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歌唱家德德玛病逝:将痛留给了儿子和再婚丈夫

京港台:2023-11-29 11:00| 来源:细品名人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歌唱家德德玛病逝:将痛留给了儿子和再婚丈夫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德德玛,中央民族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蒙古族女中音歌唱家,先后演唱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草原夜色美》《我从草原来》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曾荣获全国十大女歌唱家第一名、蒙古国国家文化艺术最高奖、国际艺术节最高艺术奖等多项大奖,被誉为“草原上的夜莺”。

  2023年11月28日,76岁的德德玛不幸因病在北京离世,将痛留给了儿子和再婚丈夫……

  

  德德玛1947年出生于内蒙古额济纳旗一个牧民家庭,辽阔富足、水草丰美的大草原赋予了她百灵鸟般美妙的歌喉。很小的时候,她就是当地有名的小歌手。

  从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后,德德玛被分配到内蒙古歌舞团工作。1979年,一曲《美丽的草原我的家》使她红遍大江南北。1982年,德德玛被调到中央民族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

  

  那时候,德德玛刚刚结束一段不幸的婚姻,两个儿子跟随着她来到北京生活。语言的巨大差异、生活的不习惯,以及举目无亲的寂寞,使德德玛的心里充满了难言的苦涩。

  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艰辛,又让她不堪重负。她渴望有一双坚强的臂膀,来和自己一起经受人生的风风雨雨。

  令德德玛没有想到的是,团里的编导拉西尼玛一直在默默地喜欢着她。随着接触的增多,以及通过工作中几次愉快的合作后,德德玛也对谦和宽厚的拉西尼玛产生了好感。

  拉西尼玛也有过一次失败婚姻,与前妻分手后一直独身。相同的情感经历和共同的追求,使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1985年,这对历经磨难的有情人举行了婚礼。

  

  德德玛与拉西尼玛

  对于重新组合的家庭,摩擦和矛盾是在所难免的。婚后不久,德德玛和拉西尼玛因为生活习惯和性格的差异而磕磕绊绊,好在他们都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凡事多替对方考虑,以一颗博大的心去包容对方。

  因此,两人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走过了一般再婚家庭那种痛苦的磨合期。

  拉西尼玛刚走进德德玛的家时,德德玛的两个儿子因为年纪小,不懂事,不肯接受他,从心理上排斥拉西尼玛。

  为了维护丈夫的尊严,德德玛严厉地批评过儿子,儿子不服气,埋怨她偏心,德德玛经常气得哭了起来。拉西尼玛对她说:“孩子接受我总得有个过程。这事不能急,得慢慢来。你放心,我一定会用爱感化他们。”

  

  作为团里的台柱子,德德玛经常去全国各地演出,拉西尼玛认为这是亲近孩子的好机会。他为孩子拉马头琴,陪他们下棋,带他们出去逛街,还不厌其烦地为他们做内蒙古风味的饭菜。

  一点一滴的小事,消除了两个孩子对拉西尼玛的隔阂,架起了他们之间感情的桥梁。时间长了,他们渐渐喜欢上了这个温和仁慈的新爸爸。

  一天,德德玛从外地演出回北京,拉西尼玛带着两个孩子去车站接她。看着他们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样子,德德玛的心头涌上一股久违了的幸福暖流。

  她动情地对拉西尼玛说:“你就是粘合剂,把我们一家四口紧紧地粘在了一起。这个家因为有了你而变得生动美丽。谢谢你,拉西尼玛!”一番话说得拉西尼玛眼眶发热。

  那时,德德玛虽然闻名全国,但她的生活并不富裕。家里那台钢琴跟了她几十年,声音嘶哑难听,德德玛一直想换台新的,但苦于拿不出这笔钱。拉西尼玛知道后,把自己婚前积攒下来的1万多块钱全部取出来,给妻子买回了一台新钢琴。

  

  每天早晨起来,德德玛就坐在窗前,边弹钢琴边练习唱歌。拉西尼玛带着两个孩子出去吃完早餐后,再把他们送到学校。回家的路上,他顺便把德德玛的早餐买好,然后装进保温瓶里,带回去让她趁热吃。

  为了让德德玛一心一意忙事业,拉西尼玛承担了全部家务,家里大小事情都不用德德玛插手,他安排得妥妥贴贴。

  其实,拉西尼玛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才华横溢,完全可以干出一番事业,但为了支持德德玛,他甘当配角。他想,夫妻双方都干事业,谁来料理家务?总得有一方做出牺牲啊!

