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赵少康有戏,但没用,柯文哲没戏,但有用

京港台:2023-11-28 10:03| 来源:观察者网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赵少康有戏,但没用,柯文哲没戏,但有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如果要我列出“祸台”清单,应该不难列出一个营的数量,约400名。若按排名浓缩成一个8人的班队,李登辉与陈水扁也挤不进这小队伍,但赵少康在里面。

  将民主商业化,致使台湾(专题)社会高度政治化,赵少康不是罪魁,也是祸首。政论节目虽不是从他开始的,却是被他做成大生意的。“台独”既是他的论敌,同时也是他的座上宾,与生意里不可或缺的金鸡母。

  这次选举,“少康帮”若干成员大露馅,许多蓝营支持者突然惊觉,原来这也是一个双标成瘾的小团体,挺侯挺到鬼见愁。不是不能挺侯,而是这帮人违背了基于事实评论的基本原则,而这原则是他们长年的自我标榜。该帮装清高,长达二十年。

  现在,赵少康终于挤进“副总统参选人”的位置,郭台铭不要的,柯文哲嫌弃的,赵抢着要。

  在“柯郭侯肉搏战”结束后,郭台铭弃选,柯、侯各奔前程,副手也终于底定曝光。柯的副手吴欣盈,知名度当然远不及赵,但吴作为副手恰如其分;赵少康倒像选正的,侯友宜犹如恭立在赵身后长长的阴影里。

  赵出线,新闻性当然非常强,消息瞬间传遍两岸,“赵吹”纷纷出笼,好似蓝营选情终于拨云见日。台湾亲蓝媒体用“兴奋体”高捧赵的政治份量与选举能量,揶揄柯文哲应该悔不当初,没认份做侯副手,现在只好等着被边缘化。

  绿营随即动用执政资源卡赵,高呼“政媒两栖”违法失德,要求赵请辞中广董事长。对此,赵少康直言“赖清德真的怕我”,呛“绿营政媒勾结好意思检讨我”,拒辞媒体董座。

  24小时内的发展,暴露了第一个问题,副手光芒(电视剧)盖过正的。

  

  到底是“侯康配”而不是“康侯配”?

  赵少康的喧宾夺主,并不只是“赵吹”与“赵黑”的功劳,赵本人也直白畅言“侯友宜的许多政见是我原来的政见”,这话还是侯紧挨在他身旁时说的。嫌侯友宜草包形象不够明确吗?

  “赵吹们”与赵自己,无意间边缘化了侯友宜,而不是柯文哲,因为主流媒体之外,网络上多得是“柯吹”为柯维持声势。反观蓝营支持者,难道不会纳闷,为何是“侯康配”而不是“康侯配”?

  做侯的副手,就是要有做“保姆”的觉悟,所以柯文哲很不想被拖进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赵少康看起来虽像超级保姆,但其性格作风很容易自动升格为“亲爹”。

  不但形象如此,连政见恐怕也如此,“战斗蓝”的八大政见其实与侯营多所扞格,如兵役、两岸、课纲等等,这就暴露了第二个问题,现在是听赵的,还是听侯的?

  众所周知,赵少康,吵架不会输,但专出馊主意。

  赵少康确实是个很有战力的角色,金是内斗小刀,赵就是外斗关刀,而在蓝白决裂之后,蓝营势必发起“弃柯保侯”巷战,按照此前的“毁郭”模式再玩一次,铺天盖地,全面诋毁柯文哲。

  这便浮现了第三个问题:台湾选举,卖惨者吃香。卖惨,就是侯友宜笃信的“哀兵必胜”之道,而有了赵少康的战力,加上蓝绿夹杀,哀兵就是柯营,而非侯营。因此即便柯文哲无法“必胜”,蓝营选情却恐遭背水一战的柯营所抵消。

  以上三个问题,解方都在于保姆懂不懂掌握分寸。但“亲爹”会节制吗?

