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揭秘加沙地道:能送炸鸡,能搞袭击....

京港台:2023-11-16 09:05| 来源:看天下实验室 | 我来说几句


揭秘加沙地道:能送炸鸡,能搞袭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突发!以色列宣布进入战争状态

  

  《侏罗纪公园》里说,“生命会找到出路”。一座城市也是如此。

  炸鸡放了4小时,皮都不酥了。

  但在加沙地区居民的眼中,一份简单的肯德基,是难得的珍馐。

  送得慢是因为路途波折。加沙没有肯德基,需要先在Facebook下订单;快递公司“亚玛玛”收集后,在距离加沙最近的埃及城市购买;司机驱车来到边境,沙尘飞扬,几个中东面孔从凹陷的土坑口冒出来。

  这里是埃及和加沙的走私通道。一袋袋炸鸡被装进吊篮,从井口运往地下,穿过满是尘土的昏暗地道,抵达被封锁的加沙。12美元一份的全家桶,运进城后,价格翻了3倍。

  加沙地区位于地中海东岸,3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200万人。控制加沙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专题)冲突不断。十多年来,面对严密的封锁,加沙人摸索出了应对高墙的生存工具——地道。

  “世上最大的露天监狱”

  约瑟夫一直有预感,总有一天,自己会在寒冷、黑暗的地道里咽气。

  他是加沙的地道挖掘工,和兄弟一起。在加沙,地道塌方不是一件稀奇事,过去十多年,上百名工人死在自己挥动铲子的地道里。

  加沙没有盾构机,最好的工具是手持风钻,其次是锄头和铲子,然后是人的双手。白天的地道闷热,令人窒息。工人等到晚上开工,无论昼夜,尘土总能呛到肺里。

  从造价数万美元,只有半人高,比肩膀略宽,连支撑木板也没有,只能坐在吊篮里往返的简陋地道,到每公里数百万美元,有混凝土护墙,铺有电缆,24小时亮着照明灯,进气口装有过滤器,可以乘坐电梯直达底层,坐在VIP休息室里吹空调、喝冰镇酸奶的豪华隧道,都是约瑟夫们一点点挖掘出来的。

  施工是危险的。以色列北边的黎巴嫩,地质多为花岗岩,被真主党修成了坚固的堡垒。而加沙只有沙子和黏土,地道结构十分脆弱。挖出的土装在筐内,被拖拽到洞外。工头时刻检查土质,如果发现变软,就要下到洞底,重新确定方向。

  最红火的时候,每天都有新地道开工,上万人参与地道的挖掘、维护和运输。

  2021年,哈马斯称,地道总长度超过500公里,比伦敦地铁的总里程还多20%。已知最深的地道,位于地下70米。

  以色列情报部门分析,加沙地道设计复杂,管理严格,由各武装派别共同协调使用。加沙全城被划分为四个区域,每区有一位协调人,地道挖掘前,需要向其报备。每条军用地道有一位负责人,姓名对外保密。

  地道挖得深,挖得多,是加沙在哈马斯治下的生存策略。

  第二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控制加沙地区。1994年起,以色列逐步将加沙移交给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2005年,所有犹太人定居点从加沙撤出。

  转折点发生在2007年。哈马斯在派系冲突中击败、驱离了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现控制约旦河西岸地区),夺取了加沙控制权。

  哈马斯最早的纲领是建立包括以色列全境的巴勒斯坦国,被以色列、美国、欧盟、日本(专题)等定性为恐怖组织。哈马斯管控加沙后,以色列开始严密封锁边境,控制人员与货物的进出。

  经过十多年的增修,边墙已经十分完备,有隔离带、通电铁丝网、密布的哨岗和监控器,混凝土与钢筋筑成的墙体最高可达8米。200多万加沙居民生活在封锁线内,许多国际媒体将加沙称作“世上最大的露天监狱”。

  塌方发生时,约瑟夫和两名工友正在地道中部。土块混着石头砸下,慌乱中,约瑟夫跑错了路。3小时后,石块被刨开,露出他的蓝色工服。

  

  埃及边境,一名巴勒斯坦男子进入通往加沙地带的地道。(@视觉中国 图)

  约瑟夫的葬礼上,他的中学校长、老师和同学都来了。地方官员致悼词,哈马斯派了代表来吊唁,他们的政敌也 是。

  《青年参考》援引《国家地理》,称“为修建地道而遇难的挖掘工就像政治明星一样受人敬仰”,他们被加沙居民视为“为自由而牺牲的人”。

  走私地道:

  200万人的生命线

  边墙的大门缓缓打开,60辆卡车从埃及驶入加沙,满载国际社会援助的食品、毛毯和医疗物资,给难民带来生的希望。

  10月30日的援助是冲突爆发以来规模最大的。这里是加沙地区最南端的拉法市,与埃及相邻,是唯一不受以色列控制的出入通道。

  拉法口岸是加沙人的生命线,冲突爆发前就已然如此。

  加沙的水、食物、电力和燃气都依赖外界。能源靠以色列,日常用品则来自埃及。过去的十多年里,物资断断续续地从埃及流入加沙,走的不是拉法口岸,而是地道。

  2007年,哈马斯控制加沙,当年跨境进入埃及的人次达到25万。埃及将边境铁丝网更换为高墙,而加沙城内开始出现用于走私的商业地道。

  拉法前市长拉德万介绍,鼎盛时,加沙有接近1400条商用地道。墙内的帐篷一顶顶排开,每顶帐篷下都是地道入口。它们昼夜不停地运转,保障居民的衣食住行。他称,加沙南部可能是“人类史上最大的走私集散地”。

