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摇曳橄榄枝,新西兰联合政府面临选择

京港台:2023-11-30 05:36|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摇曳橄榄枝,新西兰联合政府面临选择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现在距离圣诞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刚刚作别工党政府的新西兰夏意渐浓。

  这个南太平洋岛国,历史上首次出现了三党联合政府:中右政党国家党党魁克里斯托弗·拉克森出任总理等职,民粹主义政党优先党党魁温斯顿·彼得斯出任外交部长等职,右翼政党行动党大卫·西摩出任新设的监管部长等职;新西兰每三年举行一次大选,在联合政府的三年任期中,彼得斯、西摩还将先后担任为期一年半的副总理。

  新西兰是五眼联盟成员之一,新政府将如何在中美博弈中处理对华关系,特别是如何应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会否加入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的第二支柱,引来了包括当地华人群体在内的各方密切关注。

  西摩在大选前表示不能因为害怕中国而放弃与AUKUS的未来,11月29日在被问及相关议题时,他透过新闻秘书告诉美国之音:目前这个阶段不便发表评论。

  中国总理李强的问候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11月27日致电克里斯托弗·拉克森,祝贺他就任新西兰政府总理。李强期待同拉克森“推动中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取得新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李强的贺电体现出中国政府对发展两国关系的热情,拉克森是否有回应目前外界并不清楚,不过学界人士认为新中关系保持稳定甚至向好是可以预期的。

  新西兰梅西大学市场行销教授钟焕麟博士告诉美国之音:“国家党以经贸取胜。总理拉克森是商业人士,曾经担任新西兰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做总理就是要把经济带上来。两个国家之间一定会有一些不同意见,但应该会先搁置,聚焦在经贸上。所以未来三至六年,我认为这两个国家的关系会更近一点。”

  台湾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林子立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跟别的民主国家相比,新西兰的外交政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是跨党派的,也就是不管谁当家,对外政策大方向不会有太大的变动,因为新西兰的政党对于国家生存、经济结构有极大的共识。”

  林子立博士同时强调,较此前的工党政府,联合政府会更加向中国靠拢,因为右派的他们更重视经济、更重视贸易:“新西兰跟中国有双重依赖。新西兰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第二大是澳大利亚,而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中国。所以,新西兰的经济跟中国是密不可分的。”

  新西兰企业界人士希望新政府行动加速。马纳瓦蜂蜜公司首席执行官布伦达·塔希(Brenda Tahi)告诉美国之音:“新政府在处理新西兰境内的社会、经济和环境问题上将面临诸多挑战。然而,我们希望新政府能够迅速将新中关系作为对新西兰出口企业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虽然我们不期望本届政府对出口提供大量直接支持,但我们确实期望他们将促进与贸易伙伴(尤其是中国)的富有成效的关系。”

  针对新中之间可能出现的蜜月期,对中国人权现状持批评态度的新西兰华人表达了担忧。

  新西兰价值联盟发起人、《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告诉美国之音:“国家党总理拉克森会去拥抱中国。他的政治导师是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这位前总理是商人,非常地亲共;拉克森对中国一带一路项目提供的资金很感兴趣,这也有可能让新西兰陷入债务陷阱。”

  会不会有颠覆性的改变

  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中的的第二支柱也是新中关系中的新课题。第一支柱主要围绕核动力攻击潜艇展开,而新西兰长期持无核立场,几无加入可能性;第二支柱涉及人工智能、量子、先进网络能力等关键技术的协同发展以及军事应用。

  拉克森在大选辩论时曾公开表示,他对新西兰探索加入第二支柱持开放态度;彼得森和西摩在大选前也表态支持加入第二支柱,西摩强调不能因为害怕中国而放弃与AUKUS的未来。11月29日,在被问及新西兰是否会加入AUKUS时,西摩透过新闻秘书回应美国之音: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不做评论。

