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夫妇收养中国男婴4年后又放弃 如今被扒出现状

京港台:2023-12-4 06:39| 来源:北美省钱快报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美夫妇收养中国男婴4年后又放弃 如今被扒出现状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年8月,一条新闻震惊了全美的育儿博主圈。著名YouTube 育儿频道“8 Passengers”的博主鲁比·弗兰克 (Ruby Franke) 和商业伙伴乔迪·希尔德布兰特 (Jodi Hildebrandt) 各自被指控犯有六项虐待儿童重罪。

  鲁比·弗兰克是育儿频道“8 Passengers”背后的妈妈,她经常会在该频道中分享了她与丈夫凯文和六个孩子的日常生活视频。 鼎盛时期,8 Passengers频道拥有超过 250 万订阅者,是同类博主中的佼佼者。

  起因是弗兰克 12 岁的儿子逃到一位邻居家中寻求帮助。小男孩敲响了门,怯生生的想要讨要一些食物和水。但邻居注意到孩子的脚踝和手腕上都贴着胶带,出于担心就报了警。

  后经检查发现,这名男孩很瘦弱、营养不良,身上还有伤口。警方随即突袭了弗兰克的家,发现家中的另一个孩子也营养不良。

  两个孩子立即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警方获得了搜查令,“在搜查房屋期间,找到了与少年身上发现的标记相符的证据”。

  弗兰克此前的育儿视频一直深受追捧,但她虐童的迹象也隐隐有迹可循,比如视频中会不经意流露出一些凶狠的瞬间,有时威胁的话也会脱口而出,但大多数粉丝仍然盲目的相信这并非这位妈妈的本意,她之前打造的“善良妈妈”人设早已深入人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位育儿博主翻车了。就在三年前,还发生了一起更轰动的翻车事件:一对美国夫妇大张旗鼓的收养了一名中国男婴,4年后,又悄悄放弃了...

  收养过程全程跟拍,录制视频“献给全世界的孤儿”

  Myka Bellisari 居住在俄亥俄州,是一名护士和单身妈妈。2012年左右,她认识了James Stauffer,两人相爱后于2014年结婚。

  俩人婚后先后生了三个可爱的孩子,Myka 用她的新姓氏Stauffer在youtube上开设了一个频道,待逐渐走上正轨后,她辞掉了护士的工作,全职做视频。

  当时,夫妇二人分享的视频内容多跟怀孕有关,”我怀孕 6 周时流产的故事“”现场妊娠测试!我怀孕了吗?!!!“,这样的题材总会有数十万的点击量,而有关一些健康饮食或者Myka 私人喜欢的内容,点击却平平无奇。

  为了吸引更多流量,夫妻俩还专门研究了一些热门视频的内容,Myka 戏称老公James 为”SEO之神“,并决定了之后发布视频的主攻方向:家庭类视频。

  在粉丝眼中,这是一对年轻有活力的夫妇,二人全身心投入到家庭生活中,对孩子有着无尽的热情。

  虽然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但Myka 表示自己一直很想收养孩子,她曾跟James 谈过自己想有六到七个孩子的想法,并最终说服了James。他们决定为自己的大家庭再收养一个宝宝。

  2016年秋天,二人的收养之旅正式开始了。他们在自己的频道正式宣布了这个消息,并打算带领粉丝们全程见证他们的收养过程。

  但这个做法其实颇具争议性。

  有收养专家表示,不建议这对夫妇把收养事件如此公开的进行。”事实上,我们特别要求他们不要这样做,”霍尔特国际政策和对外事务副总裁Susan Soonkeum Cox说,她担心这样的公开收养不仅会危及收养儿童本身,而且传达着一种作秀的嫌疑:白人家庭充当救世主“拯救”外国儿童。

  但显然,这一想法并没有阻止这对夫妇继续更新他们的视频。

  在寻找过程中,Myka 在 Facebook 的收养群组中变得非常活跃。

  辛西娅·马丁是一位专门研究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临床心理学家,家中也有两个收养自中国的女儿,她说她第一次遇到Myka 是在一个facebook收养小组里。

