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9岁中国留学生癌症晚期,加拿大数次拒签母亲签证

京港台:2024-2-3 13:20| 来源:英伦大叔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19岁中国留学生癌症晚期,加拿大数次拒签母亲签证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移民、绿卡相关新闻汇总!
专题:留学生最新动态
专题:多伦多大都市区 相关新闻报道

  这几天,一位19岁中国女留学生(专题)的情况牵动了无数网友的心。

  这位名叫Lenora的女孩留学加拿大(专题),可是在一个多月前确诊了癌症,而且是晚期,她的生命可能只有半年,甚至更短

  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她想见到她的母亲,然而加拿大当局却迟迟不给这位留学生的母亲发放签证

  然而加拿大和中国的网友们看不下去了,坐不住了,大家纷纷行动起来,事情就这样给掰过来了!

  1

  19岁女留学生确诊胰腺癌晚期,母亲却在焦急等签证

  2023年12月27日,Lenora通过医学影像诊断,医生在她的腹部发现了阴影,最终确诊为胰腺癌。非常糟糕的是,按照影像分析,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肝脏、淋巴和腹膜之上

  由于胰腺癌早期无明显和特异的症状和体征,以及缺乏简单、可靠的诊断方法,使50%以上的患者被误诊为胃病、肝炎甚至骨质增生等病症。而诊断出来了又基本都是晚期,患者的生命会以很快的速度流失

  此前(确诊之前),她母亲多次申请来加拿大看她,都被拒签

  Lenora写给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写了信,她讲述了自己最后的愿望。

  她在这封信件中讲述了自己这两年的心路历程,2021年,她刚成年,告别了父母,飞往加拿大多伦多接受更好的教育。

  学习生活一年后,在2023年下半年,她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去看家庭医生。根据医生写的证明信,在历经3个星期的肚子疼之后,Lenora前往医院进行检查。

  Lenora被当即转院进行紧急的治疗。自2024年1月5日起,她陆续接受了化疗和放疗等一系列医疗手段,医生想要能够借此控制住癌细胞的扩散,然而遗憾的是,Lenora的病灶非但并未减轻,而且恶化程度还比预想的要快得多

  医生在证明信中说,她的癌症已经“不能治愈”,癌细胞仍在急速扩散中,已然占领了她的肝脏。

  医生对她病情的预测令人心碎,从最初的只剩下六个月的生命,到如今在医生的信中,Lenora剩下的生命可能要以周计算,甚至是以天来计算了

  前几天,根据Lenora的身体状况,主治医生已经决定停止放疗化疗

  现在,Lenora只能依靠止痛药在病魔的折磨摧残里获得一点短暂的平静。她的人生只有一个最终愿望:希望自己的最后时刻能和母亲在一起(电视剧)。

  Lenora在写给加拿大驻华大使馆的邀请函中写道:

  “新年快乐。 我在最具挑战性的情况下给您写信,在个人面临巨大困难的时期寻求您的理解和同情。我本可以和他人欢度新年,但我没有,取而代之的是躺在病床上两周,拿着最终的诊断书,想着怎样写这封信。

  我不希望任何人遭受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

  麻醉剂和止痛药有助于舒缓我的情绪和身体上的疼痛,但没有药物可以治疗我破碎的心,因为我在与这种疾病作斗争时,没有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我的妈妈。

  有时,如果护士允许,我会服用足够的止痛药,这样我终于可以从这种身体的折磨中得到一些平静,这样我就可以梦想和我的母亲在一起。

  我能够记得童年时与妈妈一起成长的最珍贵的时刻。每年春天我们都会放风筝,感受赤脚下的青草。夏天来了,我们漫步到附近的河岸,观看可爱的小鱼快乐地游过。我们最喜欢的消遣是在路灯下奔跑,追逐彼此的身影,踩在他们身上,大喊“我抓住你了!我抓住了你!”

  妈妈总是假装我真的踩到了她,这总是让我笑,很快,就到了秋天。我记得我最惧怕的作业是为科学课收集叶子标本。妈妈高兴地把我带到当地的公园,我急切地爬树并向她扔树叶标本,她总是准备好接住我“投掷”向她的任何东西,她一直是我一生中坚定不移的爱、支持和力量的源泉 。

  我记得当我开始上幼儿园时,我妈妈是我在校门口告别时看到的(留到)最后的人。当放学铃声响起时,我总是期待着她灿烂的笑容,然后我们会手拉手并肩跳回家。那段时光对于我来说真的很快乐。随着我慢慢长大,妈妈依然会陪我上下学!她知道知识和良好教育的重要性。她照料我的一切,所以我可以专注于我的学习。

  2021年,我告别了她,以便有更好的机会在加拿大接受良好的教育。我记得我们当时多么兴奋!我永远感激这个机会。当我躺在这里入睡和睡醒时,我很害怕。 我突然开始意识到那将是我们最后的告别(2021年的告别)。

  我经常梦回小时候,那些在黑暗的房间里从噩梦中醒来的场景,但这一次,我妈妈没有在这里安慰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一场噩梦。我醒来,但这不是一场噩梦。

  我本可以成为女儿,姐姐,侄女,学生,舞蹈者等等角色,然而我是一位癌症患者。

  我永远不会成为谁的妻子,谁的母亲,亦或谁的姑姑。

  我的身体状况不断恶化,死亡也许近在咫尺,然而,我依然对生命最后时刻能躺在妈妈的臂弯中抱有一线希望。

  假若神真的存在,我希望可以告诉他,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然而遗憾的是,在确诊之前,Lenora的母亲曾多次被加拿大拒签,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23年10月,也就是确诊前的两个月

