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交友软件让我丧失了恋爱能力 Z世代想要老派约会

京港台:2023-11-22 05:19| 来源:译言网 | 我来说几句


交友软件让我丧失了恋爱能力 Z世代想要老派约会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现在的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合适的对象就很难。除了同事,年轻人很少有机会遇见合适对象,更遑论脱单了。

  所以不少都市男女都选择用约会软件脱单,但约会软件能找到真爱吗?

  01

  厌倦了约会软件

  最近十年,约会软件似乎成了最流行约会方式。但如今,单身一族厌倦了左滑右滑,他们寻找新的约会方式,想要重回老派约会方式。

  莱西几年前就卸载了手机上的约会软件,再没下载。这并非因为她找到了另一半。55岁的社工莱西,现在周末都泡在舞池里,在这家伦敦北部收费公路巷(Turnpike Lane)的非法酒吧里,顾客彻夜狂欢。

  她热情地说:“我在那儿遇到了很多男人。”她经常孤身前往酒吧,酒吧里男人多的是。她说:“最近有一个身材健硕的小伙子,几乎是我这辈子最棒的一次性经验。”

  但感情状况呢?莱西说:“我的感情断断续续。”虽然莱西的方式没有普适性,但拒绝左滑右滑,回归线下约会,她也是其中一员。

  约会软件,常简称为“小软件”,在现代爱情中无处不在。现在的恋爱男女很难想象,2010年以前的人是怎么交友的。从 eHarmony 和 Match.com 等交友网站发展而来的 Tinder、Grindr、Bumble 和 Hinge 等交友软件,已成为一些人唯一的交友方式。

  风水轮流转。十多年过去了,用户不再关注对方的主页,他们想要以一种新的更好方式遇见对的人。最新数据显示,在2021 年,全球热门约会软件 Tinder 用户量下降了 5%,而 Bumble 和 Tinder 旗下的 Match Group 的股价也持续几年下跌。

  青年研究机构 Savanta 的数据显示,90% 以上的 Z 世代厌烦约会软件。对这些公司而言,经营状况只会每况愈下。

  29 岁的迪伦-弗里曼-格里斯特(Dylan Freeman-Grist)现居多伦多,他说:"约会软件都是邪恶算法集中营。”最近,他刚与一位长期伴侣分手,尽管担心自己 "注定孤独终老 ",但他还是没有用回约会软件。他说:“垃圾邮件、机器人和虚假账户已经够糟糕了,但更糟糕的是,约会软件依靠六张照片和寥寥几行文字,就试图判定你的吸引力。”

  “不管你有多帅、多漂亮,你都有一种潜在的不配得感。因为在小软件的魅力排名中,只需10次滑动,你就能看到一个各方面都比你优秀的人。这让你感到极度不安,而这些不安你此前从未感受过。”他说。

  而如今,在约会软件如此风靡的现在,单身人士还能去哪里寻找真爱?去哪里来一次快速约会?

  02

  梨形戒指

  现居诺丁汉的药剂师凯文-英格森特(Kevin Inglesant)也曾在约会软件中寻觅真爱。他用过 Bumble、Match、Badoo 和 Facebook ,但在近三年的时间里,他只见过一个人,与对方约会了六次,然后就结束了这段关系。

  “绝大多数的配对都没回信息,”这位38岁的男士说,“剩下的人中,往往聊了几句就消失不见,这简直在折磨我的灵魂。”

  新的约会方式让搭讪陌生人更不讨喜,但他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他说:“我在Facebook上看到了梨形戒指的广告。”这是一种淡绿色硅胶戒指,可以戴在任何手指上,暗示佩戴者自由可撩,商家称其为“世界上最大的单身社会实验”。

  “戒指售价约20英镑(人民币(专题)179元),但老实说,我还没见过其他人戴。为数不多问我的几个人我都认识,他们知道我不爱珠宝,觉得好奇。我想,与新朋友见面时我要多多佩戴它。只有这样,我才能判断效果,我也要等待它变得更广为人知。”

