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位中国移民穿越巴尔干半岛抵达欧盟的旅程

京港台:2023-12-1 05:10|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一位中国移民穿越巴尔干半岛抵达欧盟的旅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移民、绿卡相关新闻汇总!

  在德国西北部小镇布拉姆舍(Bramsche)的一个难民中心,一名中国移民在穿越巴尔干地区进入欧洲联盟的长达一个月的旅程后,希望能够获得庇护。

  这位26岁的明(化名以保护其身份)是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最近完成了所谓的巴尔干路线,加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寻求庇护者的行列,他们为了摆脱战争、贫困和压迫,希望在欧洲开始新生活。

  明是中国一家咖啡馆的老板,他表示,中共实行的严格的新冠疫情(COVID-19)封控措施对他的生意造成了经济和政治压力,使他和家人困在公寓里,几乎无法获得食物和水。明感到沮丧和害怕,他在网上发帖批评了政府的新冠疫情政策,称就像是生活在“监狱”中。

  在网上发声后不久,他说有一名警察出现在他家,警告他停止发表有关封控的言论。但他没有听,该警察第二次出现在他面前。这一次他们动手打了明,并拿走了他的手机,还威胁了他和他的家人。

  他觉得中国不再安全,需要在其他地方寻找未来。

  “只要政府还是这样,我就不能回中国,”明告诉自由欧洲电台。

  前往德国的旅程一路波折。他设法飞往塞尔维亚,因为他持有中国护照可以免签入境。然后,他向西进入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这是另一个免签目的地,然后通过克罗地亚与来自中国、阿富汗和中东的寻求庇护者一同走上了通往欧盟的移民路线—应付了严格的移民巡逻和时不时的饥饿之后,最终于九月底抵达德国。

  中国曾经在几十年的经济繁荣中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许多人成为亿万富翁。然而,在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急剧放缓,镇压日益加剧,导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寻找海外工作,同时前往其他国家寻求庇护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

  联合国难民署(UNHCR)编制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习近平成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并引入更加压迫性的政府体制以来,来自中国的庇护申请人数量逐年增加,尤其是在该国实行严格的新冠疫情封控之后。

  总体而言,自2012年以来,约有73万中国公民到海外寻求庇护,其中超过17万人在其他国家获得了难民身份。联合国难民署表示,截至2022年中期,全球有116,868名中国人寻求庇护。

  逃离中国

  对于像明这样的移民而言,这一趋势是由于中国日益压制的政治氛围和在政府对新冠疫情实施的零容忍政策下,中国经济前景黯淡,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这些政策包括持续的检测、侵入式的监控、边境控制和限制人员流动的严格封控,导致许多中国人失业。这些不受欢迎的措施甚至在2022年11月引发了中国各地罕见的公开抗议活动。

  现在政策已经放宽,国际旅行成为可能,结果离开中国出走其他国家的人数(合法和非法)不断增加。联合国预测,与2012年的12万人相比,2023年中国将由于海外移民而失去31万人。

  这导致了大量中国移民通过拉丁美洲的一条相对较新且危险的路线前往美国。

  根据巴拿马移民当局公布的数据,在2023年前九个月穿越达连隘口丛林的人中,中国人数排名第四,仅次于委内瑞拉人、厄瓜多尔人和海地人,他们称作客车或徒步向北前往哥斯达黎加,最终抵达美墨边境。

  欧盟传统上并不是中国寻求庇护者的常见目的地,但现在投奔欧洲的中国人也在增长。整个欧盟的确切数字不清楚,但沿着巴尔干路线的人数正在迅速增加,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等国是庇护申请者的主要目的地。

  欧洲边境和海岸警卫局(Frontex)在2022年记录了33万名所谓的非法移民抵达,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最高数字。该机构今年前四个月的新数据显示,沿着巴尔干路线检测到了22,500起非法越境事件,欧洲边境和海岸警卫局表示这是自北非地中海越境进入欧盟后,非法移民使用的第二活跃的路线。

  巴尔干之途

  在从塞尔维亚进入波斯尼亚后,明说他在比哈克度过了几天。比哈克是该国西北部靠近克罗地亚边境的一个城市,克罗地亚于2013年加入了欧盟。

  在那里,他遇到了一大群移民,他们在露天营地或简陋的住房中准备艰难地越境进入欧盟。他对在营地里睡觉很谨慎,与其他几名中国移民一起住在比哈克废弃破旧的建筑物里。他说,食物和衣物是由协助移民艰难旅程的组织“无名厨房”(No Name Kitchen)的志愿者带来的。

  据波斯尼亚的安全部门统计,目前有大约2,000名移民住在靠近克罗地亚边境的营地。

  明说,他和一位朋友于9月中旬首次试图穿越克罗地亚,穿越森林和河流,最终到达一个边境小镇,计划搭乘巴士前往萨格勒布,然后乘火车前往德国。

  但是他们被警察拦下,对他们的文件进行检查,并告诉他们将被遣送回波黑。

  明说,他的护照、手机、钱包和背包都被没收,他和他的朋友被带到了边境,坐在一辆警车的后座,旁边还有四名阿富汗移民。一到那里,他说警察拿走了他的物品,并告诉他们要步行穿过边境。“他们拿走了我的包、手机、钱和护照,”明说。“我求他们还给我护照,但其中一人生气了,推搡和打了我。”

  明说,第二天,他们再次非法越过克罗地亚边境,设法躲避了警察。然后,他们乘坐巴士和火车,近24小时后到达德国,在那里移民服务处注册并提出了庇护申请。

  无名厨房(No Name Kitchen)的发言人芭芭拉·贝卡雷斯(Barbara Bekares)告诉自由欧洲电台,与过去相比,移民的流动性要高得多,被拘留的人通常会被迅速处理和释放,这使他们能够迅速尝试再次越境。

  她说,“就克罗地亚警方没收护照而言,这样的故事并不新鲜。”其他移民也声称有类似的经历,尽管很难获得证据来证实这些说法。

  波黑的官方移民统计不包括中国公民,但政府的外国事务服务处告诉自由欧洲电台,今年已有200名中国人被安置在临时接待中心。

  巴尔干国家的边境警察告诉自由欧洲电台,自2023年初以来,他们已经逮捕了78名非法越境到克罗地亚的中国公民。

  驻萨拉热窝的中国大使馆未回应自由欧洲电台有关中国移民数量的查询。

  在德国等待

  自九月底抵达布拉姆舍以来,明说他一直在努力学习德语,梦想着有朝一日在德国开一家自己的咖啡馆。

  在德国的难民中心,他说自从申请庇护并等待裁决以来,他遇到了其他来自中国的人。管理布拉姆舍所在的德国下萨克森州接待机构的人员告诉自由欧洲电台,有40名中国公民在其接待中心居住。

  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办公室告诉自由欧洲电台,截至2023年德国已收到超过22万名庇护申请,其中包括380名中国公民。

  目前,明的庇护申请正在等待德国官员的审核,届时官员还将检查他的文件。如果最后的裁决对他有利的话,明将获得庇护和居留许可。但如果他的请求被拒绝,他将被遣送回中国。

  他表示,如果他的申请被拒绝,他没有备用计划。

  他说:“我不知道(德国当局)是否会允许我留下,但我会告诉他们为什么我不得不离开(中国)。我认为德国人会理解。这是一个好国家,我在这里感到自由。”

相关专题:移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16 05: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