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3岁华裔少女遇害律师当庭泼脏水 父亲持枪进法庭

京港台:2024-2-4 02:03| 来源:没药花园 | 评论( 27 )  | 我来说几句


13岁华裔少女遇害律师当庭泼脏水 父亲持枪进法庭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2017年7月,13岁的加拿大(专题)华裔(专题)女孩申小雨,英文名Marrisa Shen,在一次短暂的外出中不幸遇害,凶手在一年后被警方抓获。

  然而,囿于种种缘由,对于凶手的审判却迟迟不能进行。终于,在去年即2023年的12月8日,申小雨被害后的6年,凶手经审判后伏法,为本案画上了句号。今天,我们就来讲述这起令人心痛、悲愤的青少年被害案。

  

  小雨遇害

  2003年10月20日,在一个下着濛濛细雨的日子里,申小雨出生在加拿大的一个第一代华人(专题)移民(专题)家庭中。全家定居在温哥华市东部的卫星城伯纳比市(Burnaby)。小雨还有一个大她10岁的哥哥Peter,虽然年龄差距比较大,但兄妹俩从小就十分亲密,无话不谈。

  几年之后,小雨的父母离婚。父亲带着哥哥回中国居住,母亲和小雨继续在伯纳比生活。虽然不能总是见面,但小雨会经常和哥哥视频、发消息,几乎每天都会联系。

  2017年夏季,小雨迎来了本该多姿多彩的暑假。7月,小雨报了夏季学校的早间课程,下午时分,她会在家中做手工、学习吹笛子。因为母亲在一家连锁超市上班,通常在8点钟才能回到家,所以小雨也常常去家附近的快餐店吃晚饭并用免费的Wifi上网。吃过晚饭后,小雨时不时还会去店旁的中央公园散步或者慢跑,但总是会在母亲下班之前就回家。

  

  当然,13岁的小雨也会和同龄的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出去玩,但永远都会事先征得母亲的同意,并随时汇报行程。等到休息日,母亲还会带着她去滑冰、游泳。小雨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每年都能拿到母亲所在的连锁超市,为学业优异的员工子女颁发的奖学金。

  7月18日这天的晚上,申小雨的母亲8点钟下班回家却没有发现女儿的身影,她不停拨打小雨的电话,始终无法打通。情急之下,她拨打了将近40通电话给小雨的同学、朋友、老师等她所能想到的小雨认识的所有人,然而没有人知道小雨到底去了哪里。

  晚上11点半左右,焦灼不安的母亲报了警。伯纳比警方并没有在意,13岁的申小雨处于青春期,正是爱玩的年纪。也许她出去和朋友开派对,过于兴奋或者是音乐声太大,导致她听不到手机铃声,就没有接听电话。通常,这些青少年会在天亮时分筋疲力尽地回到家。

  但小雨母亲告诉警方,小雨从来没在8点之后回家,就算是和朋友出去玩,也会事先告诉自己。迫于小雨母亲的坚持,警方根据小雨手机的GPS定位,发现在一个小时之前的10点半左右,小雨的手机信号最后出现在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并不偏僻,在离小雨家很近的市中心,即使是夜晚,也会有附近的居民在那里夜跑,周围的青少年也经常在此开夜间派对,所以警方判断,小雨并没有太大危险。

  

  (白天中央公园的一处)

  但小雨母亲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因为小雨之前从未参加过所谓的“夜间派对”,她想不通小雨此时为何在公园里,却不回家,也不接电话。在小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两名警员迫于无奈,和小雨母亲一起,去公园内寻找小雨。

  午夜的中央公园黝黑寂静,并没有什么“派对”,三人到达了信号最后出现的地点,却没能发现小雨。小雨母亲只好先回家,等待警方的消息。

  7月19日凌晨1点刚过,一位在中央公园东南区域例行巡逻的警官却发现了异常情况。他在一个偏僻的小路上发现一个已经关机的手机,手机旁边有一个粉色猫头鹰式样的卡通钱包。离钱包一米远的地方,他还发现了一个未成年人的学生证,上面的名字是Marrisa Chen。

  这位警官当时就觉得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因为身处青春期的孩子可以粗心到丢了所有的东西,却几乎不可能丢掉手机。