  那么,以下探讨三个悬疑:其一是上次未解答的“什么因素决定柯粉的投票意向”,其二是“赵少康有用吗”,其三是“柯文哲的挑战为何”。

  意识形态对决,赖大概率当选

  走出无意义的喧嚣,静下心评估最终胜负,我认为“选举性质”是关键,此其一。

  想赢,蓝,白,郭一个都不能少,此其二。紧抱年轻选民才有机会创造奇迹,此其三。侯友宜是在野阵营最大包袱,此其四。无论胜负为何,柯党都是赢家,此其五。郭台铭支持谁,谁就至少是第二名,此其六。蓝白分裂,唯韩国瑜与柯郭合作,方能为在野阵营争取“立委”多数席次,此其七。国民党的选情评估与所持民调不可信,此其八。美国就是只挺赖清德,此其九。

  何谓“选举性质”?近日的阿根廷选举是一场救经济的选举,性质是经济方法论,手段是民粹;台湾的换届选举性质则自2000年后,每一次都是意识形态之争——定性为“统独之争”并不精确,严格说来是“独立方法论”——而不是经济与体制改革。

  “独立方法论”,绿营是简单明了,蓝营是欲语还休。吕秀莲曾说,“台独”“华独”一家亲,意思是“台独”为先,“华独”为底线,那么哪一方比较容易炒作民粹?当然是“台独”。

  因此,只要是意识形态对决,绿营占优势,尤其在中美关系丕变后更是如此。蓝营失败经验丰富,选前一个月的封关民调,若蓝营支持度没赢过绿营15%,都有输的可能。反观非意识形态对决的县市层级选举,只要“中央层级”是绿营当家,蓝营的赢面都大。

  一般认为绿比蓝更会选举,其实不大精确,相对客观地看,与其说绿营很会选举,不如说蓝营始终无法克服意识形态对决的弱势格局。这与国民党在思想论述上的“失魂”有直接关联,而年轻选民普遍厌恶失魂之党,中间选民则倾向投给看起来胜率较高的选项。

  换言之,只要将选举性质转变为非意识形态对决,且这次在野阵营“大致团结”,赖清德的胜率才会低于50%。反之,光凭在野大团结,但选战性质却由国民党主导,并被拖入意识形态对决,赢的机率仍不到一半,更遑论在野分裂。

  以上所述9个要点,后8个都是由“选举性质”为推论基础的结论,所以最终胜负,并没有因在野分裂而提前结束,只是在野党胜选机率很小,想政党轮替,需要奇迹。而根据要点二,紧抱年轻选民才有机会创造奇迹。

  问题是,赵少康正式成为副手后,仍将选举性质定为“战争与和平”,这就是意识形态对决。

  我原先也认为“战争与和平”是最佳策略,但那是立论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基础上。台海在军事层面剑拔弩张,台湾民众有点“战争感”,有利于在选举中打“战争牌”,在野阵营不必怕意识形态对决。不过,11月,中美恢复了军事高层沟通,降低了不确定性,“战争牌”就不大灵光了。

  除非,选前一周解放军机日日飞越“台北总统府”,或发生类似很有体感的烟硝味,那赖清德必败。

  在和战策略下,赵少康主张兵役恢复四个月,又曾呛朱立伦“不要做美国棋子”,不论其立场对错,与美国对着干,就问侯友宜敢是不敢?那么,赵到底是为侯加分,还是减分,恐怕很难说,而这就是绿营见缝插针,将选战拉回意识形态对决的最佳攻击点。

  一句话,赵少康若有用,此前就不必蓝白合了。事实上,此前赵想选“总统”,民调支持度是个位数,与说“和平统一救台湾”的王建煊差不多。

  什么因素决定柯粉的投票意向?

  说到底,在野阵营求胜,重点并不在于六成选民“希望”政党轮替,而在于六成选民是否有一致的“决心”政党轮替。下决心,需要强烈诱因,对支持者年龄都在40岁以下的柯营而言,“决心=打破蓝绿”,但对中老年支持的蓝营而言,“决心=反独反战”。

  蓝白两造是否能整合决心意——心灵契合不可能,至少要有可靠的交集——才是关键,因为此攸关选举性质,而在蓝白合的过程中,观众只看到几个大咖斗法,却没见到有人在“决心层面”上建立共识,这就注定了分手。甚至就算合作,也是同床异梦。

  赵少康的作用,只是让蓝白更为对立,选举性质更分歧,战力自然相互抵销,而蓝白壁垒分明,针锋相对,当然会连带影响“立委”选情。

  重点是,赵代表的是深蓝,并没有拓展票源的能力,因此其作用只有一个,就是虚张声势,以压低白营支持度,气吞小党。不过很难如愿,因为柯粉都很年轻,愈打愈硬,创造奇迹的意念也愈强。况且,柯粉部分是浅绿,此族群更排斥深蓝,赵只会激发柯营的斗志,而非相反。

