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毛泽东后代已成功向邓家复仇

京港台:2023-10-7 04:59| 来源:自由亚洲 | 评论( 50 )  | 我来说几句


毛泽东后代已成功向邓家复仇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当年毛夫人江青被判处死缓关进秦城之后,反革命罪犯家属李讷被安置进中央警卫局“宿舍”长达五年,期间毛泽东的第一个孙辈王效芝的穷困潦倒与同龄的邓小平的第一个孙辈眠眠的无限幸福堪称地狱与天堂之别。不过随着习近平(专题)的上台,在安排毛泽东的后代们重新过上幸福生活的同时,也还安排了邓小平的孙女婿,也就是这个眠眠(邓卓芮)的丈夫吴小晖到监狱里去体会江青的牢狱之苦。与此同时,更是剥夺了邓小平家族第四代中的老大,眠眠和吴小晖唯一的爱情结晶“吴邓卓”对吴小晖曾经拥有的万亿资产的唯一合法继承权。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回顾到了从一九八零年年末开始的两、三个月时间里,当时的邓小平只关心两件事情,一件是邓朴方在加拿大(专题)的手术和术后恢复情况,另一件便是对江青等人的审判。在如何处置江青的问题上,他邓小平不可能不把在这件事情上的决策与自己儿子的“文革(专题)”遭遇及残疾现状联系在一起(电视剧)。

  话说1980年12月24日上午,“置个人生死与度外”的江青口若悬河地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演讲。其中最震动邓小平的内容是 :“现在你们是把一个无罪的人硬要变成所谓的罪犯,这是对你们这个法律的极大讽刺。毛主席早就对我说过,要警惕刘少奇、邓小平、陆定 一、杨尚昆以及周扬、田汉、廖沫沙等反革命分子的翻案活动,他们肯定是要翻案的,这是一条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这一条预见,由于华国锋这个坏家伙和叛徒的出卖,你们暂时地得逞了。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们,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中国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思想熏陶的,人民是经过继续革命的锻炼的,你们这些修正主义分子,人民将来是不会放过的,我在这里正告你们!”

  日后有中国内地公开媒体报道说:邓小平看了审判江青的电视录像后,气愤地对彭真说:你看这个白骨精多么的刁滑,到 了这个地步还是如此顽固,可见不杀此人不足以平民愤!”

  一九八一年元旦,邓小平亲自召见“特别法庭”的庭长江华和“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等人,提醒他们:“你们先说对待江青怎么办?这个人要是死不了,就没有要死的人了,因为谁的罪行也比不上她。她是这十名被告里面最恶劣的一个家伙,全国人民都说可杀的人……。“

  当年参与审判的法官之一王文正日后发表的公开文章中回顾说:“虽然对于罪犯的量刑有不同看法,但有一点大多数人是共同的,那就是主张将江青和张春桥两名罪大恶极、顽固不化的首犯杀掉。

  王文正还回顾道:(当时的)党中央、国务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些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也向法庭转告了他们的意见,这其中包括当时的领导人华国锋、邓小平、李先念等,开始也都在一些场合发表过自己的个人看法,对于“四人帮”的量刑都提出了不同意见,最集中的一点就是主张对其中的首恶必须判以死刑,否则不足以平民愤。”

  在这次审判之前,邓小平对采访他的意大利知名女记者法拉奇这样评价江青:“你看,我告诉你毛主席有很多错误,我也包括了江青这个错误。她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坏到你说她再坏的事都不过分。如果你让我给她打分,就像我们喜欢干的,我会告诉你,我打不了,因为对江青,无法进行评分,她是一千乘一千倍的负数。而毛主席让她掌握权力,形成一个派系,利用不明真相的年轻人建立政治资本,拿毛主席的名声为她谋私利,即使是后来他们已经分居了,是的,分居。你不知道毛主席和他妻子江青不住在一起吗?虽然他们分居了,毛主席一次也没有干预,哪怕是阻止江青使用他的名字。”

  这就是为什么在审判江青等人期间,邓小平率先表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并在政治局会议上宣读了当时的“著名民主党派代表”、国民党降将屈武给他的“主杀信”,说是“江青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如不处以死刑……则将铸成大错。……事关重大,故敢直言”。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的,,政治局为此事议了两天,最终决定把江青和张春桥判处死缓,其实是用陈云和徐向前等人的“刀下留人”,否定了邓小平和另外几个“主杀派”的意见。

  当年为采访邓小平的意大利著名记者法拉奇担任现场翻译的施燕华回忆说:法拉奇问:“(您被下放江西劳动)当时您是否非常气愤,希望报仇?”邓小平笑说:“我这个人从来不大喜欢气愤。因为这是政治问题,没有气愤的必要,气愤也不解决问题。”