  Lenora和她的朋友们担心妈妈的签证可能将再次被拒,同时也担心该签证审批流程过于繁琐,不能给她们母女留出足够相处的时间,因此发起了这个请愿。

  Lenora的故事被广为传播后,善良的网友们行动起来了,很多素不相识的人表示想去医院探望她。Lenora对大家表示感谢,但最终时刻她只想和家人在一起。

  她希望大家能对此理解,同时也感谢大家的同情心。Lenora的朋友希望网友们能去签署Change.org上的请愿书,以敦促当局尽快给女孩的母亲发签证的方式来表达对她的爱心。

  请愿书是这么写的:

  “我们请求您的支持,因为Lenora的妈妈多次被拒绝进入加拿大,包括最近的2023年10月。我们担心她的访客签证将再次被拒绝。

  当Lenora痛苦地躺在医院病床上时,她有一个简单的最后愿望——与母亲团聚。我们与您联系,希望凭借您的同情心、同理心和善良的力量,我们能够敦促有关当局加快为Lenora的母亲发放访客签证的过程

  面对这种毁灭性的疾病,我们希望通过发起这份请愿书,能够为面临难以想象的挑战的家庭带来安慰。Lenora和她的母亲有着牢不可破的纽带,在这个困难时期,这次重聚对她们来说意味着整个世界

  我们理解移民(专题)法的重要性,但我们相信,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共同的人性可以引导我们为了爱和同情而破例。如果您有时间,请帮忙签署并分享这份请愿书,以表示您对莱诺拉遗愿的支持。

  您的签名和评论可以产生重大影响,您的善意可以给莱诺拉和她的家人带来安慰。

  谢谢你的支持与同情”

  2

  终于给签证了

  就在昨天——2024年2月1日,Change.org更新了信息,善良网友们的请愿胜利了。

  网站上的“胜利宣言”如下:

  “亲爱的朋友们,

  Lenora 的母亲已收到签证,可以访问加拿大了!太感谢了。希望此时一切顺利。

  在过去的两天里,我们收到了对该请愿书的大量支持。Lerona 和我们的家人非常感激。

  我们还想提醒您,无需为这份请愿支付任何钱!只是善意地提醒您,您支付的钱将用于change.org 来帮助分发这份请愿书,但是您的评论、分享和签名已经足够了!请注意,您不需要花钱来宣传这项请愿书。

  我们从心底里感谢你们。”

  在一些加拿大当地的中文论坛上,网友们纷纷在第一时间转发了这个好消息,为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尽快得知这个更新,不要再担心了。

  很多网友发问:明知道女孩身患绝症且病情发展极为迅速,那加拿大的相关部门此前为什么一直没给她的母亲发放签证,完成她最后的心愿呢?

  有一名网友道出了原委。

  “签名里说(女孩的母亲)上次申请(签证)是2023年10月。医生的信里说,她12月底因病入院,才查出了癌症……

  所以,以前多次拒签是因为别的原因。有了医生的信,一下就拿到了签证。”

  也就是说,此前加拿大多次拒签女孩的母亲跟她患癌症这件事并没有联系,那个时候女孩自己当然也不知道两个月后查出癌症的事情。

  3

  加拿大女护士大骂加拿大有关部门

  这个事情也在加拿大的中文社交平台上引来了更多的共鸣。

  一位华人(专题)网友留言道:

  “这件事勾起了我不美好的回忆!我很高兴看到这位年轻女士的母亲最终获得了签证,但这样的悲剧在加拿大时有发生

  我们的一位同胞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他的亲人里面除了他的儿子当时居住在中国外,所有其他家庭成员均居住在加拿大或美国。加拿大驻京大使馆却拒签了他去加拿大探望他命不久矣的父亲的签证。

  当值医生写了一封要求下发签证的信给该部门,然后当地议员办公室也写了一封要求下发签证的信给该部门。但两次申请均不成功。

  当值护士打电话给加拿大驻京大使馆,使馆的解释是,不能保证他在探望生病的父亲后会离开加拿大,因为他的家人都在加拿大。

  护士对悲痛欲绝的家庭说:‘这个国家真是耻辱’。

  当这位移民去世时,加拿大大使馆依然没有签发签证,他的儿子不在他的病床边。

  你们难道不知道,疫情之前,办理北美旅游签证的,都是建议先办美国签证,再办加拿大签证吗?因为访问加拿大的签证比美国的访问签证更难获批。

  当然,有些签证很容易获得。最简单的进入加拿大的签证是什么?就是移民签证。对于所有其他签证,您最好对获得荒谬的结果做好准备。”

  另一位网友回复了他,讲述了类似的故事:

  “2年前我认识的一个人也是癌症,在2年时间内申请了很多次签证,希望父母能来照顾她,她有丈夫和孩子,另外有兄弟姐妹在渥太华,父母是阿富汗国籍,请了律师,用了这种社区的请愿和各种办法,但她一直到去世,父母都没能来见她最后一面”。

  也有网友给出了比较黑色幽默的回复:

  “不应该是做非法难民最容易吗?据说还有高级宾馆住,每月有钱发。”

  也有其他中国的网友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总结一下:

  虽然在19岁不幸女孩和网友们的共同努力下,她的妈妈可以前往加拿大了。然而令人痛心的是,这对母女也没有多少相处的时间了。

  如果之前的签证顺利,她们还能多出很多相处的时间。

  在这里,我们只能祝福Lenora,希望奇迹可以出现在她身上。不论怎样,也希望她们母女可以好好度过这段可贵的时光。

  屏幕前的你我也要多多注意身体,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身体搞不好,一切都无从谈起。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0 17: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