  走私的货物小到服装鞋帽、首饰香烟,大到建筑材料、高档汽车,一应俱全。加沙动物园里的20多只动物,包括羚羊、豹子和孔雀,也是从地下偷渡进来的。最危险的走私品是两只狮子,其中一只半途从麻醉中醒来,在地道里抓伤了两名工人。

  艾哈迈德是地道主之一,他在拉法集市卖农产品,这也是他主要走私的货物。每条地道都有“拳头产品”,他隔壁的地道主要运送牛羊肉。走私商也会紧跟市场需求,以色列海军封锁加沙海岸时,帐篷里搬出的就成了一篮篮海鲜。

  走私收益的分配,呈金字塔形。最底层的是从外地逃入加沙的难民,他们没有根基,即便住在城墙下,地道从宅子、帐篷下穿过,也分不到钱。而艾哈迈德这样的小贩,只能勉强养家糊口。

  多数地道被拉法的几大家族垄断,他们是“难民窟里的百万富翁”。商人阿马德有三条地道,他的大儿子有两条,叔伯们也有各自的地道。阿马德很少下到地底,他住在大别墅里。

  站在金字塔顶的是哈马斯。走私帐篷外,每隔几十米,就有武装分子手持自动步枪巡逻。所有地道都被征重税,2018年,哈马斯从“地道经济”中收获了7.5亿美元。

  十多年来,埃及对待走私的态度有过几次反复。

  埃及是第一个承认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一样,埃及在加沙边境建起高墙,但对走私持默认态度。

  2015年,埃及政府认为哈马斯向西奈半岛的叛乱分子贩卖武器,决定摧毁走私通道。炸药炸塌结构,海水灌入通道,铲车推平道口,有加沙人表示,埃及几周内摧毁的地道数超过以色列过去所有的空袭成果。

  经过这次破坏,走私地道的数量再未恢复到鼎盛时期。

  冲突发生后,埃及总统塞西表示,以色列切断加沙水电,是为了将巴勒斯坦人强行驱离到西奈半岛。埃及不会接收加沙难民,也坚决反对以色列的行为。

  11月1日,拉法口岸再次短暂开放,部分受伤的加沙人被允许进入埃及。

  军用地道:“蜘蛛巢城”

  警报:哈马斯潜入境内。

  消息出现在每个以色列人的手机上。10月25日晚,以军巡逻舰照常在海岸游弋。水面下,哈马斯武装分子正在泅渡,被以军发现。

  

  加沙地带南部拉法市,两名巴勒斯坦男子通过边境下的地道走私砾石。(@视觉中国 图)

  火力悬殊,海面很快恢复了平静。

  这次袭击走的是“海底隧道”,出口位于加沙海岸水下数米。只要躲过舰船,哈马斯“蛙人”即可在以色列登陆。

  地下跨境隧道更加常见。10月7日的“阿克萨洪水”行动中,哈马斯武装分子穿过地道,配合地面部队、滑翔伞兵和快艇,实施了一次“立体”袭击。

  不过,单独的地道只能投放有限兵力,比如一支10人规模的战术小队,执行情报搜集、破坏或绑架等任务。早在2006年,哈马斯便开始使用地道战术,他们劫走了一名以色列士兵沙利特,将其囚禁5年。

  巴拉克博士是以色列赖赫曼大学的地道战专家,他指出,跨境地道一般修得很简陋,因为使用后就会暴露;城内的军用地道才是哈马斯长期经营的据点,防御工事更完备。

  哈马斯在加沙的地下网络通常分为三层:上层是运输通道,更牢固、宽敞,能骑军用摩托;中间是兵工厂,生产火箭弹、维修军备;最底层是指挥中心。不过,哈马斯的领导人哈尼亚正在遥远的卡塔尔多哈,那里阳光明媚,棕榈成荫。

  盘根错节的地道,成了以色列进攻加沙的最大障碍。城内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的武装分子,可以在被定位前,从附近的地道逃走;军用通道与学校、医院、清真寺甚至民宅相连,如果以军地面部队进城,“冷枪”可能在任何角落响起。

  10月31日,以色列发言人赫格尔展示了照片和录音,称哈马斯的主基地位于加沙最大的希法医院地下,地道入口就在病房内。哈马斯当局否认了该说法。

  对付地道的办法不多。10月27日,以色列战机从加沙上空掠过,数枚航弹扎进地面。片刻后,八道火柱同时燃向天空。这是从美国引进的重型钻地弹,可以穿透30米深的泥土,或是6米厚的混凝土。投放多枚炸弹,使用延时引信一同引爆,可以让整个地道坍塌。

  但钻地弹要起作用,前提是定位精准。目前并不存在能远程测绘地道的技术,想画出一份地道图,以色列需要综合多种手段:空中侦察、线人情报、地面部队的排查、声学传感器和运动传感器等。

  最有效的还是地面进攻。以色列陆军已在准备“地道战”。2021年,南部军区的内盖夫沙漠内,以军仿造加沙的城市环境,修建了一座训练中心,也包括地道。

  空军轰炸加沙时,部分陆军正在训练场内演练。士兵从装备中取出一个塑料罐,掷进地道口。大量泡沫从罐口涌出、膨胀、固化,像白色的巨型虫茧,将通道堵住。这款秘密武器被称作“海绵炸弹”,预计将用来对付地道内的伏兵。

  85岁的利夫希茨被哈马斯释放时,已是她被掳走的第16天。袭击发生后,她被丢上一辆摩托,珠宝首饰都被劫走,肋骨还挨了几记木棒。

  医院里,利夫希茨回忆自己被带进“蛛网”般复杂的地道,走了好几公里。她被关在一个五人牢房内。她83岁的丈夫未被释放,仍在地底。

相关专题:揭秘,以色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2 16: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