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涉毒的公安副局长凌娅投案背后:丈夫已被带走

京港台:2023-4-8 00:36|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涉毒的公安副局长凌娅投案背后:丈夫已被带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21年6月29日,凌娅在会上通报株洲市公安队伍教育整顿开展情况。 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株洲警事”

  从警43年的凌娅从普通民警做起,一步一步升至湖南株洲市公安局副局长、二级高级警长,在临近退休的59岁这年被查了。

  据湖南省纪委监委网站3月3日通报,株洲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凌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正接受株洲市纪委监委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凌娅“主动投案”的两个月前,她的丈夫,株洲高科集团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吴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检部门带走。当地知情人士称,吴兵接受审查调查后,其家中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凌娅由此引起办案部门注意。

  凌娅曾是名噪一时的湖南太子奶集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侦查负责人。2010年,湖南太子奶集团创始人李途纯等十多名公司高管被株洲警方刑事拘留,2012年经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后,均被无罪释放。

  近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湖南太子奶集团原副总裁王克(化名)称,公司正常经营期间,他曾两次经手给凌娅送钱共计20万元;后来他曾实名举报过凌娅,受到其恐吓。

  2023年3月凌娅被查后,株洲相关部门调查人员曾向李途纯了解情况。李途纯告诉澎湃新闻,他已将凌娅涉嫌吸毒等情况如实向调查人员反映。

  被查或与家中巨额财产有关,事发前丈夫已接受审查调查

  1964年出生的凌娅,从参加工作到被查,一直在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工作。

  株洲市公安局2020年在官网公布的局领导履历信息显示,凌娅1980年参加工作,在株洲市公安局办公室做民警。后来,她先后担任过株洲市公安局团委副书记、办公室副主任、荷塘分局政委、局办公室主任、纪检组组长、副局长等职务。

  在工作场合,凌娅一般会穿着警服出现。身材娇小的她在公安队伍中格外引人注目。她有时也会穿着较时尚的便装。有一次,她穿着一件短袖T恤在会上讲话。有网友根据她身上T恤的图案辨出是奢侈品牌,一件的价格4000多元,此事曾在网上引发议论。

  

  凌娅穿着便装在会上讲话。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6月29日,株洲市公安局召开队伍教育整顿总结大会。副局长凌娅在会上通报了全市公安队伍教育整顿的开展情况。

  在被查几个月前,凌娅的职务发生了变化。据公开报道,2022年4月参加相关活动时,她的职务还是株洲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当年6月,她出现在新闻报道中的身份,变成了“市禁毒委副主任、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

  2023年3月3日,湖南省纪委监委官网“三湘风纪”公布:“株洲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现任株洲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凌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株洲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两个月前的1月3日,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吴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吴兵是凌娅的丈夫。公布其被查消息也是三湘风纪网,对他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也是株洲市纪委监委。

  株洲高科集团是当地国有企业。据株洲知情人士介绍,吴兵被调查期间,纪检部门发现他家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作为吴兵妻子的凌娅,很快进入办案人员视线。

  “我是实名举报过凌娅,”曾是凌娅老熟人的王克说,“但这次她被查,应该不是我举报的原因。”

  举报人称两次送钱给凌娅,一次在办公室一次在饭店

  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王克回忆了他当年给凌娅送钱以及后来实名举报凌娅的经历。

  王克曾经是湖南太子奶集团副总裁。“太子奶”曾是国内知名的乳酸菌品牌,该公司创业初期在株洲市荷塘区办公经营。2001年至2005年,凌娅在株洲市公安局荷塘分局任政委。王克那时便与她熟识。

  王克记得,2001年的一天,他和公司董事长李途纯宴请调到荷塘不久的凌娅及相关领导。在酒桌上,李途纯答应“支持”凌娅的工作。

  “第二天,我就从公司财务拿了10万元现金,用报纸包着。”王克回忆,当时他带着10万元现金,来到荷塘公安分局凌娅的办公室,亲手交给了凌娅,“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她收下钱后说,以后有什么事就联系”。

  几个月后,太子奶公司发生了一次火灾。王克记得,当地消防部门要对太子奶公司罚款20万元,他便打电话给凌娅,罚款的事很快“摆平”了。王克说,一周后他去公安分局办事,凌娅暗示他给钱。王克请示公司负责人后决定“再给10万”。

  “我用报纸包好10万块钱,打电话给凌娅,说我马上来她办公室。她说别来办公室,去‘小金川’吧。”王克回忆。

  “小金川”是当地一家饭店。王克记得,当天中午他和凌娅在那家饭店吃饭,“她是一个人来的,我在包厢里把10万块钱给了她”。

  王克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公司刚起步,资金还比较紧张,但为了“协调关系”,只好“那样做”。王克说,凌娅在荷塘公安分局当政委那几年,太子奶公司与其相处得不错。那时公司时常发生业务员侵吞货款的事,凌娅的手下会帮太子奶公司调查并追回货款。

  “把我们的货款追回来后,我就写张收条。他们拿了收条,但钱就不会给我们了。”王克说,当时公司为了发展环境,也没有想过要拿回货款,“毕竟公司需要他们保驾护航”。

  曾侦办太子奶集团“非吸”案,涉案嫌犯后来无罪释放

  2009年11月,凌娅升任株洲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经侦等工作。半年之后,湖南太子奶集团高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凌娅成为侦办此案的负责人。

  2010年6月,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等19名高管被株洲警方带走。警方认定:2008年,太子奶集团高管李途纯等人为解决公司资金困难,以“货款准备金”的形式向经销商吸收资金六千余万元,该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侦查终结后,将此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行为,是通过向社会公开宣传,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太子奶集团高管当年吸收资金的对象是经销商和公司员工,这是否构成“非吸”引发争议。

  2012年1月,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该决定书显示,检察机关认为,李途纯等人以货款准备金的名义吸收资金的行为,不符合犯罪构成要件,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遂决定对李途纯等人“不起诉”。此后,被羁押了一年多的李途纯及其他“涉案”高管,均被无罪释放。

  

  株洲检方对李途纯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尾页)。 受访者供图

  辉煌时期曾占有中国乳酸菌饮料市场76.2%份额的湖南太子奶集团,在“非吸”风波前后,一度由株洲高科奶业公司“租赁经营”,后来破产重整。

  “‘太子奶’是我们辛辛苦苦创业的梦想,却被砸破了。我们的企业被搞垮了。”王克觉得凌娅办案“太任性”。2011年10月,他向相关部门实名举报凌娅,除了举报经济问题,还举报凌娅涉嫌吸毒。“她吸毒,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王克称。

  凌娅的工作履历显示,她担任株洲市公安局副局长约13年,其间除分管经侦等工作外,还曾分管禁毒工作多年,担任过株洲市禁毒委副主任。

  

  2019年6月26日,在株洲市禁毒工作颁奖典礼上,作为市禁毒委副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凌娅,领全场进行宣誓。图片来源:微信公号“株洲警事”

  王克2011年开始实名举报凌娅,但无实质进展,“她曾经两次恐吓我,还威胁我的家人”。

  如今,凌娅正接受纪检部门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3月7日,凌娅被查消息公布的第五天,株洲相关部门调查人员到长沙找到李途纯,向他了解凌娅的相关情况。

  “给我做了笔录,我签字了。”李途纯说,他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实事求是地说了”。

相关专题:被带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9 01: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