  据她的回忆,Myka 在小组中“非常直言不讳”,并联系她询问各种特殊情况。Myka 还谈到了她的视频频道。“她确实希望为频道带来流量,因为她和家人一直为此努力着。”

  “她希望用它来记录他们的收养过程,说‘像其他家庭类博主一样’。问题人家的视频通常是针对家人、朋友等亲密的人的。(而不是针对一个领养的婴儿)” 。辛西娅对这个内容很反感,面对Myka持续的要求她点赞的请求,她决定保持距离。

  经过不懈努力,Myka 和James  通过一家国际收养机构从中国找到了一个名叫Huxley 的两岁小男孩。

  Huxley 的档案显示他患有脑损伤和脑肿瘤。 当时的医院给出了建议,“几乎不鼓励我们收养他,Myka 说,‘这会很严重。我们不知道未知元素可能是什么。’”

  但Myka 并没有被吓倒,她信心满满的表示“毫无疑问,我们知道,无论他以什么状态来到我们身边,我们都会爱他。”

  2017年10月,这对夫妇带着三个孩子前往中国接Huxley 回家,过程全程跟拍,并被制作成了感人视频。该视频的观看人数超过了550万次,夫妇表示,要将其“献给世界各地所有的孤儿”。

  在领回家后,Myka 和 James似乎一直在悉心照顾Huxley ,满足了他的一切需求,并定期向自己的一票粉丝们通报孩子的日常生活。

  Huxley 过人生第一个圣诞节的视频,Huxley 与兄弟姐妹互动的视频,Huxley 与疾病做斗争的视频,Huxley 快乐的视频...

  他们也收获了全世界各地粉丝的关注,James 表示,还有很多中国粉丝不时催更:你能多做一些关于Huxley 的内容吗?我们想看看Huxley 过的怎么样。“他们真的很令人兴奋。”

  

  频道订阅人数翻倍增长,赞助商蜂拥而至

  在Huxley 出现在频道的第一年,俩人频道的订阅人数超过 400,000 名,品牌也从家庭和生活方式视频博主扩展到特殊需要收养倡导者。很快,这也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赞助商。

  Myka 和 James要求观众不仅要在Huxley 的收养故事上投入时间,还要投入金钱。

  在一个视频中,他们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要求观众捐赠 5 美元购买拼图,这些拼图拼起来后会出现一张Huxley 的照片。(在一段视频中,Myka 说他们已经筹集了 1,900 美元;在俄亥俄州特拉华县治安官办公室进行调查期间,夫妻俩告诉官员,他们已经从 GoFundMe 筹集了 800 美元。这两个数字都只是他们收养成本(超过 40,000 美元)的一小部分。)

  夫妻俩的财富迅速积累,总收入很难估计,但根据分析网站 Social Blade 的数据,仅2020 年 4 月和 5 月,这对夫妇通过三个频道收入从 4,100 美元到 66,700 美元不等,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赞助收入。Myka 还聘请了一名经理来处理所有想要与她合作的公司的私信。

  2018 年,俩人花 67 万美元在哥伦布的高档郊区买了一套豪宅,路虎和奔驰等豪车也开始出现在视频中。

  夫妻俩还分享了他们收养另一个孩子的计划。Myka 保证,他们“肯定会一直在更新,让你了解几乎所有的事情”,并鼓励多多关注她的账号。

  但没想到,Myka 很快宣布她怀上了第五个孩子,在宣布怀孕后没几周,更大的意外出现了。

  ”因为Huxley 的行为,我们都很难制作视频了“

  几周后,这对夫妇再次出现在镜头前,肿着眼睛透露,Huxley 被诊断出患有三级自闭症谱系障碍——这是最严重的一种,在这种情况下,沟通困难可能会伴随终生。治疗师告诉他们,Huxley 的智商低于平均水平,他很可能永远不会上大学。