  37岁的凯蒂也是重回老派约会方式的践行者。她现住伦敦,供职于一家慈善机构,她觉得使用约会软件后,她几乎忘了如何调情。“所以我定了个目标,每天和一个人调情,这很有趣,”她说。

  “我发现,很多人沉迷于手机,但忽略了周围的人,这太悲哀了。有些调情经历很有趣,虽然未曾真正约会过,但这不是我的目标。我现在完全不急着重回约会软件。”

  03

  求助朋友和家人

  还有很多人觉得,用约会软件感觉像在工作。除了日常工作和其他琐事外,我们每周还要花几个小时管理约会软件,这让人疲惫不堪。即使是那些能够匹配到对象的人,体验也并不好。

  "33岁的作家索菲现居伦敦,使用Hinge一年多后,她脱坑了。"我试着不要太肤浅,也不要太挑剔,因为我想找一个有趣、有创造力的人,这在约会软件中被忽视了。但结果是,我得到太多的匹配,让我不知所措。最后我把他们都删了,我很内疚。”

  她还试过Tinder(“结果更糟糕”),并且一度想加入Raya,该应用以 "令人兴奋的人 "的 "私人社区 "自居,但它广为人知的头衔是明星的约会APP。莉莉·艾伦(Lily Allen)在这里遇到了她的丈夫,《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演员大卫·哈伯(David Harbour)。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和马修·佩里(Matthew Perry)也是Raya的用户。

  她笑着说:"我想加入那个APP,因为我喜欢独特。但它太独特了,不让我加入。后来我就放弃了。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痴迷在约会软件遇到另一半的故事,但我必须放手。"

  “谦卑了一年”后,她开始采取更大胆的方式,希望认识新朋友。"我开始询问朋友和熟人,让他们帮我介绍对象。”

  以前,一说到单身时,我自然而然地说:“单身很酷,我享受单身生活,我相信我很快会遇到对的人。”但痛苦的是,“实际上我真的很难过,我很想遇到对的人,虽然可能会痛苦,但我知道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需要设定一些标准,效果才会好。因为朋友们可能非常热心,有时会高估对方的外貌和有趣程度,有时他们会推荐身边唯一的的单身人士,不管对方有多不合适。但它效果很好。很容易知道你是否会点击。目前为止,通过共同的朋友介绍,我和两个人约会过,他们都是音乐家,其中一个还在暧昧中。”

  不止于此,30 岁的 IT 工作者Jeevan,让家人为自己介绍对象。他的印度(专题)父母很早以前就说过帮他介绍对象。此前他一直拒绝,但现在他考虑接受。

  “搁以前我不会想做,但现在我觉得时不我待,我确实想找一个伴侣。我会再找几年,如果还不行,我会求助父母。”

  04

  单身交友活动

  38 岁的克莱尔来自巴斯,她也想重回线下约会。多年来,她用了很多约会软件,但每次都在几个月后放弃。除了名字和年龄(有时也是假的),其他信息完全未知,对于这种约会方式,克莱尔总是不安。她说:“对于像我这样缺乏安全感的人来说,约会软件真糟糕。我不喜欢和陌生人约会。约会软件没有社区准则,人们的道德水平常常也很低。”

  她补充说:“还有选择的问题。很多我在现实生活中的好朋友,如果在交友软件上,我永远不会选择他们。他们有的太年轻,有的太性感,有的没有吸引力。但现实生活的他们很有魅力”

  她曾在香巴拉音乐节上试过慢约会,重点是做一些有助于建立情感联系的练习,包括 "你一生中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你克服的最大挑战是什么?"等问题。

  但她最喜欢的是“调情艺术”的工作坊。“这是一个由(大部分)单身人士组成的工作坊,我们通过游戏,集体建立起自信。但同时也有一定的情感风险。例如,我们必须以最自信、最轻佻的方式走向他人,记录下自己的感受。我最大的收获是,我发现了冒险、自信和不要太认真的重要,虽然这更像是约会技巧。"

