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父亲省吃俭用送女儿出国留学,却被女儿抛尸荒野

京港台:2024-2-9 05:13| 来源:五号档案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父亲省吃俭用送女儿出国留学,却被女儿抛尸荒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留学生最新动态

  2021年12月27日,台湾(专题)台中市大里区的一名保安大叔,失踪了。

  失踪者姓江,在当地小学做保安,前一天下班后,老江彻夜未归,妻子及小女儿一直联系不上他,便去警局报了案。

  老江下班前曾告诉过妻女,会去见大女儿一面,然后回家吃饭。

  但当警方顺着监控的线索,找到他时,才发现老江已经死了,并且他的死状极惨。

  老江的尸体倒在了一处偏远的山坳,头上套着黑布,他的头部遍布伤口,导致面容严重变形;老江的上半身满是血污,右腿还比左腿短了一大截,因为他的右脚几乎没了,残缺处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警方在山坳发现了老江的尸体。

  法医初步判断,老江的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他右腿的严重损伤,则为濒死期或死后形成的。

  面对亲人的尸体,老江的小女儿和妻子都痛不欲生,她们同时也很想知道,老江是被谁害死的。

  

  找到老江尸体的逼仄山坳,只是一个抛尸现场,除了尸体和少量物证外,没有其他发现。

  好在,现场周围的监控铺设较全,只要查询记录,就不难发现凶手的行踪。

  2021年12月27日凌晨,监控拍到2辆可疑的摩托车,从死者单位方向向抛尸现场所在的山区行驶,其中一辆摩托车前部还载了一个趴着的人。

  经家属辨认,那个人就是老江!

  只是那时的老江,完全没有了活着的迹象。

  

  监控拍摄到的老江已经遇害了。

  视频中可看到,摩托车行驶中,老江的右腿就耷拉在地上,不断与路面摩擦,但他没有任何反应。摩托车行驶过的部分路段,都留有血肉模糊的拖痕。

  大约半小时后,两辆摩托车就原路返回了,趴着的老江不见了——抛尸已经完成了。

  监控中的两辆摩托车和它们的驾驶员,老江的家属也辨认出来了——这两人正是老江的大女儿小丽和她的男友!

  警方找到他们时,二人一开始坚称与本案无关。可在他们的居所内,警方搜到了一把带血的榔头及若干血衣。只要一做鉴定,再多的谎言都圆不下去。

  二人这才承认,他们就是凶手。

  

  小丽和她的男友被警方抓获。

  所有了解老江和他们家情况的人,都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在他们的印象中,老江家的大女儿从小就优秀,是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老江对大女儿也一直很好,为了供她出国读书,老江任劳任怨。

  这对父女之间到底是哪一步走偏了,才导致了今天的结局?

  50多岁的老江和妻子育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其中大女儿小丽,最让老江骄傲。老江和妻子都没怎么读过书,但他们对孩子的教育,很舍得投入。

  2014年,一贯成绩优秀的小丽决定要出国留学,她选中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攻读MBA课程,那是一个相当烧钱的专业,但相应的就业前景也较好。

  为了实现小丽的“留学梦”,江家的五口人,开始了节衣缩食的生活。

  

  小丽。

  老江家虽然经营着一家小工厂,但厂里的收入只能负担一家人的日常开销,因为除了要供大女儿读书,另外两个孩子的教育也是不小的投入。

  作为家中的顶梁柱,老江又去了学校做夜班保安,每个月能多收入2.8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专题)6500元)。

  即便如此,老江也没有存下太多积蓄,连给自己买件新衣都舍不得。但老江和妻子从没抱怨过生活,他们对未来是有信心的。

  只要熬到小丽毕业,作为高知群体,小丽会有更多更优质的工作选择。而更重要的是,能让女儿追寻梦想,老江觉得很值。

  

  一开始,小丽的留学还是很顺利的,努力读书的她成绩依旧优秀,多次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

  可学习上的成功,并不能让小丽享受留学生(专题)活,因为国外的花销大,老江给的生活费完全不够花,小丽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拼命兼职赚钱。

  她渐渐感觉到,贫穷让她无法轻松生活。

  江家的小工厂突然倒闭了,为了养家老江做起了全职保安,但五口人的开销仍然入不敷出。无奈的老江,削减了给小丽的开支。

  小丽只能搬到更便宜的郊区居住,每天凌晨4点起床乘火车或公交赶往市区上课,放学还要做兼职工作,这让她本就拮据的留学生活更辛苦了。

  小丽搭最早班地铁上课时,同学们还在暖洋洋的被窝里;

  小丽啃着僵硬的打折面包果腹时,有的同学在晒精致的brunch;

  小丽忍着肌肉酸痛继续兼职时,同学们却在逛街、购物、派对……

  小丽感觉委屈又愤懑,为什么别人可以轻松生活,自己却不可以?

  她也许从没想过,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人,也和她一样辛苦、清贫,她只想着自己,任由内心的不甘,将自己变得更扭曲。

  

  曾经乖巧懂事的小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018年底,小丽硕士毕业,江家人以为好日子即将到来。他们希望小丽能先回来找工作,帮家里分担压力,可小丽不满意,她还想留在美国读博,拿到美国绿卡,过上体面的生活!

  一次,小丽在电话里试着问父亲能否支持她继续深造,父亲沉默良久,告诉她家里已经无力支持她读书了。

  愤怒的小丽立刻斥责父亲“能生不能养”,她刺耳难听的话,像是一根根针扎进了老江的心。

  “什么叫无力支持?”

  “明明还可以卖房、卖地,总会搞到钱的!”

