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马云最欣赏的大将,首度揭秘“为何离开阿里”

京港台:2023-11-15 22:35| 来源:腾讯新闻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马云最欣赏的大将,首度揭秘“为何离开阿里”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杭州未来科技城海智大厦9号楼,是钉钉创始人陈航(阿里花名:无招)创业公司两氢一氧(HHO)的办公地点,与钉钉的办公地点5号楼隔着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马路。马路左边和右边,是无招泾渭分明的前半生和后半生。

  10月下旬,无招身着黑色中式服装接受了腾讯新闻《深网》专访,这是无招对回归阿里传言的首次公开回应。

  “当年集团要云钉一体化,我只能离开。”无招告诉《深网》,“公司的目标客户变成了各种大企业,而钉钉的使命一直是为中小企业而生的,在战略方向上我和集团有些不一致。但钉钉始终是集团的,以集团利益最大化无可厚非。”

  三年前的2020年9下旬,阿里内网公开一篇全员邮件,阿里巴巴将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与阿里云全面融合,无招调任集团,担任阿里巴巴集团主席兼CEO张勇(逍遥子)的助理。

  “两年前出去创业不是必然,是一种偶然。”无招告诉《深网》。据《深网》了解,无招这次出走创业,也得到了马云和阿里现任CEO吴泳铭的支持,而彼时他们都尚未回归。

  在此之前,无招认为自己这辈子只会一直做钉钉。物换星移几度秋,出走创业的无招也没能预料到两年后阿里所经历的新的巨变。

  今年8月份,钉钉从阿里云剥离。时隔三年,钉钉再次回到钉钉,但无招却不再是那个无招。

  命运齿轮的重新转动

  2023年年初,杭州HHB Music House酒吧,创业2年来第一次公开露面的无招站在舞台中央,舞台的一侧,陈列着马云过往曾在阿里年会上表演穿过的三套朋克造型的服装。HHB Music House酒吧是马云在2019年开的酒吧。

  站在舞台中央的无招,讲述自己这18个月和创业团队在忙些什么。这次无招带来了一款会发光的耳机,一款将“先进高科技和制造能力放进方寸之间”的产品。

  无招的真正目的,是想用他在钉钉积累的数字化的能力,赋能中国制造业,以及那些希望做出创新的二代接班人。除了耳机,无招做的第二款硬件产品是宠物智能机器人。

  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但命运齿轮的重新转动给了无招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个机会跟阿里创始人马云的归来相关。今年3月27日,已经从公众视野消失许久的马云现身杭州。马云归国第二天,阿里开启24年以来最大的组织变革,原阿里巴巴集团主席主席兼CEO张勇淡出权力中心。

  马云淡出阿里的这四年,电商江湖风云突变,拼多多、抖音等电商平台横空出世,淘宝曾经引以为傲的万千中小商家被瓜分和蚕食。《财经》指出,拼多多与抖音电商 2022 年的订单 GMV合计已超过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 50%。

  6月20日,蔡崇信接任阿里巴巴集团主席,CEO则由吴泳铭接任。此后,彭蕾、王坚、童文红等老人一一回归一线。

  此前无招的离开,在阿里内部带有悲情色彩。随着阿里新的变革,无招的回归就显得理所应当。当下的阿里需要无招这样的悍将,重整旧山河。无招被称为钉钉之父,在产品杀出重围的过程中,作风彪悍、个性强硬成为无招的标签。

  对于8月份的无招来说,肯定是煎熬的。回还是不回,于他而言,是一个大的抉择。

  整个8月份,无招回归阿里的传言一直在坊间流传。8月11日,饿了么一名高管向《深网》证实了传言,集团确实很希望无招能回来。

  8月中旬,阿里对外宣布,钉钉将不再由阿里云智能分管,而是由阿里直接管理。

  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阿里为了无招回来做的铺垫。而无招回归的传言到了8月22日到达巅峰,这一切皆源于2023 年钉钉生态大会上,无招作为开场神秘嘉宾现身会场,做了开场发表演讲。在无招看来,“钉钉本质上还是要做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钉钉。”

