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申请世博会惨败!为什么失去人缘?韩国内反思...

京港台:2023-12-5 10:32| 来源:环球网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申请世博会惨败!为什么失去人缘?韩国内反思...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作为韩国现政府施政目标之一的“釜山申办2030年世博会”最终以失败告终。韩国总统尹锡悦11月29日向全体国民致歉后,韩国舆论连日来仍在持续反思之中。在首轮投票中仅获得29票的现实让很多韩国民众无法接受,而政府此前竟然还沉浸在“逆转取胜”的盲目乐观中。为什么得票这么少?“这是一场预料之中的失败。”越来越多的韩国媒体、专家和民众在“复盘”的过程中,将矛头指向了现政府的“价值观外交”,认为“只要和美日搞好关系就万事大吉”的阵营外交路线正让韩国在国际社会上日益孤立,这种“以西方国家为中心”的外交正呈现出明显的局限性。韩国国立外交院前院长金俊亨近日强调说,“韩国没有读懂世界,釜山‘申博’失败是一场价值观错误、技巧拙劣的‘外交灾难’”。

  “‘偏见外交’的局限性暴露无遗”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在法国巴黎召开的国际展览局第173次全体大会投票选出沙特首都利雅得为2030年世界博览会主办城市。利雅得在第一轮投票中以119票成功胜出,韩国釜山仅获得29票,意大利罗马获得17票。韩国“西红柿新闻”网站文章认为,“申博异常惨败”正是因为现政府依靠美日的“阵营外交”造成韩国在国际社会的孤立。韩国误判国际社会多极化趋势,只是固守与美日等“拥有相同价值观国家”的“偏见外交”,这些局限性通过此次投票暴露无遗。

  “无能,花钱却没有实际用处的销售外交。”《京乡新闻》12月2日的报道称,申办国际大型活动胜败都很正常,平昌冬奥会也是申办3次才获得成功,但此次釜山“申博”在申办时机、形势认识、战略制定等方面出现“全方位失败”,并不能称之为“美丽的挑战”。所谓“我们虽然败了但过程做得很好”,并不能掩盖其中的失误。韩国政府、执政党和部分保守的市民团体声称“通过‘申博’获得宝贵经验”,总理韩德洙也表示“通过与国际展览局成员接触,我们获得新的外交资产”,这简直是混淆了“宝贵经验”和“无能”的概念。文章称:“投票前难道韩国政府真的不知道自己能获得多少个国家支持吗?接触那么多国家就得29票,这算外交资产吗?难道不是外交浪费吗?”报道认为,此次釜山申办2030年世博会最终以彻底失败告终,暴露了现政府外交能力的真实情况,“上任以来,韩国总统的外交有两个关键词:一是理想主义,二是对外销售”。

  

  尹锡悦2022年5月10日就职韩国总统以来,在推动“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外交框架下,强化韩美同盟和恢复韩日关系。以对美关系为例,韩国现政府推动倒向美日的外交政策,不仅扩大韩美政治和军事同盟的范围和力度,甚至通过发表《华盛顿宣言》强化美国对韩的“核保护伞”。韩国加入美国倡导的各种地区多边机制,如“印太经济框架”、“芯片四方联盟”,以及谋求分阶段加入美日印澳“四边机制”、争取韩国“印太战略”与北约“印太化”挂钩等。

  部分韩媒认为,现政府外交过度偏向西方的做法,从总统出访也可以看出端倪。《先驱经济》11月中旬曾披露,尹锡悦上任1年半来出访16次,成为韩国历史上同期出访最为频繁的总统。他在上任的第一年,平均每两三个月就“踏上一次国际舞台”。执政第二年后,更是每月出访两次,成为“韩国总统中最为活跃的一位”。但尹锡悦出访基本都是西方国家,仅有少量中东国家(为了石油和促销军火)和东南亚国家(参加多边峰会),而广大的非洲、拉美、大洋洲、中亚国家并未踏足。因此,广大发展中国家不支持韩国举办世博会也在意料之中。此外,韩国总统在多边场合进行的“元首会谈”有不少都是短暂的寒暄、会场邻桌而坐等“注水会谈”,这对促进韩国的国际地位、解决实际问题能有多大效果仍是未知数。以去年9月尹锡悦参加联大会议期间进行的一次“韩美元首会谈”为例,后来被韩媒爆料竟然只是“48秒的相遇”而已。