  Myka 形容这个消息“真的很难接受”。

  “当我们从中国领养Huxley 时,他们告诉我们他患有脑瘤,但他们说他的智商完全符合标准,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当我们现在听到所有这些事情时,我们感到非常痛苦。 ”

  James表示,当初收养时他们被告知“Huxley 已经能用中文说出多个词了。”

  总之暗示收养之时,孩子就还有其他健康问题,但在档案中没有准确记录。

  俩人特意强调了收养Huxley 让录制视频变的困难。

  James说由于Huxley 的行为,他们“很难制作视频”。

  Myka 在这一点上加倍强调。“我们会开始录制视频,Huxley 可能就会发脾气,我们不知道如何控制这种发脾气,因为它已经失控了,然后我们不得不把录制关掉。”

  他们将Huxley 送入学前班,每周接受 30 小时的家庭治疗,也全程记录。Myka 接受各种育儿杂志的采访,分享他们的挣扎,并坚持认为挑战是值得的。“我的儿子教会我完全、无条件地去爱,无论情况如何,无一例外。”

  然而,在2019年冬末开始,大家渐渐注意到Huxley 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

  夫妻俩给出的解释是,Huxley 经常会情绪崩溃,他需要早一些上床睡觉,不仅是因为他发育年龄较小,还因为他在白天需要额外的关注,而在他入睡后,他们才能腾出时间跟其他孩子相处。

  与 Huxley 相关的最后一篇帖子是在 2020 年 2 月 16 日发布的,内容仍是关于养育Huxley 所带来的挑战,此后,Huxley 就在频道里消失了。

  粉丝们开始质疑发生了什么事,并要求了解Huxley 的最新情况。然而不管大家怎么问,Myka 一直保持沉默。

  插播一个相关新闻。

  2019年开始,Google开始推出影响家庭 YouTuber 的政策变化,首先是禁止对以幼儿为主角的内容发表评论。

  因为在2019 年 9 月,YouTube 被指控未经父母同意,通过使用 cookie 向 13 岁以下儿童投放广告,从中获利。最终因涉嫌违反《儿童网络隐私保护法》,YouTube 同意支付 1.7 亿美元的和解金。

  此后为了遵守法律,YouTube 限制了专门针对儿童的频道和视频上的广告。2020年初早些时候,YouTube 删除了 140 万个违反其儿童安全政策的视频。一些家庭视频博主开始担心他们的内容接下来会受到审查,即使是合法的,至少也有被审查的风险。

  2020 年 5 月,这对夫妇终于露面向公众交代了孩子的去向:他们宣布他们已为Huxley 找到了一个新家,Huxley 在新家里过的很幸福,这个家庭能更好的照顾他的特殊需求。

  他们说他们最初保持沉默是因为他们不想危及Huxley 向新家庭的过渡。

  俩人镜头前泪流满面地解释说,当他们收养Huxley 时,他们的需求程度并不明确,事情不应该以这种方式发生,他们爱他。

  一些网友对此表示了同情,但大部分人对于夫妻俩的这一说辞,根本不买账。

  排山倒海的愤怒涌向了他们。俩人的youtube频道不仅疯狂掉粉,在各大社媒平台出现了#Justice for Huxley和#Cancel Myka & James Stauffer的标签,夫妻俩遭到了网暴和人肉,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粉丝们在话题下面留言质问,但有一些留言直接被夫妻俩删了。

  之前跟夫妻俩合作的广告商如Fabletics、Suave、Danimals 和 Playtex Baby等等纷纷跟他们取消了合作。

  很多人对Huxley 的现状提出了担忧,甚至怀疑他们其他的孩子也面临危险。当地警方因此立案了,但俄亥俄州当地治安官办公室在与Huxley 及其未来的养父母会面后结案,因为没有发现任何虐待迹象或收养方面的法律问题过程。