  

  他在第一时间就将此情况汇报伯纳比警局,警方也立即意识到,申小雨(Marrisa Chen)是真的失踪了。此时,他们迅速行动起来,立即派出大部分警力前往中央公园,加拿大皇家骑警也赶赴现场,全力搜索小雨。

  7月19日凌晨1点10分,皇家骑警的一名警员在距离小雨物品十几米远的灌木丛中发现了她的尸体。小雨被发现时T恤上衣被卷起,胸部裸露,牛仔短裤被脱下,内裤只挂在一条腿上。这位警员立即判断,小雨应该是遭受了强奸后被杀害。

  

  (申小雨当天的穿着以及物品)

  法医的尸检报告表明,小雨的死亡时间在她失踪当天即7月18日晚10点左右。她的肛门和阴道都有不同程度的撕裂伤,死因则是机械性窒息。换言之,小雨在遭受残酷的强奸后,被凶手扼颈杀害。通过凶手留下的精液,法医提取到了他的DNA。

  警方开始还原小雨在7月18日傍晚到晚上的行踪,试图找到凶手:

  下午5点,小雨在家用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警方未公布联系人,当与本案无关。

  下午6点02分,她出现在家附近一栋公寓楼门口的监控摄像头中。

  下午6点09分,她进入一家名叫Tim Hortons的快餐店,在视频中能看到,小雨进门后还礼貌地顶住门,让下一个客人进入。

  晚上7点15分,小雨坐在快餐店中,和在北京的哥哥用微信发消息交谈。小雨问了他衣服的尺码(或许是想送哥哥礼物),还天马行空地聊了几句。她问哥哥,如果被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录取,他会选择去哪个学院?

  7点37分,小雨将吃完快餐的垃圾分类扔进了垃圾桶中,离开了Tim Hortons,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监控中。

  警方判断,走出快餐店的小雨要在8点钟之前回家,应该不会走大路,而她到家的捷径便是发现她尸体的那条小路。所以警方认为,小雨正是在回家的路上被凶手随机劫持。案发地段属于公园的偏僻处,不仅没有监控,甚至连路灯也没有,行人罕至,有目击者的可能性极小。除了凶手的DNA样本,警方没有凶手的丝毫线索。而DNA样本在犯罪数据库中并没有匹配项,凶手可能并无前科。

  

  另外,警方认为,这起强奸谋杀案属于“随机行动”,凶手并不认识受害人,只是随机选取易得的猎物。

  

  (红色区域即案发地点)

  2007年7月28日,申小雨的葬礼在温哥华举行。小雨的母亲和哥哥、亲朋好友、同学老师以及省议员陈苇蓁(Katrina Chen)、多名社区华裔人士、当地多家中英文媒体都来到了现场。

  

  小雨母亲回忆起小雨出生的那天:温哥华下起了绵绵细雨,也正是在这天,他们家的小小天使降临到了世上。为女儿起名叫小雨后,当时还年幼的哥哥就承担起了为可爱的妹妹起英文名字的重任。哥哥问遍了身边的朋友和同学,又捧着书本思索了半天,最终为小雨起了当时正在看的一本小说的主人公名字,Marrisa。

  

  小雨最好的朋友说,小雨是给人带来温暖的朋友。她难以忘记两人曾经一起烤排骨吃,一起唱着喜欢的歌,然后互相嘲笑对方走音。小雨最喜欢的动漫角色是皮卡丘,还曾经让朋友一次一次地扮演皮卡丘的样子。她们一起畅想未来,想象着彼此读大学,长大后的模样。

  小雨母亲惨然地说:“我们都在期待她长大,可这再也无法实现了。”

  13岁青少无辜惨死,凶手的残忍行径惹恼了做事一向温吞的加拿大警方。小雨一案由英属哥伦比亚省综合凶杀案调查组(IHIT)负责,整个省的警力资源都向此案倾斜。凶案组启用了300多名警员,和2000多人进行谈话,还分析了超过1000个小时的视频,试图找到嫌疑人。警方一度找到可能涉案的90多人,然而在进行DNA比对后,却无一人匹配,调查陷入僵局。

  

  大家最常去的中央公园居然发生如此惨案,变态杀手又迟迟不能落网,附近社区人心惶惶,都不敢让孩子独自出门,甚至就连学校的暑期班也取消了。据说,华人社区还成立了义务巡逻队,很多壮年男士一有空就去中央公园的各处小路巡视。公园的各处都被贴上大幅警告海报,提醒人们,此处还有一个未落网的杀人犯。

  

  

  找到你!