  “附庸美国失去回旋余地”

  同样有韩国媒体提出质疑,为什么韩国政府各级官员和企业界人士宣称在“申博”过程中奔走世界各地近20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490多圈,但真实情况却是只得到29票支持。这表明,现政府这种“销售外交”在“一国一票”运作的国际组织中根本不起作用。特别是短暂交谈式的外交会晤,其局限性显而易见。同时,投票结果也暴露韩国以美日等西方国家为中心的外交及“分裂外交”的局限性。特别是在对美、对日关系上,韩国付出很多,但似乎没有得到任何实际好处。据《京乡新闻》统计,与今年出席联大会议期间在短短几天内会晤40多位领导人不同,尹锡悦仅今年就与日本(专题)首相进行了7次会面。但日本是在投票前的11月26日才迂回宣布支持韩国申办世博会的意向。且这种“支持”是通过日本媒体对外放风,而不是日本政府关键人物明确对外宣布。甚至日方还有议论称,“本来日本应该选择投票给沙特,但考虑到韩国现政府改善韩日关系的努力,因此才……”

  今年6月,《韩民族日报》就曾刊文提醒本国政府:中美两国即使关系紧张也会为了国家利益展开对话。欧洲、日本也是如此,会为了自身利益与中国展开对话。这与只知道空喊“价值观外交”而不顾风险的韩国政府形成鲜明对比。韩国“民众之声”近日分析认为,此次釜山“申博”失败,归根结底“外交灾难”才是韩国现政府的问题所在——外交重点局限在对美日关系上,没有处理好同中俄等国的关系。此外,当前韩国外交过于“碎片化”,并有可能引发地区风险。在国际形势发生变化时,韩国政府却抱着“只要和美国、日本搞好关系就万事大吉”的心态。谈及韩国的对俄外交,俄罗斯《观点报》刊文评论说,韩国仅仅因为华盛顿的要求就加入了对俄制裁,并成为对俄不友好的国家之一。韩国对美国表现出的附庸立场,使其失去了回旋余地,这是“缺乏真正主权独立和国家导向政策的代价”。

  据部分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一度乐观地认为,“在第一轮投票表现出色后,将在第二轮投票寻求逆转取胜”。这种盲目乐观证明了韩国现政府的外交能力和情报能力都是失败的。有舆论认为,政府宣称申办世博会失败的部分原因与缺少“石油美元”和“申办比沙特晚”有关,但这是典型的推卸责任。沙特凭借巨额金钱参与申办时,韩国政府拉着三星、SK、LG等大财阀会长去进行申办活动又算什么?所谓“申办比沙特晚”的说法更不恰当,这种将所有过错都推给前政府的做法无法令人信服。《京乡新闻》等韩国媒体分析说,这是韩国现政府与国际秩序多极化背道而驰的所谓“价值观外交”造成的失败,也就是说,误判国际多极化趋势以及全力开展对美、对日外交造成的失误是釜山“申博”失败的原因。文章说,虽然从经济效益和国际影响力方面看,政府和总统热心推动“申博”值得肯定,但有必要对这种没有准确把握形势、缺乏正确战略的申办活动进行冷静反省。