  德德玛事业心很强,只要听到优美动人的蒙古族民歌,就一定要把它翻译成汉语奉献给观众,但她的汉语水平有限,许多歌曲难以推广。

  于是,对蒙汉互译有着极高造诣的拉西尼玛就承担起了翻译的重任。《故乡的情》《天上的风》《草原夜色美》等歌曲推出后,在听众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响,德德玛也因此迎来了自己演艺事业的第二个春天。

  

  在演艺圈里,再婚家庭为数不少,但像德德玛和拉西尼玛这样琴瑟和鸣、温馨平静的家庭并不多见。

  经常有人打听他们夫妻相处的秘决,对此,拉西尼玛颇有感慨:“只要你付出爱,把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当做自己的亲人看待,再多的矛盾和隔阂也能消除。这样,在他们心目中,你也就成了他们的亲人。”

  德德玛很忙,一年365天,她大部分时间是在交通工具上度过的。长年累月的劳累,使她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和脑血栓。

  1995年,德德玛在一次演出中因脑血栓发作晕倒了,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但却吓坏了拉西尼玛。从此,他更加关心德德玛的身体了,并拒绝再为她翻译新歌,还想方设法控制她外出演出的次数。

  德德玛理解丈夫的一片苦心,后来,除了团里安排的演出和一些重要的大型演唱会,她哪里也不去,静静地待在家里调养身体。

  

  但病魔还是差点夺去了德德玛的生命。那是1998年3月,为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德德玛应邀去日本(专题)演出。因为58天要演41场,几乎一天换一个地方,除了演出便是赶路。超负荷的体力支出,终于让患有高血压、年已53岁的德德玛再也支持不住了。

  4月2日第25场演出,德德玛依然唱的是使她一举成名的《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刚唱到第四句“一弯碧水映晚霞”时,她突然觉得舌头直打颤,头发晕,右半个身子不听使唤了,她咬紧牙关,坚持把这首歌唱完。

  谢幕后,她刚刚走进后台,就昏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工作人员急忙把德德玛送进医院,当她醒过来时,已是第九天的早晨。医生对她说:“你得的是脑溢血,能抢救过来真是万幸。我们已经通知了你的家属,估计再过几天他就该到了。”

  德德玛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心里一直盼着丈夫能早点来到自己身边。十几天后,拉西尼玛终于来到了日本,德德玛沉重的心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然而,拉西尼玛走进病房,却面带笑容,嘴里嚼着口香糖,一会儿这坐坐,一会儿那坐坐,一副非常轻松的样子。

  德德玛一下子哭了:“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满不在乎?”拉西尼玛拉着妻子的手,说:“我知道你是个急性子,如果我一进来就痛哭流涕,一定会影响你的情绪。我从来不嚼口香糖,而这次我特地去买来嚼,是为了让自己放松啊,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

  一番话说得德德玛哭得更厉害了,但这次她流出的却是幸福的泪花。

  

  由于语言不通和生活习惯的不同,德德玛觉得日本护士照顾自己有许多不方便,因此,拉西尼玛来了以后,就把她们全部的工作接了过去。

  他不厌其烦地为德德玛穿衣、洗脸、擦身子、剪指甲,把水果切成片儿喂进她嘴里,还用轮椅推着她在院子里散步,逗她开心。

  很多日本的小护士都特别羡慕德德玛有一个能干、体贴的好丈夫,说以后找丈夫就要找像拉西尼玛这样的中国男人。

  当时,日本正是梅雨季节,整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拉西尼玛的住处离病房有一段路程,于是,他就买了一把红雨伞,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德德玛就望着窗外的小桥,希望丈夫撑着红雨伞的身影早点在桥上出现。

  后来,央视《艺术人生》的编导知道了这个故事后,特地为德德玛写了一首歌,名字就叫《红雨伞》。每每唱起这首歌,德德玛就会忆起那段难忘的艰难岁月,夫妻深情就会溢满她的心房。

  三个月后,德德玛回到了北京。虽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脑溢血导致她半身瘫痪,右半边身子麻木,不能动弹。在拉西尼玛的帮助下,德德玛开始了艰难的恢复过程。

  

  为了锻炼德德玛的腿肌,拉西尼玛开始搀着她爬楼梯。家住在13楼的他们开始坐电梯到10楼,爬3层,拉西尼玛在德德玛身后托着她扛着她往上爬。

  一段时间后,他们坐电梯到8楼,爬5层,有时德德玛实在爬不动了,痛苦地说:“我不行了,不爬了!” 拉西尼玛板着脸说:“不行,你必须爬,爬楼可以使你的胯骨和膝盖更有力量,否则你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为了锻炼德德玛不听使唤的手,拉西尼玛坚持让妻子抓黄豆。刚开始,德德玛抓一粒黄豆要花几个小时,疼得她双泪横流。见妻子痛苦的样子,拉西尼玛心里很难过。但为了让德德玛早日康复,他只得狠下心来让她一遍又一遍地练习。

  在拉西尼玛的督促下,德德玛每天都要坚持练习几个小时,后来,她竟能抓几百粒黄豆了。

  为了让德德玛身体的血液循环好、肢体不萎缩,拉西尼玛每天都坚持为妻子做康复按摩,往往一按摩就是大半天。他两只手臂酸疼得连穿衣服都困难,但他没有半句怨言。

  