  但事实却是邓小平在没有达到把江青直接砍头的目的,仍然复仇之心不死。终日看着自己儿子坐在轮椅上的那付样子,对毛氏夫妇的冤仇肯定还要被时时勾起。没有机会便罢,只要一有机会,他邓小平还是按捺不住他与毛氏夫人的这段私仇。于是,报复目标自然转到了毛泽东与江青的后代身上。

  也就是在江青被宣布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前后脚,,邓小平成功搬倒了华国锋,中国的“第一家庭”从此正式被邓家取代。紧接着改革开放开始,“第一家庭”的全部成员迅速开始了“带头致富”的过程,原“第一家庭”的落魄公主李讷和他的独生子同时也开始了他们这一生最惨淡的时光。其生活境遇竟然比当时大多数的城市普通老百姓还要艰难。

  众所周知,毛泽东的两个女儿之中只有李讷是江青所生,文革中自然受益最大。

  1967年1月中,李讷曾组织“革命造反突击队”,贴出《解放军报向何处去》的“大字报”,内容是 “揭批”时任新华社代理社长,全军文革小组成员胡痴及其他解放军报领导人。三天后林彪即签署了《给解放军报社革命同志的一封信》,肯定李讷的这一行动“在报社内部点起了革命火焰”,毛泽东则立刻批示“同意,这样答复好”。

  于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被分配至解放军报才半年的李讷立即直升《解放军报》总编领导小组组长(代替总编辑,相当于当时的副大军区级)。

  几天后,毛泽东又把李讷调到自己身边当联络员,专门负责了解北京各大专院校的情况。。江青和陈伯达 随之也将李讷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负责人。自此,文革第一阶段的事实上的总指挥便成了毛泽东、江青夫妇加上他们两人的女儿。虽然这段历史持续时间不长,但毛泽东驾崩导致江青下狱后,李讷立刻被要求“将这段丑恶历史交待清楚 ”。

  于是,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亲自通知李讷,中办已经给她在中央警卫局安排了新的“宿舍”。

  日后看来,中共政权对付党内政敌或者“腐败分子”的所谓“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就是从李讷开始的。

  正应了中国人“落了架的凤凰不如鸡”那句老话。从一九七六年十月开始,李讷在中央警卫局的“宿舍”里一住就是五年,而她和已经离婚的第一任丈夫徐宁所生的儿子,也就是毛泽东的唯一外孙徐小宁(后随继父姓王,现名王效芝,后文中统称王效芝),从五岁开始即被迫跟着一位“阿姨”度过了五年无父无母的凄惨生活……。

  曾已何时,毛泽东和江青夫妇曾使邓小平一个完好的家庭肢离破碎,令邓家数名子女在饥寒交迫中哀嚎,令邓家最寄厚望的长公子永远丧失了正常人的大部分生理功能。而毛家的公主李讷却二十六岁便成为副大军区级的《解放军报》负责人,继而被江青当成亲生儿子的毛家子侄毛远新年纪轻轻便跃升大军区政委,后又担任“毛泽东同志联络员”……,毛夫人江青更是骄狂不可一世。

  而就是在江青被宣布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同时,邓小平成功搬倒了华国锋,中国的“第一家庭”从此正式被邓家取代。紧接着,改革开放开始,“第一家庭”的全部成员迅速开始了“带头致富”的过程,原“第一家庭”的落魄公主李讷和他的儿子“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则一直持续到江泽民上台之后才略有改观。咸鱼翻生则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后  。

  当年邓小平复出并访美归国,在机场上就迫不及待地给外孙女眠眠(邓楠和夫君张宏的独生女儿)打开礼品盒时,眠眠的同龄人,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与眠眠都是生于一九七二年)正跟着“阿姨”在北京街头寻找最便宜的“堆儿菜”(当时北京人称菜市场里卖不出去便不再过秤,几分钱一堆处理的大陆菜为“堆儿菜”)。此时的邓小平外孙女已经对国产糖果和国产玩具不屑一顾,而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则学会了看到菜市场柜台下面有被人扔掉的菜叶,赶紧捡进“阿姨”的提篮里。当菜市场售货员用怜惜的目光注视着这个还未满入学年龄的鼻涕孩子时,打死她也不敢相信这个孩子竟是“人民大救星”毛主席和江青的亲外孙。