  柯粉的主要特征有二:“渴求政治翻新”,“重监督,不在意政局是否稳定”。前者等同于革命,后者则显示柯粉会分裂投票,“总统”投柯,“立委”投绿,不想投蓝。

  此两个特征决定了蓝营一不小心就会双输的结局。而柯文哲若选不上,柯粉就会在“立委”(主要是政党票)选举里集中支持白营,符合柯文哲参选初衷。

  因此可以说,只要白营能在气势上压过蓝营,赖清德的支持度就很难上升,若情况相反,柯粉会大量转投赖营。简言之,国民党的“弃柯保侯”愈成功,赖清德票就愈多;但白营的“弃侯保柯”愈成功,赖清德就愈难当选。

  “弃侯保柯”,才能避免意识形态对决。只是,蓝营仍有可观的铁粉,很难被完全边缘化,且主流媒体加上假民调皆反柯,“弃侯保柯”殊为不易,这就牵涉到柯文哲的人格弱点与战略矛盾。

  柯文哲的挑战为何?

  蓝白彻底决裂后,柯文哲面临蓝绿夹杀。曾经一度自以为是,冷落郭台铭的柯,现在只能对郭“抱紧处理”,又轮到郭台铭掌握“冷落权”了。

  尽管柯文哲诉求“打破蓝绿,翻新政治”,但他是现实主义者,而不是“梦想家”,诉求的改变是从“利”出发,而不是从“义”,所以,恐怕至今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搞革命,但他的支持者却觉得是。

  一心赌理念,就不会在密室里弃械投降,但之所以投降,是因为柯的支持度遇到瓶颈。

  

  柯文哲与白营战狼派幕僚黄珊珊

  想改变数十年累积而成的两党政治,绝无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历史上,革命一次就成功的例子是零,无论溅血不溅血,革命需要经历一段惨烈的过程,没有牺牲就不会成功。事实是,柯党不曾付出过什么惨烈的牺牲,缺乏革命底气。

  此外,诉求革命的选战,手段几乎都是民粹,因为革命在很大程度上是情感诉求,但柯文哲反其道而行,自我标榜科学、理性,自己又是现实主义者,处处投机,句句空话,那还搞什么革命呢?

  不得不说,上一次大选,韩国瑜诉求“爱与包容”,也是昏招。没有战士右脸被打,左脸也伸过去的,选战是赌命,不是请客喝酒,更别说诉求革命的选战了。

  因此,柯文哲发生了战略矛盾的问题,不是诉求有错,而是太低估实现诉求的成本。所以柯签下卖身契后,柯党才会抱团痛哭,致使现实所需的蓝白合作也无可挽回。

  此一战略矛盾,凸显了柯文哲的胆小、投机,意志力不坚,却又过度自信的性格弱点。在蓝白郭那场最后的决战里,五个人中就只有柯文哲抱头沮丧,完全没有大将风范,连那个在日本(专题)意兴风发、谈笑自若的青山文哲也不见了。

  所以此前才说,渴望革命的柯粉,是所托非人。革命事业落在骑墙者的肩上,是台湾民主之耻。

  但话说回来,要避免民进党再度完全执政,柯党扮演的是关键角色,如上分析,蓝营坚壁清野的“弃柯保侯”,最大得利者就是民进党。如果在野阵营的底线是“总统”选举失败,“立委”席次蓝白也要过半,理性上就得“弃侯保柯”,留一口气给柯粉,也留一口气给蓝营鸽派。

  原先被送上“猪狗不如”刑台的郭台铭解套了,蓝营正用同样的肮脏手段,送柯上刑台。所以柯文哲的挑战是,让战略符合成本,诀窍就是借力使力,精准运用“哀兵必胜”的原理以小博大,并尽可能避开意识形态对决。

  最后,与上次一样,郭台铭又在选举最后阶段退出,并享受国民党恶心的温言软语。弃选海阔天空,支持者未散,郭最后表态支持谁,谁就不会是历史罪人。

  总而言之,大概率,赵少康有戏,但没用,柯文哲没戏,但有用。

相关专题:柯文哲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台湾热点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1 01: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