  ……

  小丽的指责让老江有口难言,江家还有两个子女要抚养,一家人也要吃饭要生活,这个世界不是围着小丽一个人转的。

  老江可能也搞不明白,之前很懂事的大女儿小丽,为什么现在只想着索取。

  这次通话不欢而散后,老江就给小丽“断了供”。

  

  失去了父亲的支持,小丽也尝试过自立,但仅凭她兼职的收入,根本支撑不了她在美国读博的费用。

  美国梦碎了,小丽的心也好像死了。

  小丽回家后,每天不是闷在房里,就是出去跟男友鬼混。男友是她留学时的校友,此人口碑极差,还有赌博的恶习。

  

  小丽和男友。

  这一切老江都看在眼里,他觉得对女儿有愧,也理解女儿的心理落差,所以没对女儿做过多干涉。除了老江的宽容外,江家的所有人,都好言好语地哄着小丽,期待她有一天打起精神,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但小丽回国后不久,国内外的疫情接连爆发,就业机会少了很多,高不成低不就的小丽,始终未找到满意的工作,越发自暴自弃起来。

  天之骄女一夜间变成了无业游民的落差,让从前那个乖巧贴心的女儿彻底消失了。江家人的噩梦从此开始了。

  为了帮女儿振作,老江开始劝说小丽,离开男友,踏踏实实地先找一份工作。老江相信像小丽这样名校毕业的人才,一定能有发光的机会。

  可小丽听不进父亲的苦口婆心。她不甘心多年的梦想破碎,如果父亲能继续供她深造,她本可以拥有光鲜体面的生活。她觉得自己的不幸都是因为父亲,因为不富裕的家庭!

  是父亲毁了自己的人生,他要付出代价!

  小丽开始不回家了,她和男友住进了台中市的五星级酒店,餐食消费也全在饭店解决。小丽完全不考虑花费和债务的问题了,她好像在用无尽的挥霍,弥补自己曾经的委屈。

  没有钱花时,小丽就向同学、朋友借钱,一张口就要几万新台币。

  

  小丽和男友。

  更多时候,她会去找父亲老江要钱,只要老江不给,她就疯了一样地殴打老江。

  当地社区曾多次家访,希望老江能报警解决问题,但每一次,老江都为了不毁掉小丽的前途而选择隐忍。他遮住身上的瘀伤,叹着气拒绝了社区的帮助。

  

  2021年12月26日,小丽又约好要和老江见面。老江还挺开心的,他和家中的妻女谈起此事时,语气丝毫没有异常。

  老江也许能猜到,小丽又是来要钱的,但他不知道,小丽的男友当晚还随身带了把榔头。

  两人拦住下班途中的老江后,双方又爆发了争吵。

  激动的男友拿出榔头,对着老江的头部一阵猛击,直到老江停止呼吸,他还不停手。

  小丽则全程冷眼旁观,看着父亲痛苦地倒在她面前失去呼吸,她不但没有叫救护车,也没有试图阻拦。内心麻木的她,也许此刻才释放了对父亲、对家庭的恨吧。

  趁着夜色,他们一起将老江的尸体抛进了山沟,还从老江的衣服里,搜出了江家的大门钥匙,然后骑摩托径直去了江家。

  

  小丽和男友趁夜深人静一起抛尸。

  江家门口的监控,拍到了两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但因为没打开内门,他们只能悻悻地返回酒店。

  案件后续的审理中,江母才看到了二人回家开门的监控,心里阵阵后怕。

  那日老江迟迟未归,江母及小女儿有些担忧,便把平日不锁的第二道门从内反锁。现在想想,若不是这一念之间的谨慎,全家人可能都会被小丽和男友杀光!

  

  这道被反锁的门阻拦了他们继续作恶的计划。

  毕竟被恨意和偏执支配的小两人,早就沦为了邪恶的魔鬼。

  正如老秦在书中写过的那句:“一念之间,人即是兽。”

  整个案件中,最令人唏嘘、愤怒的一幕,大概就是小丽冷眼旁观父亲被男友打死的情节了,是什么让曾经优秀的她变得如此冷漠?

  小丽走偏的人生,总让我想起《白卷》中的一个女学生梁婕,她也是一个学霸。因为从小就聪明,梁婕被父母寄予厚望。为了让她好好学,父母都很拼命努力地赚钱,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留给梁婕。

  在这样的期待下,梁婕也以为,自己只有拼命学习、一直名列前茅,才有价值。

  每天的学校生活,每一场考试,都成了她捍卫自我的战场。

  

  每场考试,对梁婕都是试炼。图文无关,仅为示意图。图源:《天才枪手》豆瓣电影

  所以,当梁婕发现同学偷偷花高价在老师那里补课,自己却因家庭无力负担,而可能被不公平竞争的对手超越时,她忍不住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了报复!

  梁婕根本想不到,她的一次冲动,就像轻轻扇动了翅膀的蝴蝶,导致了后续的悲剧,接二连三地发生……

  《白卷》中的梁婕,让我们感受到,如果只用单一标准衡量自我的价值,人生就会变得很痛苦,甚至可能也因此无法再感受到快乐。今天案件中的小丽,或许正是走入了相同的困境。

  在小丽眼中,除了走留学、深造、并在异国扎根这一条路,其他的人生出路都无需考虑、没有价值。

  当她发现,一直追求的目标无法实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也变成了虚无时,她就会被巨大的落差击溃,丧失了道德和理智。

  当然,小丽的犯罪行为肯定是不能被原谅的,她的残忍也让人无比愤怒。

  但如果,能有一个人帮助小丽改变偏见,看见人生的更多种可能,或许故事的结局,就不一样了。

  

相关专题:留学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6 10: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