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医学专家难信中国数据 吁到中国勘察“神秘肺炎”

京港台:2023-11-30 23:51|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37 )  | 我来说几句


医学专家难信中国数据 吁到中国勘察“神秘肺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新冠病毒最新动态

  华盛顿 — 中国多地近期爆发儿童未确诊肺炎及其他呼吸道疾病, 不少医院人山人海;荷兰和法国等一些国家也陆续开始发现儿童肺炎激增;中国当局和世界卫生组织(WHO)一致表示没有异常或新型病原体……。这一切令人很难不想起四年前COVID-19大流行爆发的初期。

  不少医学专家认为中国正在偿还封控三年的“免疫债”,不过也有人质疑中国政府没有完全公开真相,可能在掩盖支原体耐药菌株的变异,或者多种病毒包括新冠叠加感染后更为严重的问题。

  据中国《北京青年报》28日报道,各地呼吸道疾病已经进入高发期,不少儿童患者高烧超过38摄氏度,浙江、江苏多地出现班级停课现象。除了孩子,不少成人也开始出现发热等症状。

  中国卫健委发言人米锋27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近期爆发的呼吸道感染性疾病以流感为主,此外还有鼻病毒、肺炎支原体、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引起。

  世界卫生组织22日要求中国提供更多的流行病学和临床信息后援引中国当局的表示,“未检测到任何异常或新型病原体,或者异常临床现象”,“呼吸系统疾病的增加并未导致患者数量超出医院的承受能力”。

  世卫组织说,中国的数据显示,支原体肺炎自5月以来,以及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流感病毒自10月以来的儿童门诊和住院人数有所增加。“其中一些增长在本季节出现的时间比历史上的要早,但考虑到 COVID-19 限制措施的取消,这并不意外,其他国家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声明写道。

  “免疫债”?

  世卫组织流行病预防部门负责人玛丽亚·范克尔霍夫(Maria Van Kerkhove)11月24日接受医疗专业媒体STAT采访时表示,世卫组织利用不同的方式交叉验证了中国的数据。

  “我们还利用全球流感监测和应对系统(GISRS)。当然,我们正在检查提交给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的基因序列并查看变异循环。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交叉引用其中一些信息。”

  范克尔霍夫认为,免疫鸿沟( immunity gap )的扩大和新的检测方法能够捕获中国各地此类病原体的发病率,这并不表明存在新的病原体。中方表示,当前一波学龄儿童呼吸道疾病的峰值低于疫情前的2018-2019年。

  目前,不少医学界人士认同免疫鸿沟和免疫债(immunity debt)的说法,认为中国当前的传染病暴发可能是三年疫情导致人群免疫力下降之后的“报复性”流行。2022年冬季,比中国早开放一年以上的国家,就已出现密集的呼吸道合胞病毒和流感感染,尤其是儿童成为易感人群。

  兰德公司中国政策研究主任黄志环(Jennifer Bouey)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在一年前才解除了严厉的“清零”政策,漫长的封锁、旅行限制和持续使用口罩自然导致了中国群体免疫力的下降,造成了通常所说的“免疫债”现象。

  她说,北京由于其作为中央政府枢纽和主持重要政治会议的角色,遭受了不成比例的“免疫债”影响。

  “在2021年和2022年,中国政府建议许多2000万北京居民不要离开城市,以减轻在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之前可能爆发的风险。由于免疫力的耗尽,北京的社区对传染病的脆弱性预计将加剧。”

  不过,黄志环表示愿意相信中国提供的统计数据,“这与社交媒体和医生的反馈很好地协调一致。”她还指出,为了减少对新冠疫情封控措施的批评,中国政府可能不想强调“免疫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高级学者艾米什·阿戴尔贾(Amesh Adalja)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存在新的病原体,“中国似乎正在经历一次普通的病原体爆发,由于此前 COVID-19 限制而导致易感人群增加,从而加剧了现在的爆发。”

  他说,中国儿童对于在封锁期间未接触过的病原体几乎没有免疫力,一旦防疫限制解除,呼吸道病原体就能够以接近正常的方式传播,感染很多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出生的易感儿童。

  “关键是要确保中国的医院有能力渡过难关。 中国要公开有关感染以及重症的数据,越多越好。”他说。

  香港大学微生物系临床助理教授薛达(Siddharth Sridhar)认为,中国正在遭遇一次多种已知冬季病原体的汇合爆发,可能会持续几周或者几个月并逐渐消失。“我不担心新的病原体或者变种。我不认为这具有更广泛的全球影响。但我们将继续保持警惕。”

  中国官方数据未必可信?

  虽然中国政府力推的“常见病原体”理论得到了世卫组织和部分国际学者的认同的接受,但是也有一些公共卫生学家考虑到其过往隐瞒疫情和延误应对的惯常手法,表示很难再次信任来自中国官方的任何信息。四年前,北京在新冠流行之初隐瞒了有关疫情的严重程度、扩散范围和死亡人数,钳制吹哨人和医生、媒体向外公布信息,其后的全球大流行至今造成近七百万人死亡。

  美国著名华裔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专家丁亮(Eric Feigl-Ding)在X平台上表示,“我听到很多内部人士告诉我,政府当局告诉中国医生不要报告任何数字,不要对患者进行测试,也不要报告任何测试。这听起来异常熟悉。”

  

  

  

  美国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学家、《病毒:新冠肺炎溯源》(Viral: 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 )一书作者曾昱嘉(Alina Chan)对美国之音表示,在缺乏广泛测试或数据没有完全公开的情况下,专家们很难对于中国这一波的感染情况给出答案。

