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乌克兰战争的“三大战役”时刻到了吗?

京港台:2023-12-5 09:20| 来源:观察者网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乌克兰战争的“三大战役”时刻到了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乌克兰战争打了快两年了。俄军在最初的“大踏步进退”之后,放弃进一步进攻,但稳定战线的企图被2022年夏秋的乌军大反攻打破,在哈尔科夫地区和赫尔松地区第聂伯河右岸大幅度败退。

  此后,俄军稳住阵脚,在巴赫穆特、扎波罗热打了两场胜仗,现在阿夫迪夫卡有望打出第三场胜仗。这三场胜仗会成为乌克兰战争中的三大战役吗?

  巴赫穆特原本不是多么重要的地方,但打着打着,成为战略要地了。乌军死守不退是因为泽连斯基下令死守。在哈尔科夫和赫尔松大反攻之后,泽连斯基被胜利冲昏头脑,“每一寸土地都不能丢”。

  这在军事上是犯忌的。军事是政治的延伸,但政治不能代替军事。如果在军事上要达成一个目的,寸土必争是有意义的,比如打增援,或者掩护撤退。但这不是静态的固守,而是动态的固守。固守只是一时一事的手段,达到目的后就不再固守。如果只是为了政治上的观感而固守,兵力和部署就被钉死了,陷入无意义的拼消耗之中。

  斯大林格勒是有意义的固守,目的在于将德军钉死,同时在侧翼形成强大的反包围,吃掉突入的德军。莫斯科是有意义的固守,目的是顿挫德军的进攻势头,并掩护向乌拉尔的撤退。但德军在东线的失败就是从希特勒全线“不准后退”的死命令开始的,德军的部署僵硬化后,不再能机动和执行弹性防御,全线固守没有达到有用的军事目的,反而被苏军各个击破。

  同样的,巴赫穆特是无意义的固守。乌军或许有过钉住巴赫穆特俄军、然后两翼卷击歼灭的意图,但乌军既没有这样的实力,也没有这样的决心,甚至没有做过有意义的尝试。为固守而固守,白白消耗宝贵的兵力,白白挫伤自己的士气,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

  巴赫穆特之战紧接着哈尔科夫反击战。如果早早放弃巴赫穆特,乌军可能可以乘兵锋正锐、士气正旺的时候,及早在扎波罗热方向发动进攻。难说是否会有本质不同的结果,但提前几个月的时间意味着俄军的准备时间减少几个月,也正好是俄军士气的低谷。

  据说,乌军高层和北约智囊早就建议泽连斯基放弃巴赫穆特,但泽连斯基坚决不准,在巴赫穆特失守之后依然下令继续争夺,因为政治上的观感不容许放弃。

  

  被称为“战场绞肉机”的巴赫穆特

  扎波罗热则是另一个故事。

  在哈尔科夫大败退后,俄军战线稳定下来,大体成为J形,只是下面横过来的一拐比竖直的一笔要长得多,顿巴斯就在拐角处,克里米亚则“挂在”横过来的一拐下面。

  尽管乌克兰在1991年苏联解体时获得独立,2022年的乌克兰战争反而成为乌克兰的“立国之战”,夺回克里米亚成为乌克兰重建国魂的主要部分,乌克兰也急需有一次反攻大捷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再次削弱俄罗斯,赢得美欧的继续支持。

  俄军在战争初期的狂飙突进中,占领了扎波罗热核电站,但扎波罗热本身一直在乌军手中。这也是乌军在第聂伯河下游左岸的主要立足点。乌军一直在扎波罗热集结,意在发动“劈入”式作战,直插别尔江斯克到梅利托波尔的亚速海沿岸地区,切断俄罗斯本土到克里米亚的陆地走廊,并威胁马里乌波尔。

  如果能实现,即使不能一鼓作气夺回克里米亚,也可大体恢复乌克兰战争前的态势。难说泽连斯基是否真心认为能在战争中夺回整个1991年边界内的乌克兰,但恢复到战争前态势是国内国际政治上交代得过去的最低限度。

  切断陆地走廊后,孤零零的克里米亚易攻难守。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前,乌克兰不敢动克里米亚。现在脸皮撕开了,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乌克兰不断用无人艇、导弹袭击克里米亚大桥,就是在做准备。大批欧美坦克、大炮到达,更是给乌军以反攻信心。在巴赫穆特挫败后,乌军尤其需要耀眼的胜利。

  但是俄军这一次打得很有章法,地雷战、炮战、多层防线打得进攻乌军怀疑人生。乌克兰方面在进攻发动已经一段时间后,始终不肯确认已经发动进攻,就是在等有好消息的时候。好消息最终没有等来,现在反攻失败已经众所周知,也不用纠结是否官宣反攻开始了。