  2018年4月,美国曾经犯下多达50起的连环强奸和杀人案的金州杀手约瑟夫·迪安杰洛(Joseph DeAngelo),在新的DNA画像技术的加持下,44年后最终落网;与此同时,在1987年杀害一对年轻夫妇的威廉·塔尔伯特(William Talbott)也因为这项技术,几乎在同时落网。

  

  (金州杀手,左边是本人,右边是画像)

  或许是受到这两起案件的启发,本案警方也开始使用这项新技术,寻找凶手。在这项技术中,利用犯罪现场找到的含有DNA的指纹、皮屑、毛发等,通过DNA的序列,可以预测嫌疑人的种族、性别、眼睛颜色、毛发颜色、脸型等特征,初步描摹还原出凶手可能的样貌。

  在上述两起案件中,排除几十年衰老的因素,两人的DNA画像最后都发现和本人惊人的一致。

  

  (威廉·塔尔伯特,右边是本人,左边是画像)

  根据这项技术,警方很快确定嫌疑人为中东裔人士,而且是来自上中东(the upper Middle East)库尔德人。嫌疑人年龄估计在25-35岁之间,有着浅棕色皮肤和深色头发,瘦削的长脸长鼻,下巴是“欧米伽下巴”,中国俗称“屁股下巴”。

  警方判断,在中央公园中随机作案的嫌疑人大概率是当地人,于是警方开始接触当地的中东社区,希望他们提供线索,当然最好是能自愿提供DNA样本,以供警方追索。提供DNA样本的志愿者的确有,但无奈数量较少,警方自然也没能在这些样本中中彩票,发现关联者。

  但警方不甘心,因为库尔德族裔人群在伯纳比市的数量并不算很多,几千人的社区中或许只要采集到上百人的数据,就能发现关联者。于是,他们派出一名警员,假扮成茶叶经销商,在2018年3月下旬的库尔德新年(春分)庆祝活动上免费发放茶水,并暗中在茶杯上进行编号,然后回收。通过这种方式,他们一共收集到150名库尔德社区成员的DNA样本。其中 3 份是重复的,剩下的147份样本中,91份属于男性,56份属于女性。

  一个名叫沙姆丹·阿里 (Shemdin Ali) 的男子和嫌疑人的DNA具有许多一致的遗传特征,两人应该是兄弟关系。接着通过DNA画像,警方最终锁定了沙姆丹的弟弟——易卜拉欣·阿里(Ibrahim Ali)。易卜拉欣时年28岁,在伯纳比市的一个建筑公司当工人。他居住的公寓离小雨被害的中央公园只有700米。

  

  (易卜拉欣·阿里)

  在易卜拉欣随意丢弃的烟头里,警方轻而易举地拿到他的DNA样本,经检测,和小雨体内留存的凶手的DNA完全一致。另外,根据对易卜拉欣手机信号和取款记录的调查,证明案发时段,他就在中央公园。铁证如山,易卜拉欣就是强奸杀害小雨的恶魔。

  2018年9月7日,易卜拉欣在建筑工地被捕。他之前没有犯罪记录,被捕时已经拿到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的绿卡

  抓获凶手后,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宣布破案成功的同时,再次向不幸遇害的申小雨表达悼念,“我们理解,逮捕凶手的消息能为申小雨家人带来一些安慰,但我也心知他们失去申小雨所承受的巨大痛苦。”

  

  

  捎带的“难民”

  随着真凶的落网,大家赫然发现,易卜拉欣是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他仅仅在登陆加拿大4个月后,就强奸杀害了一名青少年。而他的单身男性身份引发了民众对总统特鲁多移民政策和难民安置政策的强烈质疑。

  特鲁多政府在2015年实施了一项广泛的难民接纳计划,承诺在数年内接纳数万名叙利亚难民,当时就有民众质疑难民的涌入会带来社会治安恶化的问题。而特鲁多自信满满地表示,接收的移民主要将会以家庭为单位,妇女儿童为主,并进行严格的背景调查,不会让潜在的犯罪分子进入加拿大。

  然而一个单身壮年男性在入境不久就犯下这起针对青少年的残暴血案,社会民众开始探究他究竟是如何拿到难民身份,顺利抵达加拿大的?