  中国对AUKUS持警惕态度。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是中国外交部旗下的智库,该机构官网11月刊出的一篇文章提及:美国主导的各种小多边安全机制层出不穷,但只有AUKUS因签署了正式合作协议,具备了“三边同盟”的属性。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稍早前接受中国官媒采访时表示,第二支柱的最大危害是会在亚太地区形成扩大化的集团政治和联盟式的区域安全秩序,很可能破坏亚太地区数十年来的安全局面。中国央媒新华社官网刊发了他的言论。

  谈到新西兰在AUKUS议题上的进与退,钟焕麟博士告诉美国之音,他认为新西兰的外交政策不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五眼联盟、澳新联盟是新西兰国际政策的基本面,但新西兰也不会加入AUKUS,而是会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位置。满分10分的话,新西兰和中国的亲密度是不可能达到10分的;和中国的亲近度可以达到六七分。

  林子立博士表示,当中国正在寻求跟世界关系和缓的时候,新西兰也不会急着大张旗鼓地宣布要加入第二支柱,但是这并不代表新西兰对中国没有警觉。在适当的时机会提——但不是现在,绝对不是在新政府成立之初。

  林子立博士认为新西兰会采取避险的作为:“经济上会和中国合作,但在军事安全上,新西兰会更加谨慎和小心,改善过去和西方连接不够深的问题。新西兰联合政府不会全然在军事方面毫无警觉心,他们有个共识,未来要继续增加国防预算,来因应整个南太平洋形势的变化。对新西兰来说,中国在南太平洋岛国实力的扩张,对其区域安全是一个挑战,新西兰最大的急迫性应该在这里。至于人权、新疆、香港等议题,由于新西兰认为自己是个小国,所以虽然会关注这些问题,但不至于影响新西兰和中国的贸易往来。”

  “习近平的书塞进了我们的信箱

  新西兰外交贸易部官网介绍对华关系的页面里,人权议题被单列出来,表述简单明确:“新西兰在国内和国际上拥有保护和促进人权的悠久历史。我们定期与中国政府讨论人权问题,并私下和公开提出关切。外交部长发表了多项有关中国人权的声明,包括2022年7月的声明以及2022 年 9 月的声明。“

  两则声明的外部链接指向了新西兰国会官网,该网站目前处于维护中。根据公开信息,两则声明分别谈到的应该是香港国安法和新疆人权。

  在人权议题上,陈维健认为联合政府内部存在博弈:” 彼得斯不支持中国的移民,也不太希望新西兰和中国太过接近。而西摩历来对中国议题评论最多,对中国的批评最厉害,也经常参与新西兰当地港人、维吾尔人的人权活动以表示支持。所以三党互动,拉克森的亲华政策可能会受到两位副总理的限制。他呼吁新西兰政府在和中国打交道时,必须要重视中国的人权问题,必须要坚持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陈维健认为中共在二十大后加大了对新西兰的渗透,不少侨界领袖积极学习二十大报告,而且把习近平一些书的英文译本免费分发到新西兰当地居民的家中,“奥克兰中区、南区都曾发生过,问题是几个人看习近平的书呢,有的还把书垫了桌脚,这是浪费中国老百姓的钱”。

  陈维健希望在新西兰的华人尊重、理解新西兰的政策和制度。在新西兰新政府成立前的11月中旬,居住在奥克兰、惠灵顿的部分华人举行了游行,认为新西兰政府在国家安全背景审查上对华人的相关签证申请有歧视性对待,喊出了“我不是间谍”的口号。陈维健呼吁这部分华人耐心、安心,上街表达自己的观点没有任何问题,但他认为“我不是间谍”这样的说法是一种炒作,“间谍总的来说是很少的,这种炒作有可能被中共利用来进行大外宣”。

  也有华人对中国影响力看上去无处不在表示无奈。移民新西兰前在中国担任高校教师的朱万利女士告诉美国之音:“面对中共的渗透,新西兰认为中国市场最重要。 一切为了利益,而保经济利益,对新西兰也是好事。”她表示,别指望新西兰政府批评中共,因为站在新西兰人的立场,新西兰能保住经济发展是大事。

相关专题:新西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5 12: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