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患者因脑梗去世,医生承认未成功植入支架并隐瞒

京港台:2023-6-10 09:30|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患者因脑梗去世,医生承认未成功植入支架并隐瞒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因父亲突发严重脑梗症状送医抢救,朱先生才发现,不久前医生称成功植入父亲颅内血管的高价进口支架竟然“消失”了。朱先生说,眼看事态败露,涉事的操刀医师方才承认,此前的手术未能成功放置支架。

  朱先生提供的录音中,涉事医生称,“我做了这么多手术,没做成的时候很少,当时这个支架没放成,我觉得很打脸,感觉有点不好看,下不了台。”

  6月7日,朱先生父亲因动脉血栓堵闭致大部分脑干坏死,不幸去世。朱先生表示,他们将就涉事医院和医护人员故意隐瞒支架未能植入事实、伪造病历虚构手术经过、未装支架却收取费用等情况,向当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追究医院和医生医疗过失责任。朱先生认为,院方和相关医护人员均应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和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还应承担刑事责任。

  6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纪委,询问前述情况及涉事医生处理情况,接线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不好给你答复,目前不方便说”。

  9日晚,澎湃新闻致电涉事医生齐某,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称“相关部门已经调查了,具体听官方的公布消息”,后挂断了电话。

  老人住院后接受脑血管支架植入术,病历称手术成功

  今年3月18日,62岁的朱老汉因反复胸痛,被送入江苏省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住院治疗。这家医院的官网介绍,该医院是宿迁市唯一一所综合性三级甲等公立医院,于2016年正式运营。

  3月19日,朱老汉胸痛问题有所减轻,但经检查发现其椎动脉狭窄。3月28日,朱老汉被转入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继续接受治疗。3月31日,朱老汉接受脑动脉造影手术,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齐某为主刀医生。手术记录显示,朱老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其左侧椎动脉颅内段闭塞,右侧椎动脉颅内段、基底动脉重度狭窄。

  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官网介绍,齐某是医学硕士、脑卒中中心介入医疗组组长,从事神经介入手术10余年,擅长全脑血管造影术、颅内外血管狭窄支架植入术、慢性闭塞血管开通术,尤其擅长急性脑血管闭塞取栓开通手术,累计手术量4000余例。

  朱老汉的儿子朱先生告诉澎湃新闻,当时医生告知家属,如果不予血管内介入治疗,患者随时可能因动脉闭塞导致死亡的结果。经家属签字同意后,4月6日,齐某再次作为主刀医生,对朱老汉进行经皮基底动脉支架植入术,术后告知家属手术成功。

  基底动脉是人脑血管中重要的主干血管,供应脑干、小脑及部分大脑组织,周围遍布穿支血管,对术者的操作要求极高。手术过程中,手术者需要操作导丝及导管,通过迂曲的血管定位至狭窄的病灶,通过球囊扩张血管后精准释放支架。

  朱先生提供的病程记录和手术记录均显示,手术过程中,齐某选用了一枚Neuroform Atlas 4.5/21支架输送至病变狭窄段释放。病程记录中多次提到血管狭窄问题得到改善,告知家属手术成功。

  

  朱老汉接受经皮基底动脉支架植入术的手术记录及病程记录复印件。朱先生供图

  根据4月7日至4月10日的查房记录,朱老汉术后病情平稳,症状有所好转。4月10日,朱老汉出院,家属结清了住院医疗费用,合计12万余元,部分自费。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当日收费票据及相关明细中,卫生材料费近10万元,其中,Neuroform Atlas进口颅内支架47000元。

  

  朱老汉的出院收费票据及部分明细。朱先生供图

  老人突然发病,医生承认支架植入失败

  5月4日,朱老汉突发严重脑梗。他先被救护车送至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分金亭医院抢救。令家属没想到的是,当时的CT检查发现,其颅内段部分动脉已严重堵闭,同时未发现此前植有支架。“我们当时不相信这个检查结果,认为这是小医院,可能检查不出来,所以我们决定转送到之前的医院。”朱先生说,朱老汉又被转入宿迁第一人民医院,曾作为主刀医生的齐某此时才承认,之前未能在患者颅内血管成功植入支架。

  随后,朱先生一家又连夜将朱老汉转送至南京鼓楼医院。朱先生称,5月5日,齐某和宿迁第一人民医院的院方代表也来到该医院,再次沟通。

  

  朱老汉在泗洪县分金亭医院的CT检查报告,显示颅内并无支架。朱先生供图

  “说实话,我做了这么多手术,没做成的时候很少,当时这个支架没放成,我觉得很打脸,感觉有点不好看,下不了台。”在朱先生提供的录音中,齐某承认患者颅内没有支架,也不知道支架究竟在何处。他说,支架一般预装在微导管上,但在手术过程中,导管抵达病变处被推出时,并没有看到支架自动释放撑开的显影,“360度转圈就是看不到,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录音中,齐某猜测,可能是支架存在出厂质量问题,或在推送过程中出现脱载的情况,也有可能支架始终“就在微导管里”。但当家属询问其是否留存了微导管,齐某称,“已经扔了。”

  据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指南与共识工作委员会、中青年冠状动脉专家沙龙组织专家2019年制定的《冠状动脉支架脱载的处理和预防专家共识》,冠状动脉支架脱载与病变、器械和技术操作等因素密切相关,目前支架脱载的发生率极低,已降至1%以内,但所导致的“次生”并发症发生率达20%,可导致脑血管意外、急性心肌梗死、甚至死亡。

  “我做完手术后的心情非常复杂,当时确实有一点侥幸心理,因为(手术)做完后患者的血管很好,血流没有支架也完全够用。”齐某在上述录音中说。对于未能安装支架却仍收取费用的情况,齐某表示,“支架没有用,但也浪费掉了。你说不收费,去哪儿出这个东西?那还得让医院贴钱,(我)也怕处分。”

  朱先生告诉澎湃新闻,就后续治疗费用等情况,当天他们未能与到场的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院方协商一致。5月10日,朱老汉在鼓楼医院再次接受支架植入手术,但术后,其颅内基底动脉全部血栓堵闭导致脑干损坏3/4以上。6月7日中午,朱老汉不幸去世。

  6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涉事的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处,或未能接通,或由对方接起后直接挂断。记者又致电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纪委,询问前述情况及涉事医生处理情况,接线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不好给你答复,目前不方便说”。

相关专题:医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1 20: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