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拜登的2024会不会成为希拉里的2016?

京港台:2024-2-17 11:46| 来源:美国华人杂谈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拜登的2024会不会成为希拉里的2016?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总统拜登最新动态!

  2024,拜登(专题)与川普再次对决,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

  本来这也不是件那么令人担忧的事情,毕竟拜登总统任上成绩不错,美国经济也在全球独树一帜。拜登方面需要担心的负面内容,无非就是口误越来越多,很可能还要再摔几次跤。

  但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让人越来越担心,2024很可能不是2020的重复,反倒是2016的翻版。

  2016,希拉里为什么输了?

  在2016年选举日之前,几乎所有的民调都指向希拉里稳赢。当然,她最后输了。

  关于希拉里为什么输,明显会造成变数的原因就很多,如在离投票日仅12天时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干预;俄罗斯和维基解密的干扰;希拉里在最后冲刺时刻以“一篮子可悲的人”(Basket of deplorables)来形容川普的一半支持者,得罪了不少原本会投票给她的选民。很多人说,只要这中间有一个没有发生,希拉里就赢了。

  也许是这样,也许不是。我们没办法重复试验。但是,与川普这样的人对决居然还这么悬,背后一定有更深层的原因。

  有一点是肯定的,虽然希拉里在黑人选民中没能争取到对奥巴马那样程度的支持,她失去的大头却是白人蓝领选民,尤其是在铁锈带。这一点在关键州宾夕法尼亚就特别明显:在宾州,希拉里在费城和匹兹堡等大城市的表现并不差,至少相对于对手所获得的优势比奥巴马大。但是,川普在农村和小城镇吸引了大量蓝领选民,其优势之大,居然超过了希拉里在人口巨大的大城市获得的优势。

  事后有很多观点和理论出现,记得最早提出的理论就是持白人至上观点的选民把川普推上去了。

  川普肯定是唤醒了不少选民人性中最恶的东西。但把这个作为主要原因,不仅是对广大选民的侮辱,犯了希拉里“一篮子可悲的人”言论同样的错误,同时也是在逃避民主党自己的责任。而且有一个现象特别难以解释,就是很多初选时投票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选民,在普选时转而投票川普。

  对川普当选的所有理论分析中,我认为最令人信服,把问题说得最透彻的,是哈佛著名政治哲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而桑德尔认为责任在民主党身上。

  桑德尔的观点是,共和党的理念本来就是最大范围、最大程度地追逐资本。而适当约束资本主义,为民主负责,为不那么健康的资本主义所带来的权力集中和不平等提供一种平衡,并寻求更公正的社会,一直是左翼党派的历史使命。

  桑德尔指出,FDR新政之后美国的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确是始于里根大力推行的保守派的所谓涓滴经济。【注】但是克林顿和奥巴马也都助了一臂之力。克林顿虽然软化了不受约束的市场经济的严酷性,但他对里根时代市场机制是实现公共利益的主要工具这样的核心前提没有提出挑战,而且还巩固了市场信仰,接受了对市场友好的全球化版本,并欢迎经济的日益金融化。

  【注】:所谓涓滴理论是说富人手里钱多了,就会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财富会像涓涓细流一样,从高处向低处滋润,高处的富人有了盈余,低处的穷人也会被眷顾。共和党借此理论给富人大规模减税,事实上却造成大规模财产向富人转移,穷人并没有被惠及。

  克林顿政府一系列金融政策的福利主要流向高层人士,而民主党人在经济上日益加深的不平等和政治中日益增长的金钱力量方面几乎没有作为。奥巴马在金融危机中上任,用的是克林顿的人,继续推的是克林顿时期的放松金融监管政策。他在不追究银行责任的条件下救助银行,而不是救助那些失去房产的人。奥巴马的另一大失误是拥抱以接受高等教育为摆脱贫困的唯一手段,却没有为劳动阶层也提供一条通向中产的途径。

  讲一件小事,可以看出一些名堂:相当一部分08年全力以赴为奥巴马助选的人,12年拒绝出来做义工了。更有一部分当初支持奥巴马的人12年没有出来投票。奥巴马心里明白,他的第二次竞选比第一次辛苦得多。2012年胜选后,奥巴马去感谢助选员工时,动情至泪流满面,一时说不出话来。

  本来蓝领是民主党的基本盘,哪怕对民主党再不满意,也一次次抱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心态投票给民主党。但左翼政党在里根之后接受了右翼的市场思维和市场价值观,其结果就是蓝领长期以来看不见希望。忍无可忍,在拥抱桑德斯而不得的情况下,很多蓝领在2016年抛弃了民主党,把赌注下在“新人”川普身上。

  所以,川普当选部分是左翼政党在约束市场经济方面缺席的后果。换一句话说,川普当选是果,不是因。

  2020,拜登为什么赢了?

  2020年初选,拜登开始并不顺利,是直到南卡州初选,才由黑人齐心协力把他推上去,为他创造了势能。而拜登也很快明白了,他需要做的是像FDR推出新政一样,再来一次缩小贫富差距的变革。

  拜登喊出了要来一次“新的新政”的口号。选民听懂了。很多选民为了把川普选下去,以极高的热情出来投票拜登;曾经为了教训民主党而投票川普的蓝领也回来投票拜登了。

  2016年总统选举时还有个别有点规模的工会背书了川普,但2020年就只剩下几乎清一色的小数量、小规模偏右翼的警察工会了。而背书拜登的则有来自各行各业各种规模的近百个工会。如果比较各自工会所代表的人数,两者的差别是许多个数量级。

  2016年,川普靠蓝领的选票赢了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等关键摇摆州。但2020年,这几个州都被拜登囊入怀中。

  拜登的赢,简单明了:他夺回了很多蓝领选票——民主党的基本盘回来了。

  虽然共和党百般阻扰,上任后,拜登也基本上是按照竞选方针做事,特别是他在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工人大罢工期间,去了纠察线,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亲自参与罢工的总统。UAW已经宣布2024年总统选举背书拜登。

  其实拜登任上做得不错。但是,去年10月7日爆发的新一轮巴以冲突,给拜登带来了大麻烦。而拜登的2024因此有点像希拉里的2016。

  基本盘怎么保?

