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云南山体滑坡:雪天滑坡有先例,救援点用水紧张

京港台:2024-1-22 20:01| 来源:原点original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云南山体滑坡:雪天滑坡有先例,救援点用水紧张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救援仍在进行中,地质灾害巡查防范应有重视。

  “像放鞭炮一样,哗的一声就下来了。”

  天还没亮,大雪飘落,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凉水村村民郭超听到了轰隆的巨响。整个天都是雾蒙蒙的,他看不到远处的山头,只见有巨石掉落在地面上,把房子压倒了。“跑啊!”他和家人喊道。

  根据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1·22”山体滑坡灾害处置指挥部发布,1月22日5时51分,昭通市镇雄县塘房镇凉水村合兴、和平两大村民小组发生一起山体滑坡,造成18户房屋被掩埋、47人失联。目前救援仍在进行之中。

  在凉水村所在的镇雄县,雪天滑坡已有先例。尽管此次滑坡原因未知,当地特殊的地形与地层条件、灾害隐患的巡查与防范,理应引起重视。

  

  雪天下的碎石和山体。村民供图

  逃离与救援

  郭超的住处离事发地点只有步行四到五分钟的距离,分属不同的村组。夜里听到巨响后,他叫醒家人,一共6人往高处跑去,不敢停下来。

  郭超说,当地的山体连成一片,民房都建在山底下。他眼见村里有一百多号人,齐齐拿着手电筒撤离,直到将近20分钟后,抵达村内的高地。

  此刻一件棉袄已经无法抵御零下的气温,但郭超一行只得熬着。7时半,天色微亮,郭超望到陆续有救援队赶到现场,才敢向低处走去。

  在当地村民的视频里,当地乌云密布,救援地在半山腰,滑坡地点已经看不出房子原本的面貌,只见成堆巨石压住了房顶,依稀可见石缝中一些红色的砖瓦碎片。“这就是山上石头滚下来的地方,石头已经基本堆得和房顶一样高了。”一位参与救援的村民说。

  在现场,救援队员们用铁铲等原始工具一点点开凿,挖出被埋人员。

  

  

  救援人员陆续抵达现场。村民供图

  22日下午3时,开挖机救援被埋压村民的司机雷体安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发现了4个被埋的人,没有一个有生存迹象。”

  郭超打听到,事发的村组里,幸存者已经被相关部门安排好转移到县城。自己的村组还没有接到通知。综合各位村民的说法,现在距离山体滑坡村庄几公里外全都被拦了起来,进行交通管制,以防其他村组的人进入。

  和郭超不同,数公里外的村民表示,事发前并未听到响声。申宏住在型坝田村民小组,与事发地直线距离约为两公里,仅隔一个山头。

  早上7时许,刚醒来的申宏从朋友圈中看到,合兴、和平两个村民小组发生山体滑坡灾情。他赶忙起身联系在两个受灾村组的亲戚,可其中几位的电话始终没能接通。

  很快申宏得知,村民们自发组建救援团队已从不同方向奔赴受灾现场,“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亲戚受灾,我都应该去。”可是,去往隔壁山头的路因为山体滑坡被阻隔了,申宏参与救援的打算只得作罢。

  “已经收到了我亲戚朋友遇难的消息,其中有一户一家七口都没有逃出来。”村民王雪说。根据她已经逃生的家人回忆,那天听到巨石滚落的巨响,其实有村民从屋中跑到了院子里,“但是还是没有逃出来。”

  目前距离事发地较近的村民都已经被转移到附近的小学。救援物资陆续送到,包括方便面、水、大米等,但是生活用水紧张,村民王自军说,“救援点很多水都要靠车辆从镇上拉过来,平日里村里用水就很紧张,经常缺水。”

  

  救援人员在现场施救。村民供图

  雪天滑坡有先例

  “今年算是严寒。”郭超回忆,大概三个月前当地已经下过一场雪,这次的雪从前一天晚上六七点钟开始飘,一直没停下。村民刘涛附和,“今天天气确实不好,下了我们这里第一场小雪,路面很滑。”