  谁都说不上来乌军在巴赫穆特和扎波罗热到底损失多少兵力和装备,坊间的各种流传数据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根据维基上的西方估计数据,在巴赫穆特之战中,乌军伤亡2万,瓦格纳数据则为乌军丧生5万,受伤7万。俄军方面,西方估计2万丧生,4万受伤。乌克兰方面则估计俄军有21000丧生,4-8万受伤。瓦格纳自己承认22000丧生,4万受伤。

  即使这些数据都可信,俄军伤亡高于乌军,但俄罗斯有更加雄厚的人力资源,乌克兰拼不起消耗。

  扎波罗热之战还在拖拖沓沓之中,尚且没有双方伤亡数据。与巴赫穆特相比,扎波罗热的战线更长,双方投入的兵力更多,估计伤亡更大,尤其是乌军还损失了大量技术装备。

  

  俄罗斯军队控制下的扎波罗热核电站

  现在轮到阿夫迪夫卡了。这也在顿巴斯,离顿涅茨克不远。和巴赫穆特相似,阿夫迪夫卡是另一个突出部,俄军正在猛攻,力图吃掉这个突出部。

  西方媒体已经很少报导乌克兰战况了,但据美国CNN在11月14日报道,泽连斯基警告说,阿夫迪夫卡“非常难以抵挡这次俄军袭击”。尽管俄罗斯遭受了“比巴赫穆特攻击战更大”的损失,乌克兰仍然“极其难以抵挡这种猛烈攻击”。

  据报道,阿夫迪夫卡有至少15000乌克兰守军。俄军在拿下若干要点之后,还在继续猛攻,但没有完成合围。

  现在难以预料阿夫迪夫卡最后会打成什么结果,但如果成为巴赫穆特的重演,俄军最终获胜可以预期。战术、装备、弹药都重要,但决心和不怕伤亡更重要。在阿夫迪夫卡,顿巴斯地方武装起主要作用,取代了瓦格纳在巴赫穆特的作用。

  战争爆发以来,卢甘斯克大体收复了自己的行政疆界,但顿涅茨克没有。如果说乌克兰以恢复战前态势为底线,顿巴斯方面或许就是以收复行政疆界为底线。顿巴斯地方武装是在为解放自己的家园而战,士气不成问题。阿夫迪夫卡是又一场步炮为主的战斗,只要得到俄军火力支援,顿巴斯地方武装缺乏装甲力量和先进武器也不是问题。

  乌军在阿夫迪夫卡依旧死战不退,但要是被围歼并形成突破口,扎波罗热乌军的侧后就受到威胁。顿巴斯前线是2014年以来乌军经营已久的堡垒地带,但后方就空虚了。俄军装甲突击在初期作战中失利,不等于不再是威胁了。

  从巴赫穆特到扎波罗热到阿夫迪夫卡,乌军累计损失兵力数以万计。这些主要是富有战斗经验的精锐部队,损失难以补偿。

  三次战役打下来,乌军不仅失去了主动,也面临兵员和弹药枯竭的问题。乌军真的打不动了。

  弹药是老问题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多次承认,北约无法提供足够的弹药。德国国防部长皮斯托里乌斯也在11月14日表示,欧盟无法兑现此前作出的在一年内向乌克兰提供100万发炮弹的承诺。美国不仅不能提供足够的弹药,还在加沙冲突后把从以色列(专题)调拨到乌克兰的弹药调拨回去。

  西方不断预测俄罗斯军工产能跟不上,以至于必须向朝鲜(专题)求援炮弹,但前线俄军并无弹药不继的迹象,还在每天几万发地猛砸。

  乌克兰征兵已经成了老大难问题,征兵部门更是成为“乌克兰式腐败传统”的重灾区。8月11日,泽连斯基解除所有地区征兵办公室负责人的职务,非法敛财、开后门容许符合征兵条件的人出境成为公害。

  腐败还波及整个国防部和政府系统。早在2023年1月,负责军需的国防部副部长沙博瓦洛夫因为贪腐被迫辞职,副总检察长西蒙年科、总统办公室副主任提莫申科、基础设施部副部长罗津斯基也因为涉嫌贪腐被解职。

  风传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也受波及,考虑到反攻在即和政治观感,当时没有解职,但在9月4日,还是被解职了,乌梅罗夫被任命为新的国防部长。反攻已经失败了,再留着列兹尼科夫没用了。

  据报道,在巴赫穆特挫败之后,泽连斯基和扎卢日内之间已经产生裂隙,现在公开化了。11月1日,英国《经济学人》发表扎卢日内访谈。扎卢日内坦承:“就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一样,我们已经达到技术的极限,打成僵局了。很可能不会有漂亮的深远突破了。”