  韩国网民大多对釜山“申博”失败感到失望,同时认为政府“根本不懂反省”。首尔麻浦区研究生文某(27岁)表示:“虽然输了但是留下宝贵财富?政府这种话难道不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吗?韩国政府应该认真反思失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针对“申办晚而落败”的说法,韩裔美国人A先生(70岁)表示:“比赛起跑晚并不意味着你是最后一名,克服困难并取得胜利才是真正的外交技巧,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申办成功就会吹嘘自己做得好,否则就会把责任甩锅给前政府。”

  “韩国没有读懂世界”

  一些韩媒认为,如果真的按照所谓的“国际阵营”逻辑,那么“自由主义国家”就应该支持韩国,至少不应该支持沙特。但现实却完全不同,沙特取得压倒性胜利。将自身失败归咎于没有“石油金钱”只能暴露出韩国外交的不专业性,现政府有必要对外交战略进行根本性的重新审视,问题是现在根本没有看到韩国政府有类似的举动。《韩民族新闻》12月2日报道称,不要再说什么“我们被石油美元排挤”,别忘了韩国曾在经济状况并不太强的情况下举办过很多世界大赛。沙特外交大臣在“申博”成功后表示,“重点是我们倾听了合作伙伴的声音,了解他们对世博会的期望,以及我们需要提供什么才能赢得他们的信任”。正如其言,能举办世博会体现出国际社会对沙特的信任。而所谓韩国“被石油金钱击败”的说法是荒谬的,因为当前韩国在经济规模和财政方面都优于沙特。相关材料显示,沙特2022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而韩国2022年的GDP 超过1.6万亿美元。

  还有韩国媒体和网民质疑:“在申办的宣传视频中,沙特重点介绍了本国的大型项目,而韩国还是‘鸟叔’和防弹少年团。虽然‘韩流’文化在全球有一定影响力,但在宣传效果上却落后于沙特,这究竟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还是国家愿景有无而导致的根本性问题?”

  “考虑到世博会投票的每一票都很重要,沙特积极展开外交活动。”俄罗斯《生意人报》近日报道称,在最后投票前的一周,沙特主办了一系列与非洲、加勒比和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的峰会,并与加勒比和非洲国家签署了若干谅解备忘录,同意为这些区域的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提供大量资金。因此,许多发展中国家公开支持利雅得。同时,沙特也得到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支持。这主要与法国在沙特数十亿美元的商业利益有关。

  俄罗斯媒体还提到,韩国当前的国际形象宣传主要依靠明星。韩国推广“软实力”一直得到三星、LG等企业的支持,它们在巴黎等欧洲国家的首都打出为釜山“申博”助威的广告。韩国总统也在不断游说。今年9月,在纽约(专题)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尹锡悦在数十次双边会谈中提到韩国申办世博会的问题。报道还称,日本原本打算也投票支持沙特,因为它依赖沙特石油。

  对比韩国和沙特在这次“申博”中的表现以及最终结果,韩国国立外交院前院长金俊亨日前表示,美韩等一直在谈论“价值观外交”,而西方国家攻击沙特的借口也是“民主”和“人权”。他强调说,“韩国没有读懂世界,釜山‘申博’失败是一场价值观错误、技巧拙劣的‘外交灾难’”。

  “据我所知,许多阿拉伯国家都没有投韩国的票。”埃及“解放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伊德里斯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现政府一味奉行所谓的“价值观外交”,以意识形态和价值准则区分与不同国家的亲疏远近,特别是一味追随美国的做法导致“申博”铩羽而归,成为这个东北亚国家推行“价值观外交”的必然结果。谈到韩国是否“读懂世界”的话题,伊德里斯表示,韩国现政府在处理国家关系方面以价值观划线,已严重影响到该国在阿拉伯国家民众心中的形象。韩国原本在中东地区颇有“人缘”,尤其是韩国汽车、韩剧等很受当地人的青睐,而现在尹锡悦的“价值观外交”却使韩国大大丢分,因为不少阿拉伯国家的民众并不认可美国的很多做法,连带着也让他们对韩国产生失望情绪。

相关专题:韩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4 08: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