  村民看到,同样因为地上有雪,车辆上不来山,大家就往路面上撒盐、带着救援人员上到事发地。

  “他们在半山,我们在山脚下,但是不在同一座山上。”对于凉水村村民来说,合兴、和平两个村民小组属于“最山区”的自然村,两村村民一般很少往来。刘涛回忆,大约在10年前,距离这两个自然村大约1公里外的半沟村也曾经发生过泥石流。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1月11日,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果珠乡高坡村赵家沟村民组发生一起山体滑坡灾害事故,总计约21万立方米的滑坡体从陡坡上倾泻而下,将赵家沟14户民房损毁掩埋,造成46人死亡、2人受伤。

  专家组调查后发现,灾害的主要成因是高位陡坡上松散的残破堆积体,经过10多天的雨雪浸泡、水分饱和后发生滑坡,是自然因素诱发形成的地质灾害。

  事实上,该村所在的镇雄县是地质灾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除了2013年的特大山体滑坡,该县同年1月28日、2014年同样发生过滑坡,无人员伤亡。

  刘涛表示,当年的滑坡灾害后,大约有100多位村民在政府的组织下从原址搬走。但是从此之后,凉水村就再也没有因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造成伤亡的消息传出。

  27岁的郭超从小在村里长大。他说,仅凉水村里,之前从未发生过“这么大”的山体滑坡。四五年前,村里曾发生过山石垮落,没有人员伤亡,只是掩埋了一些坟墓,离村舍也有一段距离。

  郭超感到疑惑,“我们这经常下雪,比这大的也有,三个月前的更大。那次也没事啊?”在救援现场,他看到滚落的碎石是干的,“但表面上有一层湿湿的土。”

  记者致电多位从事滑坡地质灾害研究的专家,对方表示,“这次的滑坡,目前还不清楚具体原因。”

  

  村民在事发现场外观望。村民供图

  煤系地层应引起重视

  根据当地多位村民反映,事发村庄是一个煤矿开采村,“有一个叫刘家坡的煤矿,距离事发点几公里的样子。”天眼查信息显示,镇雄县刘家坡煤矿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以从事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为主的企业。

  多所高校曾做过镇雄县滑坡等地质灾害研究。昆明大学郑杨等人指出,该县地质灾害频发,一方面受到剧烈温差变化、地形破碎、地震频发等自然原因影响,另一方面也与当地多年来煤矿不断开采有关。镇雄县内的煤炭占有面积达到1619.6平方公里,占全县面积的44%,采煤导致当地地质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出现大面积采空区。

  不少村民提到了山体的损害现象。郭超说,近年来,村里主要的用水来源,山泉水逐渐变少,房屋开裂现象严重,山体缝隙很常见。“那个缝有多大?人都能跳下去。”根据郭超的描述,山体的很多缝隙约有一位成年男子的宽度,深不见底。2010年后,许多村民向村里反映过这些情况,都没了下文。

  但目前并未有证据,指向此次灾害与煤炭开采存在直接联系。同样,2013年的特大滑坡后,专家组调查发现“采煤活动不是触发此次滑坡的因素”,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科学家殷跃平在一项2013年的研究中表示,镇雄滑坡区域在地质上是“煤系地层”:下层为含煤的砂页岩,中部是裂状的砂页岩地层,顶部是灰岩地层,总体是上陡下缓的“靴状”地形,容易发生高速远程崩滑灾害。这样的“煤系地层”在西南地区比较普遍,

  殷跃平指出,西南的“煤系地层”应成为地质灾害调查、防范的重点。他表示,应该在地质灾害频发地区加强日常巡查,对发现的隐患点采取工程治理措施;要加强对滑坡灾害的早期识别和监测预警,向村民及时普及应急避险的专业知识;在事发后提供更专业的调查结果,不要用抽象的几个词句机械地描述灾害成因。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郭超、申宏、王雪、刘涛、王自军为化名)

相关专题:深圳,云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21 17: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