  治安官办公室的报告后来揭示了Stauffer一家的挣扎程度。它详细介绍了这对夫妇如何为Huxley聘请了一名全职看护人——这“非常昂贵”。这对夫妇曾告诉调查员,Huxley有严重的攻击行为,给其他孩子带来了创伤。

  但这并不能挽回他们的口碑。

  程序上无可挑剔,法理上也有法可依,但在道义上,这对夫妇结结实实踩到了无数善良人的底线:他们利用孩子来获取点击量和利润,但发现照顾他太困难而抛弃了他。

  有儿童领养专家表示,在这个案例中,“如果没有被视为有利可图的事情,也许这对夫妇根本不会进行领养。”

  后续

  Myka 更改了她的社交媒体资料,悄悄改成了她是四个孩子的母亲,而不是五个,删除了有关Huxley的内容。她后来在社媒上为自己开始收养过程时“太天真”而道歉。“我没有充分的做好准备。“

  

  图片截自ins@mykastauffer

  频道停止了更新,自从道歉后,Myka 就没有再回到 YouTube,也没有在 Ins 上发过帖子。

  而他的老公,之前经营的有关一个汽车频道的内容仍然在运营着。这在网上引起了网友极大的愤怒。

  这个汽车频道的页面完全让人看不出这对夫妇曾经的身份,二人仍然靠着制作汽车页面在挣钱。Reddit上有网友扒出Myka 其实根本没退出社交网络,她只不过是退居幕后不再露脸了而已。大家认为他们根本不该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里。

  

  

  

  

  图片截自reddit.com

  “如果没有之前家庭频道(Huxley)带来的流量,他这个汽车频道根本开不起来。”

  

  不过好在,Huxley 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Reddit上有网友找到了现任收养Huxley 的家庭,养母是一位教师,致力于帮助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她非常低调,也会不时在ins上分享孩子的近照,Huxley 已经改了一个非常中国式的名字,如今生活的非常快乐,这一次,他终于找到了他真正的家。

  为何引发公众狂怒?他们精准踩到了全部雷点上

  首先,是领养后又放弃。

  根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数据,美国每年超过 10 万例收养儿童中,有 1% 到 5% 的收养被合法终止,即所谓的“解散”——这使得Stauffer夫妇放弃监护权的决定虽然罕见,但并非闻所未闻。

  其实Stauffer夫妇所说的并不十分了解孩子病情这个事情,也引发了很多其他领养家庭的共鸣。

  有苦苦挣扎的父母当时跟帖表示,他们感觉各机构伪造了报告,或者在孩子需求的严重性方面误导了他们。但专家表示,在跨国领养中,有时并不是机构刻意隐瞒,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些信息。

  对于Stauffer夫妇来说,或许确实是当初领养机构资料的不完整造成了他们的心理落差,如果他们没有向全世界分享Huxley的收养经历,通过制作从他的医疗诊断到食物焦虑等各种内容的视频来吸引流量,那么他们面临的顶多是一场私人家庭悲剧,而不是一场公共丑闻。

  因此这是他们踩的第二个雷点,孩子成为了他们赚钱作秀的工具。

  这也是其他很多以孩子为主打的家庭博主被诟病的原因。这些父母总会说,‘哦,孩子们很喜欢,除非他们愿意,否则我们不会让他们出现在镜头前’,但问题是,从他们小时候起,相机就一直在他们的脸上。

  一个还未对这个世界形成价值观的孩童,并不会完全理解这些视频意味着什么,自然也丧失了判定的权力。

  这些博主网上制作的孩子的视频,又会被有心人利用,孩子的脸会出现在儿童色情网站上,在生活中,孩子们也有被陌生人认出、尾随的风险,有些确实是真心喜欢孩子的粉丝,但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空。

  一个月前镜报做了有关父母利用儿童赚钱的专题文章、今年8月知名儿童博主翻车的新闻播报......三年过去了,只要有类似新闻出现时,这对夫妇仍然会被拉出来鞭尸。

  网暴不对,人肉不对,死亡威胁更不应该,但这一事件值得被记住。 

相关专题:收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5 17: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