  1999年冬天,德德玛的身体基本上痊愈了,医生们惊讶不已:“像你这样的偏瘫,80%的人一辈子只能与轮椅为伴,没想到你还能康复过来,并且康复得这么快。这真是个奇迹!”德德玛动情地说:“是拉西尼玛用爱心为我创造了奇迹。”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德德玛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演出,从一个受人瞩目的著名歌唱家,突然变成了一个行动不自由的病人,巨大落差让她难以承受。德德玛痛苦、失落、无所适从,整天闷闷不乐。

  为了打发漫长的苦闷时光,德德玛就拆读歌迷们的来信,读着读着,她忍不住泪流满面。歌迷们的祝福和期盼更加深了她的痛苦,她常常绝望地说:“我不能登上舞台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拉西尼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百般安慰她、开导她,从各个方面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德德玛与二儿子马格塔勒

  为了让德德玛早日重返歌坛,拉西尼玛开始帮助她在家里排练。德德玛唱歌,他弹钢琴,儿子伴奏,每超过两个小时,拉西尼玛就让妻子中止排练,休息一个小时。虽然不是正式演出,但这种家庭排练还是让德德玛很开心。

  2000年9月,广州一家音像公司找到德德玛,想请她录制一张个人专辑。考虑到录专辑工作量太大,身体吃不消,德德玛委婉地拒绝了。

  没想到几天后,那家音像公司的人又找上门来,说德德玛以前推出的盒带早就脱销了,许多歌迷希望能听到她录制的新歌。一番话说得德德玛热血沸腾,她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录音棚离家里很远,拉西尼玛每天都陪着妻子去录音。为了让德德玛节省体力,拉西尼玛背着她上下楼,一百多斤重的身子,压得他气喘嘘嘘。

  每次趴在丈夫的背上,看着拉西尼玛花白的头发,德德玛就忍不住鼻子发酸。自从她病倒以来,丈夫一切都以她为中心,为她付出得太多了!她想,等自己彻底康复后,一定要好好回报拉西尼玛。

  

  当时,德德玛站一会就直打哆嗦,只能坐着录音。盒带小样出来后,效果不理想,几个月后,德德玛能够站立了,又重新开始录音。这次效果非常好,每一首歌录一遍就通过了。可拉西尼玛却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病倒了。

  专辑《牧人》推出来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歌迷的信像雪片一样向德德玛飞来。按照以往的惯例,对每一位歌迷的来信,德德玛都要亲自回复。可这时她的右手写一个字还要费半天劲,而且歪歪扭扭,于是,拉西尼玛就替她写回信。

  2002年,德德玛能够登台演出了,她病后重返舞台的第一次演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那天晚上,拉西尼玛、两个儿子和医生一行几人陪着德德玛来到了人民大会堂。

  临上舞台前,拉西尼玛问她:“你行吗?不行就别硬撑着。”德德玛笑着说:“没事,我感觉很好。”

  

  德德玛与二儿子马格塔勒一家

  当德德玛重新站在舞台上,又一次声情并茂地唱起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时,台下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尽管她非常自信,但拉西尼玛却暗暗为她捏了一把汗。直到她唱完歌平安走下舞台,拉西尼玛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

  此后几年时间里,德德玛开始参加一些重大演出,拉西尼玛每次都全程陪在她身边,在饮食起居上照顾她。拉西尼玛的身上随时带着药,每到吃药的时候,他就打来开水,服伺她把药吃下。

  2006年8月,德德玛去广州演出,临行前,拉西尼玛感冒了,德德玛让他留在家里休息,他坚决不肯,硬是陪着妻子去了广州。

  此后十多年间,拉西尼玛放弃事业,成了德德玛的跟班和保健医生。妻子去哪里演出,他就跟到哪里。平时在家里,他也与德德玛寸步不离。

  继父对妈妈的好,两个儿子都看在眼里,将拉西尼玛当亲生父亲对待。他们结婚生子后,更加体会到了拉西尼玛的伟大和不容易。两个儿媳受丈夫的影响,也对拉西尼玛非常尊敬,孝顺有加。

  

  德德玛与两个孙女

  2020年,德德玛与拉西尼玛已再婚35年了。很多再婚夫妻不是感情寡淡,就是打得鸡飞狗跳,但德德玛与丈夫情同初婚,很少有红脸的时候。

  德德玛经常对拉西尼玛说:“这辈子我欠你的太多了,来生我也要做你的影子,无怨无悔地照顾你。”拉西尼玛微微一笑:“与你在一起(电视剧),我很幸福。如果来生咱们还有缘做夫妻,还是我照顾你吧!”

  2023年11月28日,德德玛在北京不幸病逝,儿子和再婚丈夫非常悲痛。

  噩耗传来,广大歌迷也自发悼念德德玛,希望她在天堂里继续歌唱。

相关专题:婚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2 15: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