  去年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专题)的袭击,行为太残暴,结果太惨烈,引起了世人的极大关注。

  关于巴以之间的是是非非,不仅话题太大,更重要的是我自认不具备谈论这个话题的知识储备,所以,不打算深入谈。但是,大框架的是非不难以常识做出判断。

  且不说巴以冲突不是开始于10月7日,不说谁正义谁应该负主要责任,只说10月7日之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生命的无视,只说对百万人口断水断电断油断网的无人道,只说以色列那种吹一口气就要求百万人口在一日内迁移的流氓“计划”,只说让平民百姓——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儿童——无处躲藏地进行重磅级轰炸(因为以色列对划定的“安全”区域也照样轰炸),至今已造成近3万人死亡,6万多人受伤,而且还以各种方式剥夺巴勒斯坦人被医疗救助的资格,我不知道稍有点同情心的人,怎么还可以摸着良心说,以色列的行为是正义的、适当的、合理的。

  同情、支持巴勒斯坦人的选民,尤其是美国穆斯林社区选民,以各种方式和渠道向拜登政府呼吁,要求限制以色列,救救巴勒斯坦人。但是,到今天为止,拜登政府只是口头上对以色列警告,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限制,比如停止输送武器,在联合国站到以色列的对立面投票等。

  2月8日,负责调查拜登处理机密文件之事的特别检察官许景(Robert K. Hur,音译)公布了调查报告。许景虽然决定不起诉拜登,但该报告中的内容对拜登非常不利,很多人认为堪比2016年选举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决定重新开启对希拉里电子邮件的调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发推文说:“我一次又一次地听到总统和国会议员对内塔尼亚胡和他在加沙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深表关切。那么,他们为什么支持再给内塔尼亚胡100亿美元,让他继续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战争呢?”

  是的,拜登的2024越来越像是希拉里的2016了。但我认为拜登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他处理巴以冲突的态度和站位离间了一批基础盘选民。

  不否认共和党比民主党对巴勒斯坦人和穆斯林社区更不友好。但不可能要求选民永远用两害相权取其轻来说服自己。选民的耐心和容忍度是有限的。

  美国人对待巴以的民意正在转向

  既然很多人已经言之凿凿地说不可能投票拜登了,那么他还有可能重新争取到这些选票吗?

  要把所有失去的选票夺回来肯定不可能。但要争取回来大部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是,留给拜登的时间不多了。而且越晚转向难度越大。

  事到如今,拜登需要拿出最大的诚意,才会让事情有可能出现转机。哪怕有一丁点的让人感到诚意不够,都会功亏一篑。什么叫最大的诚意呢?就是能够对以色列造成最大限制的措施和行动。拜登难道看不见,10月7日之后民意在快速转向吗?

  路透社2023年11月15日一篇报道的标题是:路透社/益普索调查显示:美国公众对以色列的支持率下降;大多数人支持停火。图片中是2023年11月14日,巴勒斯坦人检视以色列袭击加沙北部贾巴利亚(Jabalia)难民营房屋的现场。(路透社网站截屏)

  路透社去年11月15日报道说,路透社/益普索(Reuters/Ipsos)在过去两天进行的民意调查中,吃惊地发现只有32%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应该支持以色列,比一个月前(10月12-13日)41%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应该支持以色列,下降了很多。而这个转向一直在继续。

  上述民意调查中,认为“美国应成为中立调停者”的比例从一个月前的27%上升到39%。约68%的受访者表示同意“以色列应停火并尝试谈判”的说法。民调中约四分之三的民主党人和一半的共和党人支持停火主张。只有31%的受访者表示支持向以色列运送武器,而43%的受访者表示反对,其余的人表示不确定。这意味着在巴以问题上,美国人甚至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党派分歧。

  进入2024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2月4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仅有29%的选民赞同拜登对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战争的处理方式,其中35岁以下选民的赞同率仅为15%。在民主党人中,44%的人赞成拜登处理加沙战争的方式,45%的人不赞成。

  拜登是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当然首先需要考虑民主党人的意愿。而且现在的趋势非常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态的发展,民意越来越站在巴勒斯坦人一边。

  加沙南部的拉法市(Rafah)是以色列军队还没有进入的最后几个地区之一。现在,以色列警告说将在那里发动地面进攻。在该市避难的140万人不得不再次收拾行李,准备迁移。可是,他们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有的决定回“家”。但是,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

  拉法市的巴勒斯坦难民不知道是第几次收拾起行李,再度迁移。这一次,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有人决定回到自己原来的家去。可是,等待他们的是一片废墟。(《纽约(专题)时报》视频截屏)

  在以色列发动对拉法市的地面进攻之前对以色列采取类似釜底抽薪的严厉行动,很可能是拜登的最后一个机会窗口。

  不管拜登是否转向,巴勒斯坦人总有一天会有光明的前程。

  但是,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在今天就给困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一条生路?

相关专题:希拉里,克林顿,拜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8 01: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