  她很想多试试。"我的朋友说过,她在伦敦参加过的活动,包括带上你的单身朋友来减轻压力。这些活动,如"带朋友来"的主动约会活动,通常要带一位不同性别的单身人士,以确保房间里的男女比例均衡。但活动方式还有很多。”

  克莱尔并不是异类。的确,人们对于面对面交流的需求正在增加。Eventbrite的数据显示,英国约会或单身活动的数量比新冠大流行开始前增加了一倍。这家活动管理公司认为,大流行后,人们更渴望线下沟通,讨厌约会软件。

  现在还出现了一些服务于特定群体的活动。其他活动也有创新,包括但不限于裸体、醉酒玩积木、玩电子游戏或带狗的快速约会活动。

  不过,也有些人喜欢更简单、期望值更低的约会方式。刚搬到巴黎时,斯蒂芬就开始使用 Meetup,通常是围绕某种爱好或兴趣,让用户在友好的环境中结识朋友,她被人搭讪过几次,"老实说,我很开心"。

  她说:"你在线下结识了很多可爱的单身人士,这里没有闷热或尴尬的约会气氛,因为如果你和某人不来电,你可以和别人聊天。我有时会想,这就像20 世纪 70 年代的混合聚会。我们和新朋友一起聊天,喝红酒—这太完美了。虽然我还没有遇到对的人,但我觉得很快就有了。”

  05

  助长歧视的约会软件

  然而,对于很多单身人士来说,交友软件的问题远不止耗时和没有结果这么简单。政治记者兼作家露西-韦伯斯特(Lucy Webster)描述了她在使用交友软件时面对骚扰和歧视残疾人的经历。

  “因为我坐轮椅,我会收到很多留言,其中大多数是'你能做爱吗?'之类的问题。我会立即拉黑他们,但又有什么意义呢?“韦伯斯特说。

  因为不友善行为甚至辱骂没有任何惩罚,应用软件正在助长歧视。 "在公共场合,他们绝不会这样做。但在软件上,他们不会因歧视轮椅使用者而被禁言,这只会鼓励助纣为虐。"她说。"最后我在想,'我到底在做什么?

  但除了约会软件,她的选择也很有限。2021 年,因为被婚介公司拒绝服务,韦伯斯特哭了,她也因此走红。因为普通人会拒绝和用轮椅的人约会。用他们的话说,这意味着 "为使用轮椅的客户服务相当具有挑战性"。她说:"我放弃了,很快就发现自己好受多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用过约会软件,也再没约会,但我也不那么痛苦了。”

  06

  “弃用约会软件后,我与自己和解了”

  许多读者联系《卫报》取得,讲述了他们摆脱约会压力,找到满足感的故事。

  使用约会软件10年后,来自班伯里(Banbury)的埃里卡·斯马特(Erica Smart)一年前弃用了约会软件。

  “虽然我有很多朋友,通过约会软件认识他们的伴侣,但我不后悔,我也依然渴望亲密关系。但对于遇不上对的人,我和自己和解了。如果能遇到,那固然很好。但如果没有,我也感到满意。有伴侣可以带来幸福,但也会带来压力。“这位 42 岁中年人说。

  事实上,那些弃用约会软件的人普遍很乐观,这让人非常惊讶。42岁的艾玛·查佩尔(Emma Chappell)认为,尽管她的合唱团课程和徒步大自然还没有带来任何对象,但做一些愉快、充实的活动可能会促成约会。

  "至少参加活动、学习一项新技能、度过一个有趣的夜晚是值得的。虽然你会觉得'世事难料'"。她补充道: "但生活毕竟是用来生活的,而不是用来在屏幕后面等待的。"   

相关专题:恋爱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3-2 15: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