  在西方先进装备和乌军高昂斗志支持下,乌军将再次取得漂亮的深远突破,这已经成为乌克兰上下紧紧抓住的当代信仰(电视剧)了。僵局意味着战争长期化,意味着乌克兰的目标长期不能实现,对已经“战争疲劳”的国内和国际都是不可接受的。扎卢日内的坦承超过了政治不正确。

  11月4日,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公开斥责扎卢日内,表示军方不应该公开表露对战局的悲观看法,“因为这样会让‘侵略者’更容易得手”。同日,泽连斯基在与冯德莱恩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也说到:“(反攻)已经有一段时间,每个人都累了,而且有不同的意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不是僵局,我再次强调这一点。”

  

  扎卢日内

  泽连斯基承认,加沙冲突夺走了人们的注意力,“在几乎没有人关注乌克兰的时候,我们已经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但他强调,他“绝对相信”乌克兰将克服这一挑战。实际上,泽连斯基轻描淡写了,西方早就在急着“忘却乌克兰”,苦于没有机会,加沙冲突几乎是瞌睡时送枕头。

  除此之外,乌克兰还需要在防空方面获得更多援助。11月22日,泽连斯基表示,在第17次乌克兰国际军事联络小组会议上,德法领导的20国防空联盟成立。消息得到德国和法国的确认。在理论上,这意味着更多的援助,但扎波罗热战斗中损失的大量“豹2”坦克和“布莱德利”步战还没有得到补充,新的援助是很大的问号。

  但乌克兰比任何时候都急需援助,而且是不断加大的援助。

  战争对乌克兰来说,已经成为推石头上山,而乌克兰的力气完全来自美欧,自己早就推不动了。

  除了弹药和装备,乌克兰还高度依赖美欧的财政援助。乌克兰早就财政破产,全靠美欧的援助才能发出政府雇员的工资、军人的军饷、老人的养老金和各种补助。但美国和欧洲都“援助疲劳”了。

  11月24日,泽连斯基在基辅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乌克兰必须赢得三个胜利:

  赢得美国援助;

  赢得欧盟援助;

  赢得入欧资格。

  美国国会在批准对以色列的援助时雷厉风行,但对乌克兰的下一步援助搁置了。拜登(专题)派出国防部长奥斯汀到基辅去安抚,但基辅需要的不是奥斯汀,而是下一笔百亿美元援助。尽管共和党主流派和民主党支持继续援助乌克兰,共和党极右派强烈反对,并在罢免麦卡锡事件中展示了不成比例的杀伤力,两党对乌克兰的爱远不及对自己的爱。

  拜登一方面已经在乌克兰问题上骑虎难下,现在抛弃乌克兰形同政治自杀,不仅自己2024年胜选希望清零,民主党换人都没用。另一方面,拜登现在一眼看过去,满目都是一个比一个严峻的政治挑战,并无意为乌克兰消耗过多政治资本。

  美国支持的动摇对泽连斯基是致命的。

  欧盟早些时候宣布,将为乌克兰提供500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这项援助尚未得到批准,匈牙利一直在反对。

  欧盟本来就是“散装强权”,在战争初期的五分钟热度过后,对下血本援助乌克兰本来就有分歧。现在德国也开始对援助乌克兰三心二意,这不仅与支持乌克兰最起劲的绿党退潮有关,更与德国的经济现实有关。法院判决挪用600亿新冠紧急拨款违法后,德国财政部只能进一步紧缩开支,在援助乌克兰和保障德国人的生活水平之间还是分得出轻重的。

  欧洲政治有向右转的大趋势。意大利梅罗妮上台,有“荷兰特朗普”之称的维尔德斯在议会大选中意外大胜,只是冰山一角。老欧洲长期养尊处优、坐吃山空,继续坐在食物链的顶端越来越难,反移民(专题)、排外、各种贸易保护主义只是保存日渐缩小的舒适区的最后挣扎。但这也意味着断绝“不干我事”的援助乌克兰。

  同样的思潮也影响乌克兰入欧。入欧本来就是触发2014年广场革命的导火线,但欧盟不想背上乌克兰这个大包袱,各国普遍的“援助疲劳”更是使得欧盟对接纳乌克兰敬而远之。战争时期的援助是一回事,永久养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不管是经济发展水平,还是政治清廉水平,乌克兰都远远达不到欧盟标准。

  匈牙利的欧尔班一直对援助乌克兰不起劲,新当任的斯洛伐克总理菲佐也在告诫乌克兰及早启动和谈。和谈正在悄悄地成为美欧谈到乌克兰时的新关键词。

  