  当时的叙利亚战争难民要想合法地进入加拿大境内,必须要在先在境外取得“避难难民”的身份。要想获得这样的身份,有两种途径:一是由官方的联合国或者加拿大政府推荐和赞助;二是由加拿大的私人组织或私人推荐和赞助,通过私人难民资助计划(Private Refugee Sponsorship Program)获得难民身份。

  另外,如果难民个人有财力赞助自己,则可不需要从他人处获得赞助,但仍需要获得官方或加拿大私人形式的推荐。赞助费用每个难民每年大概需要2万到3万加币不等,视他们定居的城市物价而定。赞助时长至少一年,最长三年。

  而通过“私人形式”拿到难民身份会比通过官方途径要容易得多,申请者不需要符合性别、年龄以及家庭背景等条件,只要赞助金到位,就能被快速审批,即刻入境加拿大。

  根据CBS记者的调查,易卜拉欣正是通过私人难民资助计划来到加拿大。而资助他的是离温哥华只有8分钟车程的宝云岛(Bowen Island)岛上的一个居民社团和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St. Andrew's-Wesley联合教会。

  早在2013年,易卜拉欣的一个哥哥沙姆丹(Shemdin Ali),及其家人就已经作为政府赞助的难民定居在了宝云岛,后来警方也是通过沙姆丹的DNA找到的易卜拉欣。等到特鲁多的难民政策实施后,经过沙姆丹的努力,他所在的宝云岛居民团体,和他所在的教会St. Andrew's-Wesley联合教会,通过募捐,赞助了沙姆丹的大弟弟丘克(Churki Ali)夫妻两人以及三个孩子。基于优先家庭和妇女儿童进入的原则,这件事开始是没有错的。

  但随着募捐数额的增多,赞助金不仅能够担丘克一家,还有多出的额外资金。于是,沙姆丹和丘克的两个单身壮年弟弟也顺带着借此机会,取得难民身份,和沙姆丹一家在2017年3月2日,一起来到加拿大,这两个单身壮年弟弟的其中一个就是强奸杀人犯易卜拉欣。

  宝云岛的当地报纸《Bowen Island Undercurrent》在2017年3月9日发表的一篇名为《终于回家:Bowen岛赞助的家庭抵达加拿大》(Home at last: Bowen-sponsored family lands in Canada》的文章中,温情脉脉地讲述了阿里一家四个兄弟在加拿大最终团聚的故事。

  

  (阿里一家入境加拿大之后的机场照)

  而更加讽刺的是,该报在2018年5月26日又发表一篇文章,回顾阿里家族一年多以来在加拿大的新生活。背负着一条人命的易卜拉欣也在这一天从伯纳比市回到宝云岛,和自己兄弟以及各方赞助者纪念自己一家登陆加拿大一周年。

  

  

  一再推迟的审判

  真凶虽然已经落网,但囿于种种原因,审判却迟迟无法进行。

  易卜拉欣被捕后举行了一场保释听证会,法院将此案的最初审判日期定在了2020年的9月。

  但2020年陪审团选择被取消,法院告知审判要到 2021 年 9 月才会开始。此次延期很可能是新冠疫情的影响。

  因为各种预审申请还未完成,审判日期第二次被推迟到2022年1月10日。

  该审判日期又被第三次推迟至2022年 9 月 19 日,因为陪审团还未遴选就位。

  但是,审判又遭第四次延期,第五个审判日期定在2023年1月16日。在引起重大舆情的案件开审之前,法庭通常会发布媒体禁令,阻止媒体报道庭审的细节,旨在确保被告的公平审判权利。