  当迎接邓小平出访归来的专车队在长安街上呼啸而过,车里坐着的眠眠把爷爷从美国带给她的“洋娃娃”贴在车窗上向外炫耀时,居住在西单商场附近一套普通民宅里的被指定代李讷看管孩子的那个“阿姨”,却不敢让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走近这所商场的玻璃橱窗,因为那里面陈列的巧克里糖果对这孩子极不现实。

  当邓小平的医护团队给整个“第一家庭”制定了严格的营养食谱,特别告诫不懂事的小孩子们“营养过剩对身体有害”的时候,一日三餐面条碗里漂浮的青菜叶就是毛泽东外孙必须接受的生活事实。

  王效芝自己回忆说:家庭发生重大变故的年代里,他刚刚开始记事,所以他学会的人生第一课便是“看人脸色”。“那时,我觉得自己是个老出错的孩子,因为人家老瞪我。”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里,随着邓、毛两人的孙辈一同步入少年时期,邓家外孙、外孙女几年间已经乘专列游遍了中国最好玩的地方,而且也已经跟随父母去过了美国的迪斯尼乐园,而毛泽东的外孙却被母亲要求入读了为饭店培养侍应生的职业高中。

  一九九一年,邓家上下开始讨论一件非常重要的家庭大事,府上最年长的孙辈眠眠已经高中毕业,眼看陈云、王震、聂荣臻的孙子辈都已出国留洋,而且有的干脆就是在美国、加拿大等地读了洋人的私立中学,邓家人自然心动。于是便为邓家外孙女应该在哪里接受高等教育的事情争论不休。在这种事情上从来不拿主意的邓小平虽然亲自参加了这个家庭会议,但却静看子女们各执己见,脸上堆满了得意、满意和快意的微笑。而此时此刻,前“第一家庭”的落魄公主,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的李讷也暂时忘记了经济上的穷困含泪微笑,因为她的儿子,毛泽东的外孙已经职业高中毕业,如愿被分配到北京一家五星级合资饭店当侍者。

  男孩子分配到饭店工作,第一岗位必须是大厅门外。当毛泽东的外孙王效芝身着服务生制服,在凛洌寒风中为奔驰骄车中走出的贵宾开门时,他可能没有想到这些贵宾不过是邓朴方残联的康华公司的一群雇员,他们来此五星饭店是为了宴请一个正在北京做“慈善”日本(专题)汽车商。觥筹交错之间,向中国残联“赠与”N辆日本汽车的签字同时进行。,而大厅门外的王效芝则正在向一位即将去日本出差的同事央求,别忘了给他捡几本人家不要的汽车杂志回来,而后又特别叮嘱一句“千万不要买新的。”

  汽车曾是王效芝的人生最爱,当年的他做梦时都在想着何年何月自己能够买得起一辆汽车。萌生这一念头的起因再简单不过,因为他从母亲恢复自由之后起便经常看到不得不搭公共汽车去看病的母亲被拥挤的人群推来搡去;他从懂事起便看到偶而有机会搭乘某位出于怜悯之情的官员的小卧车时,母亲那付诚惶诚恐的样子……。

  需要向听众和读者们强调的是,如上的故事都是发生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 随着习近平的上台,无论是李讷还是毛远新都已经“重新过上了幸福生活”。更重要的是,无论本意是否是要为李讷和他的儿子在邓小平时代“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复仇,事实上习近平已经亲自把邓小平的孙女婿,邓卓芮的丈夫吴小晖投入大牢。

  这个邓卓芮就是前文说过的那个眠眠,是邓小平家族的首位第三代。回想当年邓小平落难江西时,获准与一个叫张宏的同学结婚,并于一九七二年从陕西汉中的劳改处到江西探望父母的邓小平二女儿邓楠留在当地生下了女儿眠眠,邓卓芮的名字是邓小平亲自取的。

  中国内地的许多描写邓小平江西生活的文章都形容这个眠眠“成为当时邓小平精神支柱”。恨不能形容成如果没有这个眠眠的及时出生,邓小平就不可能顽强地苦撑到被毛泽东“谅解”返回北京的那一天。网上现在也能查到“邓小平在江西怀抱孙女眠眠”的照片。

  所以说,这个眠眠也就是邓卓芮对于邓家的意义是何等的重要,习近平比我们外面的人一定体会得更为深刻。更何况,邓卓芮与吴小晖的独生子吴邓卓(?),也是邓家第四代中的老大,本是吴小晖曾经拥有的万亿人民币(专题)资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仅此就足以见出习近平下令把吴小晖投入大牢,并把他的万亿资产全部收归“国有”的背后政治考量是多么的阴毒。更详细的介绍和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相关专题:毛泽东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7 23: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