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揭秘药代内幕:多种方式贿赂医生,甚至情色交易

京港台:2023-8-11 19:59| 来源:顶端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揭秘药代内幕:多种方式贿赂医生,甚至情色交易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医疗反腐风暴不断深入,各地医院丑闻不断,多位业内人士用“风声(电视剧)鹤唳”形容当下的医疗圈现状。

  顶端新闻记者采访到医药代表、医院、医药公司、行业专家、医疗行业从业者等多方面人员,揭秘医药代表不为人知的内幕。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人认识院长,成立药代公司全家卖药

  一位曾在医药公司工作多年的人士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医药代表的基本工资不高,低的只有2000~4000元,收入主要靠提成,每年收入十几万元很常见,提成高的药代一年上百万元。

  该人士称,医药公司总体上分为两种,一种是药厂,是生产厂家,属于医药工业;另一种是医药商业公司,主要做药品采购和分销,掌握各地的销售配送渠道。也有药厂成立自己的商业公司,但规模一般较小,也有大型的商业公司收购了药厂。

  一个行业现状是,医药商业公司在各地的“地政资源”已经很成熟了,有自己的配送网络和客户资源,也有仓库。药厂需要依托医药代表把药卖出去,主要是卖给医院。

  “平时我们说的医药代表,大多指的是药厂和医药商业公司的人,不过也有两种特殊类别。”上述医药公司人士称,一些药代挂靠在商业公司,比如A有亲戚是某医院院长,做医药代表就会有特殊渠道,此时A就会选择做药代,挂靠在医药公司。医药公司出于扩大销售,也愿意接受这种模式。

  另一种是小型商业公司,比如B的亲戚也是医院院长,他就可以成立公司,把身边的亲戚朋友发展成医药代表,就在本县做,很赚钱。

  据界面新闻报道,一位药代介绍,其日常工作还包括和医生打电话,以及去门诊和病房拜访医生。而医生白天工作繁忙,他和同事们还会去夜访。夜访频率也是一些公司对医药代表工作的考核指标之一。“我们的工作说到底是要花时间了解医生,晚上去医院和医生聊天,就是一种方式。”

  另一位药代称,以药为例,一款新药想要进院先得找到对应的科室主任,打点好了科室主任,科室主任会给一张“临采”(临时采购)条子到药剂科,那么医药代表需要再找到药剂科,疏通药剂科的关系,“这时就得加大给两边的好处,让他们同意药品进院”,这就是所谓的“进院费”。

  

  (医院内部患者排队,图文无关)

  药代就是拼人脉资源,多种方式贿赂医生

  根据顶端新闻记者的采访,对常见病来说,同一种病有多种药可以用,每种药还会有多个厂家。医院药品采购时就面临选择,采购还需要经过院长、科室主任、药事委员会等负责人,很容易滋生腐败。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顶端新闻记者,药代贿赂的方式有的给钱,甚至情色交易。巨额贿赂以后,双方的利益关系变得稳定。有些医药代表和科室主任,形成了很铁的关系。特别强大的医药代表,会和院长产生了利益深度绑定。

  顶端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医院院长被查实、被举报权色交易的案例有很多。

  比如,今年3月,中山市纪委监委发布了中山市坦洲人民医院原党总支书记、院长罗勇的“双开”通报:经查,罗勇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红包礼金,进行权色交易。

  云南纪委监委2020年通报,普洱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杨文俊违违反生活纪律,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发生并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对其子失管失教,造成不良影响。

  一位医药代表告诉顶端新闻记者,药代还会按照药品利润率给医生去分成。如果医生表明会提单子,或者已经提单子了,药代会有好处表示。在药品或耗材不断消耗的过程中,药代也会按照销售量给医生提成。其中最挣钱的还是设备和耗材,一台设备几百万上千万元的都有。大型设备国家有专项资金,但是采购过程经手人多,腐败情况也很多。

  “其实做的好不好,就是拼人脉、拼资源”,另一位新入行的药代接受顶端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他明显感到,有的药代和医生关系好,收入就比较多。据媒体报道,由于药代推广药品离不开利益输送,有医药代表的工作开展遇到诸多困难,最终在2022年选择了转行。

  这种畸形的行业现状,有时候影响是极端的。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近日的一篇公开文章提到,普洱市景东彝族自治县铲除盘踞该县医疗卫生领域近20年的行贿“毒瘤”。根据《云南日报》今年2月的报道,过去两年间,景东全县13个乡镇卫生院院长、3个分院院长全部“沦陷”。景东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全县医疗卫生行业有403人主动说明问题、退赃、上交不当得利。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实际上不能说所有医生都有腐败,都主动拿回扣。因为医院拿回扣,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内部都知道。作为医生,只能开医院清单上的药,采购药品时院长、科主任都同意了,医生只能接受。有原则的医生,最多是不开这些药,但有时也没办法,开了就会有回扣。

  

  (图片来自网络)

  药品从研发到流通,医院和药企多环节利益绑定

  “最容易滋生腐败的是流通环节。”一位医疗行业资深专家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在药品流通环节,医药企业和医疗机构之间的交易过程,比较容易产生腐败。

  实际上,从药品研发、临床试验、推广营销、流通交易等环节,医药公司和医院存在着诸多利益绑定。当然,此处的利益并非全是不当利益,也包括正当利益,只是多个环节存在腐败空间。

  一位医药公司人士向顶端新闻记者讲述了各环节的流程。其称,一种新药的研发阶段,药企会找来高校、医生、药师等参与研发。这是符合规定的,同时也是双方的第一次交集。如果药品研发成功,需要在人身上做临床试验,一般会在医院做公开招聘试药人,一般会找大医院、知名医生,这时医生就参与进来了。

  临床试验成功后,药企召开新药发布会,会把各路专家找来,这也是符合规定的。此时新药只有小范围的人知道。下一步,药企会找更多的专家,继续做临床研究,内容包括和原来的老药做对比试验等。医生也有这个需求,因为他们需要临床研究、写论文;这种实验对药本身也有利,因为临床试验越多,越能保证药的安全性。这个过程实际上和专家医生产生了关联,药企有了为新药站台的医生资源。

  接着,药企会召开学术会议,找医生、专家讨论研究成果。先举行全国规模的会议,接着到各个省、市、县开。如此,该新药就可以被全国、省、市、县的医生专家知道。这个过程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成为了腐败的温床,近期曝光的一系列案例可以佐证。

  某三甲医院的医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普通医生一个小时可以拿到大概1200元讲课费,如果是专家这个价格上升至1800元,而特级专家可能在3000元一小时。

  “如果前期是打影响力,后期实际上就不需要再研究论证了。此时再举办学术会议,很多就掺杂了腐败行为。”前述医药公司人士告诉顶端新闻记者,有打着学术会议的幌子搞腐败,请吃喝,半天会议半天玩,临走给“学术资料”实际上是钱,甚至有去色情场所的,也有以学术会议的名义去国外游玩的。

  另一位从事医药行业的人士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学术会议对药企的确有好处,可以展示本企业药品,认识平常不好见到的主任医生。学术协会有固定合作的公关公司,举办这些医药学术会议,药企可以借着医生的名义科普、推广自己的药。

  “学术会议的会务费、会场费、讲课费都是隐藏的。”该人士称,相对纯粹的学术会议是卖广告位的方式集款召开,不纯粹的会包含高消费旅行、餐饮、采风、观摩等行为。

相关专题:揭秘,医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4 23: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