  8月末雷峰网报道,阿里正在与HHO进行收购谈判,意在收编无招及其核心团队。

  “那段时间,HHO的团队分成三派,一派是从阿里出来的创业者,他们不想回去,也有一派回不回无所谓的,第三派希望回去的都是职场新人。”HHO一名管理层人士告诉《深网》。

  无招并未向《深网》否认集团让他回归,“我带着一帮兄弟,要做一个全球化的创新公司,来自于外界各种各样的诱惑,都是我们在路上听到的风雨声,于我和整个团队而言,需要保持专注,要把当下的这件事情做好。”

  对于很多被迫离开大厂的明星创业者来说,离开时,胸中一定是有块垒的,甚至会成为再次创业的源动力,但无招是幸运的,命运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他既看清楚了自己,又消除了心中的块垒。

  有形阿里 无形阿里

  这个重新回归阿里的机会,无招说了“不”。

  “我是管理业务出身的,一个大企业里的管理者,这次管这个业务,下次换个业务,下次再换一个业务,只能螺旋式上升和成长,而我希望把一个事情做透,于我而言,钉钉也没达到我想要的那个状态。”

  对于没有选择回归阿里的原因,无招告诉《深网》。

  “我的创业刚刚开始。这条路你已经走出去了,就得继续往前走。”无招认为,“说到底是一个有形阿里和无形阿里的问题,有形阿里是在一个组织架构下做一个业务,而无形阿里本质上是一个创业者对梦想的坚持。实际上我们继承了阿里当年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是我内心坚信的东西。”

  HHO一名管理人士告诉《深网》:关于创业方向这件事情的选择上,无招和吴泳铭碰过很多次,吴泳铭也给了无招很多建议。

  无招离开阿里创业,也集结了此前多位钉钉的核心骨干——原阿里钉钉副总裁任卿(花名:易统)、原阿里钉钉市场部负责人甘聪(花名:克琳)、以及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花名:一粟),他们和无招一起搬进了湖畔花园。

  这个办公地点是阿里创始人马云在湖畔花园的家,这个地点被称为阿里的圣地,也是无招的福地,曾孵化过1688网、淘宝网、支付宝、钉钉,一度要被当做阿里纪念馆。

  无招离职创业的消息传出后,各路VC趋之若鹜。据 36氪2021年报道,估值已经涨到了几十亿人民币(专题),能投进去的不多,认人而不是认钱。其中确定的投资方是元璟资本,其创始人正是阿里元老吴泳铭。

  而吴泳铭对无招来说,有知遇之恩。1999年,无招加入阿里巴巴实习,本有成为“罗汉”的机会,但两年后他决定赴日本(专题)工作,错过了阿里巴巴上市的造富神话(电视剧)。2010年,他实习期间的老板,吴咏铭召唤他重新回到阿里巴巴负责淘宝搜索“一淘”。

  “一淘”和后来的“来往”,都是当时吴咏铭和马云青眼有加的项目。

  无招自认为是一个非常有钝感力的人,“一淘失败了,还要做来往,一些冷嘲热讽就出来了,敏感的人可能受的影响就比较大。”

  “但有钝感力的人容易沉浸在自己做的事情里,人们喜欢说一命二运三风水,什么是运?在我看来就是坚持。”无招的钝感力成就了无招。“我们也得到了马老师想做社交的一些支持,来往没死,而是延续到了钉钉上的坚持,我们从个人社交走向了中小企业。”

  来往奄奄一息,无招决定转换赛道,做工作圈。2014年5月26日,无招带着几个工程师搬进了湖畔花园。这里是马云事业的起点。2015年5月,钉钉成立了事业部。从2016年到2018年,钉钉狂飙突进,已经成为企业级市场不可低估的黑马。