  可是第五次延期发生了:2023年1月16日进入审判环节的申小雨案再次被推迟。

  2023年3月17日,此案开始进入遴选陪审员阶段。

  2023年4月5日,此案终于开始正式审理。

  

  12名陪审团成员中的一半人有亚裔背景,女性成员略少于男性成员。

  

  易卜拉欣之前拒绝了检方提出的谋杀认罪协议,坚持自己的清白无辜。根据法律援助政策,易卜拉欣的律师费用全部由政府花费纳税人的钱,替他买单。为了脱罪,易卜拉欣先后炒掉五位他认为“无能”的免费律师。而最终和他一起出现在法庭上的是一个名叫凯文·麦卡洛(Kevin McCullough)的狼性律师,专门代理性侵、谋杀等恶性案件。

  

  除了律师费用,易卜拉欣的翻译费用也相当高昂。虽然他来自叙利亚,但他坚持说自己听不懂叙利亚的官方语言阿拉伯语,更不用说英文、法文,只会伊朗语的一个分支北库尔德语,并且他还只能听和说,不会读写。即,他是一个只会库尔德语的文盲。

  虽然库尔德语有将近两千万的使用者,并且移民加拿大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取得法庭翻译资格的库尔德语翻译却极其稀少,不仅收费高昂,也不能保证随时到庭,如果翻译当天没有时间,那么这一天的庭审就会推迟。

  

  但至于易卜拉欣真的是一个不通阿拉伯语的文盲,还是故意使用这种策略,增加对他的审判难度,拖长审判时间,就不得而知了。

  

  法医的蹊跷死亡

  2023年9月底,庭审已经进行了5个月,各方提供的证据基本完备,开始进入到最后的阶段。9月26日这一天的庭审中,参与申小雨尸检的法医特蕾西·皮克特(Tracy Pickett)以专家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但就在此关口,皮克特在这一天(9月26日)的深夜,突然失踪。两天后的9月28日,警方在Southlands地区的一片树林里发现了她的遗体。

  

  警方认为,皮克特是死于因多年的抑郁症而导致的自杀,因为为申小雨案出庭作证,过于残忍的犯案细节使得她的病情恶化,选择了轻生。但是皮克特的家人和朋友都不同意这个结论。

  特蕾西·皮克特去世时55岁,她和丈夫结婚多年,感情甚笃,有两个成年女儿,家庭生活幸福稳定。同时,她的事业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她在温哥华综合医院担任急诊医生,是BC省妇女医院性侵犯中心的医疗主任,还是法医学会主席,同时是急诊医学和法医临床医学方面的专家。

  她的亲友表示,皮克特一直积极地治疗自己的抑郁症,病情一直在平稳地好转中。另外,皮克特具有极强的责任感和正义感,她的多年好友Afshin Khazei医生说,“她有非常强烈的伸张正义的意愿,让受害者发出强有力的声音,让这些受害者的家庭知道真相。”

  亲友们认为,即使皮克特有自杀的念头,也一定会等到判决过后。另外,皮克特作为资深法医,参与过多起残忍谋杀案受害人的尸检,她因为申小雨一案而备受压力导致自杀的说法,亲友们也实在难以接受。

  易卜拉欣的律师凯文·麦卡洛趁此机会,以重要证人死亡为由,要求法庭解散陪审团,延期择日再审。但法官不为所动,只是将皮克特法医的证词删除,并要求陪审团“忘掉” 她的证词。好在皮克特法医只是给申小雨进行尸检的几位法医之一,虽然她的证词被删除,但并不影响关于小雨尸检内容以及结论证词的完整性。

  

  泼脏水

  面对DNA检测的铁证,眼见无力回天,凯文·麦卡洛使出了一个阴毒的狠招——往年仅13岁的受害人身上泼脏水。

  他说,申小雨“不无辜”,当天晚上她之所以出现在中央公园,是因为她是个问题少女,游荡在街道上不愿意回家。他说申小雨的尸体被发现时,钱包空空如也。之后,他居然凭此就暗示申小雨因为缺少零用钱,可能会通过援交来挣钱。

  他声称,小雨可能对易卜拉欣有好感,他们之间的性行为可能是自愿的,因为进入树林的道路上没有“拖曳痕迹”,申小雨的身上也没有抵抗伤。他甚至追问警长是否看到旁边有保险套包装,暗示这有可能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性行为。

