只拐卖了小花梅一个受害者。

  

  小花梅案是那段历史和那个地区正义拼图的第一块,完整的正义还需要持续的追问。

  其他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呢?被卖到哪里去了,如今生活状况如何?江苏省去年轰轰烈烈的集中打拐清查行动,到底有没有成果?

  我也知道,追问这些问题会很不受欢迎,但我的价值观和良知不允许我沉默。

  背景新闻:丰县铁链女,卖3次总售价1.3万

  就在刚才,丰县铁链女案件相关责任人,终于判了。

  先说结果:

  1、认定董志民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数罪并罚,获刑9年;

  2、认定被告人时立忠、桑合妞、谭爱庆、霍永渠、霍福得犯拐卖妇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1年、10年、13年、8年半,8年,并处罚金。

  特别说明,此5人拐卖妇女犯罪,是经最高检核准后,予以追诉的。

  法院审理后,事件经过是这样的:

  1998年初,被告人时立忠、桑合妞以治病等为名将小花梅从云南亚谷村拐骗至江苏省东海县。

  之后,二人将小花梅以5000元卖给该县农民徐某东。

  这是第一次被卖。

  小花梅与徐某东共同生活至同年5月上旬后去向不明。

  同年6月,被告人谭爱庆及其妻李某玲在河南省夏邑县一村里发现小花梅,并收留。

  后以3000元卖给被告人霍永渠、霍福得。

  这是第二次被卖。

  两人将小花梅带至丰县欢口镇,以5000元转卖给董氏父子。

  这是第三次被卖。

  刚到董家时,小花梅生活基本能够自理,能与人交流,但有时存在痴笑、目光呆滞等表现。

  1999年,生下长子。

  2011年至2020年,又先后生育7个子女。

  其中,在生育二子、三子后,小花梅精神障碍症状逐渐加重,2017年生育六子后病症更加明显。

  其间,董志民仅于2013年上半年带小花梅到邻县乡镇医院门诊开药治疗,后再未送医治疗。

  2017年7月至案发前,董志民还对小花梅实施了布条绳索捆绑、铁链锁脖等虐待、拘禁行为。

  此间,小花梅的饮食起居得不到正常保障,时常挨饿受冻,居住场所无水电阳光,生活环境恶劣。

  董志民的虐待行为,致小花梅人身健康遭受重大伤害。

  经鉴定,小花梅患有精神分裂症(衰退期),被评定为精神残疾二级。

  我来说两句:

  计算了一下,小花梅从云南老家拐骗出来后,总共被卖3次,共卖得1.3万元。

  在官方的通报中,小花梅从云南被带出后,并未提到精神有问题。

  直到小花梅被卖到董家后,才开始出现痴笑、目光呆滞等精神障碍征兆。

  1998年初被拐骗出云南老家,1998年6月被卖到董家。

  半年的时间,小花梅开始出现精神问题。

  也就是这半年间,小花梅像个商品一样,被3次拐卖,遭受彻底打击,跌入无底深渊。

  可叹人心之残忍,人性之险恶。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8 14: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