  钉钉的成功,和无招的钝感力与偏执有关。钉钉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是,某天早晨,无招走进公司附近一家包子铺,一屉热腾腾的杭州小笼包下肚后,他开始给老板娘“安利”起自家产品,还兴冲冲地叫上一旁悠闲站立的老板:“我们三人来个钉钉免费视频会议吧。”

  无招对自己产品的这种执着现在亦是如此。今年6月份,无招去日本调研市场,每次吃完饭,团队的人都到门口准备走了,他们通常发现无招还在店里磨蹭。每一次他都是在推荐店员下载HHO的APP,推荐完就跑过来跟团队的人讲“刚刚那个服务员下载注册了,一边用一边说好玩”,高兴得像个46岁的孩子。

  无招的钝感力和平静,和他过往11年在日本的经历有关。陌生的异乡,公园里的花开的绚烂异常,海边,只有海浪的嘶吼,那些日子无招被孤独驯化,他学会了如何潜心于一件事。

  “大厂的待遇在小公司这里都是奢求”

  2021年,无招44岁,他离开了阿里,也意味着钉钉的无招时代谢幕。而同一年,王小川42岁,也离开了大厂,宣布创业,他们都属于大厂内部创业的成功者,而现在他们要从零开始。

  无招离开阿里前,他也曾问过自己要再做一个钉钉吗?做出来自己跟自己打,他觉得没有价值和意义。

  无招离开钉钉前,他作为张勇的助理,开着一部车子,十个月时间,在四川、湖南、湖北,广东这些省的市县乡村,跑了五万公里。无招一路走,一路思考这么多年,中国互联网到底发生了什么变革?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统一市场之一,如果一个赛道有巨大的可能性,所有的资本都会去抢这个赛道。而作为一个创业者,很容易被裹挟进去。竞争往往都是资本竞争,拼得根本不是产品的好坏。”

  无招这次创业,他并未远离他一直所服务的中小企业,他想的是他在钉钉练就的数字化的能力为中国的中小企业服务。SaaS领域前景广阔,全球最大的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供应商是salesforce公司。

  无招依然在他熟悉的赛道创业,尽管这个赛道在当下看起来并不性感。王小川在离开大厂后,很快就有了创业的方向,想成为中国的OpenAI。

  对王小川来说,他的创业充满挑战,对无招来说,亦是,尽管他们都是在他们熟悉的领域中看到了他们的未来。

  无招坦言,如果时光能倒流,回到2021年7月刚开始创业那个时间点,他会考虑从投资人那多拿一点钱。

  踏上创业征程的无招没有过多的豪言壮语,更多的是平常心。当下中国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加速推进,俄乌战争、贸易战、全球化脱钩和产业链重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的频繁发生。

  “大环境在变,作为一个公司本质上是要活下去,我们活下去的欲望是很强烈的,为中小企业服务这个方向不会变,节奏上会变,路线上可能有微调,这一切都是顺势而为,更快的去适应当下的环境”,无招阐述。

  对无招来说,现在的环境对公司的风险管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3-5年,活下来是第一诉求。

  HHO当下已经过起了一切从简的日子,公司的三部电梯日常只用一部,空调,单数开双数不开。在无招看来,大厂的那些待遇在小公司这里都是奢求,如果创始人和团队没有平常心就很容易崩掉。

  “智能光耳机也好,宠物智能机器人也好,要确保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取得成功,我们的新电商平台,要保持步伐的稳健,不要大把的烧钱,要另辟蹊径,未来3-5年,能帮助更多中国的中小企业实现品牌的全球化,帮助10-20个中国新品牌取得成功。”说这话的无招,他看清了自己创业的方向。“人生在一个领域持续积累,能帮助到他人,利他还是很幸福的。”   

 

相关专题:揭秘,马云,将军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15 11: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