  “自 Covid-19 大流行以来,当我们再次听到世界任何地方爆发不明原因疫情的消息时,许多人都经历了高度的谨慎、压力和怀疑。这表明人们对于政府共享重要信息的信任度较低,对于卫生组织及时获取数据的信任度也同样较低。 ”她说。

  世卫组织目前并未建议中国停止境外旅行和贸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言人戴维‧戴格尔(David Daigle)28日告诉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美国将“继续监测局势,与全球卫生合作伙伴合作”应对疾病的增加,同时也“与当地卫生当局及美驻中国办事处保持联系”。但CDC没有回应关于疫情是否蔓延到美国,美国是否发现任何肺炎聚集性病例,或者是否考虑对从中国来美旅行的人士进行呼吸道疾病筛查等问题。

  荷兰健康服务研究所(NIVEL)报告称,11月13日-19日,在5至14岁的儿童中,每10万名就有103名感染肺炎,激增原因不明。法广29日报导称,法国卫生部门今日在一封发给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紧急信中警告,法国目前观察到肺炎支原体细菌“呼吸道感染病例异常激增”,尽管绝大多数感染都显示是轻微的。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华盛顿医院、急诊室和诊所的就诊人数近期有所增加。

  曾昱嘉建议,美国政府的重点应该在于尽可能多的收集和分析样本,例如从受疫情影响的地区返回的旅行者或飞机上采集样本。“如果此类努力尚未开始,那么令人遗憾,我们从 Covid-19 大流行中没吸取到什么教训。”

  美国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医学院传染病学教授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 对美国之音表示,“当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们担心以前看过这部电影,我们担心可能有一种新的传染性因子,一种新的病毒或者可能是新的COVID变种。”

  沙夫纳建议,中国可以邀请世卫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去中国,与中国同行共同研究最近实验室中的诊断数据以及相关流行病学的问题来打消国际社会的担忧。他说,这样的做法对中国也有利。

  “我们可以审视诊断材料,看看中国非常有能力的科学家们正在进行哪些诊断测试,尝试为中国儿童做出诊断,所有这些儿童是否都被确诊了?是否有一些特别严重的感染儿童?中国医生对这些诊断感到满意吗,还是至少对一些儿童的案例仍然存在疑问? 然后美国疾控中心可以派遣流行病学家,也就是所谓的疾病侦探,与中国卫生部门合作,也许有助于确定哪些人群处于风险之中,以及究竟是什么情况可能使一些儿童和成年人容易获得这些略显异常的感染。”

  鉴于中国可能因为政治因素弱化新冠病毒的作用,沙夫纳表示,中国需要公开目前呼吸道疾病的基本感染、重症和死亡率数据,以及不同种病毒所占的具体比例。

  “支原体可以和其他病毒同时引起多重感染吗?事实上,我们越了解儿童对病毒的反应,就越了解到儿童经常会同时感染一个以上的病毒。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我们仍在进一步了解中。那些同时感染多种病毒的儿童更容易生重病吗?还是有一个病毒使孩子生病,另一个病毒只是附带性的?(同时感染新冠和支原体)这是有可能的,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答,但我们还不知道在中国的这个层面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

  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副教授陈希认为,在有多种病毒同时流传的情况下, 中国还需要及时进行和公开病毒测序,以检测变种病毒的出现。

  “因为这个病毒的变异,它的基因变异都是在人群中传播的。如果有足够多的人群,尤其是有免疫缺陷的人群比较多的话,它可能在体内的这种变异就会增加。当时南非的那变种病毒,印度的(病毒),它在大量的人群中,特别是免疫缺陷的比如在中老年人群体、儿童中,传播多了以后,它可能就会有新的病原体产生,肯定要值得关注。”他告诉美国之音。

  另一个潜在的威胁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副教授安妮·斯派洛(Annie Sparrow) 28日在《外交政策》撰文表示,新冠和肺炎支原体的结合可能会特别危险。根据2020年的一项研究,因 COVID-19住院的成年人如果同时感染支原体肺炎,死亡率显著较高。

  斯派洛认为,北京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也相信中国这次没有掩盖一种新型病原体,但她担心中国可能在培育一种常见且可能致命的细菌的耐药菌株。

  “最令人担忧的是,北京正在淡化的一个事实是,在中国,肺炎支原体已经变异为对大环内酯类抗生素耐药的菌株,后者是对8岁以下儿童唯一安全的抗生素类别。”

  支原体肺炎的一线治疗药物是大环内酯类抗菌药物,包括阿奇霉素、红霉素、克拉霉素等。但是在中国,肺炎支原体对阿奇霉素的耐药率为90%左右。据中国官媒《重庆日报》旗下的上游新闻20日报道,黑龙江一名仅32个月大的女童因细菌感染入院,在注射阿奇霉素后次日死亡。

  斯派洛认为,目前没有任何针对支原体肺炎的疫苗,没有儿童或成年人死于支原体肺炎似乎是不合理的,然而中国没有发布任何有关死亡率的数据,也没有关于脑膜炎等肺外并发症的数据。

  目前中国官方没有确认死亡病例,但有微博网友表示,身边有七岁的小孩因为支原体导致白肺后去世,也有四岁儿童因病毒入脑后患脑膜炎去世。

  类似于四年前新冠爆发时的一系列操作,她写道,“现在中国的医生再次被压制,与国外的同行没有沟通,这表明中国可能正在进行另一次潜在的危险掩盖。”

  彭博社29日发文建议,考虑到中国政府掩盖新冠以及销毁病毒传播证据所导致的不信任,全世界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来收集和报告数据,建立一个系统性、科学性、全球共识的疾病监测程序。  

相关专题:新冠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6 11: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