  他强调,没有人证物证可以证明易卜拉欣杀人了,唯一的证据就是申小雨身体里发现了他的精液,易卜拉欣可能与被害人发生了性关系,但之后有其他人路过并杀害了申小雨。

  被告方发表完这一番图穷匕见的言论之后,法庭上一片哗然,小雨家属悲愤异常。当日的庭审内容流出后,上百名华人出现在街头,抗议庭审中被告律师对受害者毫无底线的侮辱,这种行为无疑是对受害者及其家庭的二次伤害。

  2023年12月7日,庭审进入结案呈词阶段,检察官要求包括陪审团在内的法庭上的每一个人屏住呼吸两分钟,体验一下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区区两分钟会有多漫长,这就是法医认为易卜拉欣捂住小雨的口鼻直至她死亡的时间。检方相信,不管是小雨还是其他女孩,不管是在当晚8点不到,还是其他无人的时候,只要易卜拉欣发现了落单的女孩,这个女孩都终将难逃一死,易卜拉欣无论如何都会在强奸后对受害人实施灭口。

  这一天,法庭上的流程全部结束后,庭审进入陪审团决议阶段。被告律师麦卡洛突然向法庭提出,自己近日遭受了“一连串的死亡威胁”,并在法庭宣读了一些邮件的内容:

  “圣诞节前,你将遭受暴力和残酷的死亡,而你的家人将会遭受痛苦。”

  “我有自杀倾向……我会把自己活活烧死,以及你。”

  随后麦卡洛以陪审团因为外界舆论的影响对被告有偏见为理由,要求法庭立即废止这次庭审,陪审团结论作废,重组陪审团后重新审理。

  法官说被告律师所遭受的威胁与本案无关,驳回了麦卡洛的要求。面对驳回,麦卡洛表示:“明天我一定会去现场的听结果,除非我在之前就被杀了!”

  2023年12月8日,在历经六个半月的庭审后,陪审团裁定被告易卜拉欣·阿里一级谋杀罪名成立。法官宣布,易卜拉欣·阿里判决终身监禁,25年内不得假释。

  小雨的哥哥,代表家人发表声明说:他们对判决感到宽慰。尽管亲人们感到“真正的正义”永远无法实现,但“这是可能的最好的结果”。声明中,小女孩的哥哥严厉抨击了辩方律师,称他们肆意诋毁死者的名誉,对其家人造成了“二次伤害”。

  他说:“从我妹妹被谋杀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六年,这段时间对所有相关人士来说都是非常漫长而痛苦的——因为这个案件的辩护律师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痛苦。我们对这个案件中辩护方的骇人行为感到震惊和愤慨。”

  

  

  又出意外

  判决两天后的12月10日,警方通报了一起事件:周五判决结果出炉当天,有人带着上膛的手枪进入法庭,意图杀人。

  据当时在审判现场旁听的人透露:法官在宣读量刑判决时,警察以危害法庭安全为理由,突然当场逮捕了一名前来旁听的男子,并且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支已经上膛的手枪。尽管警方并没有公开他的具体身份,只说是一位跟本案死者关系密切的人,但是根据在场的其他目击者证实,那位中年男人是申小雨的爸爸。

  联想到小雨哥哥的声明,很可能是这位心中蕴含着巨大悲痛的父亲想在法庭上枪杀凶手易卜拉欣和他的律师,来实现自己“心中的正义”。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麦卡洛正在寻求对阿里的一级谋杀定罪提出上诉,主要理由是关于第三方嫌疑人杀害了申小雨的理论。上诉的其他理由包括声称陪审团存在偏见、对官方关于受害者没有男朋友的说法的争议,以及法院没有妥善解决针对被告律师的死亡威胁的安全问题。有关该案的听证会仍在继续。

  虽然风波不断,但还是希望申小雨有一天能迎来真正的正义。申小雨的同学家长集资捐献了一把纪念长椅,设立在伯纳比中央公园的湖边,长椅靠背上刻有中文纪念词“情悠悠思悠悠,来世还牵手”。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枪案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6 07: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