  早些时候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便携式反坦克导弹(资料图/AFP)

  美欧对乌克兰的爱更多地来自对俄罗斯的恨,但俄罗斯拒绝失败,坚持战斗,战争长期化已成定局。欧洲要用乌克兰战争把美国拉回欧洲,美国要用乌克兰战争先拖垮俄罗斯,再掉头对付中国。现在,欧洲已经被战争负担压得喘不过气,美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把战略重心转向亚太,而加沙冲突也有长期化的危险,美欧都急需卸下乌克兰战争这个负担。据德国《图片报》11月24日报导,美国和德国有意控制军援流量,用“饥饿疗法”逼迫乌克兰“主动和谈”。

  泽连斯基是靠“战时总统”的光环封圣的,他已经把和谈的路都堵死了。他是演电视剧出身的,卸磨杀驴的桥段熟悉得很。他明白自己的政治生命和生理生命已经紧密相连,而他的政治生命在于乌克兰继续战斗。

  乌克兰确实在巴赫穆特、扎波罗热和阿夫迪夫卡都在继续战斗,乌军甚至在赫尔松地区渡过第聂伯河,在左岸建立了一些滩头阵地,号称前进了3-8公里,是否把河面都算上就不知道了。俄军压力在顿巴斯方向压力减轻后,不难使得左岸乌军面临一年前右岸俄军相同的处境:宽阔的第聂伯河使得大规模渡河增援不易,对岸的桥头堡岌岌可危。

  美欧援助“节流”后,乌克兰不仅在物质上而且在士气上都可能无法再继续战斗。

  2024年是乌克兰大选年。既可能以战争时期为理由推迟大选,也可能借机换人。乌克兰不乏野心家,但泽连斯基上台本来就是乌克兰人民对只谋私利、不顾国家野心家失望的结果,现在能镇得住乌克兰民心的或许只有扎卢日内这样的“战争英雄”。

  扎卢日内也恰好得到俄罗斯的尊敬。俄罗斯政府和媒体在抨击乌克兰的时候,通常对扎卢日内网开一面。一方面,扎卢日内作为优秀军人在战场上赢得俄罗斯的尊敬;另一方面,扎卢日内远离乌克兰的酱缸政治,还算干净。

  扎卢日内或许是唯一有资格与俄罗斯和谈的人,也因此是泽连斯基最危险的政敌。

  11月20日,泽连斯基在接受英国《太阳报》采访时,对军方发出警告,要求他们远离政治,否则将有损乌克兰国家团结。《太阳报》问及泽连斯基与乌军指挥官的关系时,泽连斯基表示,乌军将领参与政治是一种错误。他警告说,如果军方高层官员变得政治化,他们的士兵可能会不服从命令。

  “各种政治力量正在将军队推向政治。”泽连斯基说,“在2014年之后,每个政党都想要一些军人和战争明星,我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如果一名军人决定从政,这是他的权利,但他将无法应对战争。”“倘若你在指挥战争时老想着明天将进行的政治活动或选举,那么在前线,你的表现就像一个政治家,而不是一个军人,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泽连斯基是真担心了,他也在行动。

  11月19日,乌克兰总统办公室撤换了乌克兰特种作战部队司令维克托·霍连科,他是扎卢日内的得力助手,也得到美国军官的盛赞。同日,泽连斯基还撤换了乌克兰军医司令,被解职的塔季扬娜·奥斯塔先科少将也是扎卢日内的人。

  但扎卢日内动不得,不仅军心民心不容许,美国也不容许。

  俄乌之间不是没有和谈过。乌克兰战争爆发后不久的2022年3月,执政党“人民公仆”的议会党团主席阿拉哈米亚率团前往白俄罗斯和土耳其与俄罗斯谈判。《乌克兰真理报》11月24日报道,阿拉哈米亚提到,如果乌克兰接受永久中立并且承诺永不加入北约,俄罗斯就准备停火。

  但乌克兰出于对俄罗斯的不信任,也因为永久中立和放弃加入北约需要修宪,尤其是由于约翰逊的反对,乌克兰最终选择继续战斗。

  但时代不同了,约翰逊暗淡离场了,美欧也悄悄逼乌克兰和谈了。普京用持久战凝固战场态势,美欧和乌克兰只有用决定性的反攻胜利打破僵局。但连乌克兰的头号“战争英雄”扎卢日内都公开承认无力突破僵局,美欧只能断臂止损,泽连斯基就是那个“臂”。

  靠战争封圣,那就要明白,战场上得不到的,名利场上也得不到。

  最失望的不仅是泽连斯基,还有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但这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相关专题:乌克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7 00: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